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支的正确姿势

范松忠

见过很多极端的,要彻底戒中文,戒中餐,来彻底达到脱支,但,这是正确方法吗?

一个人的国籍、种族,虽然是在于外表,但也并不一定。中共国就有俄罗斯族,是纯斯拉夫民族,但如果也成为了微信奴,习名制控制下的顺民,不仅语言用了汉语,思想、行为上也是中共国人了。

而无论长相都很相似的中共国东部人,与日本人,都无法在DNA检测上进行区分,为何大和族明显不是“中国人”?也就是说关键之处就在于行为模式和生活习惯上。

语言虽然是一个问题,但并不是首要的。美国之音中文部有采访过不少新疆维权人士,他们拒绝称新疆,但用汉语接受采访,明显可以感觉得出他们对中国的反感。即便他们汉语说的再好,也就像用蒙古语为母语的蒙古族人,他们的汉语水平高于南方那些“河南光刻机族”,但他们仍然是蒙古族人。

关键在哪里?就在行为上。在欧美出生的其他族裔,华裔或者非洲裔亦是如此,他们对其所谓的“母国”认可度多么的低,即便长得和父母无异,也是妥妥的当地人。

有心要脱离中国/支那的人,其实不必太在意语言的问题,有的人也许是理工科,有自己的专长,但语言能力却极差,也不用害羞,即便你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母语的魔爪,生活上你不是,那就真的不是了。

强行戒掉用筷子,吃中餐的习惯,也好,但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生活方式以及思维模式。只要你接受你移民的国家的普世价值观,生活方式,你就不再是支那人。只不过有一点很重要,也许你做不到,那就是:中共国,不是你的“国内”,也不是“回国”。无论你用什么语言表述,它都是不“国内”,你内心深处不把它当“国内”,那么它永远无法奴役你,不得不去的时候,也是前往中共国办事,而不是回国办事。

没错,发自内心的不认为它是“祖国”,那么,你就真的脱支成功了。也不要纠结语言和国籍,如我一样没有国籍,在需要出示证件时,太过于耻辱、丢人。而有了国籍的人,张口闭口“国内国内”的叫中共国,这样的人也只配回他的祖国去。

所以各位语言困惑的朋友们,不用困惑了,内心认可,与实际取得的国籍,才是最重要的。而我只好委屈第三种,那就是“事实婚姻”状态,以“事实居住在中共国国外,不承认中共国”而作为心理安慰我不是中国人吧……
19
分享 2020-10-21

40 个评论

我认为这一点可以和中国近代史进行类比:
清末的洋务派,是在武器、技术上学习西方;
革命军建立民国,是在政治制度上学习西方;
新文化运动,是在思想、文化上学习西方(然而同时也把西方的马克思主义传进中国了)。

中文、中餐、外貌都是外在的东西,思想、文化才是核心。欲全盘西化,须在思想上加以重视。
至于新文化运动传来马克思主义,在当时(20世纪10年代)的历史背景下,苏俄刚刚成立,共产主义在全球的实践才刚刚开始,自然容易蛊惑中国人民。当然这其实也是其中一个方面。
>>我认为这一点可以和中国近代史进行类比:清末的洋务派,是在武器、技术上学习西方;革命军建立民国,是在政...


对,外在的东西不重要,热爱中餐的美国人,照样是美国人。
戒中文足矣。中文本身不適合邏輯思維,因為句子可以略過Subject或object,而且中文資訊超過9成是propaganda。不用中文已經確定所接收的資訊跟世界接軌 
>>戒中文足矣。中文本身不適合邏輯思維,因為句子可以略過Subject或object,而且中文資訊超過9...


附议
生活上远离支拿圈 社交上远离支那人
>>戒中文足矣。中文本身不適合邏輯思維,因為句子可以略過Subject或object,而且中文資訊超過9...


確實很不適合電腦世界,用電腦的人知道,搜索文件,按A,就能自動選定A開頭的文件,而中文不行。

但美國之音中文照樣是好中文,關鍵還在於脫離中國文化的拖累,比如長輩先吃,不許插嘴之類的惡習。
這樣很像佛理,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
>>這樣很像佛理,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


酒肉?嗯,中共穿过我的身体(国籍)而过,但无法污染我的精神。
最後的一段話已經是答案了. 發自內心認為現在新的移民來的國家就是自己的家, 支那國只是外國. 有這樣的mindset就會很好的 assimilate 當地文化 習俗. 
戒掉「中國文化」。
對,現實層面上很難很難,但至少要視作自己努力的方向。
首先不消說,最難的當然是如何戒掉中文,不論是指語言還是文字(文字相對要容易一點點)。幾乎可以說只有肉身走出去並且融入得非常徹底非常有決心的人才比較有機會。
>>戒中文足矣。中文本身不适合逻辑思维,因为句子可以略过Subject或object,而且中文资讯超过9...


句子略过Subject或object的最明显的明明是日语,日语只需有谓语,其它都可以省略
說的很好, 語言文化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你有沒有自覺覺得自己已經不是中國人, 而是已移民的國家的人, 有沒有效忠新的國家

你不是中國人也可以喜歡吃中國菜, 正如很多台灣人香港人很喜歡吃日本菜, 可是他們卻不是日本人.

中文是一個大問題, 因為太多中國來的propaganda 污染, 所以避免接觸中文是有必要. 
你可以不认为它是祖国,可以认为这块土地和你没有关系,但是能不能割断亲情友情呢和文化根源呢?


黑帮片经常有的桥段,某个黑帮的重要人物累了,要退隐,可是他掌握太多秘密,帮派对他的退休并不放心于是暗中派杀手把他全家处理掉,他无奈之下只能重操旧业和对方枪战。


窝越来越觉得中国人对于中国文化(不只是中共)来说首先是个工具而不是人类,当这个文化需要你做出牺牲的时候,即便是你的孩子后代,只要面孔上还是亚裔,只要还称自己的祖上来自中国,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经历了多少文化洗礼你都要为之付出代价。


所以窝觉得有志之士应该反攻大陆,不能白白便宜这些败类。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Genzo
>>說的很好, 語言文化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你有沒有自覺覺得自己已經不是中國人, 而是已移民的國家的人,...


謝謝!班農還說喜歡北京烤鴨呢,他住的地方中餐館太少而已,吃的機會少。

中文污染挺多,但我覺得沒什麼問題,你打開聯合國中文頁面,以及法廣、甚至BBC簡體中文界面,你可以看出,BBC中文,雖然是簡體中文,但它用詞沒有被中共國污染啊,有時候可能有一個“被自殺”之類的詞,但很好玩,總體還是不錯的。

我本人目前無能獲得其他國家國籍,十多年前我叫自己脫中者,現在趕時髦就叫自己“被中國人”,反正無論如何都不會承認!需要用到身份,沒轍,我也說是“被中國人”,“中國護照持有者”。內心絕不可能認可!
>>戒掉「中國文化」。對,現實層面上很難很難,但至少要視作自己努力的方向。首先不消說,最難的當然是如何戒...


對,但,你看多少人想抑制自己的方言,學會普通話都做不到。好在,戒掉中文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仍然是自己的認知。你認知上完全脫離中國了,那麼你繼續用中文和吃中餐,用筷子,並沒有問題,因為當你用筷子吃北京烤鴨時,你就不會也“長輩先下筷子”這種謬論。你也不會用你骯髒的筷子給對方夾菜,別人不吃你還很不高興。

另一個例子:你看中文版年曆,你眼睛裡看得也是公曆,是一個道理。

你就會拿著筷子吃的像西餐一樣。因此,重點還是在自己的認知上。

我肉身出去了,去了中共國小兄弟國(免簽列表內),但因為這些國家都很壞,不讓我取得當地身份,只好合法續簽維持,與當地融入得非常好,我完全都以當地語言和當地人深層次的交流,不是習匪念稿那種。但身份上脫不掉。還是大麻煩。
而无论长相都很相似的中共国东部人,与日本人,都无法在DNA检测上进行区分,为何大和族明显不是“中国人”?也就是说关键之处就在于行为模式和生活习惯上。

%%%%%%%%%%%%%%%%%%%%%%

Nihon sei D和O2b高頻,常染更北亞,支那人常染更接近東南亞,無論常染還是父系、母系、外貌、體質都能區分

日本人的小短腿(豬蹄)非常出名,北支那則是亞短腿型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Chiang
>>最後的一段話已經是答案了. 發自內心認為現在新的移民來的國家就是自己的家, 國只是外國. 有這樣的m...


是啊,本文寫的比較凌亂,我沒能移民,所以,我不知道我的國家是哪個,暫定自己是“脫中者”,沒有國家。
>>你可以不认为它是祖国,可以认为这块土地和你没有关系,但是能不能割断亲情友情呢和文化根源呢?黑帮片经常...


我来回答你:

亲情友情,有,友情不多了,亲情还有不少,我想念我的家人。
土地,是没关系,但其实我还想年中共国的高楼和高铁,虽然街道上发生过城管打人,但街上我长大的城市,它的风景,我也是怀念的。

说到文化了,你可能不了解我的心态,我从婴儿时期就反感中国文化,什么长辈先吃,不许顶嘴。前几天看到一个视频,说因为北京2008奥运,那个人不打算移民了,觉得未来中国也会很好。假如未来中国真的如美国、加拿大一样,很好很自由,是一个自由国家,但它的压抑的文化,也是让我无法接受的,仍然是住在美加欧更适合我。我在中国有发小、有亲人,有一切熟悉的东西,将来没有丑陋一面了,没有豆腐渣工程,没有有毒食品……只有先进的高铁、高楼大厦,但我,依然不适合生活在中国。因为它只适合旅游,我要是参加工作,融入当地社会,我还是做不到的。

因为我没有在中国有过工作,所以我勉强还活着,如果中国民主了,我也无法接受它的文化氛围,就是我说的“小孩不能插嘴”这个系列的文化。

亚裔么,没问题,尤其是美国加拿大这样的移民国家,只要我有了身份,我绝不怕这一点。如果在一个非民主国家,比如东欧、东南亚,非洲某国?我只要持日本护照,怕什么,我也是日本人。

硬核问题就在于身份,去了火星了,我还怕什么“亚裔”?
>>而无论长相都很相似的中共国东部人,与日本人,都无法在DNA检测上进行区分,为何大和族明显不是“中国人...


那接近东南亚也行,比如中共国约2万京族人,而京族人是越南主体民族,他们的关系就像中国朝鲜族和朝鲜国人一样,DNA没有区别。
>>附议生活上远离支拿圈 社交上远离人


嗯,只要没有微信、支付宝即可,即便有,也不那么痴迷。不是你的主要软件,也就没问题。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billzt
>>句子略过Subject或object的最明显的明明是日语,日语只需有谓语,其它都可以省略


日本都没打算戒汉字,思想上亲西方就好。
 「中國」這個概念本來就是假造出來專門支撐大一統觀念的,而大一統觀念與專制政治又是表裡合一的關係,抱持中國這個觀念遲早都要滑向專制政治的。
現代漢語很大部分都是服務於支撐「大中華」這整個話語體系而建立起來的,兩岸三地都一樣。
日本當初戰敗後在美國人的監督下燒了好多書,才把日本人奉天皇為神的迷思拔除掉。中文大概也要經歷這個步驟。
而對於已經移居到海外的華人,如果沒有大中華這個觀念的支撐,除了要做生意之外,他們是沒有理由學好中文的。學好中文要花費的時間太長了,而且知識含量又不高,還不如學英文。
魯迅當年自覺到他自己經舊時代浸染出來的人,因此他對新時代的嚮往使他對自己身上舊時代的餘緒感到厭惡。同樣的,今天嚮往沒有中共或不受大中華觀念支配的新時代的人,難免也會自我厭惡,表現出來的就是厭惡中文,就像魯迅厭惡文言文。
還有,中文以象形文字為載體,是很難接受外來思想的,要經歷整個觀念的轉變是極其困難的,就連台灣都如此。現代日本在觀念上的轉變脫離不了越多越多使用片假名來表達外來觀念或外來事物,而不是用漢字。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goober
>> 「中國」這個概念本來就是假造出來專門支撐大一統觀念的,而大一統觀念與專制政治又是表裡合一的關係,抱...


對,中原+華夏組成的一個區域。

還有就是很多人,東南亞,甚至非洲學中文的都是為了做生意。而台灣人更進一步,台上即便在世界各地,多數都有微信。

而對於已經移居到海外的華人,對,確實如此,我如果有了孩子,我其實也不打算教中文,那是肯定的,但有時候也想著總得和他祖父母交流,適當學一些也不反對,但不會去專門花錢去什麼中文學校,而且出生後第一句我想好了,一定要教Freedom,第二句Human Rights,哈哈哈。Human Rights太難了,先Free開始。

一棍子打死倒也不必,但電腦、手機裡輸入,整理文檔,還是英文好,ABCDE非常好排序,你有沒有看到一個選項列表,從阿聯酋還是阿塞拜疆,到也門……什麼的,按照中文排序非常麻煩,英文多麼好找啊,U,United States、United Kingdom,太好找了。
中餐和中文,外国人使用也很正常吧…
>>中餐和中文,外国人使用也很正常吧…


是的,所以这不是重点。
我刚上大学,脱脂还是得等等了。不清楚该不该入党(虽然我已经退过了)
要是中共很快就垮台,那就不入了免得沾一身腥味。
要是中共还有几十年阳寿,那入了,身份稍微比韭菜高点,没准还能接触内部信息告诉各位,可是又怕以后清算到自己头上,拿不到美国绿卡(推特上有我的反共言论,但不能当证据)
所以该不该入党?求解答
摆脱中文圈确实能快速做到。但是父母健在怎么可能摆脱呢?!
语言、文字都只是工具而已,思维方式才应该是重点。
说英语、写日文,但大脑内核还是汉人(楚人),那就仍然还只是长得像人的猴子而已。

伟大的华夏先贤早就提出过 “华夷之辩” 的概念——夷狄而华夏者,则华夏之;华夏而夷狄者,则夷狄之。

齐国人本来是东夷,但人家愿意向往文明,那人家就是文明人;
郑国人本来是周朝的贵族,但它们作风居然跟宋国猴子、楚国猴子一致,它们就只配被称为蛮夷。

所以,我仍然还是那个主张:华夏本身是很高贵的,真正恶心的只是 “汉(楚)” 而已。
“脱支” 的关键只在于摆脱 “汉(楚)”,其它的还没坏到不可救药。
只要把中国分裂掉、把数千年来一直在散播共产瘟疫的楚国猴子给踢出去,大环境其实还是有救的。

另外,华东人并不是无法与日本人在DNA上区分。
日本土著是矮黑人;而日本的主体其实是棕色人种,或至少也是黄、棕混血;至于所谓长得像中国人的那部分,很可能是萌朝以后由于 “海禁” 而被迫移民过去的人的后裔。
华东土著是以越人为主,比如周恩来、六小龄童那样的,一看就是没进化好的猴子脸;但是隋唐宋以后,由于文化中心南迁,山东那边移民过来很多人,所以江浙地区也开始大量出美女。

这两边连人种都不一样,别说是用DNA检测了,就是目测也能很轻易地看出区别来。

西藏人、蒙古人、满洲人、朝鲜人、日本人,基因是差不多的,都是棕色人种、或至少棕色基因占的比重很高。
棕色人种最大的特征,就是单眼皮。
所以金家王朝,根本不是真正的朝鲜人,而是杀千刀的支那人在祸害人家朝鲜人。它们祖孙三代都是双眼皮,明显黄种人的特征更多。

华夏这边早年间白人特征很明显。但是仁慈的周武王没有采纳姜太公的意见、没有把前商猴子杀干净,后果就是宋国、楚国的瘟疫文化不断祸害华夏。等到野蛮的纳粹秦国踏平华夏,更加反人类的共产楚国借壳翻盘、借尸还魂,所有人都成了楚国猴子,大家就在这个酱缸里不断地杂交,越来越像黄种人。隋唐宋那会,山东人的特征性质可能近似今天的新疆人,是介于两种人中之间的中间形态;萌、清以后,才慢慢变得越来越像纯粹的黄种人、劣等人种。但即便是这样,今天的山东,依然是在号称 “汉族” 的区域内,大胡子比例最高的。
>>我刚上大学,脱脂还是得等等了。不清楚该不该入党(虽然我已经退过了)要是中共很快就垮台,那就不入了免得...


那入了,身份稍微比韭菜高点

我看未必,公职人员护照必须上缴,比韭菜还难出去。我不是大纪元那帮家伙,整天三退三退的,以前也有过,中共邪党,加入它,改变它的说法。现在应该晚了。还请专家解答吧。
>>语言、文字都只是工具而已,思维方式才应该是重点。说英语、写日文,但大脑内核还是汉人(楚人),那就仍然...


“华夷之辩” 挺好啊,“华夷之辩” 就是我的理论基础,我中共国籍,其他都是“华”,但我是妥妥的香蕉人,按照“华夷之辩”的说法,我自然不是中国人。

还有就是“不顶不是中国人”,嗯,我没顶。

反正不管如何,按照联合国人权宣言,我有权利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按照“华夷之辩”,我也不是。中共匪帮扣着我当人质而已。就这么简单。

记得这个说法么?中共国是一个大监狱,新疆是一个开放监狱,对吧?我就是超级大劫匪绑票的人质之一。合情合理。
>>摆脱中文圈确实能快速做到。但是父母健在怎么可能摆脱呢?!


是的,我也是在和家人有中文交流,外加品葱,还有,偶尔去中共国找盗版资源。然后几乎没了。走在街上一年说中文的机率基本是0。
不需要戒中文,只需要戒簡體中文
>>不需要戒中文,只需要戒簡體中文


新加坡、马来西亚人不是中国人
野豬隊長0828 新注册用户
包括樓主在內的所有逆向民族主義者,我瞧不起你們。我相信外國人當中的有識之士一樣瞧不起你們這樣的人。

我們是來反共的,不是來反華的。中國人的身分、漢字、漢語本該是我們的驕傲,卻被你們隨意擲棄以博取與眾不同感。你們不要自以為有多麼優越,不過是一群小丑而已。
写的不错,自从我坚定移民想法之后一直就是这种精神脱脂的状态。
中国文化并不是一个枷锁,关键问题在于如何定位自己。虽然肉体还在墙内煎熬,得做两面人,但是我会不时提醒自己是个未来的外国人,匪共统治下的这片土地不是我的归宿。把天朝新闻都当笑话看,你国再怎么赢和我一个外国人没有半点关系。
平时出来上网我会多了解移民国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并融入其中。能做到这样的境界我相信肉身脱脂只是时间问题。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野豬隊長0828 新注册用户
>>包括樓主在內的所有逆向民族主義者,我瞧不起你們。我相信外國人當中的有識之士一樣瞧不起你們這樣的人。我...


所有逆向民族主義者?哦,我聽懂了。其實我也不是。我只是被中國壓迫太久了,如果中國,我說的是中國,不是中共國,讓我走,放手,我會對中國敬若外國。我自己不適合做中國人(文化傳統方面),但我不會看不起它,我會當成一個普通國家看待。

這是第一點要說明的,還有第二點,一個熱愛中國的人,叫柏楊,他寫了《醜陋的中國人》。也就說,打是親罵是愛,有很多人是愛才罵,雖然不包括我。

我們是來反共的,不是來反華的。我不一定這麼看,因為我從小就被“華”給坑慘了,強迫迷信、燒香拜佛,什麼這個規矩,那個規矩,不能頂嘴等等,我對這“華”的意見比對胡錦濤當局大得多,小胡也就搞個綠壩魔,自己卸載重裝即可,而“華”對我的騷擾,春節、清明節……不列舉了,各種各樣的迷信捆綁著我,春節說錯一句話就要挨打、挨批評。

閣下您別說您不知道我說的這些,您是怎麼看的?您是願意忍受?沒問題,我完全尊重您,但,我真的不願意忍受這種“中華文化”,我說了,我不偏激,請放了我,就這麼簡單,將來我會對民主後的中國,敬如外國。
我覺得:不做你在中國覺得不好的事,足矣。

搞得太複雜了。
>>写的不错,自从我坚定移民想法之后一直就是这种精神脱脂的状态。中国文化并不是一个枷锁,关键问题在于如何...


谢谢,我文笔其实很不好,我喜欢用大白话解释。

对啊,我觉得我也不得不做两面人,不过本来也很开心的,小胡面前做两面人我很高兴,认为自己聪明,而小丑面前,打压的太厉害了,街上检查手机,这……完全超出了忍受范围。

祝你成功,我肉身脱支15年左右,但未能取得身份,等于手脚还绑在中共国。时时刻刻担心被送中,如果你不当我精神病,我确实真的担忧。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ping2019
>>我覺得:不做你在中國覺得不好的事,足矣。搞得太複雜了。


用中共国的企业,就是做坏事,比如就算你买最便宜的中共国的垄断物品,比如最最便宜的香烟?农夫山泉等等?这都是在助习为虐。
如果你信佛,不妨褪去肉身,祈祷来世不做中国人就好,否则你至少在别人看来你也是个中国人:中国人的面貌,讲着中文,写着方块字,脑子里多少残留中国人的思维。。。
但话说回来,你自我不认同中国人,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
>>如果你信佛,不妨褪去肉身,祈祷来世不做中国人就好,否则你至少在别人看来你也是个中国人:中国人的面貌,...

自杀?我活着还要给习匪送葬呢,怎么能自杀。

中国人的面貌?不,我每次去日本居住区没人“不当我是日本人”,我也会讲日文。讲着中文?写着方块字,除了和父母讲,没了,写着方块字,不太会写了,品葱,用的是我难友们的语言,除了品葱我不用中文。

脑子里多少残留中国人的思维,有点,留着有用,不是成了它的奴隶,而是反向利用,就像外国“汉学家”是一样的,拿系统来说,我默认值是English (United States),我电脑手机也都是这样。

但话说回来,我是不在意别人眼光,但我在意居住国的警察,还有签证,还有被送中的风险,如果我能移民火星了,即便国籍不改,也没有吴京来找我,我就不在意了,完全不在意。目前就是不想被送中。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7
  • 浏览: 7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