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起“不爱国”运动倡议

现在在墙内,只要发表在政治相关的内容,即使是温和的,也必须首先写上“我是爱国的,但是...”,否则将被五毛包围。
现在该改变这种情况了。
方法:在言论审查不严格的地方(例如:贴吧),当某人发表爱国言论时,勇敢的人恶政隐(如“你也配姓赵?”),胆小的人回复“呵呵!”
将不爱国视为一种骄傲。
在与现实中的人交流时,如果对方发表爱国言论,请立即使用鄙视的语气与他交谈,如“都9012年了,思想还这么落后?”
对方问“你是不是不爱国?”,直接回答“是,我不爱国,你到现在才发现吗?我不爱国,我骄傲!“
对方问“你是不是精X?”,直接回答“是,我就是精X,你到现在才发现吗?我宁愿做精神X国人,也绝不做甘受奴役的精神中国人!“
并说要拉黑对方,如果对方不悔改,那就“夏虫不可语冰,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拉黑。
当这些“爱国者”屡屡碰壁时,他们将开始怀疑爱国的正确性。
抛砖引玉,大家集思广益。
8
分享 2019-11-17

30 个评论

不建议
还是说「不爱共产党」好
要把「中国」和「共产党」切割
不然「抗极权人民统一战线」永远都不会出现
不太安全,手機本身有錄音的功能 現在也有錄音筆這種東西,說不定未來政府會發配人手一支,只有同志想不到,沒有貴匪辦不到,粉紅會靠著這個東西互相檢舉,真實上演文化大革命
当我们用不爱国去批评专制派,这不就等同变相认同专制派等于国家?不可取不可取。
建议“不爱党”,因为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听到不爱国会很死脑筋的。
已隐藏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语言只是信息承载工具,用于信息交流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194225
汉语主要问题是:体制削弱了信息承载量,弱化了交流功能

单纯从语言学来说,英语不如韩语设计得严谨。比如:韩语可以做到见字就能读,而且读音是唯一的。英语很多发音依然是遵循习惯的。比如coupon('kuːpɒn]Q-pon), San Jose(jose读[həʊˈzeɪ],西班牙语。), VS(读['vɝsəs],来自于拉丁文,不是就读“V""S"两个字母)

但是这些都不影响英文今天是世界上说的人最多,流传度最广,信息承载量最大的语言。

========================================
专制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要阻滞信息的流动。
从信息管理角度讲,统治者就是要人为制造信息不对称。最好就是自己知道一切,但是其他人都不能知道。

所以古代中国几乎所有专制律法,都是相仿设法实现阻碍民间信息的交流,只保留自下而上的信息通道。
比如户籍制度,就是不让人离开土地,这样它们携带的信息就无法传播开。再比如重农抑商,因为商人自己会携带大量信息,有利于信息传播。还有就是道路收费,古代官道都会设置层层关卡收费,也是为了把人民禁锢住,防止信息的流动。

今天的中国依然如此,所有我们感觉不合理的政策,本质上都是因为它们是从阻碍信息流动角度设计的。

民主制度最大的优势,就是信息流动性比专制政府大得多。民主社会,也会去阻止一些有害信息流动,比如儿童色情信息等等,但是政府几乎不会去阻碍民众进行正常的信息交换。

信息交换的背后,是人类思想的碰撞,这也是为什么:民主制度有着专制无可比拟的创造力。
如果分开市场,各自封闭发展,那么民主国家的科技很快就能吊打专制国家。历史上已经无数次证明过这一点。

回到汉语上,汉语本身的工具性,其实还算可以。它有自成体系的诗词歌赋,也有复杂文艺作品,法律文书。在古代大家都是专制的时候,它的信息承载量和其他国家差不多。只不过它体量较大,显得信息更多。因此看起来比较先进。

但是到了现代,由于民主制度无可比拟的信息流动优越性,汉语承载的信息越来越少。中共专制制度确立后,依然遵循了信息封闭控制原则,到了文革刚结束的时候,人民的思想几乎是荒漠。当时刚刚恢复高考,很多人连学习资料都不知道去哪里找。

后来改革开放,开始大量翻译外国信息,才使得汉语承担的信息量重新恢复了一些,直到今天。
然而今天来看,中文信息承载量依然受制于体制,一个直观比较就是wiki词条数目:
https://www.wikipedia.org/
中文词条比日文还要少,只有法语的一半,英文的1/5的。

而另一方面,专制也使用了很多大量无效信息,去污染整个社会的信息环境:

张维迎:中国语言腐败前所未有 中文已失去交流功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_eHivAe9jk

这使得,官方中文的交流信息功能非常低效,我们看中共官员报告,经常不知所云,昏昏欲睡,很简单的事情一定要长篇大论,避重就轻,甚至正话反说。每次领导下命令,都十分不明确,要下面人拼命揣摩上意。

这和民主政府的文书形成极度反差。比如美国政府从来不会下达什么"XXX精神”,它通知下级做什么,一定是一个可以操作的具体指令。

所以,我对于汉语的前途的确有一丝担忧。语言是一种信息承担工具,用于人们的交流,但是如果语言的交流功能丧失,那么汉语的前途的确不妙。
墙内的话还是不要这么明显吧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身边的人战狼小粉红到哪种程度 参考大学好多教授都被sb粉红学生给举报失业了 有些都跑美国去了
愛國不愛黨運動 如何?
但现阶段会被专制派用来伪装为等同国家意志搞政治正确的手段,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呀。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不要損壞精美的刺繡圖案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1653
今天我想討論一下《聖經》中一段有違世人固有經驗的經文 ,該段經文看似矛盾、令人難以理解,卻關係着我們生命的核心意義。經文是關於耶穌的一個教導:

「耶穌一見群眾,就上了山,坐下;他的門徒上他跟前來,他遂開口教訓他們說:『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安慰。溫良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承受土地。飢渴慕義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得飽飫。憐憫人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憐憫。心裡潔淨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看見天主。締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稱為天主的子女。為義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幾時人為了我而辱罵迫害你們,捏造一切壞話毀謗你們,你們是有福的。你們歡喜踴躍罷!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報是豐厚的,因為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曾這樣迫害過他們。』」(瑪竇福音5:1-12)

我們習慣稱這段福音為「真福八端」,初接觸的人肯定會覺得其中有些內容頗為費解,世人期望的幸福不是通常與富有、飽足、安全、受人尊重等元素掛鉤的嗎?耶穌卻為何將幸福與神貧、哀慟、飢渴、受迫害、受毁謗等畫上等號呢?雖然耶穌提到的福份是在天上的,是在天主的國內領受的,但難道我們今生今世但求可憐兮兮地過日子就必會獲得來生的幸福嗎?當然不是。那麼這些「可憐兮兮」的元素究竟代表什麼呢?讓我們再看看《馬爾谷福音 》裏耶穌的教導:

「耶穌正在出來行路時,跑來了一個人,跪在他面前,問他說:『善師,為承受永生,我該作什麼?』耶穌對他說:『你為什麼稱我善?除了天主一個外,沒有誰是善的。誡命你都知道:不可殺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盜,不可做假見證,不可欺詐,應孝敬你的父母。』他回答耶穌說:『師傅!這一切我從小就都遵守了。』耶穌定睛看他,就喜愛他,對他說:『你還缺少一樣:你去,變賣你所有的一切,施捨給窮人,你必有寶藏在天上,然後來,背著十字架,跟隨我!』因了這話,那人就面帶愁容,憂鬱地走了,因為他有許多產業。耶穌周圍一看,對自己的門徒說:『那些有錢財的人,進天主的國是多麼難啊!』門徒就都驚奇他這句話。耶穌又對他們說:『孩子們!仗恃錢財的人,進天主的國是多麼難啊!駱駝穿過針孔,比富有的人進天主的國還容易。』他們就更加驚奇,彼此說:『這樣,誰還能得救?』耶穌注視他們說:『在人不可能,在天主卻不然,因為在天主,一切都可能的。』」(馬爾谷福音10:17-27)

耶穌是在教導我們不要「仗恃錢財」,而要依靠天主,才能在絕望中獲得拯救。我們只要放下對世間財富的依恃,以同理心幫助受苦的人,體會世界的貧窮、哀慟、飢渴、受迫害、受毁謗,背着十字架跟隨耶穌,就可得到天上的永遠福樂。耶穌說「神貧的人是有福的」,並不是說只要過貧窮的生活就必有後福,而是要求我們要謙卑、儉樸、憐憫好施、敬天主而輕世福。
已隐藏
公知时代就是这样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没有群众基础
应该是不爱党。共产党把自己跟国家绑定,楼主也被绕进去了
说什么也没用了,必须拼实力了,瓣手劲
你试试现在冲去香港在白衣蓝丝面前讲“我不爱党”? 祝你脚不断,脑不流血,手不断
当一个国家被一个政党捆绑在一起的时候,我爱不起这个国家。

所以我不爱国。
你应该不是第一天上网,应该听说过很久之前就有人说过自己“爱国不爱党”。这种运动又不是第一次了,感觉没有什么用,反而会自引赵弹。
当这些“爱国者”屡屡碰壁时,他们将开始怀疑爱国的正确性。

首先要国内舆论环境下,这个“屡屡碰壁”的效果是无法实现的。要是那么容易让粉红屡屡碰壁,各位葱油还费劲翻出来干啥
任何冲塔行为,我都是支持的。

至于是否看清了党国一体的真相,并不重要,所有视力模糊的人,早晚会享受铁拳
合理但操作性和效果差
見文
【统战反制】祖国母亲是谁?
我们来回顾一条深入人心的统战核心理念:
祖国是母亲。
这个核心挂钩的便是,国家和党、政府、军队、司法暧昧的对等关系。
「爱国」=「爱党」
「爱国」=「拥护政府」

诸如此类。

此类思维逻辑中毒的后果是:「我爱国无罪」递上「汉奸」帽子,「不孝」之云云。同时,即便脑袋稍微升级的人士,谈论政治议题时,也不得不就此政治正确受到自我钳制。

我们当然可以直接走向「共产主义者没有祖国」这种说法,然而这没有必要或者说没有实用,这种说法是没有「共鸣」的。做「反宣传」策略,应该以传播效果为导向。

我们只需要退回到「祖国」「母亲」这个层面上做真正的解读。这样,只需要利用中共现有深度洗脑的「爱国主义」热情,便做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国」到底是什么?国是党吗?国是政府吗?
「国」的所有者是谁?

让我们给出这样简单的解答:国是该国公民组成的。一党专政我们叫做独裁者。政府是纳税人供养的行政仆人。主权在民。

你会说,这不是老生常谈吗?的确如此。可惜这样的东西,并没有深入到很多人思维里。

那么,回到「爱国」。「爱国」到底是什么?
「爱国」就是爱「公民」。「母亲」又是谁?「母亲」是纳税人。

金壁辉煌的政府大楼?对不起,是纳税人的钱修的。
公务员滋润的小生活?对不起,是纳税人的钱供养的。
非洲阔绰大撒币?对不起,是纳税人的钱拿去撒的。
警察?军队?党政机关?全部都是纳税人的钱养着的。

谁在啃谁?谁是恁老母亲?
「纳税人」。
「纳税人」是谁?中国人民。

祖国母亲,其实就是人民母亲。
祖国母亲,其实就是纳税人母亲。
政府作恶,是不孝。
一党独裁,是不孝。
维稳暴力,是不孝。
大撒币,是不孝。
贪污滥,是不孝。

因此,
作恶的政府是叛国政府。
独裁的一党是叛国氓党。
虐民的警军是叛国打手。
大撒币,是卖国。
贪污滥,是卖国。


所以,我们出的钱,养了白眼狼,当然有权收回。政府大楼是纳税人的,当然可以由纳税人推倒。以此类推。

这便是香港这次的逻辑炸弹。香港民众攻击警察和立法会等等,为什么被中共放在了道德低位宣传?

「人民当家作主」是句理所当然但内地百姓听不懂的话。「纳税人当家作主」,一旦扯上钱,大家想必能恍然大悟。



建议大家做这样的「母」「子」转换。绕开「爱国」这个话题坑洞。
中国是一党专制的极权国
这种情况下你说爱国不爱党
实际上就是精神分裂
除非你说爱民国爱大清国

现在你们说的中国
就是四九年之后的中共国
你说爱国不爱党
笑话
疑似带节奏
 这里其实也差不多了,我看到不止一个人发帖先说“本人现在身在国外”云云……然后才敢说点不同意见。
中国人的心理是喜欢调和折中的
你说“我爱国不爱党”,他们会骂你“没有党中国能有今天?”
但当你说“我不爱国”,他们反而会说“党可以不爱,国必须得爱”
还有国这种东西吗?只有包子铺了。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18
  • 浏览: 4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