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问问台湾的朋友们,你们会像我们一样批评自己国家的政治吗?

还是说,你们都完全拥护台湾式民主政治?

我看youtube说,选台湾总统。

候选人要洒上百亿台币, 选市长柯文哲最节俭要花8000万,一个县的立委候选人要花1000万。

谁是幕后花钱的人呢? 大地主之类的人。为什么要当金主呢? 因为需要政治和法律保障他们世世代代炒房炒地皮,比如林世昌

所以都是地主民代,炒地总统。政治人物每一个都拥护资本家向国外或大陆转移资产,还帮他们避税。

你们台湾人自己如何看待这样的政治环境呢

只是好奇,,,
已邀请:
grantyang IT男,生于北京,痛恨共匪
你去看看脸书上台湾人批评痛骂自己的政客政府吧,排山倒海似的,而脸书可不是像大陆共匪那样在台湾被禁的,台湾什麽网站都不禁止,没有大陆共匪的防火墙,随便批评政府
剛註冊的台灣人來報到~
首先太激動了!沒想到我以為中國人幾乎都是擁護中共的,看到水管那些護航言論,都覺得好絕望
沒想到這個網站讓我知道明理的中國人還是好多~

針對問題
台灣人自己也會批評
但我覺得現在台灣政治也漸漸在轉型 年輕人也受夠兩黨惡鬥
該是讓那些其他的小黨浮出的時候了
有其他更多的聲音,就比較能避免某一黨完全控制國會
而有牽制作用

個人見解
台灣政壇的政黨會在未來十年二十年有顯著的變化
playgamenow https://twitter.com/playgamenow
民主制度可以限制政治人物貪污的量,總成本會比使用獨裁制度便宜許多。
MC_Lee Fight for freedom
我覺得歡樂無法黨很有前途,在中共滅亡後應該把台灣的所以剛性政黨轉成柔性政黨才行
ping2019 心存希望
哈囉我台灣人。不知道您這裡所指的"我們"是指在品葱上的中國人呢,還是指全部的中國人。

看到這個問題,我有一個感覺,就是中國的朋友不知道有多少比例是"很不了解"台灣的?
(台灣人也可能很不了解中國。)

"現在"在台灣批評自己國家的政治,就像呼吸一樣自然(戒嚴時期就要冒著被消失的風險),長輩們(50歲以上)比較喜歡看電視上的政論節目,參加的來賓我們稱為"名嘴",各種立場都有,大家暢所欲言,但是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有人就因為誹謗罪成立而被判罰錢和賠償(可上訴)。但牽涉到公共利益性質的問題,如政府的政策,誹謗罪通常很難成立。

台灣的年輕人從洪仲秋事件,太陽花運動之後,開始更關心政治,而且從以往被動旁觀的角色,變為主
動參與的角色。像台灣2014年最年輕的鎮長候選人陳紀衡(29歲),他本來是政治素人(竹科工程師),打敗尋求連任的國民黨候選人,當選了南投縣集集鎮的鎮長,2018尋求連任也當選了。
文字專訪:https://buzzorange.com/2015/07/29/chi-chi-mayor/

台灣知名的YouTuber呱吉(本名邱威傑),因為想要了解政治是如何運作的,因此他決定要做一個
"民主開箱"的計畫,從登記參選台北市議員開始,一步步的把競選遇到的事及過程拍下來製作成影片,讓大家在輕鬆觀看之餘,了解選舉是怎麼一回事。最後他以無黨無派,同樣是政治素人的身份,運用街頭宣講政見的方式,選上了台北市議員(42歲)。
【呱吉】民主開箱EP1:業配才會爽(有電視台打電話給呱吉報選舉節目置入行銷費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0OiS0SY_KQ
【呱吉】民主開箱EP2:我的民主開箱,不是一個人(募資了120萬的選舉經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as2GUKUo3M
【呱吉】民主開箱EP3:實踐新政治!從市議員街頭辯論開始(徐巧芯(國民黨),吳崢(時代力量),呱吉三人的街頭辯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EclJaITtqI
一日市議員助理(可以了解市議員日常的行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jBtND_sGIg

苗博雅,2018年代表社民黨參選台北市議員(31歲)成功
問政影片之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Gm98P-aGKo

如果把上面的訪問和幾個影片都看完,大概可以稍微了解"台灣式民主政治"的一小部份(偏年輕人)。

競選費用這件事因為沒有罰則,所以雖然有規定金額上限但......,候選人的資金來源除了個人的小額捐款外(柯文哲的8000萬就是這樣募來的,而且幾個小時就募滿了,不知讓多少傳統政治人物羨慕嫉妒恨),另外就是政黨資助,企業政治獻金及自己想辦法。

以台灣選舉的激烈程度,相關產業也是可以養活蠻多人的,雖然我個人覺得應該要有罰則或限制宣傳的程度或範圍(齊頭式平等),但目前也只能從有志之士的行動開始。

而且現在這些新的參政者,更願意利用網路的便利,讓自己的問政能夠第一時間呈現在選民面前,如:
黃國昌國會質詢(43歲當選立法委員)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NWAsexY9eiS1N6JDns-0kw/videos

我自己對台灣目前的政治環境應該是"充滿期待",它雖然還有很多缺點,看起來意見很吵雜,但是因為新血的注入,比以前更有活力,更透明,也更有和傳統政治人物的參照(例如不花(大)錢就不會選舉)。年輕人有參政的理想,努力就有機會(前面好幾個例子),不一定需要是政治世家,也不用幾千萬,這是我覺得最棒的。
miotsuki 台灣人🏳️‍🌈
這邊台灣人。

基本上台灣人最喜歡的飯後活動之一就是邊看政論節目邊罵政府,不過常常流於藍的罵綠的綠的罵藍的這種沒有建設性的活動就是(。

還有就是各種政治迷因和諷刺漫畫、改圖,想看的話可以參考fb上提督大人與他的餅、小深藍、政治迷因之類的,很多很多。

然後這種撒錢的政治形式......其實我覺得大家都麻痺了,也沒人特別去打誰花了多少錢競選。

不過我覺得這幾年有算好一點點吧,多了一點點比較非主流的候選人(像是呱吉、黃捷之類的),這種候選人如果越來越多應該情況會越來越好。

官商勾結是一定有的,另外他們有那麼多錢可以花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黨庫通國庫。綠的現在怎麼做我不知道,至少藍的從來都是把國庫當自己家金庫花。
非台灣人,但是民主選舉,其資金多數有法律限制,並且需要向公眾交待。
bobliu 00後(九年級生),來自中華民國自由地區
批評是會批評,不滿是會不滿,只是沒有人(或者說任何和共產黨資本無重大關聯的正常人)會願意拋棄這樣一個不完美、仍有很長改進空間的民主自由,去擁抱一個比國民政府、日本帝國還糟糕的中共極權統治...
超級小豬崽 幾十年後世界會不會還一樣
台灣天天罵啊哪天沒人罵才奇怪
不過作秀的成分是多少就不好說了 嘻嘻
你看他們上位之後不敢動什麼族群,那個族群就是他們的票倉或糧倉
不過是鐵票倉的話就隨便虐了,反正都會投給他
批評是常態,重點是台灣政治走不出統獨意識形態。
甜玉米 台灣人
台灣人表示:
我們批評。
我們不用匿名批評。
我們批評不用喝茶。
(注意過度人身攻擊有可能涉及妨害名譽)
我們邊遊行邊批評。
我們在任何政治人物造勢活動也能當面指著他鼻子批評。
(然後會被保安趕出會場,注意過度人身攻擊有可能涉及妨害名譽)

其實我不太懂習近平小熊維尼這句話有什麼問題,可能他個人比較想當跳跳虎。
         根据台 “刑事警察局”1996年发布的资料显示,全台湾1/3的 “立委”出身黑道,858名县市“议员”中,237人有刑事前科,平均每3个县市“议员”就有一个是有“黑底”的。由此看来,台湾黑道介入政治的情况真是世界罕见。
黑道“漂白”:以“企业”养兄弟

  数十年来,台湾当局对黑帮进行了多次整肃行动,但很难根本解决这一问题。随着台湾经济的起飞,帮派势力纷纷转向更大规模的经济活动领域。在新的社会、经济与政治环境下,大型黑社会组织出现了企业化、集团化和合法化的趋势,纷纷以公司名义出现或作掩护,公司总部可能就是黑道的堂口,并介入诸多经济领域,其经济实力大为增强,不再仅仅从事黄、赌、毒。今天台湾利润最丰厚的黑道事业,就是与白道勾结,介入各类公共工程,
台灣各自政黨支持者互罵起來也是毫不客氣的


我並非民主自由無敵論者

事實上

一樣米百樣人

沒有什麼制度絕對適合人類

只是相較之下

還是覺得自由點好
芭比馒头 梅干菜烧肉
“”民主制度可以限制政治人物貪污的量,總成本會比使用獨裁制度便宜許多。”

------------------------------

这位朋友啊 你可算了吧!

作为一个生活在大陆底层的人 ,大陆G党的腐败 见得多了 。 触目惊心   
大陆百姓说 :GD全部枪毙有冤枉的,隔一个挨个枪毙有漏网的。
读书的时候,以为台湾是一片政治净土,华人民主灯塔,自然清正廉明。敢于腐败的官员一定会被选票投下去

后来看了陈水扁的案子。还有拉法叶军购案。所有相关人员,与此案相关者,一个接一个各种原因死亡,恐怖至极。

台湾电视台的政论节目更是没法说  只能当作娱乐节目看。


哎,看看海峡两岸 
再看看林郑

无话可讲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台湾是真的自己国家 中国是殖民者当然要区别对待
ZoneTan GGininder
當金主,難聽點利益交換,好聽點理念相同。
當然啦,還是有所謂的匿名捐贈,至於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bigbangbang winnie the pooh
@ping2019 哇,谢谢提供这些影片,略开眼哈
別扯民主制度,台灣那壓根不是民主,台灣那就是地主階級與資產階級的明末黨爭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15
  • 浏览: 3565
  • 关注: 3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