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对中共的长期绥靖与亲善,是否体现了类似“公地悲剧”的机制?

什么是“公地悲剧”?

有一片公共牧场(称为“公地”)无偿向牧民开放。这本来是一件造福于民的事,但由于是无偿放牧,每个牧民都养尽可能多的牛羊。随着牛羊数量无节制地增加,公地牧场最终因“超载”而成为不毛之地,牧民的牛羊最终全部饿死。

“公地悲剧”有几个要素:

1.公共利益关乎全体人的长远利益,但是侵犯公共利益却能获得独占式的可观短期利益。

2.只有全体人(至少是绝大多数人)都保护公地,悲剧才能避免。

3.少数人保护公地会成为最大的输家——因为他们阻止不了其他人侵害公地,最后公地还是药丸。公地毁灭的损失是分摊给所有人的,可是侵害公地的好处是侵害者自己得着的。因此只要一部分人不保护公地,其他人也会加入侵害公地的行列。

4.解决公地悲剧的主要途径自然是通过严明的规则与惩罚来约束所有人的行为。


————————————————————————————


放任中共,就是侵害地球这片“公地”。下面我们来看看国际社会与中共的互动可能包含的机制:

1.中共仗着厉害国的庞大市场,成为吸引全球资本的“巨大肥肉”

2.全球都知道,放任中共做大会在未来引起全球灾难。但是与中共媾和可以获得眼前的巨大利益。

3.中共做大带来的全球灾难乃至世界大战是全球共同承担的,而媚共国家未必就是受灾最重的一方。

4.少数国家反抗中共无法阻止中共做大,导致它们既得不到中共的好处,还可能承受中共带来的全球灾难。因此多数国家不行动,少数国家难坚持。

5.国际法宽泛且缺乏强制执行力,因此很难吓阻那些媚共国家。

铲除中共必须形成全球主要国家的合力,至少是西方世界的合力,同时大力改革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秩序制定与执行机构,避免公地悲剧的再次发生。

其实不仅是针对中共,由于国际法缺乏约束力,各国又不团结,国际社会已经成了公地悲剧的高发地。
4
分享 2020-07-16

9 个评论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不就是为了对抗“公地悲剧”制造的理论吗,哈哈哈。

共产国家和公共牧场的本质都一样,是一个低熵区间,贪官和牧民从里面攫取负熵,再带到外面的世界对抗熵增。所以资本自由世界确实是共产主义的敌人,如果真的全世界只有一个中国,那么共产就好实现了。

下面说说怎么实现。不仅自由资本要禁止,先进的物质享受也必须禁止,交配也要实行绝对平均主义。这样金钱就没有用了,高科技也没有用了,交配竞争也免掉了。通过强制手段,理论上是可以达到这种绝对的平均主义,也就是共产主义的。

马克思最大的错误就在这里。失去物种竞争的本质是禁止自然淘汰,人类整体进化程度也是一个熵增区间,禁止自然淘汰也就意味着将区间封闭。人类整体进化程度如果成了一个无法继续扩张的区间,就意味着熵增反噬,意味着社会崩溃和人类种族退化。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6
  • 浏览: 2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