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成为被加速的代价?——也来谈谈对加速主义的反思,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加速主义”从去年十月(就我观察)以来已经成为品葱的显学。过去的自由派常常说,当政府倒车时,我们要积极地监督,从一件件事情上面去改变社会,就能逐渐建立起一个理想的社会;但自从习包子上台以来大开倒车,加速主义兴起了,按照加速主义的意识形态,当政府倒车时,我们不仅不要阻止,反而要为他鼓掌,将倒车恶果深化到更彻底的地步,让中共自爆从而迎来新生。加速主义易于实施,效果直接可见,许多葱油已经在现实中多有实践(包括笔者)。但每走一段,我们也需要停下来反思优化我们的策略,这样才能更高效率地践行加速主义,加速习包子上煤山那一天的到来。

1.凡是加速,必有代价。
每种加速都会带来代价,抵制NBA会让一些人看不了NBA,抵制辱华动漫会让一部分人看不了动漫,让爱党留学生回国让他们认识中共的真实面目也会让他们蒙受金钱和生活上的损失。加速的初始是中共的倒行逆施,而这样的倒行逆施总是违背人性,会让某些人蒙受损失,但在这个过程中,中共自身的威望和合法性也会收到损害,甚至会加速其本身的分裂,加速自由世界对中共施加压力。因此,在加速的过程中,加速的对象与加速的主体——中共都会付出某种程度的代价。

2.谁应该成为加速的代价,什么代价是可以承受的范围?
那么,正如我们在第一点里讨论过,加速的主体(中共)和加速的客体都会在这个过程中付出某种代价。我们虽然很难纠正中共的行为,但我们却可以选择加速的客体。在我看来,我们加速的对象应该是中共以及其支持者。这个范围很大,比如五毛战狼小粉红,比如墙外亲共派(拥抱熊猫派,港台蓝丝)。除了之前的NBA,辱华动漫等等事件,中共禁止台湾自由行重拳打击了与中国做生意的蓝营商家,在官媒上大肆扭曲香港现状让大陆人绕开香港,反而打击了众多依赖大陆游客的蓝店,立足本土和世界的黄店毫无损失。这样的加速让中共的支持者与中共产生冲突。这样的加速是效率极高的。而例如NBA,辱华动漫这样的事件,打击面比较宽泛,被加速所害的反贼、小粉红和一般路人都有。但通常来说,反贼寻找被禁资源的能力,会远高于小粉红,一般路人也会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也会开始关心政治,这样的加速也有效果,但也对反贼们自身的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去年反送中局势最危急的11月,本站也曾讨论过中共在香港重演六四的可能性。大家都认为,一旦在香港开枪镇压,国际资本会很快撤离香港,同时失去了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中国将失去主要的外资进入渠道,从而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进而失去合法性而引发政治动荡。因此中共要是敢在香港开枪,那就是在加速自我的灭亡。但既然在香港开枪会让中共蒙受如此大的损失,葱油们为何还是积极地去游说,联署,推动自由世界介入阻止中共动武呢?那是因为,中共重演六四、最终推动自己灭亡的代价,是热爱自由的香港人的生命,生命一旦逝去就再也回不来了。因此热爱自由的香港人的生命不该成为加速的代价,同时这样的代价太高,我们无法承受。
综合以上,我们应该加速的事件,是能让中共及其支持者产生损失,或是让中共及其支持者遭到的损失比反贼更大的事件。同时在加速的代价上我们也应该有所选择,人的生命、或是其他需要经历长时间或是很大努力才会恢复的东西(比如健康,比如失去的青春也需要用高度的勤奋才能补回)不该成为加速的代价。根据这两条标准,应该如何选取加速的事件,我们会有更清晰的认识。

3.如何在瓦解暴政的路上添砖加瓦?
中国会如何消灭暴政,并建立其民主与自由呢?对这种路径的想象非常多,比如认为中共会在对外战争失利中被占领军推翻或是被颜色革命推翻的的,比如认为会在公民运动中被推翻的,比如认为会亡于经济崩溃所导致的财政危机与工人暴动,等等等等。这些思路各有其逻辑,在这里暂且不讨论哪些可行性高,哪些可行性低。我想强调的是,虽然我们所想象的道路千差万别,但在瓦解暴政这一过程中,有这么几点我们可以达成共识,我们第一要将目标与能力相结合,第二则是可以寻找共同的中间节点,并团结行动。
第一点,从之前的晒学生证支持香港的活动中我们可以看出,葱油中藏龙卧虎,拥有各种知识与技能的人数不胜数。我们可以首先思考,我有怎样的能力与资源?有的擅长网络技术,有的熟知经济知识,有的精于外语,有的则是对人文有着广泛的认识。那么我们便需要按照我们所想象的路径,运用我们的特长去推动加速。比如自己研发翻墙软件,或是组建开源项目来公开信息,再或是普及自己学科的知识,帮助葱油们用知识武装大脑;而第二点,虽然我们想象的方式千差万别,但这些多种多样的方式有着许多相同的节点,比如用更多的知识武装自己、坚定自身的信念,再者就是我们加速主义的重要目标:推动自由力量的联合,壮大自由的力量。我们可以把墙内各种宣传党媒与普世价值格格不入的宣传,或是战狼小粉红灭绝人性的言论翻译成英语,让自由世界进一步了解中共的面目;比如留学生可以向身边的无法大脑升级的小粉红积极宣传墙内的好处,让他们快点回去受苦,让自由的空间更少被粉红干扰;再比如我们可以积极的通过互联网支持香港台湾等地的争取自由的运动,让与暴政对抗的最前沿的力量有着更强的能力保存自己。
这条道路非常的漫长,确实是一场“时代革命”。愿各位葱油积少成多,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黎明到来的那天,愿大家摘下面具,自由地相见。
34
分享 2020-04-01

7 个评论

实际上我对所谓的加速主义不是很在意,我觉得真以为加速主义能对中共决策本身有很大的实质性作用的只是错觉,给中共唱赞歌的粉红多得是,要说给中共加速,那那些粉红战狼不就是最大的推动力吗?实际上所谓的加速主义实际上只是一种消极的对抗。
加速主义成立的依据是什么,因为你没有办法在墙内里说真话,说心里话,所以你只能迎合官方的论调,然后把这些话语往激进的方向引然后达到物极必反的效果。
但要加速主义能达到楼主所说的那种受害很大的情况其实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共的决策受人民的影响。
实际上这种加速主义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受到铁拳后能清醒过来,然后成为反贼,但对中共决策是构不成什么影响的,因为中共的决策受人民的意志的影响非常小,所以,你觉得是加速主义造成的铁拳,其实都是中共自己的意志在背后推动,不要把加速主义的作用夸大,加速主义连你的朋友圈都改变不了。
从我个人的视角,还是想提醒大家,可能加速成功的时候,除了中共倒台时的次生代价,更可能的是还将经历几十年的俄罗斯化形式民主,因为旧思维和利益链条捆绑的人不会在中共倒台时连带消失。所以当我们摘下面具自由相见时,还将继续“战斗”不止。
加速主义的关键在于如何用最小的成本尽可能的打击中共.
我发觉很多人加速都很盲目的按照自己想的方式加速,虽然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和庞大的中共比起来简直杯水车薪.
大家要知道加速主义在墙内势力极小,要想给共匪予以最大的打击,应该是借助已有的势力,例如中共自己培养出来的无脑小粉红,在其中挑拨离间.

我大概举两个方向吧.
1.利用现有的毛左,煽动他们搞工运,实实在在的增加共匪的维稳开支.注意这里应该区分那些真毛左和拥习的新毛左.将他们往更左的方向引.
2.利用民族主义,煽动他们搞抵制日货美货的游行之类,加快国际对中共的脱钩,同时将中共至于两难的局面.
注意对于民族主义的小粉红应当区分他们狂热的程度.极端的民族主义者,直接向纳粹方向引.中等的往极端引.
如果是个比较温和的,建议使用民小的话术,让他们区分党国(虽然事实上没区别,但鉴于目标,暂时使用较温和的话术),培养成反贼.
话说我币圈人是坚决支持加速主义的,有不少人说加速主义是意淫,我反驳一下:
台上的习维尼才是最大的加速主义者,除非你能阻止他,要不然你就老老实实加速,,,【反贼加速十年功,不如维尼一分钟】啊,,,
而且,加速能让更多的有识之士跳反,因为【附和共产党所获利益】小于【反共利益】,这群人一般算力也比较大,策反了以后能做的事更多,,,

透过现象来看本质,加速主义的兴起是人们对维尼的彻底失望,不求他知错就改,只求他一错再错,错的次数足够多,就能看到全社会沸腾的民怨,革命也就不远了,,,
我们应该加速的事件,是能让中共及其支持者产生损失,或是让中共及其支持者遭到的损失比反贼更大的事件。

严重不同意,这是在羞辱加速主义者。
加速主义能得到广泛认同的事实,来自于人们普遍的绝望心态。
绝望的人们选择了宁可同归于尽也要“复仇”的道路,这意味着把自己的一切赌上去,当然不可能考虑别人的代价。
“中国人”,“香港人”,“台湾人”,“美国人”,所有这些群体都可以是这场绝望运动的代价,因为真正绝望的人们不会在乎。
而你还在幻想什么“加速对象”和“加速主体”,按照自己幻想的原则去划分成分?

觉得难以接受的话,你可以想想香港的革命者们对香港可见的经济崩溃是怎么看的?您发表的这篇文章相当于让大家和勇武派割席,要求不牵连无辜的香港(蓝丝)民众,要求不能破坏香港的繁荣,只对港府“定向打击”。。。
严重不同意,这是在羞辱加速主义者。加速主义能得到广泛认同的事实,来自于人们普遍的绝望心态。绝望的人们...


首先,加速主义即使在品葱也没有“广泛认同”,如果广泛指绝大多数人的话。其次,两者动机和实际行动完全相反,和香港抗争者相比,加速主义有原生的道义问题。

香港抗争者和加速主义者的区别在于,香港抗争者做的是正面抗争(用加速主义行为做比的话,香港的加速主义应当是伪装成黑警殴打抗争手足),同时对行动有基本的共识,对未来有预见,但依然选择正面抗争,而且蓝丝在对立面不属于无辜者。

而加速主义者和反对加速的反贼没有共识,盲目加速本质是在尚无共识和效果印证的前提下比五毛更大力度做五毛的工作,把墙内的所有人都当成加速主义的代价。问题就在这,你没法确定除了你自己,谁愿意做代价,你也无权决定除了你自己,谁应该是代价。要解决道义问题必须划分成分,降低无辜伤亡,这既是功利问题也是道义问题,它决定的是加速主义的立场。

再者,对于那些只想让别人做代价的朋友们,你坐在自由国家的大房子里做自带干粮的一块,又觉得自己是在抗争,我暂且看不出这种行为与纽伦堡审判时宣称自己是在为纳粹德国加速有何区别。
你真的以为,几个网民随便在网上发表一些“加速主义”的言论,就能真的左右中共的未来吗?
加速主义与其说是一种需要人去主动实施的行为,不如说是一种客观观察出的现象。
我们称习为总加速师,真的像调侃的那样,他真的要灭亡中共以报父仇吗?
实际上,加速的行为,已经从上到下感染了中共系统。这种无意识的加速,要比在网上实施加速主义的人多得多。你该看不了什么,该被举报什么,该被铁拳制裁,该发生什么就会发生什么。
加速主义只是对这些看似维护中共实则推进其垮台的行为的总结,你也可以亲自实施这些行为。但即使没有实施加速主义的人,你照样会为中共的行为付出代价。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