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粉蛆及五毛的社会构成以及荒谬现象的疑问?

除了监狱网评员以及中共专门的水军外,我一直比较好奇粉蛆这类物种在现实中处于社会的哪个层次?本人90(初))后,同事基本是名牌大学or海归,收入水平也处于较为领先的位置,就个人观察(通过朋友圈、平常言行等),周围并不存在小粉红这种群体,最多也就是偶尔转发个爱国言论(这样的人都是极少数,大多不太关心政治)。反而我注意到在网络社交平台上的大批粉蛆自干五,大部分是学生或者低收入人群,也是最容易被铁拳殴打的对象。(可能是我判断有误,还请指出)
如果我的结论无问题,那其实在国内形成了一个很诡异的现象:被欺压或者容易受到欺压的人反而不停维护压榨他们的对象,而反抗匪共or中立者恰恰是生活较为优渥的群体。
已邀请:
结论对了一半。不过题主忽视了爱发言的小粉红本身就是少数群体,全国人数不到一千万,所以几乎沒有人身边有现实小粉红群体,但,所有人身边几乎一定有单只的真小粉红。他们的外在特点最常见的是情商比较低,站在儒雅/矜持的对立面,但又特别爱与人打交道。由于这种人不会聚堆出现所以他们平时不会被你发现共产党舔狗的特质。
题主说的因素更多决定政治倾向,然而实质上九成以上的爱党者其实表现与中立者完全相同(不關心政治)。激进的粉蛆五毛的决定因素更多在性格,这种天生的东西是与你在被欺压群体or优越群体无关的
天下无贼 和理非
只能说你认识的人太少。

年纪大的,年纪小的,学历高的,学历低的,有钱的,没钱的,我都见过有支持共产党和反对共产党的。

而且政治光谱是一条线,不是两个点,非黑即白。这一条线上有很多种意识形态。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建议参考这个支忽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0072008/answer/853658698
以我个人看来,“一盘大棋”“大国崛起”“伟大复兴”之类言论最大的受众是出租车司机和绿皮火车乘客。他们乐此不疲地在陌生人面前挥斥方遒,仿佛自己已经姓赵。
我觉得这种现象并不难解释,因为对时政以及政治史的迷恋本就是物质匮乏社会才会普遍存在的。这种社会中,谈论政治成为了唯一的精神享受,他们只能通过制造外敌,“亡我之心不死”,来麻痹自己经历的悲惨现实,而这种麻痹同时也造就了他们在精神上的贫穷(例如朝鲜,嘿嘿)反之,在一个物质丰富的社会,一个精神上不再贫穷的个体,他所关注的一定是私人生活的质量,会产生许多和政治无关的爱好,例如体育,音乐,美术,游戏,会拥有丰富的人生经历,这些都是精神贫民们无法想象,甚至加以指责的东西(小确幸,布尔乔亚)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生产总值万八千,十里山路不换肩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03
  • 浏览: 996
  • 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