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中国民主化运动像是进入了死胡同了。

几年前刘去世的时候不少人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隐晦的做悼念,在知乎上也有不怕被抓的直接发了纪念文,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说法是,他的去世同时也标志着他的非暴力抗争路线在中国还是失败了。
结合最近中共对民间力量的严厉打压和近期对香港局势的高度介入,正常人很明显的能看出来中共对于自己的体制是“高度自信”,打算“一条道走到黑”,关闭了所有和平转型的道路。

然而现在的困境就是,不管是香港的抗争者还是大陆的异议人士,虽然明白中共不是什么说理的政权,却也无法再继续把抗争给升级了。
古代王朝虽然说在王朝还能维系的时候起义军也完全不是官军的对手,然而在古代组织起农民军的门槛实在是太低了,在古代两者的质量相差可没现在这么大。
毕竟两方的差距实在太大,这就使得现在中国的抗争步入了死胡同,说理说不了,不说理吧,抗争者没枪飞机大炮导弹军舰,不止是正规军玩不过,连地方的黑皮都不是对手。

虽然现状是如此,但是我觉得中国未来必然还是会走向一条暴力对抗之路,这是执政党的选择,也是因为中共体制必然无法长远维持。
现在和平转型已死,暴力却没有成熟的条件。
只能是在这个死胡同里打转,看什么时候有转机吧,也许是十年,也许是二十年,我相信我们有生之年是能够见到的
2
分享 2019-11-09

20 个评论

觉得下层民众能组建武装对抗一个有百万正规军的政权只是个浪漫的幻想。
然而参考一下最近几十年发生的暴力革命,旧政权军事力量倒戈到反对派的模式才是主流,如叙利亚,利比亚,罗马尼亚都是这种情况。
信心和耐心比金子还珍贵。用教科书里的套话说:前途是光明滴,但道路是曲折滴。用猫猪西的话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师夷长技以制夷
你的判断完全正确:)。
最有可能走向民主的办法。
1.美帝觉醒,正式将中共视为第二苏维埃,在经济方面展开各种遏制,使党内高层反贼政变。
2.利用皇帝陛下的民族主义情绪。统一反贼在墙内大肆宣传法西斯主义,使西方各国觉醒。
方案1指望美帝,跟求神拜佛没什么区别,美帝有可能帮你也有可能完全无视你。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反贼能做者甚少。而且完成后和俄罗斯的民主没什么区别。都是别人给的民主,糊弄几下也就没了。
方案2会造成巨大的流血牺牲。但和平走向民主的路几乎没有。
所以,我选择跑路。
香港目前的狀況,如果發生在大陸有嚴重危機的同時,其實就已經可能引發一場暴力革命了。只要能夠破壞掉共匪的網絡系統,共匪自己也沒有辦法指揮鎮壓。偏偏網絡系統的物理範圍非常大,沒有辦法做到萬無一失的管控。但是讓示威者做到這些太不現實,這需要有CIA培訓的特工們潛入協助。
我觉得在中国,还是罗马尼亚模式更有可能。
指望暴力革命
还不如指望贸易战放血
然后中共内部分赃不均发动叛乱
关注一下经济现状,所有的共产主义国家,可以说都是直接或间接的死在了经济上面。
为什么一定期待他会灭亡呢?把他当一个人类的反面教材索多玛城就好了。
因为过多的期待往往得到的就是失望,改变不了就接受他,让他阴阳善恶着合理的存在着。
努力做好自己的梦,没有什么比自己的梦想更重要的了。
太可恶了。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美科技网站:人脸识别系统从新疆普及进入北京社区
美国关注科学技术发展的专类网站科技碾压(TechCrunch)在周五刊登文章透露,被指在中国新疆采取的大规模人脸识别监控,现已被至少普及进入北京的两个社区。

一名叫惠庭顿(John Wethington)的美国安全问题研究者在近日发现,由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负责储存的北京一个监控数据库,竟可让一般网络用户不用输入密码就随意浏览,这些数据是从两个当地的住宅区中收集而来,其中一个位于坐落有许多外国使馆聚集的亮马桥一带。此外,当该名研究人员在发现这一漏洞,并将消息传达给科技碾压网站时,这一数据库内的数据还在迅速增加,意味着当地的监控系统仍在持续运作。据称,监控系统对目标的一个变量是维吾尔族/汉族之别。

报道称,该人脸识别系统同时还记录捕捉对象的各种脸部特征,包括人物的眼睛和嘴巴是否张开、是否戴上太阳眼睛或口罩、以及是否微笑或蓄鬍等,进而判断人物的年龄。由于在这一被曝光的数据库中对数据保护并未采取防范措施,因此除了警方外,任何人都能取得这些数据,进而了解一个人每天的生活行动轨迹,除了对个人隐私和是否侵犯公民权的考虑外,专家们还担心如此数据泄露,会被心怀不轨的个人或团体拿去滥用(比如,用于谋划绑架或讹诈之类的目的)。
的确,世界上没有谁能代表正义,但共产主义永远代表邪恶
言论自由是人起码的自由,但是中共是禁止的,就凭这一点,中共就是人类公敌。
大众觉醒之后就可以改变局面了。

生死是一个更大的选择题。
罗马尼亚现在呢?
贸易战仅仅是一个环节,中国这种体制即便没贸易战,过个十多年也必然要崩。
世界上没有那个国家是不会出现经济衰退的。
中国也一样。
专制政权最危险的时候不是在最穷的时候,而是在繁荣衰退后,
香港现在确实是尴尬。
我被周梓乐的死气得想飞去香港杀黑警,但是又认识到杀几个警察没有好处。
所以还是搅炒吧,不然只会蒙受越来越大的损失,但又无法升级抗议。
堂堂21世纪,竟然又没有国家肯出手解决一场人道主义危机。历史确实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所以才会重复。
我认为我们就是21世纪的犹太人。
没有贸易战的话 都快用金钱统战全世界了吧 如果暂时达成协议 苟活二十年问题不大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