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见闻说下CCP活摘人体器官这件事

我是90后,出生成长在南方非常发达的省份。这是背景。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那时大概10来岁。有一天我上学路过政府门前,见到在政府门口围了很大一批人,这些人在政府面前抗议,说自己的器官被卖了,而且是卖到海外例如日本。他们要求政府讨个说法和赔偿。这帮人应该是中年男性比较多,而且绝对是中下层的人,是不是法轮功的人我真的不知道,我猜想应该就是普通人。当时非常非常惊奇和震惊。后来因为赶着上学,我走开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也不知道那帮人后来怎样了。反正是没有听到任何的传闻和消息了。但是我那时很小,不懂事,对共产党一无所知。后来我和身边的人说起这件事,也没有往深的那一方去想。再后来,我自己出国念书,也有机会去其他地方旅行,我见到很多法轮功的人在欧美国家的大街上列举中共的恶行,例如活剥人体器官之类的。但是以前我不懂,而且因为中共的洗脑,对法轮功深深的惧怕,当时就是拍了一张照片就走开了。但是记得印象很深刻的是,法轮功这帮人拉着横条写到:爱国不等于爱党。现在我翻回以前的照片才真的觉得这句话说的太好太好了。我突然把我小时候见到的那件事和法轮功这个联系起来,突然感到一惊。

这就是我的见闻,是我亲身经历的,绝无一点造假。所以我觉得活剥器官应该是真的。大家觉得呢?
17
分享 2020-03-31

36 个评论

Deatholder 黑名单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活摘的器官给谁享用呢
把首长工程连起来,这样就一气呵成了
coco339 回复 Deatholder 黑名单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活摘的器官给谁享用呢把首长工程连起来,这样就一气呵成了

其实我对这件事真的是也是一头雾水,以前和身边的人说起,大家也是表示震惊和怀疑一下就没有什么深入探讨了。
活摘这件事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因为锅不是早就甩给徐才厚了吗。。
其实我对这件事真的是也是一头雾水,以前和身边的人说起,大家也是表示震惊和怀疑一下就没有什么深入探讨了...


我猜测是有组织的组织比较贫困的人贩卖自己的肾脏,iphone4被称为肾4的梗可以了解一下。
真的很惨。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活摘的器官给谁享用呢把首长工程连起来,这样就一气呵成了

在国外生活很多年,从不相信,到慢慢相信活摘器官。但是始终只能找到间接的一些证据。比如当事人的采访,比如产业链里的一些情况。但是这些都是间接的证据。我至今没看到过直接的证据。就算TG封锁消息水平一流,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呀。怎么都能找到一些直接证据吧。可惜没有。所以我趋向于相信,活摘是肯定有,但是量不是很巨大。可能一年有几例这样子。
范松忠 黑名单
从外国来络绎不绝换器官的,等待2星期这种,就能确定是真的。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中共有克隆器官的技术,人造器官?如果你觉得没有,那么活摘必然是真的,板上钉钉。

就这么简单,对吧?
这是之前周孝正说的,基本实锤肯定有这事
https://youtu.be/qAPnke_GvOc?t=1785
中国大陆自愿捐献器官的很少,而死刑犯也就那么多,更何况近些年宣布停止死刑犯器官移植了,可是实际的器官移植数量却没有下来,反而非常高。在中国大陆等到一个器官的时间远远短于其他国家和地区,以至于很多需要器官移植的外国人会到中国大陆来“器官旅游”拿器官。这一切都能说明,在中国大陆存在着巨大的器官移植非法来源。至于说是不是大部分强摘器官的对象是法轮功,我说不好,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中共所设的关押场所(包括监狱、再教育营和洗脑班)都是潜在的非法器官移植来源。
真是無下限的邪惡政權
死刑犯是器官的一大来源。有钱有关系就能买到。
一些比较贫穷的省份,农村人贩卖器官,还有子宫。河南农村有农村妇女给人代孕,二十万左右就能搞定。很多人贩卖不止一次。
所以中国的大部分女权主义者都激烈反对代孕合法。现实太残酷了。有些女人被自己的丈夫逼迫贩卖子宫、器官。还有的被新闻报道过的案例,一个女人被丈夫用道德压力逼迫制造工伤,以换取赔偿,给儿子买房买车娶老婆。
在中国,上层阶级能够得利的事情,不入罪就等于合法。上层阶级不能得利的事,就算法律保障也可能非法。
而下层阶级跟着上层阶级捡漏的事,能压迫女人就不会有男人选择压迫自己。
在油管请搜索韩国拍的纪录片 杀了才能活。每年韩国去大陆移植器官多达上千人,这只是单单一个国家。
从外国来络绎不绝换器官的,等待2星期这种,就能确定是真的。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中共有克隆器官的技术,人...

中共真有克隆器官的技术,首席科学家应该申请诺贝尔生物医学奖,绝对造福人类,中共中国以及中国人黄种人都有荣耀感
中共真有克隆器官的技术,首席科学家应该申请诺贝尔生物医学奖,绝对造福人类,中共中国以及中国人黄种人都...

所以啊,如果不是,那么外星人帮助?如果都不是,那么楼主的答案不就有了么??
2004年,刚开始曝光这个事情的时候,因为太过于骇人听闻开始我是不相信的,但是我积极了解了一下,两个渠道,一个是监狱管死刑犯的,一个是军医院渠道的朋友,细节过于令人不适就不讲了,如果大家有这个渠道的朋友一问可知。当然也有好多非军医院做移植,有主刀医生或者相关科室护士,一样一问可知,如果人家愿意说的话。。。
99年底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推广人体器官移植,
大量器官来源不明,无人追究直到引起国际关注。
思想犯的器官被活摘用于移植手术,这恐怕也是恶梦一般的残暴了。

不打麻药活摘的人体器官就好像不打农药有机的蔬菜水果,更有益健康。

也许只有上帝可以为死者终止恶梦。

至此理解为什么仓颉造字鬼夜哭。
这种语言无法记录弱者的哭声,无法描述死者的悲伤,
这是一种难于记录真相的文字,作为文字系统功能不全。

人类进化至今,从直立行走,到建筑、文字、农业、宗教、科学工业半导
体芯片和数字网络,从物种培育到基因工程,在所有的技术中,中共人学到
了什么技术? 中共人的金字塔技术最强。 从非洲走到欧亚美澳,从黄河
长江到地中海, 全世界的学问中,中国继承了什么?

中国继承了一座金字塔,中共人的信仰就是一座金字塔,塔上真是人兽不
分。 这一座宝塔如此强大,不论三十六计还是孙子兵法,金字塔一出,
全部镇压。

不需要所有的人都感到害怕, 只有少数人遭遇活体摘取器官的厄运,
就像是羊群遇到狼群,只有少数被捕杀。成千上万的活活摘除内脏器官,
在人海中也只算是沧海一粟。

猩猩杀人如屠狗,中国人早被杀破了胆。

写得出金瓶梅,也写得出红楼梦,却没有人敢写下自己的名字。

历史的故事就像是循环播放的视频,
每次换一个皇帝都能看到一张老面孔:猩猩。
最近二千年的重播镜头中,它们一次次爬上金字塔。

此时中国共产党中央主席江泽民自信的说:共产党代表生产力,代表文化,
代表人民。他说什么都正确,他要移植谁的器官都可以。戴上三块表,把
用金粉煲汤喝下去,拉屎就可以开金店。代表中国、代表人类、代表上
帝从你娘屄眼里爬出来代表全宇宙万亿个星系。你娘的屄为什么这样结实?

请原谅对你娘的赞美,真心的。无辜的死者再没有保持礼貌的机会,实话
实说了。自印刷术在中国普及后,讲理论、讲主义、讲科学、讲民主、讲
正义、讲文化、讲梦想、讲传统、讲崛起、讲爱国,就是不让人讲实话。

学会了器官移植却学不会说实话,每一个毛孔都是谎言和残暴,却自称伟光
正,切下中国人的内脏去造福全世界,共产党用这样的商业模式让全世界沉
默了。 就这样让中共人再次为全人类在基础材料科学研究领域取得一项突破
性的惊人发现: 地狱的建设材料也不过就是:谎言。

一个用谎言支撑的社会如果不是地狱,地狱在哪里?

地狱不是一种可以公有的东西,它是一个私有的世界,当一个人陷入地狱,
他的世界就沦为地狱,这是一个私人的世界。地狱绝对无法分享,当它可
以分享的时候,它还不是地狱。

活摘法轮功信徒的内脏,赚取高昂的器官移植手术费,
称之为医学进步,这群医生是从当年侵华日军731细菌部队退役的吗?

讲授中国历史和政治的老师们究竟在讲授什么呢? 总是有许多真相让人无
法开口,时间如同月落长河, 历史就像漫漫江水滚滚而下,老师们站在河
边,他们都被缝住了嘴巴,静静的看着大河东流。

直到这个年代,北极圈附近寒冷的雪原上仍然有成群的驯鹿, 残留的游牧
民族在放牧鹿群。寒风凛冽,零下30度的气温在当地仍然算是温和的天气,
日光惨白,针叶的松树和落叶的灌木稀疏静立在冰雪之间,林间草地早被积
雪层层掩埋。

当牧民需要肉食,一只驯鹿被放倒在雪面上。斧子砍入后脑,匕首刺入心脏
,牧民在驯鹿安静后迅速剥皮,开膛,让胸腔和腹腔成为血池,热血中撒入
盐粉 味道更合口。茫茫雪原上几位牧民围绕在赤裸的驯鹿旁, 乘热切食温
暖的心脏和肝脏,饮用热血。 天穹之下的一小群人 孤单的环绕坐在一起好
像是在举行仪式。

鹿群散落在周围,用前蹄刨开雪层,摇动分叉的鹿角,低头啃食草茎。
驯鹿不时投来的目光平静而且清澈,带着宗教般的含义,
仿佛它们早就理解这样的仪式。

器官移植的统计数据无人敢于调查公开。

出于公平的神圣名义,也许,
这里我们应该写下鼓励人们推翻共产党的文字了,
因为在这个党的统治下谎言流传暴行泛滥。
恰恰相反,请不要再学着共产党的样子大喊:
打倒反动派!打倒国民党!...
历史证明了那些所谓推翻金字塔的人都不过是爬向塔上的猩猩。
要如何虚伪才能诱惑卑微的人去挑战魔鬼?
党,这个字在中文里本来就不是褒义,现在更是被压入了地狱。
现实中这个党绝不是正常的党,这个党不仅控制着政府,
而且控制着教育、宣传、军队、立法司法、各种秘密警察和特务组织。
在中国尚无人可以替代党,必须同意它继续运作,
推翻一个庞大的结构会造成多少坍塌和死亡?
恰恰出于人性,
这里绝不会写出鼓动任何人打倒共产党的字句。
甚至不会写出保留良知之类的废话,
良知是自己出现在每个人心里的,何须外力刻意前来保留什么。
相反, 我们会说:
如果魔鬼要你说谎,就说谎,如果魔鬼要你杀人,就杀人,
如果因此你不幸迫害了一个有良知和智慧的人,他会宽恕你。
在魔鬼眼中一个生命和另一个其实毫无区别。
然而,世界尚未被魔鬼完全拖入地狱,
而良知的出现根本就是无始无终,无影无踪,
魔鬼真的无法消灭良知。任何人请不必担心自己失去良知,
唯一值得我们提醒的只是:
在良知没有和智慧一起出现的时候,请悄悄的用心思考一下。

不要用挑衅魔鬼的方法让别人去死。
逃亡是一种选择,如果没有更好的方法。


千年之末,改革后的中国回避人性和信仰的问题,发展经济,使用技术手段
企图走上自强和挑战世界的道路。这样的伟大的事情几乎就是大清朝慈禧
太后的洋务运动,要不是1894年甲武海战中日本海军击败清朝北洋水师,
慈后老奶奶就还真是搞对了。

发展房地产市场后,人们真心的梦想着做地主。 和刚解放时的情况相反,
那时候地主是高风险的身份,现在贫穷才是罪恶, 穷人不知道自我尊重,
令人厌恶。人们以勤与懒、情商与智商的方法分析问题,以人际关系学、
黑厚学和成功学研究问题,不论如何研究,穷人就是穷人,要钱不要命,
可是没有钱更没有枪,脑袋里装满浆糊。

进化论伴随着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但是进化论的代表人物达尔文没有参与
组织游戏,就好像共产主义的代表人马克思、恩格斯没有参与杀人灭口。
如果进化论用在地狱里,这个世界不可能有天堂。

人们都想要钱,钱是好东西。可是货币的问题,至今只研究清楚一小部分。
这个问题无法仅仅用理智研究清楚,理智须要和情感混合做为问题的答案。
这也就是为什么人工智能无法解决货币发行问题的原因,因为AI还无法证明
自己有人类的情感。

猩猩们知道你们想要钱,钱就是它们印出来的。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其实没有钱可以去死。
学校里不讲授合理自杀的知识,因为食物不应该自杀。

只有赚到钱才能证明上帝对自己的爱?这也许甚至可以从宗教改革时卡尔文
的文章中找到理据,John Calvin 1509-1564。人的思想过于复杂了,用别
人的嘴巴说自己的话并不高明。耶酥的故事只是一个人的故事,十字架上
的苦难是不是真的,自己去理解吧。不知道被钉在十字架上会产生多少疼
痛感,却清楚的知道钉上去的是上帝的儿子。上帝就是这样爱他的孩子的。

没有钱,没有朋友,没有尊严? 这就是上帝给他的孩子的命运和尊严。

每个人都会被钉在十字架上,它代表无可逃脱的苦难。

经济是在强悍的增值,未来是什么?未来只有谎言。

中国的未来不是由经济学决定的,不是由任何一门科学决定的,
所有的技术手段都不会有效果。中国的未来被中文的悲惨处境决定了,
不需要复杂的理论,不需要加减乘除的运算,就可以预言: 未来只是谎言。

语言变成了谎言,生命转换成死亡,如果想要了解自己的来源,请不要回头,
你来自星空,而天堂还在远方。

金字塔中最重要的两件事从来都是:杀人,灭口。谎言不仅是灭口的方法,
也是杀人的借口,谎言很重要。

现在,中国制造大量的假货,不仅工业产品造假,服务业金融业也大量欺诈
。 可以预见,民主、法制、强大、GDP、幸福生活和人类文明都将变成中共
制造的假货,以后这些东西都将带着中国制造的商标。改革后的中国越来越
强大, 中共一定要制造全新的世界。

人类的梦境也将是中共制造。

此时不要和爱国者纠缠,这群东西不是狗, 激情万丈却如同僵尸,它
们会杀人的。僵尸大战不是生物研究所制造的结果 ,猩猩们早掌握了这种
战术。
2016的新闻
中国每年约3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 去年仅有2766人捐献
但是基本每年手术量有一万例
难不成中共黑科技能保留器官不成。。
虽然挺起来玄但是这个有点点解释不了。
有些是買賣,道德上有問題,但如果銀貨兩訖雙方同意,那也就他們自己的事。而有一些談好了買賣沒給錢或少給,被中間人貪污掉了,跟農民工被苛扣薪資一樣。還有些是摘死刑犯的。

強摘的事可能有,畢竟中共,大概沒有什麼事幹不出來。

就好像熊貓外交一樣,"器官外交"救人一命,尤其是權貴、企業家的親屬一命,滿足國外權貴,納投名狀,牟取政治利益。



像是前台中縣長黃仲生換肝、前立委陳健治換腎等都是成功案例,讓他們人生再變彩色;但國民黨元老陳立夫之子陳澤寵、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胞弟郭台成等人卻都未能成功,令家屬悲痛不已。


國人赴陸進行器官移植不少是靠關係走後門,才搶到要移植的器官。


據我國衛生署統計,國人赴境外接受器官移植,從2000年到2011年共有1979個案例,大陸就占1754個,比例高達88.6%;但統計也顯示,2005年到2011年,因器官移植術後抗排斥藥健保金額,竟高達台幣77億3454萬元。為此,本月初,衛生署長邱文達前往立院接受質詢時,就有立委要求,國人到大陸進行器官移植手術後需進行登錄。
在中国买卖器官的途径是存在的,以前就有人为了买iphone卖掉自己的肾,这事很多人都知道的,既然存在这样的途径也就必然存在突破道德底线的逆向选择,结合中国那巨大的贫富差距,以及底层民众的愚昧和拜金这两点,不难想象这里面有多少肮脏的事情,也不难想象手握绝对权力的统治者,能够控制言论,操纵暴力机关的情况下他们会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这个事情一开始跟法轮功关系就不大。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水平全世界都是领先的就是靠大量囚犯和自愿出售者来源练手的。当年卖血的有艾滋村。几次严打各种找罪名枪毙太多人估计也与此有关
肯定不止從囚犯的身體摘器官,中國這個產業鏈很大,可惜很多這方面的新聞都是一家媒體獨報其他媒體都不敢報,實在太反人類了

以前聯合國的確出過一份非常詳細的關於活摘的報告,當時我還下載過,但現在已經找不回了

我不信法輪功,但也相信這事是真的
活摘是真事,但我的消息来源单一。了解到的是活摘死刑犯器官,但因何犯罪及器官用途不知。
活摘是真事,但我的消息来源单一。了解到的是活摘死刑犯器官,但因何犯罪及器官用途不知。

官方说是死刑犯 结果人家一查根本对不上 太多了 怀疑是藏族人 异议人士 法轮功 基督徒 等等被抓的人 器官用途是可以售卖价格不非 而且很多外国人一些有钱的 有背景的 可以去中国换器官 蓝金黄的一种
以前也不相信或摘器官,自從中國在香港用暴力鎮壓無辜百姓之後,我就相信這個藐視人權的國家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只要套上一個『台獨』、『藏獨』、『港獨』的名義,就能肆意貶低對方與對方人權的無腦中國納粹還會少嗎?
前几天肺炎,有一个60多的女性患者,肺完蛋了,愣是做了肺移植手术。
好像也是全球独一份,唯一一个做了肺移植手术的案例。

所以,这个事情大概率就是活体采摘的。患者肯定身居高位,或者位高权重。
而供体嘛,14亿人都是他们的储备库,随时可以采摘哦。
法轮功网站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45140

移植肝,肝的活体保存时间:为30秒到8分钟。


2011年11月:全部器官的58%来自死刑犯
2011年11月,黄洁夫在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说,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系统地使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的国家。中国每年平均做一万例移植手术,其中65%为尸体移植,其中90%的尸体移植供体来自死囚[20]。

2013年5月,黄洁夫说,“我的诊所已经有两年没有使用死刑犯器官了。
2013年3月黄洁夫对《广州日报》记者说:“我去年(2012年)做的肝移植手术有500多例。
死刑犯器官移植墙内都能搜到的呀,至于法轮功的话,鬼知道,反正他们在我这信用很低
在国外生活很多年,从不相信,到慢慢相信活摘器官。但是始终只能找到间接的一些证据。比如当事人的采访,比...

自愿的瞎子是不会看证据的:

http://www.infzm.com/content/9556
“全国一共有600多家医院、1700名医生开展器官移植手术,太多了!”相比之下,美国能做肝移植手术的医院只有约100家、肾移植的不过200家;而香港能从事肝、肾和心移植手术的医院仅各一家。


http://m.xinhuanet.com/2017-02/15/c_1120467933.htm
黄洁夫:首先,改革来自于透明。2005年,我在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卫生高层会议上首次承认中国的器官来源于死囚。这与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不符,医生们觉得是“饮鸩止渴”,老百姓也未享受到优质的移植服务。在这次会议上,我阐明了中国器官移植事业需要改革。
中国大陆自愿捐献器官的很少,而死刑犯也就那么多,更何况近些年宣布停止死刑犯器官移植了,可是实际的器官...

大家都以为只有FLG被活摘,实际上是因为只有信了FLG的活摘受害者被大家所熟知而已。不是因为他信了FLG被迫害,而是他被迫害的事情因为他是FLG学员,才被大纪元之类的东西报道地满世界都是。
活摘器官这事我确实不清楚,但我知道的是另外的事,相信很多人应该也听过,以前政府部门的亲戚聊天时聊到过,邓小平晚年时为了增加寿命,国家豢养着一批无父无母的孤儿或流浪儿,长期吃好喝好,等身体状况良好时,麻醉后全身换血的方式输送给邓,换过年轻人的新鲜血液之后就容光焕发了,而这个孤儿就只有死,他几乎每年换一次血吧,到现在应该也保留着这个传统,供领导人使用。
这个小道消息是从政府内部爆出来的,曾经在政府部门广为流传。既然领导人都能豢养无父无母的流浪儿全身换血达到延年增寿的目的,相对比之下,摘个人体器官似乎不算什么大事吧。
稆肾切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我家门口就有卖人体器官的,真的。

有一次我看见有在天津街摆摊卖西瓜的,我说我能不能尝一个,然后我就开始吃。吃了四瓣儿之后我要拿第五个的时候,摆摊的突然问了我一句:

你要脸吗?

吓得我赶紧就跑!!

躲在家里好几天没敢出门!
我也是逐渐了解了活摘器官这件事 之后中共在我眼里就用horror一个字形容
其实共产党的死摘是板上钉钉的,就是现在也不见得有什么好说的,因为他们为什么不敢公布每年到底有多少死刑犯?为什么器官移植的来源供体要求保密(就是器官捐献也要求接受捐献的和捐献的人2年内不能相见)?换句话说就是背人没好事。问题的症结在于每年到底有多少是活摘?到底是怎么回事?存不存在按需杀人,就是当一个犯人匹配上了器官以后才决定判他死刑。至少之前这个事情是存在的,我之前在知乎看到了很多活摘的例子,一时找不到了。就是有一个人跟随别人打砸抢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后来匹配上了一个高干飞行员子弟,就重新审理案件,号称发现了很多先行反革命的证据,该判死刑。现在不确定,但我感觉也是存在的,因为为什么注射死刑完成后,不把死囚犯的尸体还给家人,而是直接给骨灰。难道现代医学还不能保证一具尸体一定是处于死亡状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