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事实和理性,我们一无所有

【不想针对任何一个帖子和用户】
我发现在海外华人反共社区(包括但不限于品葱),有一种追求态度(反共)超过了探索事实真相,和阐明道理的趋势。
甚至有人认为,既然中共可以造谣,为什么我们不能说一些似是而非,没有证实的事情?

我想说,事实和理性 是我们和中共宣传机器对抗的唯一武器。只有通过真实的信息,和理性的推导,我们才能慢慢转化被洗脑的中国民众。如果中共造谣,我们和他们对着造谣;小粉红骂人,我们和小粉红对着骂人。那相对于有着巨大人数优势,和专制机器支持的他们而言,我们没有任何胜算。

我理解很多人有情绪想要发泄,而且我觉得发泄情绪也无可厚非。我本人也经常在各种场合各种污言秽语痛骂赤匪不绝,但冷静下来,面对具体的新闻事件和话题,还是应该具体分析。用事实和理性做出合理的推断,而不是让自己的态度盖过所观察到的事实,成为“反向的小粉红”。

当然,也许当我们在“加速”小粉红的言论同时,五毛也在“加速”我们这里部分不理性的言论。以至于很多中间派在看我们这里帖子的时候,有一种反向中共宣传的感觉。

我们和中共的区别是基于事实和理性判断之上的,而不是基于态度和观点之上。
失去了对事情独立客观的判断,我们将一无所有。

【ps 这里的理性与事实,指的是Evidence-based practice (EBP),并非理中客(must be in the middle heuristic)】
82
分享 2019-11-30

36 个评论

的确,但是我觉得现在品葱势单力薄哦,内地人需要个人气高的网站,你看到香港连登和台湾论坛了吗,比我们这人气高好几倍,我们需要的是人气,把最基本的人气和名气办成,需要革命必须需要组织,有组织了必需需要人力
因此fact check非常重要,品蔥近來有些振奮人心的聳動消息,比如台灣議員說王立強是化名一事,後來有人直接發訊澳洲電視台製作單位,證實並無化名一事,或者說他自稱本名就是王立強。
雖然中共滅亡是大家共同的期望,但更希望大家協力來fact check。不同地區出身、不同領域專長的蔥友,可以各自貢獻。
每次看到造谣黑中共的假新闻  就想 它到底是帮谁的  因为如果有更多的黑中共假新闻出现 那么真的黑料也会变假了
bushiwumao 非管理员

只有通过真实的信息,和理性的推导,我们才能慢慢转化被洗脑的中国民众。



话是没错,不过在那么严密的媒体管控下有这种期待的话,还真是很难保持理性。

我之所以能保持平和理性,是因为我对中国没有任何期待。

以至于很多中间派在看我们这里帖子的时候,有一种反向中共宣传的感觉。



你说的“中间派”是指?现在国内那个环境还有中间派?打你屁股打了几年你还忍着,那不叫中间派,那叫忍气吞声派。
人民的力量是强大的,中国共产党就是靠它。得到这种力量还需要一件东西:思想。
去创造一件比马克思社会主义更好的思想吧。

话是没错,不过在那么严密的媒体管控下有这种期待的话,还真是很难保持理性。我之所以能保持平和理性,是因...


中间派指对共产党政策有意见(aka 知道共产党不好),但不作为,甚至对反对的声音也抱有敌意(认为打倒中共解决不了问题)。中国没有相关政治问题的统计数据,以我个人的经验而言,大部分人不关心政治,也就是既不相信中共的宣传,也对推翻和改变体制没有兴趣,所以这一类人群还是很大的。 小粉红和反贼反而倒都是少数(again,个人圈子与经验)。 至于你说是忍气吞声派,我觉得也没有问题。他们忍气吞声对不对,我暂且不谈,但如果要推翻中共,得到这些人的支持难道不需要吗?
我贊同事實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們不應該與憤怒割席。雖然感覺真的大部分蔥油已經絕望到不抱奢望了⋯⋯
bushiwumao 非管理员 回复 劳伦斯

中间派指对共产党政策有意见(aka 知道共产党不好),但不作为,甚至对反对的声音也抱有敌意(认为打倒...



我也觉得大部分人都对政治没啥兴趣,忍气吞声过日子罢了。我要是没移民,肯定也那样。

问题是他们一直忍气吞声,不会跟你出来反抗啊,信奉安全第一。只要看共产党不行了,他们自己会倒戈的,所以争取他们的支持不太有必要。

另外,我是支持你的观点的,我在这里基本不看情绪化的东西。但是你要求墙内的普通人翻墙出来保持理性,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因为墙内从来没有过平和的讨论氛围,没有学过怎么好好讨论。
别随意删别人的 言论 但可以折叠我就觉得不错,毕竟小粉红有些等到了一定时候也会回来看的

我贊同事實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們不應該與憤怒割席。雖然感覺真的大部分蔥油已經絕望到不抱奢望了⋯⋯


我也很理解他们的感受啊,甚至很多人是受到共党直接迫害的。所以割席谈不上,只是做一种倡导吧。
bushiwumao 非管理员
另外,我几乎不看任何中文新闻。尤其是海外反共自媒体,真是……我就不多说了。这个和割席没关系,就是一般有水平的不去做那些,越是情绪化没水平的越特别“勇敢”,结果就是现在这个氛围。

我也很理解他们的感受啊,甚至很多人是受到共党直接迫害的。所以割席谈不上,只是做一种倡导吧。


這個還是贊同的
个人感觉你的情景好像是:
在辩论赛上和穿着礼服喷着香水的绅士唇枪舌战。
但现实是把你放到八角笼里和嗑了药的狗熊打拳击。

个人感觉你的情景好像是:在辩论赛上和穿着礼服喷着香水的绅士唇枪舌战。但现实是把你放到八角笼里和嗑了药...


我的理解是,辩论赛我们能打赢,虽然似乎打赢了短时间内看不出成效;和狗熊打拳是必死无疑,边抵抗边和狗熊周围的观众讲理,也许还有生还的希望

的确,但是我觉得现在品葱势单力薄哦,内地人需要个人气高的网站,你看到香港连登和台湾论坛了吗,比我们这...


内地建反共论坛,不要命了?
目前品葱反向小粉红真的很多,而且反共是政治正确,只要对反共有利的,就都是对的,这种愚蠢的行为与小粉红无疑,更可悲的是听不进去实话,无法理智的讨论问题,就觉得自己很聪明,把别人说成弱智和阴谋家。只能说,我们把品葱想的太高了,想象成历史性的革命论坛,墙外的知识库,但实际上就是个公共厕所罢了,纯粹的发泄而已,理智讨论比无脑革命有意义,更别说根本谈不上革命,香港人勉强能算上。

目前品葱反向小粉红真的很多,而且反共是政治正确,只要对反共有利的,就都是对的,这种愚蠢的行为与小粉红...


别灰心,事在人为嘛,至少品葱还是有很多理性讨论的人的。如果我们连“反向小粉红”都搞不定,怎么去对付“正向小粉红”呢
是的,失去事实和理性,我们用什么来创造比共产党统治更好的未来?
虽然对墙内大部分人绝望,不过,也有说法人活着就有希望,大概是人类的生物本能吧。

别灰心,事在人为嘛,至少品葱还是有很多理性讨论的人的。如果我们连“反向小粉红”都搞不定,怎么去对付“...



你觉得怎么搞?反正我觉得挺无奈的,某地方抗议活动,就有一群人喊口号了,实际情况都没搞清楚呢,理智的多说两句就成理中客了,还冷嘲热讽的。要是你在街头上喊口号也能理解,在论坛上那么激动有什么用,真以为自己是革命家了?这种风气根本就没想过理智,就是反共大过天。
这一贴点赞竟然是正数。

我对品葱重新认识了。希望理性的人越来越多。
发假新闻是会被站务处理的。发现假新闻的贴请举报

你的陈述是对的,理性思考比政治正确更有价值。但如果你不想针对具体的用户或帖子,你的发言的实际意义就不大。道理大家都懂,重要的是去贯彻,去执行。

谁也不想得罪,最后有人觉得品葱是个公共厕所,反而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一点点人生经验 识唔识得啊 (滑稽

人民的力量是强大的,中国共产党就是靠它。得到这种力量还需要一件东西:思想。去创造一件比马克思社会主义...


相信马克思思想?小粉红也许信,说监狱里发帖的和官员们还有大部分公务员我是不信的,而且共产党有人民的力量?

相信马克思思想?小粉红也许信,说监狱里发帖的和官员们还有大部分公务员我是不信的,而且共产党有人民的力...


中国相信马克思主义的确实多,这是现实。共产党确实有人民的力量,毕竟一开始就是靠人民起家的。你可以问我问题,我都可以回答。

中国相信马克思主义的确实多,这是现实。共产党确实有人民的力量,毕竟一开始就是靠人民起家的。你可以问我...


大部分党员自己都不信的东西,你说信的高级党员我也见过,厅级,反正也是我接触的最大得了,认识两三个局级叔叔阿姨,剩下都是处级,他们三个1个把孩子送到美国,1个是北京来挂名挂履历的,现在回地方当副部了,太年轻孩子还小。
你说相信国家相信党我可能会信,马克思主义这东西看看就好了

我的理解是,辩论赛我们能打赢,虽然似乎打赢了短时间内看不出成效;和狗熊打拳是必死无疑,边抵抗边和狗熊...


可惜是辩论是打拳的选择权可不在我们手里。
打不过就和他周围人讲理这个力量还是蛮新鲜的,不知道哪个拳手是这种套路的,能科普科普吗?
bushiwumao 非管理员 回复 中华合众国

目前品葱反向小粉红真的很多,而且反共是政治正确,只要对反共有利的,就都是对的,这种愚蠢的行为与小粉红...



以前言论没那么封闭的时候,国内也是这样,不然“公知”这个词不会臭掉。和香港比,内地的教育实在太差了,家庭教育也不行,基本培养不出来能平和讨论的人,不服从就是反抗,反抗那就肯定反向小粉红了,乱七八糟的阴谋论,而且视角往往种族主义,什么白人撒克逊啦,听着特别精英,我真是烦这些。

而公民教育比较好的地方,和普通人都能随便交流,可能不够深刻,但有常识又知道不打断对方就够了。
我挺想反驳甚至👎的,这种【世态浑浊唯我独清】本身就是喜欢自我表现。西人未必比我们了解真相,事件本身就是双方为达目的或只是单纯基于设想,表象经过层层剥离最终袒露出核心。就拿英国货车偷渡客S亡案说,一开始BBC认为是中国人但这只是基于以前在英国发生的中国偷渡者相似案件,最终确认是越南人但却未能洗清中国人爱好偷渡嫌疑。反而爆出更多2中国偷渡者在美国边境被查获。国内媒介受控不报道或淡化都是他们自己事,既不能掩盖事件真相,也未能反宣传中国已经发达到不想偷渡。所以不要一看国内大宣就以为都是某宝出品的
同意坚持真相和理性分析,因为这是我们最强大的武器也是我们的底线。
赞同,情绪化的“把自己拉低到和别人一个水平”即使短期有效,长期也是有害的。真理就是最好的武器。当然实在不得已把“低水平”用作一个手段的时候,还是得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不要把自己骗了。比如一个思考题可以请大家做一做:你觉得外网的小粉红享有着平等的言论自由吗?他们应该享有吗?
非常支持。

客观真相是我们的底线,是我们最强大的武器,也是我们最长远的武器。

失去客观真相,我们会蜕变成另一种小粉红,我想起了那个恶龙屠龙的故事。
支持,推,香港或世界各地終會有這種傾向,這是人的素質問題,素質差,萬事都必然衰落,那只會是另一個魔王,香港也很多人有在呼籲, 嘛盡人事,努力

(PS 包括有原則的暴力,代天行道有時很必要,有些人骨子裡就是死的)

大部分党员自己都不信的东西,你说信的高级党员我也见过,厅级,反正也是我接触的最大得了,认识两三个局级...

学生从小学就一直在学马克思主义思想,在思想品德书上,能不信吗?就好比和尚一辈子在寺庙里,能不信佛吗?如果对中亚地区政权不满,我有办法。可以联系我:telegram
https://t.me/grovoss
蝙蝠
685517
非常赞同楼主的观点,不受限制的思辨(即运用理性)永远是赢得辩论/反击独裁法西斯的最有力武器。

反共是可以奉旨的,什么都是可以奉旨去做的。因此一个云反共的ID后面可能是任何人——反贼,小粉红,国安。所以不要因为看见那些表明立场,表达opinion的言论就过早高兴。
失去了事实和理性,我们只有新疆集中營香港毒氣彈和黃曲霉素。

當你凝視共產黨的時候,共產黨也在凝視著你。
信息只剩下单方向影响的时代
  《1984》的时代,与邪恶欺诈对攻,在’真相’之中,更多的决定性影响力的部分,反而在于无法靠把什么推到眼前立刻轻松说服对方的那种真相形式。
  使事实无意义化的"总体论"解读导向,轻易压过了事实。
  所以会出乎很多只靠热切良读形势有利性来对抗邪恶的人想像的是,并非大多数纠正事实的内容,都有物质证据可依靠,能寄望靠证据、数据来真的压倒多少谬误,甚至反而可以说,越是起决定性影响的地方,越经常反而是毫无证据可谈,证据早已不支持到这么远的结论的地方,只能以纯粹的抽象分析理论、解说导向、认知观念的对攻而已了。
  .
  《1984》的时代,只许听大势,不许反击生势。看似能说给别人听,却被迫无限趋近于只能说给自己听。假装允许你参与,假装允许你外联,实际明明在隔离。
  在有心之人发现舆论操纵到极致下毫无硝烟的绝对压倒性,发现谬误的宣传量,声势早已百万倍的超过纠正声势,而谬误的实际接受度扩张也千百倍大于纠正,甚至开始能肉眼可见的发现明显倒退,原先没被骗的人反而更多倒回到被骗中,而已被骗的基数继续扩增更不提...发现到这些时,也就会发现了形成唯一立场占领认知的势头,已不是压倒对立的纠正者,而是会直接就能彻底禁止还手。
  .
  他们是被大势绑架的人,而大势却是虚假的,随便伪造的。认知观念上的大势最是这样。
  他们可以自由选择不听,而且他们很坚定,与能不能说服完全无关,无视于说服的内容而提前决定了自己旧的判断继续胜利。
  他们不想分辨,不想讨论,只想告诉对方自己怎么正确,于是就成了宣传下游暗不自知的传声机。甚至反而自以为自己在反对宣传,自以为没落入宣传的另一层圈套中,在被挑拨敌视到错误之处去,敌视到被嫁祸的背黑锅者身上。
  所以看起来没被封禁,却也传不开到他们那里。若还想多找办法多传,就处处造成了被封禁的借口。
  台上没有唱戏的份马上就不得不走开。没人陪着搭戏,反而会被炒作谬误的搭戏大势挤走。
https://i.ibb.co/Yh839wR/image.png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