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对中共的长期绥靖与亲善,是否体现了类似“公地悲剧”的机制?

什么是“公地悲剧”?

有一片公共牧场(称为“公地”)无偿向牧民开放。这本来是一件造福于民的事,但由于是无偿放牧,每个牧民都养尽可能多的牛羊。随着牛羊数量无节制地增加,公地牧场最终因“超载”而成为不毛之地,牧民的牛羊最终全部饿死。

“公地悲剧”有几个要素:

1.公共利益关乎全体人的长远利益,但是侵犯公共利益却能获得独占式的可观短期利益。

2.只有全体人(至少是绝大多数人)都保护公地,悲剧才能避免。

3.少数人保护公地会成为最大的输家——因为他们阻止不了其他人侵害公地,最后公地还是药丸。公地毁灭的损失是分摊给所有人的,可是侵害公地的好处是侵害者自己得着的。因此只要一部分人不保护公地,其他人也会加入侵害公地的行列。

4.解决公地悲剧的主要途径自然是通过严明的规则与惩罚来约束所有人的行为。


————————————————————————————


放任中共,就是侵害地球这片“公地”。下面我们来看看国际社会与中共的互动可能包含的机制:

1.中共仗着厉害国的庞大市场,成为吸引全球资本的“巨大肥肉”

2.全球都知道,放任中共做大会在未来引起全球灾难。但是与中共媾和可以获得眼前的巨大利益。

3.中共做大带来的全球灾难乃至世界大战是全球共同承担的,而媚共国家未必就是受灾最重的一方。

4.少数国家反抗中共无法阻止中共做大,导致它们既得不到中共的好处,还可能承受中共带来的全球灾难。因此多数国家不行动,少数国家难坚持。

5.国际法宽泛且缺乏强制执行力,因此很难吓阻那些媚共国家。

铲除中共必须形成全球主要国家的合力,至少是西方世界的合力,同时大力改革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秩序制定与执行机构,避免公地悲剧的再次发生。

其实不仅是针对中共,由于国际法缺乏约束力,各国又不团结,国际社会已经成了公地悲剧的高发地。
4
分享 2020-07-16

9 个评论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不就是为了对抗“公地悲剧”制造的理论吗,哈哈哈。

共产国家和公共牧场的本质都一样,是一个低熵区间,贪官和牧民从里面攫取负熵,再带到外面的世界对抗熵增。所以资本自由世界确实是共产主义的敌人,如果真的全世界只有一个中国,那么共产就好实现了。

下面说说怎么实现。不仅自由资本要禁止,先进的物质享受也必须禁止,交配也要实行绝对平均主义。这样金钱就没有用了,高科技也没有用了,交配竞争也免掉了。通过强制手段,理论上是可以达到这种绝对的平均主义,也就是共产主义的。

马克思最大的错误就在这里。失去物种竞争的本质是禁止自然淘汰,人类整体进化程度也是一个熵增区间,禁止自然淘汰也就意味着将区间封闭。人类整体进化程度如果成了一个无法继续扩张的区间,就意味着熵增反噬,意味着社会崩溃和人类种族退化。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不就是为了对抗“公地悲剧”制造的理论吗,哈哈哈。共产国家和公共牧场的本质都一样,是一...

个人以为共产主义本身对公地悲剧无效,即使有效的本质还是用一个利维坦式的强权来压服所有人,使他们接受分配而不敢侵犯公地。
这一点法治国家也能以立法的方式控制和惩罚对公地的侵害,而且成本还要低得多。
个人以为共产主义本身对公地悲剧无效,即使有效的本质还是用一个利维坦式的强权来压服所有人,使他们接受分...
物种演化的过程就是公地悲剧的过程,这个方向是恒定的,什么公地不公地,就是个伪命题。你出门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公地,轿车停在大路边,美女也在街上走,为啥不能搞回家?不就是法律不让吗。那个公地牧场,没有法律,跟共产主义没什么关系
大力改革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秩序制定与执行机构,并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当所有人都不自律,不想去遵守,就算了定再完美的规矩都将成为一纸空文。不一样会陷入「多数国家不行动→少数国家难坚持→公地悲剧」的循环吗?最后还不是得靠武力(军事拳头)去解决问题吗。

接触到西方的保守主义思想,有一部分鹰派的保守主义者认为:恶势力会做大,就是你说的绥靖与亲善,认为来源于「糠他人之慨」,通俗点讲就是「斗米养恩,升米养仇」比如你有一群穷亲戚,天天吃你的喝你的,最后你不给他们好处,要他们自力更生了,他们会转过头来骂你忘恩负义。比如美国成立了联合国,有带给美国多少好处吗。不单占便宜的觉得你给的不够,西方内部也会大力谴责美国不负责任。而任何一个恶势力最开始都会披上一个伪装的外衣,比如“民主自由”正义口号什么的,但兑不兑现或者一直兑现中,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的看法是,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救急不救穷,就这么简单。想避免公地悲剧的重蹈覆辙,在世界大同(全球真民主)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你匪就是一个开赌场的 大资本进来转一圈 总能恰到饭

屁民削尖了脑袋做外贸,屁民赚金圆券,国家赚钱,跑的快的把金圆券换成真金白银。

假设外贸在价廉质优的这么一个基础上,而且花样服务一直都在提高,进货商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会和这些外贸商家脱钩再找别的货源?

如果别国的替代货源出现,这个过程是多久?
之前西方和中共都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而中共至死都坚信“有钱能使鬼推磨”,以市场换取专制和话语权,而习智障上台后爪子伸得实在太长,连全世界的言论自由都想管,都得按中共的方式说话,而且还破天荒地大搞渗透和情报,想搞“人类民运共同体”,其实就是“共产主义共同体。”结果触碰到西方的核心利益-自由民主价值观,这个底线是再大的市场也不会换的,智障就是成箱子美金送也没用。所以现在智障发现过去他前任们的万能良药现在居然不好使了,内心很震惊,也很无奈,所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决定一错到底,最后烂摊子由党全体来收,他无所谓,“我将无我”嘛。
根本不是。各个国家的土地都可以广义上的认为是这个国家私有的。既然已经私有化了就不是公地,自然就没有公地危机。
根本不是。各个国家的土地都可以广义上的认为是这个国家私有的。既然已经私有化了就不是公地,自然就没有公...

虽然广义上任何国家的土地都是各个国家“私有”的,但是其衍生的国际金融国际政治却体现出强烈的公共性质。
再者虽然国土被国家“私有”,但许多非个人产权土地又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与决策者的利益也并非紧密相连,因此也具有公共性质。
虽然广义上任何国家的土地都是各个国家“私有”的,但是其衍生的国际金融国际政治却体现出强烈的公共性质。...

你怎么定义国际金融政治?依我看这就是拥有私有财产的国家的互动,跟公地悲剧还是没有关系。国际法的欠缺你顶多可以说成丛林社会,但是这跟公地悲剧没啥关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6
  • 浏览: 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