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为香港存在暴徒

最近墙外都在讨论香港暴徒的问题,尤其是很多本来亲香港的大陆学生,在看到暴力事件之后开始倒向中共。我觉得此时我们应当仔细阅读一下chan同学的这篇文章

走出和理非與勇武的二元對立 — 淺論直接抗爭(Direct Action)

如果我们的思维被限制在暴徒和和平者的二元对立里,我们就永远只能讨论暴徒和和平者,就像中共在思政上把很多人的思维限制在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二元对立中,那么你不是唯物主义就是唯心主义,导致很多人觉得唯物主义似乎没那么多道理时,要么只能承认自己是唯心主义,要么因为觉得唯心主义也不那么靠谱干脆还是承认自己是唯物主义。因为这本身就是一种很扯淡的划分,再讨论这种划分下,香港人到底暴力不暴力我觉得没有必要。

综上我认为香港不存在暴徒,因为暴徒和和平者的划分在此时已经失去了意义。
24
分享 2019-11-15

18 个评论

暴民皆因暴政起。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没有暴民,只有暴政
一个天天拿着纳税人钱的政府,公然骑在人民头上,与全民为敌
人民反抗,即为暴民?纵观历史长河,暴政必亡!
怎么没有暴徒?

拿着枪全副武装的贵妃走狗难道不是暴徒?元朗白衣人们难道不是暴徒?去香港进行“爱国表演”甚至捅人的大陆废青难道不是暴徒?
沒有暴徒?滿街都是,還有槍
蒙面軍裝暴徒
尽可能减少对非军事目标的伤害
对于军事目标,在其放弃抵抗之前,进行摧毁消灭。
那些恶警不就是了吗?他们打砸抢烧样样精通。
你说得很对,我甚至认为墙内微信群里发表恶毒,凉薄言论的粉红们都是暴徒!
真正的暴徒是黑警和挺黑警的各类粉红战狼
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Those who make peaceful protests impossible make violent protests inevitable - J.F. Kennedy

最終要負責任的是當權者
你引用的那篇文章我覺得還有可圈可點之處。
在專政踐踏民意的面前,暴力是合理的。只是暴力的反抗範圍應該打擊在直接的責任人或責任組織上,就如同戰爭法中對武裝人員與非武裝人員的區分一樣,在觀點上支持政府的店家並不應該成為暴力反抗的對象,這樣反而會增加中共批評反抗運動的口實。
香港人手無寸鐵,共警則是暴力的壟斷者。你說香港這時候出現暴力,不是溫良百姓被逼到沒有退路,還能是什麼?
您是唯一一个在这帖子下正儿八经讨论暴力问题的人,为此我先点赞。
我理解的是,在整个香港事件中,很多时候直接的责任人不履行责任,而是通过责任转嫁的方式把应对抗议者(无论是何种应对)推到警察和维护政府的市民身上,而这些人都承认了政府的责任转嫁,因此就不完全可以脱离其中了。
暴力装修店家我是支持的,因为我按照大陆思维来理解这些陆资背景店家(对此你可以持否定态度),大陆的商业本质上是国家资本主义,陆资背景的商家本身就和当权者有极深的利益关系。从这个角度说,大陆资本应当和奉行国家资本主义的北京政府一样承受事件的责任。
对街坊下手的才是暴徒,反抗政府对叫勇士
水滸傳那麼暴力,不還是成了英雄。暴徒都是好漢
我都不玩中國手游,玩韓國日本美國的
香港警察就是暴徒啊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