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人革命-反思行動派們的理論焦點

  體制之辨,統獨之辨,是眾多討論中根本的大話題。眾多的望風派無足輕重除外,體制之辨今可放定,仍然親極權者可以當作敵人了。統獨之辨仍有隙虞,還要一段時日進行。
      當我們討論體制,我們不該去討論體制,純粹的制度理論之爭是學者的思維,士大夫的邏輯,以白身執士大夫之邏輯,討論必然入玄,無可實取。
世無開明者施專制,亦無華盛頓篡憲。體制,可破除,可重建,可調整,可改良。而國本只有正負。中華人民共和國,赤匪黃俄殖民所立,國本不正。憲法開篇,一黨當先。講新體制好過舊體制,如同講成年的蟑螂比幼年肥碩,更適宜食用。講他體制好過此體制,如同講他的竹子長得比我的蘆葦直,更堪作材料。著重討論體制便陷入圈套,忘記實質。一評價體制,只能以人民利益為基準,以公平,正義之類站台。討論體制,便陷入國家主義,默認國本。不論是破除,是重建,是調整,是改良,都是虛在有權位議論,奴才上諫,是於匪商量還是斥匪改革,有何意義?認可此國本,即使逼匪下臺成功,49年前之賬還算不算,要憑什麽算?歷代匪首是否還要論功過?故反共是反共的原因,反體制是廢話。反共不是反共黨的體制,就是要反共產黨員,以刀兵反,作敵人反。要认共产党人是劣类,是德行与智力二者中至少一损的。
      當我們討論統獨,我們不該討論統獨,單純的政治取向的爭論是文宣的思維,評論家的邏輯,以思考者之身用評論家之邏輯,討論必然成濫,流于泛泛。
      自威海至喀什,自黑龍江至湄公河。此沉沉一統之牢獄,非費拉奴才充填,非共匪獨領,誰能任之?反大一統,若意在反土地,資源,治權之中央集中,以公益辨,則是落體制之辨。所謂獨立,求一地之政治脫離乎?問中國那一地值得自治,誰堪作一地自治之共主?使舊國一鄉一鎮獨立,恐要一鄉一鎮出一人王,每鄉每鎮獨立,恐要生千萬個人王,如何不陷治亂循環。人不更新,無新共同體。新共同體不固,分寸之土,自治無從談起,獨立不可眞存。個人之啓蒙於新共同體之建立該是同步。以群體論,不建立健康的共同體,如何保證獨立的人。無獨立的人,何來獨立的國。故反大一統不是反大一統的原因,反大一統是为求自由,“我”不自由,谁能自由?人不自由,国不自由。以愚蠻之偏見遮蔽理性使“我”扭曲在不實的模形中,混入無效的共同體,以此未覺之身何求自由。反大一統是根,自我更新同步於行動,如同修行,事成則證。如此當反熱誠的民族主義者,反共產黨,因為前者喜幻覺後者造統一之牢籠。
        所謂江湖,恩怨情仇,最後總需一刀了結,望風者總無足輕重,對其餘人若無我生人死之決心,不必做了,可以自戮。對人革命,便是對反對的價值所在的肉身革命,快刀剜除病灶,事可畢已。這一步總是要的,且該當作主要目的的前提。
0
分享 2019-11-27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不出圍牆,以躬身推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27
  • 浏览: 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