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後的世界】美國、中國與新冷戰的開端

最近打算整理一下近三個月來對局勢的觀察,寫下一系列對未來國際情勢演變的看法
本系列預計第一篇預計由美國、中國開始,後續文章會討論他們的盟友,接著是各種第三方勢力

大框架是:美國集團與中國集團即將加速進入冷戰,新冷戰的柏林牆在東亞,代理人戰爭發生在中東,而歐洲將芬蘭化。

一、美國秩序的收縮

本次疫情的發展,不管有多少開脫之詞,真實顯示的是:美國過去二十年來對於超限戰的研究、投入與防備不足,給了中國可趁之機,秩序的消長是確實發生的。原本深入東亞的美國秩序,因此將不可逆的收縮至南海與第一島鏈。

大家不要認為美國對中強硬以及「亞太再平衡」戰略是美國秩序延伸的體現。正好相反,美中對抗的升高代表的是美國「放棄將秩序深入中國」的表現。

美國將不再支持中國的民主化,也不再試圖將中國納入美國秩序的一環,因為美國在這次生化超限戰中受到的衝擊,足以讓美國體認到:中華法西斯的秩序與美國的羅馬秩序並不相容,而試圖在短期內顛覆中華法西斯,將帶來兩敗俱傷的毀滅。戰線需要長期化,透過冷戰的再現來決出兩種秩序的高下。

二、中華法西斯的體制改造

同樣的,中華法西斯在疫情中證明了其對於國內秩序的掌控力,並且強化了對兩面人的控制。在過去二十年中美間的買辦,是維持美國對中輸出秩序的重要節點,而近幾年的態勢顯示買辦們的力量與生存空間正在迅速壓縮。

中國很快需要由貿易帝國秩序的中轉者,轉變為奴隸帝國秩序的輸出者。需要在美元之外建立一套與朝鮮、伊朗、巴基斯坦、非洲的小夥伴們貿易的機制。這牽涉到大規模的體制與經濟制度改造,計劃經濟轉型、人民幣與美元脫勾、昆侖銀行式的人民幣清算制度建立、儒教與伊斯蘭教的意識形態統合等等。

中華法西斯集團面臨的內部壓力顯然是很大,也未必能順利建起來,半空解體的機會是有的,但習近平已經沒有其他路可選了,作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者,再艱難的路他也得走下去。

三、一場劃定邊界的小規模衝突

正如同韓戰正式拉開了美蘇的衝突一樣,對於兩大秩序集團,都有尋求一場小規模、常規戰爭的動機。
這樣的衝突有助於集團內部秩序的凝聚,為未來的三十年劃分出敵人、盟友與路人。
這場戰爭必然到來,而在中東爆發衝突對雙方來說都容易陷入不可控的局面,所以最可能爆發衝突的地點是在第一島鏈。
在台海的衝突很容易以中國重佔金馬,海峽中線作為38度線的延長,停戰而不和談的方式凍結東亞的邊界線,對雙方都有利。

中國可以利用戰時狀態,迅速清算所有內部兩面人,重新建立奴隸帝國體制應有的面貌。
美國可以利用新麥卡錫清算匪諜、收回資產,以島鏈安保體系為交換,將重要的半導體與電子製造業由第一島鏈遷回本土及墨西哥,使新大陸的經濟循環再次健康化。

四、美國政治的消長

美國的政治版塊實際上是由兩個軸線定義的。第一個軸線是福利主義-自由競爭,第二個軸線是全球主義--孤立主義。
原本在2016之前,兩黨的建制派都屬於全球主義,民粹派屬於孤立主義。然而在2020之後,全球主義者將退縮為兩大洋主義--即美國的秩庇蔭只及於大西洋東岸的歐洲,以及太平洋西岸的島鏈、紐澳。

再來是兩大軸線的主次翻轉,即福利主義與自由競爭的衝突將會緩解,美國會建立更強大的社會安全網甚至全民基本收入制度,以對應冷戰時代的內部矛盾--這也是在歷史上發生過的,六七十年代的美國遠比現在的桑德斯更加福利主義。

相對的,美國的政治議題將更加偏重於兩洋主義與孤立主義的爭執,也就是「誰是盟友、誰是敵人、誰是拉攏對象、如何與中華帝國鬥爭」。例如說…除了英國以外的歐洲到底該不該拉攏?除了島鏈以外的東南亞到底需要投注多少資源?這類的問題。

五、華人的命運

在中華法西斯帝國秩序以外的華人,都將自願或被迫的「去華」。

在美國、日本的華人蔥友,無論是什麼國籍,應當儘速練習粵語或者閩南語,以增加在排華浪潮中存活的機會。當然不是說你會說粵語或閩南語就一定安全,但至少比一口北京腔普通話安全得多。

在中國境內來不及肉翻的蔥友,要有作偷渡難民的覺悟。如果沒有以性命犯險的打算,建議現在開始別再上品蔥,別再接收任何與美國式民主自由意識型態有關的資料,那些鏡花水月都不可能成真了,了解越多只會讓你越痛苦。


本系列第一篇就先寫到此,還有許多細節沒有談到的,也許會以回覆的形式細談,或者在系列文的後邊再談。
40
分享 2020-04-09

35 个评论

在第一岛链开战,意思就是劝台湾人赶快逃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