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华为、网易等事件引发的声讨“资本家”浪潮?是毛左复辟还是?

目前因为网易、华为事件发酵,知乎、微博等平台上大批人引用着马列和腊肉的思想强调无产阶级专政,声讨资本家,到底是毛左复辟还是匪共高层在为将私企民企进行公有化作铺垫?
已邀请:
Don_Qwerty Anarcho-Syndicalist
初次回复,请多多批判指教。

Pincong上很多朋友都是偏右的经济自由主义者或是保守自由主义者(从之前的调查问卷中Trump的支持率就能看出来),认为左翼(有时甚至包括社会民主主义者在内)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异想天开的疯子。俄罗斯、东欧与中国在上世纪的种种罪行更是加深了这种偏见,以至于“社会主义”这个词被先锋队学说的支持者们彻底污名化、无数人谈社色变,更不用说“共产主义”了。这无疑是一种悲哀,但也毫无办法。

首先,需要明白的一点是,如今的这个帝国,早已演变成了一个由军部把持的、官僚寡头与资本家沆瀣一气的、带有浓郁封建王朝色彩的裙带资本主义帝国。一个合适的类比对象是二战时期的日本,而另一个类比对象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奥匈帝国。换句话说,首先应当做的,是将他们与“社会主义”这个词彻底分隔开、不要被他们的蛊惑宣传蒙蔽了——若是有个人自称是神,别人会觉得他是神经病;但如果这些人自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为什么朋友们就都相信了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个人并不认为这与所谓的“毛左复辟”有任何联系——实际上,很多引用马克思、列宁甚至MAO语录的人,更多的是想要借此讥讽他们自称的那空洞缥缈的“社会主义制度”——你不允许我引用西欧的学者们,那我引用马克思,你还能说些什么呢?我引用MAO,你还敢指责我什么呢?在不允许发出任何杂音的情况下,引用他们自己阳奉阴违的话语,本身就成为了一种极具讽刺效果的狂欢。

从另一方面来看,阶级矛盾已经严峻到全民都多多少少有所察觉的地步了。不仅在此一地,在世界各处均是如此。资本主义自身所固有的周期性危机再次来临,而未来……没有人能预知未来。
itsufei 弄潮儿
作为一个自由主义左翼,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这是对贵国国家资本主义的压榨政策反感所自然产生的声音,和毛左啥无关,是完完全全健康的可以利用的力量。我个人虽是个左翼,反感过于资本主义的国家政策,但还是要说其中它们很多人忽视了站在贵国资本家背后的利维坦,忘记了利维坦才是真正的大boss,资本家大多数也不过是用完就扔的condon罢了。而当这波人一旦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就会成为很强大革命力量,发现现在的贵国任何左和右的问题都是假问题,只有把专制政权推翻了才真正值得讨论!
我不主张用上世纪的意识形态对立的方式去分析、解决当前的现象。多年来的实践证明,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对发展经济成效显著,而社会主义思潮则极大推进了平等、公义,一个健康的社会,应当有两方面的声音和代表存在,互相制衡,取其优点而避免走向极端。

现今的中国,实质上是权贵资本统治的集权国家,习上台后往极权方向发展。不管左也好、右也罢,凡是对现体制的反动,都应当成为朋友,先将国家从权贵手中夺回还给人民,路线分歧的问题,在有言论、游行示威、结社自由和法治保障的基础上,可以慢慢融汇共识讨论解决。
這裏面有好幾類人.
一類是毛主義者.
一類是加速主義者.
還有一類是舉著紅旗反紅旗的反賊.
雖然言論乍看都是一種態度.
但從語氣就可以分析到,有人是舉著小紅書批鬥的毛主義者,有人是煽風點火激化矛盾的加速主義者.
而反賊則講完之後都會加一句暗示身份的話.

不過細説,資本主義已經又來到了危機時刻.而這次的危機是前所未有的,因爲這將徹底顛覆現有的信用貨幣體系,不僅僅是美元體系.經濟危機將會升格為社會,政治,乃至於全領域的危機.届時除了相互攻訐,擦槍走火之外大概別無它途.
不要高估政客的智慧,在危急時刻絕大多數只會想到轉移危機,而化解危機之人,恐寥寥無幾.
我相信一定有除了護航仔和加速兄弟以外,真的相信無產階級剩餘價值資本家剝削這一套的普通人在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企業管理出了問題,聲討企業本身,能帶給他們一種有理有據的似乎自己在思考的愉悅。

這種人就是我多次攻擊過的一種不自覺的原教旨主義者,從小被灌到大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類宗教信仰,發現這一套屢屢導致血案,調動全身僅存的人性之後還擺脫不了教本的枷鎖,於是跳出來高呼:教主沒有錯,錯的永遠是具體人物的錯誤實踐;我的信仰一定是真理,所有的慘劇都是偏離了信仰的反例, 為了避免XX事件,我們應該更加嚴格地遵守教主的箴言。於是乎,所有他們的宗教帶來的血案,都像人血饅頭一樣成為了他們繼續鼓吹自己信仰的素材。

「社會主義」的主張是不現實的空中樓閣,馬克思的經濟學認知是落後粗暴的妄想,“俄罗斯、东欧与中国在上世纪的种种罪行” 不僅不是對它們的曲解和錯誤實踐,反而是「社會主義」「馬克思哲學」的注定歸宿和絕佳說明。對於一種認為所有現存的例子都不是「社會主義」,宣稱「社會主義」一定會抵達更美好事物的類似「惡魔的證明」的詭辯術(比如第一個本篇第一個回覆就有這種傾向),我認為根本不值得進行討論。

但如果这些人自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为什么朋友们就都相信了呢


因為「社會主義者」就是經過重重篩選的流氓阿。比如北大的岳昕,就是被篩下去的悲劇。以關懷工人這種似乎是「社會主義」專利的東西舉例,「社會主義」對「監督」「分權」「制衡」沒有任何見解,只倡導工人傳統地控制生產方式,而資本主義則會無中生有地衍生出工會和企業管理層這種確實的對立關係,通過探討和妥協緩慢但有效地優化生產關係。指望單方掌控全局,看似是快速抵達理想的捷徑,但是在人性本惡的基本假設下只會變成流氓的競技場而已。
Publius 時代革命,光復中華。
先回答:

我覺得這股聲討紅色資本家的浪潮會是推翻中共極權的第一波浪潮,也是中共高層意料不及的。

再借題:

人權理論界和西方主流通常著重傳統的自由,例如思想,政治,言論,宗教,更多是精神上的。而第三世界國家則強調經濟人權和發展自由,更多是物質上的。而兩者的理論分別演變成兩個不同的國際人權公約,也代表當今世界左右之間很大的分歧。

在民主化的過程中往往出現一個問題:極權地區與國家在文化和現代社會語境裡往往確實傳統意義上的自由,沒有理論的基礎,也很難實現民主。沒有傳統自由的人民,卻自願擁護獨裁者,其根據往往是「我們生活變好了,(傳統意義上的)民主自由暫時不重要。」當今中國大陸就是最典型例子。而一帶一路所經之所有極權國家,皆視中共為典範。除去獨裁者運用龐大的機器洗腦之外,無可否認,這些人民也成為所謂“左右之分”的受害者,他們被迫在民主和民生之前選擇。

這種選擇是無可避免的嗎?

我往往會尋思另一個相關的問題,那要怎麼樣改變極權國家人民的觀念呢?

目前西方民主體制比較發達的國家通常擁有一套完整的憲法體系、成熟有效的分權、以及活躍的公民組織,各司其職,能保障勞工者合法的權利,也很大程度上能平衡資本家、勞工、和消費者各自的合法利益。其實,當一個社會能確切保障經濟自由和人權時,一套成熟的Constitutionalism(憲政文化)已經形成。

我有一個猜想:既然在中國大陸不能提起傳統自由,變革者能否從勞工糾紛和權利中入手,導致中國人覺醒,追求憲政?而追求憲政的過程中,傳統自由的理論也能夠推廣,因為保障人民精神上的自由是現代憲法的根本。

目前絕大多數國人最擔心的莫過于基本的民生,而工人起義在中國傳統文化、近代歷史、和現代社會有一定的基礎(品蔥就有一個全國工人運動的post,我粗略統計,勞資糾紛是大多數)。在變革的前景上,我覺得會比向沒有受過現代公民教育的群眾硬推Liberalism(自由主義)的理論要現實。憲政實現之後,慢慢推廣西方自由主義和研究其如何和中國獨特的文化融合,也好過和無數粉紅同胞相爭的過程中,遙遙盼望極權倒塌。

在極權面前,不應分左右。我們應該考慮的,是如何儘快結束極權和如何儘快建立中國的憲政文化。

Publius
中共本质上是个官僚资本主义极右翼政权,这两年又开始肉眼可见的法西斯化。那么作为反弹,左翼思潮抬头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华为的事情很蹊跷,官方好像维稳力度没那么大。究竟内部发生了什么呢?
Bitcointalk BitcoinLawyer
想多了,一半多都是水军。网易平时评论可见,中间偏右人士占多,并非五毛基地。
倘若毛左复辟,实质自取灭亡。
hualaishi hulaishi
一方面是五毛粉红毛泽东复辟
另一方面,中共是资本主义最右派的代表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是香港暴動在大陸複製實現的苗頭

1. 貧富懸殊,

2. 政制改革未如理想,89民運剛有民主苗頭就被掐了

3. 住宅價格脫離購買力,通脹甚至滯脹,貨幣購買力迅速萎縮,財富(包括貨幣、不動產)急速貶值(房子昇值了不敢賣,賣了沒地方住。真要賣房子市場參考值是騙人的,實際售價打骨折)

4. 大量底層男性無妻,精力得不到發洩。香港一樓一鳳和邪骨合法,澳門桑拿合法,偏偏大陸宿娼嫖妓犯法,連電腦存有AV都犯法

5. 一胎制,小城市小縣城人口不足支撐經濟,消費萎靡不振,經濟萎縮。而且勞動力雪崩式減少,房地產本質是龐氏騙局,傳銷找下綫,找不到人接貨。養老金退休金急增

哪項是大陸沒有的?
en010272 自由国度一漂萍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原地再现国共内战罢了,垃圾和垃圾撕逼我们应该多多鼓励加油打气啊。
維尼學跳舞 bon bon! bon bon
很简单,红匪要守住自己的政权不受土豪威胁。因为在历史上的动荡社会,能维持秩序的只有土豪(好比日本武士会守住城主让城内平民不受威胁),而红匪就是怕这些土豪势力太大导致自己被夺权,所以必须找一波人去抹黑这些土豪,而随后有无脑网民跟着大叫资本家就不解释了,反正要是有张献忠出现第一波死的是这些无力嘶喊的人。
我的第一反应是,各种“举着红旗反红旗”的加速主义者,高压环境下这种策略最为有效。
毛左有但非常少,更多的是泛左翼(他们在反“白左”和“反共”浪潮夹击下话语权彻底丧失,其实这种“异端”对共的威胁远比“异教”如铅笔社要大),至于“公私合营2.0”倒有可能是维尼将计就计顺水推舟的毒计
吳樂天 愛思考的宅宅
華為如果壓不下去        任由事情持續發酵就是任總位置不穩          下面搞事要把他弄走了
ccpdie崇祯转世 中南海沦陷了,朕的ccp亡了!
维妮是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啊,消灭一切私有制和资产阶级是他的使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嘛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生产总值万八千,十里山路不换肩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05
  • 浏览: 5613
  • 关注: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