【品葱备份】品葱搬运工回答集251-255

【品葱备份】品葱搬运工回答集251-255
搬运自telegram品葱搬运工回答集 搬运自旧品葱 (卒)

251. 当前大学生对“出格言论”教师告密的心理动机是什么?



月轨 July 06, 2018
首先,教师的“出格言论”是不是被大学生告密和举报,这一点要警惕和存疑的,因:

1.教师与学生的地位和权力不平等,且师生之间的丑闻层出不穷,处于“弱势”的学生们比较容易诱发旁观者的同情心和义愤感,“意气用事”的旁观者就忽略了事件的真伪判断;

2.关于“大学生对‘出格言论’教师告密”的报道,可以激发教师和学生们之间的紧张、猜忌和敌视的关系,致使教师为了明哲保身而“谨言慎行”——进行“自我审查”——久而久之,教师们就丧失了直抒胸臆的勇气;

3.以“大学生对‘出格言论’教师告密”为理由,对一些心直口快、刚直不阿和笃守师道的教师进行“肃清”,道德压力和舆论风险较小。

4.学生们并无社会影响力、媒体资源和对抗的能力,校方将黑锅甩到学生们的头上,学生们为了顺利毕业而只好忍气吞声和忍辱负重的背下去。

综上所述,“大学生对‘出格言论’教师告密”是可疑的,不可尽信。

其次,抛开可疑的一部分,“大学生对‘出格言论’教师告密”确有其事、时有发生,以2008年11月发生在华东政法大学的“大学生告密事件”为典型。2008年的9-11月间,杨师群教授为大一新生们开设了《古代汉语》课,“第一篇课文是节选自《左传》里的《郑伯克段于鄢》,他会给学生讲述这种骨肉残杀的残酷政治斗争泯灭了人性,对后来的政治传统有重大影响①”、“随后的课文《勾践灭吴》、《苏秦始将连横》里,他会引导学生思考战争对中国社会和文化的巨大破坏力,思考知识分子总是喜欢依附权贵的劣根性。②”,杨师群教授本人也不确定是哪一言、哪一语、哪一字、哪一句造成了两位女同学的怒发冲冠、沁泪饮恨,下课之后,她们找到杨师群教授并指责他“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杨师群教授申明自己的言论权利,见他“不知悔改”,两个女同学就添油加醋一番,将他告到了公安局和市教委,且“上面已立案侦查了③”。

11月21日,杨师群教授获得了“喝茶谈话”的“优待”,办公室里的几位院领导开门见山,向杨师群教授核实了两件事情:“一是你是否在课堂上讲了有关某非法组织的事情,二是你是否提到了某海外网站的事情。④”杨师群教授答:“他当即回答说不可能,关于前者他既不相信也不了解,根本不会去涉及,后者他也知道分寸所在,更不可能去碰。⑤”通过杨师群教授和院领导们的对答,可以推测两位女同学的告密内容究竟是添了什么油、加了什么醋,也可揣摩一下两位女同学的用心是多么恶毒、下手是多么狠辣,已至“杀之而后快”的程度了。这一次“喝茶谈话”之后,杨师群教授气郁难消,一气之下的写了一篇名为《有同学告我“反革命”》的博文,自此引爆了舆论,简短的博文值得玩味,以下全文摘录,以供鉴考:


《有同学告我“反革命”》

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等内容,上面已立案侦查。真令我啼笑皆非:政法大学的学生居然还和文化大革命时的思路一样,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可悲啊!这几个中国的大学生。

记得在上《古代汉语》课时,我当然会批判一些与课文有关的中国传统文化,在某些传统文化问题上如果与当今有一些关系的话,我也会联系当今和批评政府。

记得下课时有二位女同学找我,愤慨地指责我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甚至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这样热爱中国文化与中国政府的同学,我很敬佩,你们有这样的权利!但为什么我就没有批评中国文化和政府的权利呢?所以我告诉她们:我也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利,如果你们不愿意听我的课,以后不要选我的课就是了。不料,她们居然到上面去告我,甚至还添油加醋地给加我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真让我大跌眼镜。

要知道,这种事情如果说它发生在清朝末年,可能还会有人相信;而要说它发生在民国初年的“五•四”时期,就不会有人相信了。你们知道那时候的青年,已经基本接受了“民主”、“自由”、“人权”的理念,所以一般不会发生这样的怪事了。而如今,却依然还会时常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并且就发生在中国的大学里,这就太让人匪夷所思了。想到最近中国的学校中发生的一系列怪事,我只有默默地为中国的社会和人民祈祷:什么时候中国社会才能走出愚昧?中国教育才能走上正轨?中国的学生才能比较正常的思维?⑥

通过华东政法大学的“大学生告密事件”、两位女同学的表现、以及类似“告密事件”的学生行径,可以看出大学生的几点心理动机:

一.为了消解“认知失调(所谓“认知失调”,是指“描述在同一时间有着两种相矛盾的想法,因而产生了一种不甚舒适的紧张状态”)”所造成的紧张、焦虑和痛苦。中国大陆的大学生们,耳濡目染了太多的“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做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中国共产党领导了反帝反封建的斗争”、“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等等意识形态的“教条”,对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中共政府的“神圣性”和“阶级斗争”理论的“真理性”已奉为圭臬,完全丧失了质疑和批判的思维能力。大学课堂较宽松(曾经的)的言论环境和五花八门的观点,致使一些学生的观念和“信仰”受到挑战、冲突和矛盾,引发他们内在的焦虑不安、疑惑不解和忿愤难消,此时,这些学生的选项有3:1.自省并抛弃谬误之见;2.固执己见并进一步的强化(极化)观念;3.搞鸵鸟政策,稀里糊涂就算了。比较激进的学生选择了“2项”,那么,他们势必以“告密”的方式搞垮教授,以此消灭“杂音”、进而获得他们的“一切如常”和“心安理得”。

二.“阶级斗争哲学”的崇尚者、“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追随者、“革命意识形态”的捍卫者、“历史进步论”的膜拜者,这一类的大学生并无“认知失调”的情况,但他们是彻彻底底、红透根骨的“革命行动派”,视教授(以及知识分子)为“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反党反革命份子”,“勾结境外反华势力”的“走狗卖国贼”、“遏制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封建势力余孽”,随后,他们就充分的发扬了“雷锋精神”:“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火热,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以“残酷无情”的方式保护“革命果实”,他们念兹在兹、津津乐道。

三.“政治投机主义者”的趋利避害的市侩行径。这一点就无需多言了,“入党”是他们“谋取仕途”和“固业保身”的通行证和护身符,为求“入党”、必需积极的表现,对于中共来说,还有什么比“检举反党反社会份子”和“打击敌对势力”更积极的表现呢?熟谙此道的学生们,难免的斗胆一试。

一己之见、难免纰漏,见谅。

注:

①、②、③、④、⑤皆摘自《南都周刊》,主笔石扉客。

⑥《有同学告我“反革命”》一文,原发于杨师群教授的博客,但早已“和谐”掉了,本人于“爱思想网”觅得。

252.你的政治主张和意识形态是什么样的?



殷笛July 06, 2018
在公平与效率的平衡上,我选择公平优先!人类社会原始的氏族公社之后,一直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社会,我就想问问,既然是弱肉强食,那还有什么必要上交一部分劳动成果去养活一个政府?政府如果不去抑强护弱,还有什么必要存在?当然,这就像黑社会收保护费一样,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


253.如何评价美国民主基金会NED这个机构?



虎哥July 06, 2018
1982年,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提出促进“民主基本建设”的计划,在全球“推广民主”。1983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国务院授权法》,拨款3130万美元成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并让其享受免税待遇。,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其宗旨是促进及推动全球的民主化,并向相关的非政府组织及团体提供资助。

根据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说明,该基金会每年拨发大约1万多笔款项,每笔拨款平均大约5万美元,总共为5亿多美元。

总的来说,NED这些资金都给了国内为专制或威权的政府的争取人权和民主的机构,如果已经是民主自由的国家几乎是申请不到的,像日本、韩国、台湾、印度这些。这些组织都在当地提倡人权、法治和民主,在中国包括:法制和公众参与、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中国信息中心、中国人权观察、独立中文笔会等。当然,在这些国家也存在一部分支持政府的人群,他们会认为美国是对他们搞破坏。

下文列出亚洲各国获得资助的比例:

中国 611万0531美元 香港 36万9983美元 西藏 44万4710美元 新疆 52万1105美元 中国内地 477万4733美元
缅甸 408万9747美元
巴基斯坦 325万7206美元
朝鲜 151万8788美元
印尼 129万6101美元
菲律宾 90万2842美元
马来西亚 77万美元
东帝汶 65万3000美元
斯里兰卡 56万1370美元
尼泊尔 44万1559美元
泰国 42万0660美元
孟加拉国 20万5896美元
越南 17万7000美元


254.野外露营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乱弹July 06, 2018
基本上露营皆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1. 气温。宁愿过热也不要失温。

2. 降雨。会影响生火和舒适度。

3. 地表。草地>沙地>碎石。

4. 水源。主要是盥洗用,欲生饮建议搭配过滤吸管。

5. 野生动物。

6. 刀。防身、割绳索、削树枝等。

7. 垃圾打包带走。

8.如果愿意牺牲一点自由度,可以找个旅伴。2人的效率和安全性比1人大很多。


另外,需要注意野生动物,不是怕牠偷吃食物,而是怕牠把妳当食物。

笔者bikepacking的经历,曾有一次凌晨体力不支决定休息。

睡在大碎石地上,刚扎营就开始下暴雨,气温冰点附近。

冷累饿痠痛溼,这些都可以忍。

但雨稍停之时,我听到动物走近,从呼吸和步频判断,是狼或狐狸。

我拿著两把求生刀出帐时,该动物已不见踪影,那晚谁也不是谁的食物。

如果提主问的是豪华露营(gampling),能带上椅子、电视、除湿机,那大概只需要注意风速,毕竟是帐篷,比不上建筑。

如果是露营拖车,很需要平整的空地,而且拆装需要较长时间。曾和一辆RV同时撤营,我把帐棚绑上单车时,他们也才刚收好。

最后,野外露营难免遇到危险和困难,放松和乐观的心情很重要。

255.“不公社会的受益者” 是否能够帮助 “建设一个公平社会”?



比如 一个北京高中生,是否会希望在大学录取时使用全国统一试卷、各省份分数线一致,是否会希望一本大学不要扎堆儿建在北京海淀,要分散到各个省份。
你虽然仅仅是 “不公的产物” ,不是 “造出不公的人” ,但是 你是一个受益的不公的产物。
如果你是不公社会的受益者,你是否还会希望一个公平社会的到来?
我们是否能指望(跪地祈求) “不公社会的受益者” 自愿帮助 “建设一个公平社会” ?
这种祈求是否有用?
我们是否应该指望 “不公社会的受害者” 不要成为 “刁民” 反倒成为 “顺民 / 道德榜样” ,继续在不公社会里老老实实地受侵害、丝毫没有酝酿复仇?

陌路者July 07, 2018

关于本问题《能否指望 “不公社会的受益者” 自愿 “建设一个公平社会”?》的答案,转载一段话:

“在中国这个社会上,人们努力回避谈论利益,觉得放不下面子张不开口,于是就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寄希望人人大公无私。

不管个人还是组织,成员还是机构都有自身的利益。如何使多方利益协调多赢,不要寄希望他们的道德修养和自律,而是要靠制度和法律的约束。

优秀的制度只能来自于利益多方的充分博弈,没有什么制度能一步到位达到完美,都是在智慧的充分斗争中,不断协调与再分配,逐步演进来实现日臻完美。

任何人都应把自身利益放在首位,所有人都惦记着你的利益,除你自己没人会替你守护。

人一定要忠于自身利益,追逐捍卫自身利益的人才是最美的。

《国富论》提到,人每天所需要的食物和饮料,不是出自屠户、酿酒家和面包师的恩惠,而是出于他们自利的打算。

放着利益这么纯洁的东西不谈,谈NMB的道德。道德只能用来约束自身,而不能拿来说教别人。

大自然的法则就是这样,羚羊几年吃草才生出一身肉,直接被猎豹咬死掠夺;猎豹费力捕捉的羚羊,又被土狼群抢走;利益只属于强者。

这世上只有暴力威胁才可以使你放弃自身利益,其他的都不可以。每个人都应独立、自觉、强势地捍卫自身利益。

如果你有来源不正的利益,你依然可以正大光明地去捍卫,别感觉不好意思;杀人犯雇个律师在法庭为自己开脱罪名,需要道德不安接受谴责吗?

假若你想在人前装成高尚的君子,口是心非地认输放弃,那可够悲哀的。

因为一个人因为道德枷锁、道德绑架、道德胁迫而放弃自身权益利益,这是可鄙的,源于内心的品德才值得崇尚敬佩,对于被逼无奈的道德,那只是一种虚伪妥协。

若有人想要你放弃那就按规则来,收集证据找律师来胁迫你照做好了,这才是天理。

我们需要的不是个人自觉,而是由暴力强制执行的一套规则,然后用这套规则来刺激社会产生更多的财富,合理地进行分配与再分配。”

刚开始只是想吐槽一句:

“不公也有很多种,要联系具体情况。建国后中国妇女地位的提升,不就是当权了的男人做的贡献吗?不过后来由于房价狂飙,中国已然是“重女轻男”了。”

结果我被屏蔽了,毫无疑问,这又是那个数字id的问题。

该ID提的问题必须是【战斗、逃避、死亡】相关的问题,几乎所有【战斗、逃避、死亡】相关的问题都是这ID提的;

这些问题的区别在于【谁和谁战斗、谁去逃避、谁去死亡】。

如今又开始期望“战斗的对象”主动妥协了。

网络键盘侠并没有受到真正的压迫,他们仅仅是感受到“哎呦中共太邪恶啦,好吓人啊,人家好怕怕”。

由于他们并没有受到压迫,他们连【自己受到什么样的压迫】都表述不清,所以找不到反抗的方法,甚至根本不需要反抗,连理由和动机都没。

于是只会上网哔哔中共,怀着被害妄想症,设想种种脱离实际的情形,表达着自己对中共的恐惧与崇拜。

这就印证了“在小资产阶级身上革命狂热和顾影自怜交替出现,他们是不坚定的革命分子”这句话。

前一分钟盼望着中共搞砸与民主化,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发作、希望中共主动民主化;

后一分钟转而敬畏崇拜共产党、担心民主化后的负面影响、嘲讽鄙视那些不如自己的更底层的阶级。

革命的中流砥柱是【广大劳动者】,不是成天泡在网络闲谈的青年网民。

劳动者需要劳动并获取收入,有老人需要抚养与照顾、有老婆需要养活与讨好、有孩子需要养育与教育、还有债务与生存所需支出。

对幸福的追求与向往,都需要拿回自己的利益,他们必须要抵制剥削,有抗争的理由。

行动的目的和结果并不总是一致的,目的是争取自己的应得利益,结果却是加速了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革命不一定需要流血,非暴力革命的三个要点:

1.扩大自己的影响力,2.动摇人民对暴政的支持,3.使暴政维持现状的代价升高。

脱离了具体的情形没办法分析。

比如你受到了资本家的剥削怎么办?

如果你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优秀者,你可以申请符合业界标准的薪资与赔偿、申请劳动委员会仲裁、最后打官司法律渠道维权,折腾你的对手,维护你的权益。

如果你是没有才能又害怕丢工作的普通人,然而【众多普通人的态度消极、不尽力、不用功、不合作】也是一种被动的反抗,毕竟资本家面对这样一种长期的内耗也是很头疼的。

比如你受到了房价的剥削怎么办?

那你先忍住不要买房,劝别人不要买房,或者五年内忍住不要买,现在买房,就是花真金白银买泡沫、当接盘侠;

况且不少人连钱都没有,贷款去买的话,几年后遇上通货紧缩,这债务你这辈子都还不清。

不买房也是非暴力不合作的一种,地方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来自于土地出让金,全国人民能够抵制这种横征暴敛,维持现状的代价就会提升。

墙倒众人推,每个人争取自己的权益,就是在贡献微薄的一份力,逐步改善社会。
1
分享 2019-02-10

1 个评论

感谢搬运。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