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香港】原创小说《鲜红》,第五、六章。

第1到4章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775

第五章 坠落

一夜无话。第二天下午五点,陈国强和韩琳准时在小区门口集合了,两人互相打了个招呼,便一起走向3号楼。

路上,韩琳率先开口说道:“国强,看你的脸色不太好,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陈国强面无表情答:“我的脸色不是一直都这样嘛......”

韩琳干笑了两声:“哈哈,说的也是呢,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然而,陈国强却摇了摇头:“不,不是错觉,我确实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昨晚也没睡好。”

“啊?真的让我蒙中啦?你都想了些什么呀?”

“现在还不好说,等我更有把握了再提吧。”

说着,两人便已经来到了3号楼前,却看到有两个带着鸭舌帽的男青年,停在了2单元的单元门前。这两人都塌着肩、一手揣兜,身上的夹克也有些破旧,鸭舌帽压的很低,让人看不清脸。总归是形迹可疑之辈。

陈国强和韩琳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了猜测,但也没明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似的继续走向单元门。也就在这时,其中一名男青年不知按响了哪一户的门铃,而对方也很快接起了通话:

“您好,请问你们找哪位?”

“不好意思,我们是7楼住户的朋友,不知道单元门的密码,请问能给开一下门吗?”

“好的,没问题。”

对方很好心的开了锁,估计也是没想太多。于是两名男青年一边道着谢,一边进了楼。陈国强和韩琳心底一沉,大概明白个八九不离十了,于是也急忙快走两步,挤进了楼道。

两名男青年听到有人跟进来了,都很警觉的回头望去:“你们是谁?”

陈国强随口答道:“我是住在11楼的,旁边的是我女朋友。你们是谁?我没见过你们。”

男青年急忙哂笑了起来:“哦——!这样啊!误会误会,我们是12楼住户的朋友,今天来找他串门的。”

“嗯,这样啊。”陈国强点点头,也没说破。随即四人一起上了电梯。

陈国强和韩琳在11楼下了电梯,然后静静地听着12楼的动静。电梯也果然在12楼停了下来,两名男青年倒也没有大吵大闹,听声音好像是在喷着什么,很快的,他们似乎完工了,便再次坐上电梯离开。

陈国强和韩琳也急忙跑上了12楼,然后便看到——林磊的家门上,被人用红色喷漆喷上了两个大字:“死吧!”旁边的墙上,也有用同样红色喷漆喷写的“走狗汉奸”字样......

韩琳皱起了眉头:“这......有点过分了吧?”

陈国强没有回答,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便上前按响了门铃。结果这一次,林磊再次打开门时,却显得更加消瘦了,而且无神的双眼中充满了血丝,乍一眼看去,俨然似鬼非人。

只一个照面,陈国强和韩琳便无言了。而林磊,也和昨天一样,一言不发地退回屋子,然后缩进了沙发的一角。

两人紧跟着走进屋子,陈国强关上了门,然后再次对眼前的场景惊呆了——茶几上,就这么明晃晃的摆放着一个外卖的快餐盒,可是盒子里装的不是食物,而是一坨散发着恶臭的排泄物。

再抬眼,发现林磊整个人就跟着了魔一样,目光呆滞、嘴角下垂,抓着一部正在充电的手机,两手不住地在屏幕上按来按去。

陈国强快走两步上前,夺过手机,发现林磊正在发微博,并且已经发了上千条,全部是一模一样的内容——“本人在此声明,我并非崇洋媚外,网上被热炒的聊天截图是经过修改的,请大家不要以讹传讹!”林磊还在下面附上了聊天截图的原图。

陈国强不禁皱起了眉头,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微博,查看林磊的动态,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很明显,林磊发的这些东西,无一例外都被屏蔽掉了。

“别发这些东西了,别人根本看不到,全被屏蔽了。”一边这样说着,陈国强一边把手机放到了桌子上。

林磊听罢,先是看了看他,然后又默默地拿起手机,继续重复着机械的动作。

韩琳上前拉住他的手,劝道:“林磊,你不要这个样子,何必折磨自己呢?”

林磊没有回答,反而强硬地甩开韩琳的手,继续复制、粘贴、发微博。

韩琳不由得提高了音量:“林磊!停手吧!你做这些都是没有用的!”

这时,林磊的眼眶中忽然涌现出了泪花,只是手依然没有停。

陈国强一下按住他手里的手机,重重地说道:“够了,林磊,你不是小孩子了,别这么天真。”

林磊一时泪雨如下,哽咽着说:“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发的东西,没人能看到......可是,我总要做些什么啊!”

韩琳答:“你应该先去睡一觉,休息充足,然后找新的工作,开始新的生活。”

“新工作?新生活?”林磊嗤笑着,摇了摇头,“看看桌子上那盒粪便,就是一个假装送外卖的人给我送来的。你们打开任何一个门户网站,造谣我的新闻至今都是头条。我的相貌、住处、联系方式、家人住址等等,全都被人肉出来了,你随便从窗户上扔块砖下去,砸到的人十有八九都是要我死的......你却告诉我,要我找工作?开始新生活?你自己信吗?”

陈国强说:“那你就带上所有积蓄,先躲一阵子,等风头过了再重新开始。”

林磊扯了扯嘴角,答:“所有积蓄?你知道我有多少存款?一百三十二万。你知道他们要我补交所谓的‘漏税’是多少?刚刚好一百三十二万!一分钱都不多,全拿空了!我现在连一根儿面筋都买不起了啊!”

“这......”两人不禁皱起了眉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接着,像是心有灵犀一般,陈国强和韩琳一同开始翻自己的手包,然后各自把自己身上的所有现金——总共八百一十四元放到了茶几上。

韩琳说:“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吧,不够了再找我们要。”

陈国强则直接掏出一张信用卡,说:“给你,密码93XXXX,每个月十万额度,不够了再跟我说。别找韩琳要,她还是个学生,没那么富裕。”

可是,林磊却没有接过这些钱和卡,只是兀自在那里摇着头苦笑。

韩琳柔声劝说着:“林磊,听我的,你先去睡一觉,休息休息吧。看你现在这幅样子,再不休息会垮掉的。”

“不了,我睡不着。”林磊拒绝了,转而从沙发上起身,问道:“我想去阳台透透风,你们跟我一起吧。”

陈国强和韩琳对视一眼,随后答:“好。”

于是,三人便一起来到了阳台。此时,天色已渐渐昏暗,城市中也亮起了点点灯光、与绚烂的霓虹。从12楼看去,大半个市区都能尽收眼底,视野直延展到天边。远方的车水马龙、眼前的家长里短、喧嚣下的自我放纵、以及炊烟中的柴米油盐。红云,黯淡了,倦鸟,也归巢了......

林磊打开了窗户,登时一阵清风吹进,迷了众人的眼。恍惚间,整个世界,都朦胧了。

忽然,林磊望着远方的繁华,淡淡地问道:“呐,看看这一切,你们觉得,这是什么?”

陈国强答:“没什么,就是琳琅人间,仅此而已。”

林磊听罢,笑了,但却笑的很凄凉:“人间啊......可是在我看来,这比地狱还要令人生厌呢。”

说完,他便突然将身体前倾,整个人都翻出了窗户!韩琳整个人都吓傻了,陈国强倒是眼疾手快,一把抓去,勉强抓住了他的脚踝。

“林磊!坚持住!别放弃啊!”陈国强的额头上暴起了青筋,尽力地想把林磊拉上来。

韩琳这时也终于回过神来,急忙上前帮手:“林磊,你别做傻事呀!”

林磊看着两人,释然地笑了:“放手吧!我是个体面人,无法接受自己依靠着别人的怜悯而活,至少死的主动权,我不会让给别人!”

陈国强怒吼道:“别他妈扯犊子!你就这么死了,不就正好遂了那些想要你死的人的心愿了吗!”

然而,林磊却自顾自地说:“国强!韩琳!看着我,看着我死去的样子,千万不要忘记!你们一定要记得,我的死,并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开始!这片土地、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从这一刻起,便要迎来一段漫长的黑夜了!”

说罢,林磊一脚用力,踢掉了陈国强抓着自己的手,整个人也就这么直直地摔了下去。

“林磊——!!!”陈国强声嘶力竭地呼喊着,韩琳也尖叫一声,捂住自己的双眼,不忍去看。数秒之后,随着一声闷响,大片血花飞溅,那刺眼的鲜红,犹如一朵曼珠沙华,在这片土地上盛开了......

第六章 下一个目标

林磊死了。陈国强和韩琳两人都被叫去警察局做了笔录,然后便放两人走了。最终,官方给林磊的定义是——畏罪自杀。至于畏的是什么罪,没有明说,但是有网友推测,应该是涉及国家与民族的尊严。

第二天,陈国强便召集了其余三人:韩琳、冯志超、张欣妍,大家再次于上次聚会时的雅间中会面,气氛格外的沉重。

韩琳整个人失魂落魄地,几乎是拖着自己的双脚在移动;张欣妍则轻轻蹙着眉,有些欲言又止;而冯志超,最后进来的他,立刻把门摔上,迫不及待地质问了起来:

“到底他妈的怎么回事!昨天不是你们在陪着林磊的吗?人怎么死了?”

韩琳蠕动着双唇,缓缓解释道:“网上的那篇热文,把林磊的个人信息彻底曝光了,我们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而且还受到了很多骚扰。林磊试过发微博澄清,可是他发的动态无一例外都被屏蔽了,别人根本看不到。所以,他崩溃了......”

“嘭!”冯志超一拳砸在桌子上,怒道:“我是想问——你们为什么没有拦着他自杀!”

韩琳痛苦地用双手捂住了脸,啜泣道:“我们...我们尝试过了。可是...可是......”

陈国强这时敲了敲桌子:“行了,都安静点,我今天叫你们来,是有些事情想说的。”

众人见状,也都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于是陈国强继续说道:“林磊死前说过,说他的死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我想了一晚上,终于认同了这句话。林磊是跟我们在一个群的,而导致他自杀的那篇文章里,截取的聊天记录也是咱们群里的记录,所以我叫你们来是有两件事,第一个就是——能走的,赶紧走,离开这个国家,避一避风头,我们所有人,恐怕都不安全了。”

张欣妍问:“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我认为,那篇文章,可能是徐望龙写的,而曝光林磊个人信息的,或许也是他。”

张欣妍不由得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

冯志超也冷静下来了,深吸一口气答:“我也有这方面的怀疑。首先,被截取到的聊天记录里,林磊的名字是实名。要知道,林磊的微信昵称并不是他本人的名字,群里面的昵称也没有变过。这就说明,截图的这个人,肯定是和咱们认识的人。”

陈国强补充道:“其次,这篇文章刚一发表,林磊的个人信息立刻就被曝光了,哪有这么快的?做这件事的人必定是对林磊知根知底、且对他有非常大的怨恨的人。大家想一想,谁会跟林磊有这么大的仇恨?”

张欣妍依然摇头否定:“不,不会的,我还是不相信徐望龙会做出这种事。”

话音刚落,陈国强的手机忽然响了,来电显示的是陈建军。于是,陈国强对众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便打开了免提。

“喂?国强?”

“叔,是我,突然给我来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电话那头的陈建军叹了口气,责备道:“你呀你,我说你什么好?都特意嘱咐过你离林磊远点了,免得把自己扯进去,你偏不听!这次也就是运气好,我及时看到并接手了这个案子,否则你和那个叫韩琳的姑娘都得受牵连!”

众人的脸色不由得有些变了。

陈国强说:“叔,你特意给我来电话,不光是为了教训我吧?”

“唉......”陈建军答,“是啊,我是要提醒你,最近几个月别再跟你的那些同学们来往了,尤其是冯志超。”

“冯志超?他怎么了?”

“你不会不知道国内有这种政策吧?微信和QQ群里的成员散播不当言论,群主要被问责。现在林磊的事闹大了,你觉得冯志超能跑得了?”

“如果冯志超立刻就买机票出国呢?”

“不可能。现在机场和车站都有我们的人,虽然不是专门为了控制冯志超才派过去的,但是他也在名单之中,不可能让他跑掉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冯志超,而冯志超本人,却是面沉如水,一言不发。

陈国强顿了顿,说:“对了,叔,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那篇造谣林磊的文章是谁写的?或者不用那么详细,帮我查一下文章发表时的IP地址,我自己有办法追踪。”

哪知道陈建军直接拒绝了:“追什么踪啊?还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我告诉你吧,那篇文章是局里的老杨找人写的。那个人我好像还有点印象,我记得老杨管那个人叫......叫小徐。”

“小徐......”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对,小徐,好像跟你们也是熟人。反正你就别打他的主意了,他是老杨的人,也是拿了圣旨办事,你动不了他。”

陈国强答:“行,叔,我知道了,放电话吧。”

“总之你自己小心点啊!”说罢,陈建军便挂断了电话。

一时间,屋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片刻,张欣妍试探道:“这个老杨,是谁呀?”

冯志超答:“市公安局里的政委,一个猥琐的秃顶胖子,体重180斤左右。我家当时开公司的时候,找他打过关系。”

陈国强看着他,说:“志超,你也听到了,徐望龙的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你。我觉得你还是赶紧出国躲一阵子吧。”

“出国?怎么出?机场和车站都被封死了。”

“偷渡吧。我虽然没有干过这行,但是我有船,只要隐蔽一点,想想办法,应该可以带你出境。”

然而,冯志超却坦然地笑了:“要我当偷渡客啊?那很抱歉,我不走。”

张欣妍惊呼道:“你疯啦?看看林磊的下场,你也想变成那个样子吗?”

一提到林磊,韩琳的身子又颤抖了一下。毕竟亲眼目睹了一个人从12楼摔到地面,那几乎烂成肉泥般的惨状,她一个学生,很难承受。

冯志超耸了耸肩,说:“也许我是疯了吧。但是,我想请你们思考一个问题:群里成员散播不当言论,群主要被问责,为什么会有这个连坐制度?”

陈国强答:“因为政府没那么多精力去管控每一个人的嘴,那就只有利用群众斗群众,威胁其他不相干的人。这样一来,如果谁还敢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其他人就会率先出手,一致攻击那个人......利用了人心中的黑暗面。”

“不错,那我再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觉得徐望龙,他正常吗?”

张欣妍果断地摇了摇头:“完全不正常!一个正常人,神经怎会如此敏感?又怎么会因为几个月前的一句言语得失,而置一个人于死地?”

“很好,那么第三个问题:你们觉得,林磊他该死吗?”

陈国强皱起了眉头,问:“你到底要说什么?”

冯志超的目光逐渐变得坚定了:“我要说的是——这个国家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失常。徐望龙是一个典型,而林磊则是代价。林磊在死前说过,说他的死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可是这种事,一旦真的开始了,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谁能跑得掉?”

“所以你要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别天真了,就凭你一个人,能做什么?”

冯志超扯了扯嘴角,答:“我也不知道能做什么,但...反正我也走不了了,那总要做点什么吧?别忘了69年的时候,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发表,一夜之间就掀起了文革的浪潮,可是如果有人能够及时的站出来,阻止这张大字报发表,文革或许就不会发生了。我坚信,现在的Z国还有希望,而这个希望,很可能是稍纵即逝的。所以,我想试试看”

张欣妍:“可是,你很可能会和林磊落得一样的下场。”

“也许吧......我或许会遭受万人唾骂,但我可以保证——不会自杀。”说罢,冯志超从座位上起身,准备离开。

陈国强急忙上前拽住了他:“你要去哪?”

“去警察局自首,我要见徐望龙。”

“你他妈有病吧!”陈国强怒骂了起来,“魔怔了?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能不能清醒一点,你只会白白的牺牲掉!”

冯志超甩开了他的手:“我从不认为自己是救世主。可那又怎样?事关每一个人的利益,如果我们自己都不去争取,你还指望谁帮我们说话?真要靠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虚无缥缈的救世主吗?”

“少他妈废话!”陈国强怒了,一把扯住他的领子,“我才不管那么多!你必须离开这个城市......不,离开这个国家!我马上安排人,你今天就走!”

于是,陈国强和冯志超撕扯了起来,场面混乱了起来。两人互相角力,一时难分难解,但最终,还是冯志超占了上风,陈国强被他抽手一拳打倒在地。

“抱歉了,国强。”冯志超喘着粗气,说:“我知道你说得对,也许我会像臭虫那样,毫无存在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是,我不甘心。不甘心放弃一切以偷渡客的身份狼狈逃窜,也不甘心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土地沉沦下去,更不甘心林磊就这样毫无价值的死去。无论是站在我自己的角度,还是以一个Z国人的立场、亦或是朋友的身份,我都不能离开。”

说罢,冯志超便快步离开了雅间。只留下三个人,沉默着,沉默着......
22
分享 2019-11-20

19 个评论

第一到四章在这里: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775
文中有一处笔误,陈国强和韩琳应该是在11楼下的电梯。我记得在原文中应该修改了,不过好像出了点Bug,给我回档了-。-......我想修改这个帖子,结果一直提示我操作频繁。很抱歉影响大家观看
支持,
楼主注意安全
匿名工具什么的用上,万事小心
谢谢关心,我会注意的
建议使用专门设备翻墙,和其他强国软件彻底隔离
支持💪
其实,我目前就在墙外。虽然还没有移民,定期还要回国......
兄弟,你这两章画面感太强了,佩服佩服。不过冯志超刻画得太理想化了,Z国没有这种人吧。
谢谢支持。其实,Z国有这种人,只是真的太少了,难得一见。所以,小说中冯志超的结局也比较凄惨......应该说整部小说都有些压抑。
支持支持,頂
刘晓波
谢谢支持
加油!
好的!话说兄弟你的名字......
emmmmm
故事很精彩,期待下章!
文風比較白描,有部分年輕naive/文藝/小清新人表示有點難啃,不過我覺得海星。
作者写这种压抑的文章的时候内心波动大吗?
因为要尽可能的把自己代入进角色当中,去体会当事人的喜怒哀乐,所以有时候会有些抑郁,需要调节
第7、8章也更新了!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83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陆专科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20
  • 浏览: 4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