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发生在我高中时期的这件事?

我高一时的历史老师(女)曾在课堂上公然讲出“耄、希特勒、斯大林是世界近代三大暴君”这样的话,高三的历史老师(男)更是在课堂上经常给我们讲中共的一些黑幕,而且还老是说🇺🇸多么多么好,甚至还因为“中共好不好”这个问题和我们的政治老师在办公室吵过架(政治老师比较亲共),但是他们两个都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听说至今还在我母校任教。各位葱油对此事怎么看
已邀请:
这位历史老师还是很有良知的,但以现在的舆论环境,这样做风险太大,这两年发生了几起学生举报老师的事件,联系14年高校教师红七条的发布,教师群体现在是高危职业。

学生不应鼓动老师讲一些敏感话,老师需要做的应该是紧跟历史教材,重点是要培养学生的历史逻辑;那种直接表达“反动”观点的行为,很容易让学生产生抵触情绪;通过历史逻辑训练形成自主思辨能力,学生自然会辨别历史中的真假对错。
劳伦斯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我的反共启蒙,就是初中的物理老师。有的时候上自习会和我们吹牛,然后动不动就”这都是中共, 中共!(害得)“

然后我就知道,原来中共形象这么差啊

感觉共党形象在知识分子中一直不好,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是这个感觉,只是近几年来反共的人不敢说话了。粉红系的老师就跳了出来。其实这种压抑的力量有多大很难估计,搞不好在中国(尤其是知识分子中)也存在”沉默的大多数“(The silent majority)现象
Bitcointalk BitcoinLawyer
很正常,当年我大学的某位老师也多次公然在公开课上称腊肉,希特勒,斯大林,佛朗哥是21世纪的四大独裁者。而且还是一位知名老师。
那个时代,其实言论相对现在还是很宽松的,毕竟没有寻衅滋事这个帽子。
theflash I believe justice I believe free
09年高二
40多岁秃顶的政治老师在讲马克思主义的时候
气愤大骂共产党都是畜生王八蛋
当场有同学半开玩笑说
“老师”你讲这种话被学校知道了要整死你
老师淡定回答:“知道又怎么样,共产党本来就是畜生王八蛋,说出去老子都不怕!”

不过事后,没人记得这个事情

因为当年上课,大伙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睡觉

你知道的,政治课,很无聊的,像文理还没分科的时候,基本上没人在乎老师说了什么

不过如果是现在的话……

我想政治老师可能要在监狱度过余生
Chopinscherzo 御风而行
高一时候的语文老师,给我们介绍64,说你们这一代人大多数都不知道64的前因后果了,很悲哀。
我记得他还跟我们讲,五四运动的目标是反帝反封建,结果反了快100年,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仍然是帝制和封建,现在我们青年的任务仍然是反帝反封等等。
当时这些话对我们还是有一定冲击的,不过这个老师深受戴旭等人的影响,当时宣称2020年前中日必有一战,台湾地缘位置太重要,一定要解放台湾,要冲破C型包围之类,这些话就是梦呓了
Shekzara Cinq demandes, pas moins!
现在有一个学生信息员制度,作为文革2.0的重要特征之一,学生信息员制度旨在鼓励学生举报老师,主要是历史,政治这类人文学科,所以现在老师不像以前那样敢说了(我高中历史老师讲了文革1.0时期广西武宣县人吃人的故事,但没讲64)
光复 这盛世,真的如你所愿?
我高中的时候,地理老师跟我们说他的目标是好好赚钱以后把儿子送到国外,还说我们应该努力学习以后争取到国外。 我当时专门去问我们历史老师64的事,历史老师也给我一些她的见解。 后来全国出了不少学生举报老师的事,并且网络上的审查越来越严,敢说话的人也就少多了。
奇葩說 欢迎来品葱
袁騰飛現在不是也好好的嗎?什麼時候袁騰飛又被抓,就說明開始清算歷史反革命了。
不会游的鱼 马列邪教残害人民,人民应该用脚投票。远离独裁邪教奴役,勇敢为下一代追求美好生活。
中共是世界上最残暴的政权,不管偷渡还是肉身翻墙是逃离魔掌的最好办法。
喝過茶的人 五毛和管理員都是一樣的,聽到不喜歡聼的言論就貼標簽,所以説乃們什麽時候能真正做到誓死捍衛別人説話的權利,什麽時候乃們的狼奶才算吐乾净,呵呵
政治老師不是不知道米國好,而是不能承認米國好,因爲打臉,歷史老師因爲學了歷史,自然能站在上帝角度看問題,誰好誰坏當然分得清,不過這也冒著被抓起來的風險,乃們還是要珍惜的,以後這種聲音聼不見了,學生們就離黨的愚蠢奴隸更進一步了,你要是學歷史,知道了歷史上的這些事,你可以做個有思想的奴隸。
Ppm9Aosb 5YWJ5b6p6aaZ5riv77yM5pmC5Luj6Z2p5ZG977yB
前段時間一南昌教師因為在微信群説「所謂暴徒都是孩子,他們沒有整死一個人」這樣的話都要卑嚴肅處理,還有多少老師敢説真話,在這個越來越退步的政治氛圍裏,明哲保身才是硬道理。
相信中國知識份子和學生們總有一天,會像憋了幾千年的火山一樣爆發的!
灰色幽灵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听大家这么一说我都开始怀念起我的高中时光了,那个年代确实言论环境非常宽松,不进我们政治老师可以上课骂共产党,甚至报纸上都可以登一些放在今天就是大逆不道的文章
Kanata 中间偏右/古典自由主义者/精神罗马人
我念高中的時候還出了這麼件事:英語市模擬卷裡面的一篇文章提到了「神韻藝術團」,裡面也沒提法輪功,大概就是講了一下「神韻」如何弘揚中華文化之類的。過了一週之後,老師們突然如臨大敵說要回收試卷,並強調是政治任務。這件事現在想起來完全是中共吃飽了沒事幹,本來內部處分就完事了,大部分學生也不會記得那篇文章,這麼一興師動眾,反而讓學生們更了解法輪功了。
大二老师第一课,先说:你们都上过马哲、毛概吧?
接着就开始投影放文革纪录片:跳忠字舞

怀念那个时代
一百公斤的麦子 萨格尔王的岿然不动的宽衣者
我小学一个音乐老师和我们很生气的说共产党的高官每年把几百个亿的资产转移到美国。当时我好蒙啊,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个。
我的高中老师全都是小粉红,班主任前几天还在发表“我国的抗疫工作XXX,大家有没有很自豪”诸如此类的言论,政治老师上课就传导一些狭隘民族主义的东西,“我们XXX,美国XXX”,tg管控确实越来越严
包子上台以后,言论管控越来越严了。20202020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