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治国良策——中国的政治

极权独裁者的治国之术核心,一是毁商,二是弱民。初始的共产主义主张禁止粮食贸易,商人和农民都不得卖粮,甚至连为商业贸易和人口流动服务的旅馆业也予以铲除。户口制度把人民都被禁锢在自己的土地上,只能成为农民。人民不能离开半步,无法获得知识更新(也不需要),只能成为统治者的生产工具。

毁商之后,就是弱民了,统治者认为“有道之国,在于弱民”。通过以弱去强,以奸驭良,实行流氓政治;实行一教,统一思想,进行思想控制;通过剥夺个人资产,让民众依附国家;通过辱民、贫民、弱民,使人民贫穷、软弱,实现民弱国强。如果还有强民依然没杀光,还有杀手锏——发动战争,通过对外战争,外杀强敌,内杀强民。比如对越反击战、朝鲜战争、向印度、越南输出革命等等,这几点,也是中国近代治国驭民心照不宣的诡秘暗器,是他们不惜以民生的代价来化解内忧外患矛盾,获得长治久安的看家本领!

读到这里,所有的中国式的困惑,也就迎刃而解了!为什么中国以前都重农轻商?为什么中国的土地一直是国家所有?为什么中国长期统治者一人威严可以压过全国的百姓?为什么中国一直有法不依,人治大行其道,选择性执法?为什么中国民众没有话语权,文字狱(微信说个话都要抓的地步)在中国越演越烈?为什么中国总会“恰到好处”地发动对内和对外的战争?为什么中国的太平盛世,都和老百姓的生活改善无关?为什么中国人勤劳而不富有?为什么秦朝之后(除了汉唐和东晋),中国人彻底失去了张扬的个性?为什么人类现代科技文化不可能率先在中国出现?同样的问题可以继续罗列,但答案只有一个,这就是(披着共产主义皮的一党专政)极权制度!

而中国人在极权专制下,没有思想自由(只有爱国教育)、个人财产自由(房子强拆)、言论自由(官越大越不能说)、出版和影视自由(广电局审查)、集会自由(上访维稳)、媒体自由(官媒姓党)、通讯自由(大数据监控)、人身自由(扫黄或寻衅滋事被捕)、 迁徙自由(户口)、宗教信仰自由(无神论)、示威游行自由(罪名境外反动势力)、选举自由(被代表)等修理之下,中国人也就只能从《爱国主义》的熏陶中,找到一点可怜的心灵安慰,中国没有宗教,那就把爱国当成宗教。这一点,现在的中国和欧洲的中世纪异曲同工。在可怕的瘟疫以及阿拉伯人和野蛮民族的入侵等天灾、人祸面前,欧洲人也只能从宗教中获得了心灵的救赎。如果西方人没有宗教的慰藉,中国没有爱国主义的安慰,那欧洲人和中国人就只有集体自杀了!

《共产主义》这种思想,是西方人十九世纪,德國籍猶太裔學者卡尔.马克思杜撰出来。不过,马克思的“智慧”显然比不上中国的政治家。马克思不过强调大一统集中资源上的考量,用冷酷治国。但是歹毒程度和阴损力度,《共产主义》都远远不及融合了商鞅《商君书》出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你就不得不佩服咱中国人的“智慧”了!

不幸的是,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出现在欧洲,倒行逆施谬论一出笼,就受到广泛的谴责。而斯大林实行苏联共产党也被指为魔鬼的化身。这个名字甚至成了欺骗和阴谋的同义词。马克思的《共产主义》,除了朝鲜、古巴、老挝、中国、越南这几个独裁国家,在世界上根本没有市场。

《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人最伟大的发明,遗憾的是,这话是对中国统治者们说的;对民众来说,是中国人噩梦的又一个开始。从此以后,中国人最终变成了肢体羸弱,只知道盲从和服从的另类民族和爱国愚民。

【特色主义做法,是实行“辱民,贫民,弱民”的三民主义】

“辱民”。---让百姓们屈辱的生活,没有素质和思考,没有“体面的工作”和“生活的尊严”,各种血汗工厂、加班加点996等,整天生活在为了柴米油盐的拼命劳动之中。

毛曾经主持制定的“连坐”,文化大革命,亲人和邻居犯法不检举揭发要受刑罚,这样人人自危,人人监视人人。而现在,实行社会信用体系,一人犯事,能连累父母子女的工作等。

“贫民”。---除了生存必须之外,不能让百姓有多余的财富。俗话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百姓没有了钱物,就跳不起来了。就算人民拼命创造出那点赖以生存的财富,还可以通过开动核动力印钞机,变相收人头税,神不知鬼不觉的洗劫他们。

“弱民”。---不能让不忠于自己的人民强大。不忠于自己的人就算本事再大、技术再强,但不能据为己有,那就非常可能和自己作对,就是对统治最大的威胁。所以在思想意识上,不可以使百姓、官员、技术人员自我感觉良好,更不能使他们有社会责任感的民主意识,懂道理,“民主意识越大越反动”,人民有了反抗的意识那就糟了。对于百姓要他们时常都感到外国歧视和侵犯的威胁,所以对百姓就是铺天盖地的宣传洗脑“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自由美利坚、枪战每一天” ,而对于官员和技术人员就是让他腐败,有把柄在手上就可以拉清单。这样,百姓觉得中国的伟大和温暖,而官员和技术人员才会全心全意地为统治者效命。统治者要让属下的所有人都很没有安全感,才有对国家强烈的依附感。

“弱民”理论进一步阐述:
反右运动用强民去消灭另一部分强民,那么剩下来的仍然是强民,那国家就处于弱势。反左运动用弱民把强民消灭了,剩下来的是弱民,那就好办了,国家就处于强势了。这些强民的存在,国家就弱;只有弱民存在,国家才能强盛。

强民,是指那些有思想有主见有本事,要改革作对的人;弱民自然是那些被洗脑后惟命是从,没有脑子、没有主见、没有知识、人云亦云的爱国、爱青天大老爷的愚民。

除了“以弱制强”的主意以外,统治者还要“以奸驭良”。公然教唆当地官员搞流氓政治,小人政治,搞黑社会。

这个好懂,就比如香港反送中,选拔香港的官员和警察,不能选那些讲良心道德的,假如用良心人士来管理强民,那影响自己统治就大乱了。要选厚颜无耻、心狠手辣的流氓来当头领,他们会把恐吓和欺骗手段用好用足,制造恐惧的环境让善良的人民忍气吞声,只得兢兢业业夹着尾巴做人,那就天下秩序井然,国家也就强大了。

而众多无知者,盲目跟着卑鄙无耻者吹嘘祖国大业,却没有见到几个有胆子的学者敢出来统计三年大饥荒、文革、反左反右、8964、新疆、香港死了多少人。

按现在爱国人士的标准,中国是世界第二经济体,看来是个强国,是盛世;但是,这种盛世,表面看来很强大,但人民并不幸福,它这个强盛撑不了多久。因为有先进的思想和有才能的人一出来,就会有成百上千的人出来围剿,来监督,用爱国之法来束缚他,把他的才能和思想消灭。

社会要消灭的是对这个黑暗社会的忧虑、对政府横行的愤怒、对社会现象的思考;无所不在的监控和审查还要消灭想干事业、有所作为的思想,消灭人们仅有的廉耻感和不想沦为渣滓的心态。

这个“强盛”的社会,最终人们都庸庸碌碌,唯唯诺诺,人云亦云,没有思考,更没有创新,没有诺贝尔奖、哲学家、科学家、甚至当骗子都不须要什么技术含量,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所以各种诈骗可以在中国随时作案得逞。

鲁迅,曾写“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呼喊抛弃奴性陋习,除旧图新,别浸沉在大国盛世的荒唐(中国梦)梦境里,强国弱民不是真正的强大。

【辱民”之术】

要“辱民”,先用“以奸治善民”之计。在当时一位农民委员的指导下,湖南农运堪称全国的样板,基层农民协会办事人,大都用奸人,即所谓的“痞子”:“那些从前在乡下所谓踏烂鞋皮的,挟烂伞子的,打闲的,穿绿长褂子的,赌钱打牌四业不成的,总而言之一切从前为绅士们看不起的人”

痞子们一旦手里有了权:“他们在乡农民协会(农协之最下级)称王,乡农民协会在他们手里弄成很凶的东西了”。他们任意给人定罪:造出“有土必豪,无绅不劣”的话,有些地方甚至五十亩田的也叫他土豪,穿长褂子的叫他劣绅”。

他们“将地主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土豪劣绅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一滚,动不动捉人戴高帽子游乡……总之为所欲为,一切反常,竟在乡村造成一种恐怖现象。”

痞子们很喜欢玩弄手里的牺牲品,比方说戴高帽子游乡,“这种处罚最使土豪劣绅颤栗,戴过一次高帽子的,从此颜面扫地做不起人。”“有一个乡农会很巧妙,捉了一个劣绅来,声言今日要给他戴高帽子,劣绅于是吓乌了脸。吓了他结果又不给他戴,放他回去,等日再戴。那劣绅不知何日要戴这高帽子,每天在家放心不下,坐卧不宁。”

毛说“觉到一种从来未有的痛快”。他大声欢呼:“好得很!好得很!”

(所引文字均见某人《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后来的“土改”和反右及文革,大致都以二十年代的农运经验加以充实提高来进行的。

“辱民”还有一招,就是文化大革命,让他们互相检举揭发,这一个运动你检举我,下一个运动我检举你,大家都不是人。

然后,人人都写检讨书、悔过书、认罪书;人,不可能天生的正确,是吧,那就要“改造思想”,“转变世界观”,留下书面证据存档,人人都有污点被政府掌握,这不但达到“辱民”的目的,而且,也达到了“弱民”的效果。

根据“辱民”的原理,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大家都有软肋,林彪副主席在庐山说的“谁也不是大英雄”,就是中国的现状。据说,凡六七十年代的人,都写过检查之类的东西。在家里,父子妻女都要“斗私批修”自我污蔑,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

而对于官员、富豪、技术人员,用上腐败政治,蓝金黄(监控绑架家人、纵容其贪污、美色诱惑)好让他们有犯罪证据在自己手里,如果不听话就拉清单。而对于不被蓝金黄的异类,那只有灭亡一条路。

毛把所有土地藉为公家(国家)财产。人民作为耕田者为政府打工。积极者奖励,懒惰者惩罚。分配给你养的牛瘦了,体重不达标,就得挨罚。整天下都为“耕战”一个目的,人为“耕战”而生,死为“耕战”而死,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人的幸福,人的价值,人的追求,都必须要“集中力量办大事”。后来毛把目标定在“解放全人类”的统一全世界的大业上。为了完成全地球大统一的远大理想,几亿民众就只有一项任务:“亩产两万斤”。

那时的说法是“立足本质,放眼世界”,“一切为了早打大打”。

人民的衣食住行,统一由政府管起来,吃大食堂,统购统销,发粮票布票,除了国家,你没有任何渠道和办法搞到生存的必须品。

“人多热气高,干劲大”,是统一世界的基本资源。人口多一直是这位手中的王牌。但在人多这个背景下,他从来没有忘记“以弱攻强”、以“奸民治善民”的要诀。


【“贫民”之术】

一是拒绝开放国企。虽然统治者知道,民营企业只用了国家25%的市场份额,就创造了65%的发明专利,75%以上的技术创新,养活了70%的中国人。而国企占用了75%的市场份额,才养活30%中国人,创造25%的技术创新”,所以整个社会的贫富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许多人民刚好维持在温饱的水平上。这就便于管理和驱使。

而开放国企最大的危险,钱袋子就到了人民的手上,而不是统治者手上了。而成为发达国家了,人均GDP2万美元那也是人民的钱,可不是统治者的钱,人民富了就会要求更多的独立自主的权利。

而独立自主的权利,包括民主和人权,是统治者最不想要的,看一下历史上贪恋权力的独裁者,有谁提过民主和人权?承诺倒是经常讲(比如说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2020消灭所有贫困),但没有一个模范信守诺言的极权独裁者。

所以在这个被国企垄断下的小市场里,十几亿人只能拼命苦干,争破头去抢统治者吃了肉后丢下来的骨头,90%的人总也是富不起来的,这也就达到了“贫民”的目的。

二是不停地折腾,就是把富的搞穷(王健林负债、马云、柳传志、李彦宏、马化腾被迫离职、一百多家企进驻官员吸血等),穷的让他再富,等富了再搞穷,如此反复折腾,人民心中眼里只牵挂着穷富,眼里只有钱,不作他想,国家就会稳定。

再就是让人民没有恒产。孟子说有恒产就有恒心,统治者认为,不能让人民有恒心,要让人民整天劳动不可终日,三座大山房子、教育、医疗产业化,收了很重的税但不给人民福利,让人民生活没有安全感,像吃不饱的狗才是最听话的,想吃只能听国家的话、听领袖的话。

谈起中国老百姓为什么总是富不起来,作什么解释的都有,有的说是传统,有的说是命运,有的因为地理,有的归于风水,……,说到底,就是统治者不想让人富裕罢了。

只有贫弱的人民,才有富强的国家,统治者们也心知肚明,照此办理。这样下来,人民能富吗?

前四十多年,“富”字是敏感词,富农、富裕中农都是天生的资本主义种子和土壤。发家致富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代名词。

那时候,越穷越革命,越穷越光荣,“穷得叮当响”是革命本质和革命意志强的表现,只有穷才忠于中央和国家。

那时毛的贫民政策,不但真的使人民一贫如洗,而且使人民贫穷而不知耻,反以为荣。穷得有“志气”,穷得有自豪感,这就是非常高明的地方

【“弱民”之术】

现代的弱民政策,就是以弱攻强,也可以说叫“群众专政”,就是把人民之中的一些人划成“敌我矛盾”分子(港独、台独、疆独、藏独),让普通人民群众对他们实行“管制”和“专政”。

本来,有什么罪受什么刑罚,该杀的杀,该关的关,比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统治者不这么做,他要把这些“港独”留一些在群众中“做反面教员”,让群众敌视他们,把一切自己的不平发泄到他们身上,房价暴涨是李嘉诚这些挺港独的敌人搞的,祖国分裂,也是这些废青敌人破坏。这一方面解决了监狱关押场地人员不足的问题,更有利的是使人民之间互相撕咬,互相恶斗,达到了弱民的目标。以奸民治善民。中共也应用得出神入化,炉火纯青。

于建嵘有篇文章《父亲是个流氓》,写的很入神,将流氓治国的事实形象化,具体化了,很值得一读。

并不是每个当官和富商一开始都是恶棍、流氓,除了流氓无产阶级以外,也有理想主义者,也有实事求是之人,但在流氓治国的社会里,你不流氓就无法工作,无法往上爬,所以,不是流氓出身的,也要被蓝金黄变成流氓来适应这个制度。

以上以上,都出自商鞅和马克思。而中共的开国太祖,对商鞅的评价也是很高的,说商鞅是“首屈一指的利国富民伟大的政治家,是一个具有宗教徒般笃诚和热情的理想主义者”;他认为商鞅之法“惩奸宄以保人民之权利,务耕织以增进国民之福力,尚军功以树国威,孥贪怠以绝消耗。此诚我国从来未有之大政策”。

毛还说商鞅“可以称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彻底的改革家,他的改革不仅限于当时,更影响了中国数千年。”而马克思主义,和毛思想也写进了宪法里,一直传承下去,你懂的。

而虽然经过了邓的改革开放,但中共现在的治国政治,还是一成未变的。所以香港人,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有现在的遭遇了。
8
分享 2019-10-16

14 个评论

"而众多无知者,盲目跟着卑鄙无耻者吹嘘统一大业,却没有见到几个有胆子的学者敢出来统计三年大饥荒、文革、反左反右、8964、香港死了多少人。"這一段裡面,我覺得你應該加上新疆
看到品蔥有網友獨立於大一統思維方式思考是好事,最近阿姨學在這裡被反复批判
不就是一個龐大的小區,本來只要一個物業公司,現在改多個物業公司管理嗎?難道物業公司不同了家的地址不一樣了就不是一家人了?家是按物業公司算的?
主權在民是歐洲人的發明,這裡的歷史文化是奴才該死、主子英明
這東西不是誰發明的問題,而是誰有道理的問題,比如以前輸血被視為吸血魔鬼,現在是獻血救人一樣,那以前無知過去了不能改變啊,到今天要是你還是說輸血就是吸血魔鬼那就是自己有問題了,稅是人家繳的,拿人家錢然後你還是人家的爺?人家的爹?反正我不喜歡到這種地方來消費,作為顧客,我不是上帝,那我也不能是你孫子
統治者們吸毒上癮很難改掉,所謂民主的俄羅斯不也迎來他們的普大犬
民主不是一個形式主義,實際上這玩意也異常脆弱,握著軍隊就能推翻所有為所欲為。說這麼多,中心思想是,我從來沒有認為過俄羅斯是民主.就連日本我也覺得民主程度不算特別高,中高水平
已隐藏
人在遭遇苦难的时候,很多都会求神求佛保佑的,这就是心灵的寄托和籍慰。但中共对持有信仰轮子的打击,又开始对各种佛寺、基督教堂开始大规模拆除,苦难的人找不到心灵寄托,那就只能把爱国当成宗教,保佑青天大老爷为自己作主了。
我不是大一统的支持者,也不是反对者。我认为改革后,完全按民意,自主决定去留,那才是真正的民主。
命运完全由人民自己决定,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清朝那个时候是民不知有国,国不知有民,谁当皇帝不是交粮纳税?
道理都知道有何破解良策
已隐藏
这个内容是有些难的。从我个人了解来看,《商君书》本义并不是后人总结的这些东西“以奸驭良”“弱民”“贫民”什么的,不排除有人借《商君书》把邪恶大法(黑暗核心)讲出来,但是商君书原来是不是讲的这东西,是应该搞清楚的,不过又因为邪恶势力总是反过来行事,其行为展开表现又确实很像这些颠倒人伦的东西,结果就成了原来本义被埋没,再无出头之日,除非还想着真正了解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人,对于现代多数人再来谈论原书讲的什么似乎也没有了必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0-17
  • 浏览: 3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