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历史]蔡元培如何保护营救五四爱国青年

看到昨天香港中大发生的事情,忽然想起民国时候也是追捕学生,找来一些文章来看。

https://www.bastillepost.com/hongkong/article/4292784-五四運動百年-蔡元培核心人物-極力保護學生
蔡元培雖然在五四當天沒有參加遊行,但他站在學生一邊。他以北大校長的名義營救被捕者,並四處奔走,聯絡其他13所大專院校校長,一再同北京政府交涉,引起社會廣泛關注與支持。最終,他還以身家作保,要求北洋政府釋放被捕的學生。當局迫於壓力釋放被捕學生,蔡元培又率全體師生親自迎接。


1919年的整個春夏,北京學生抗議活動繼續升級,遊行罷課行動迅速蔓延至各城市的學校。之後工商各階層也參與,發動罷工、罷市。北洋政府最終拒簽和約,並將曹汝霖、陸宗輿、章宗祥免職。北洋政府把結果歸罪於蔡元培,蔡元培為保全北大憤而辭職。於是,北大師生和北京教育界發動展開「挽蔡運動」。



http://archives. cnd.org/HXWK/column/History/kd050504-8.gb.html

第二天是五月五日,早上北京大学学生都集合在法学院礼堂里。有人主张结队到国务院去要人,有人主张去打警察厅,议论纷纷,莫衷一是。蔡元培校长来了,铁青着脸,走上讲台,问昨天有多少人受伤?没人回答。蔡先生又问:有多少人被逮捕?有人喊:昨晚我们大概数数,至少有三十多人。

蔡先生像是自语,又像是对大家说:三十多人,三十多个我的学生,三十多个中国将来的栋梁。他们怎么能下手。礼堂礼静悄悄的,听得见一些低低的抽泣声。蔡先生静默了一会儿,又说:现在,这不再是学生们自己的事了。现在,这是学校的事情,是国家的事情了。我做校长的,有责任保护我的学生。我要救出这三十几个学生来。你们现在都回教室,我保证尽我最大的努力。

学生们听了,都静静地走出礼堂,都低着头,没有人说话,走回教室去。那天法学院外公那班的课,没法子上。教法律的张教授,是国家捡察院总捡察长。他不能继续讲课,学生都围着他,问他昨天发生的情况合不合法。张教授说:我是在职法官。我对昨天的事件,不便发表我的个人意见。我可以说的,只有八个字:法无可恕,情有可原。

第二节课是宪法。钟教授走进教室,把书纸放到讲桌上,低着头,什么都没说,足足五分钟,才抬起头来,说了一句:我们中国,就停住。教室里静极了,能听见窗外的风声。钟教授又抬起头,说一句:我们中国。他的泪水涌出眼眶,滴落在讲桌上,再也说不下去。全班同学都声泪俱下。

当日北京各校学生联络总罢课,下午各校学生都到北大法科大礼堂集会,由法科四年级学生段锡朋主持。他是北大学生会主席,平时为人稳重,一天到晚一件蓝布大褂,讲话简洁明了,每次学生开会,都按他的意见表决。

当时的段祺瑞政府,把五四运动的责任,推在北京大学和蔡元培身上。五月九日,蔡元培校长突然离开北京,留下一张声明:我倦矣,杀君马者道旁儿。民亦劳止,迄可小休,我欲小休矣。北京大学校长之职已正式辞去,其它向有关系之各学校各集会自五月九日起,一切脱离关系。特此声明,惟知我者谅之。五月十一日,又给北大去信,说明他保释被捕学生后,如不辞职,更待何时?

于是北大学生运动转而成为挽留蔡校长,五月二十日北京大学联合北京各大学和中学,同时罢课。天津等地学生也纷纷响应,天津学生代表刘家鳞,跟外公是湖北同乡,也一起读过武昌外国语学校,奔赴京津两地及上海之间,受暑至病,最后身亡。


香港的师生加油!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绝不停止抗争!
5
分享 2019-11-13

8 个评论

瓦房店是培养不出蔡元培的。
正如我之前说过,「礼失而求诸野」。
蔡元培只能在继承中华文化风骨的港台,日本,韩国诞生。
北洋政府是由仕紳所組成的政府,中共則是一群無產階級土匪,不可同日而語的
一百年了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唯独政府更加流氓了
在小粉红的语境之下:
蔡元培是反对我们伟大北洋政府的,和境外反北洋势力勾结的废青头头;上街的青年都是没有好好接受北洋特色主义教育的废青;火烧赵家楼就是不折不扣的废青行为,暴恐不堪,,,
中国真是让人绝望。
香港?你看看香港那些大學校長,有蔡校長當年的風骨嗎?話說回來,那些校長都是共產黨安插的人,窩囊是expected
中大的许崇智校长还是很有骨气的,之前谴责黑警性暴力被混球时报批,昨天代表学生和黑警谈判,还吃了催泪弹
关键不是没有蔡元培,问题在于当局可能还比不上北洋政府。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休息一会儿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13
  • 浏览: 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