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隐藏

已邀请:
本身是流行亚文化的一种,在某些特定场合能传达出文字不容易表达的娱乐意思。 我对表情包本身没特殊好感或者反感。 我喜欢表情包娱乐的一面,尤其是如楼上那类针对包子的表情包,这是希望打造伟光正腚于一尊形象的独裁者最痛恨的。

但国内因审查原因,也因为网络快餐文化的盛行,在网上已经罕有富有深度的优质文章,大量的表情包往往伴随着质量低劣的信息垃圾。 很多文章本可以写得简洁而优雅,然而鉴于作者表达能力的退化(也反映了语文这个学科的教育,在审查和应试教育双重阉割下的严重失败),以及读者注意力之涣散(短到以秒计),文中因胡乱插入了大量的表情包而使得内容变得非常低劣。但仔细想想,表情包不应该背这个锅。
米路庫 人沒有反抗思想就不能算活著,必須捍衛自由意志。自由和人權不是當權者賜予的,是你自己本來應得的。
不支持或反對,但看到大陸流行那些像素嚴重不足還強行放大的表情包,平常做很多2D/3D art的我:

https://i.imgur.com/xm0A9wf.gif
一直正義 魔怔人 碰瓷 双簧 女子高生 小字报 真诚用户 太上皇 女仆装 心靈建全 正义人士 大师 小号海 失意政客 PUA 上访 嘿阔 安全因素 必意四 东林党人 PTSD 先哭为敬 网军 自由心证 幻想朋友
怎么看?👀这么看!!!

https://i.imgur.com/CqNMXz9.jpghttps://i.imgur.com/qS4YAx9.jpg
索多玛20多年 如果小粉红把我惹不爽了,我不介意立马化身马加爵
可能是我性格比较严肃,我觉得表情包这东西纯粹是傻逼玩意
2样2simple 我支持香港 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表情包在我看来是文字的延伸,可以使一些无法以文字表达的情绪具象化,微言大义,易于传播,也避免尖锐的情绪表达,就和 emoji 一样,面对看着不爽又不适合撕破脸的人怎么办呢?丢一个微笑让他自己想去~

表情包的另一个特点是生命力强,不但万物皆可表情包,某些受欢迎的品种还会衍生出更多版本,甚至发展为亚文化,即使时间久远无从考证出处也不影响流行。例如张学友的“吃屎呀你”,已经发展出熊猫头、全员恶人等多种版本;将来人们或许不会记得张学友,但这个表情还会继续火下去。

但表情包的使用场合也是有限制的:日常对话、简短文宣中使用表情包的效果很好,长文中以适当的频率使用适当题材的表情包也可以活跃气氛。有些自媒体却把表情包当成了自己的主要表达载体,一篇长度一般的文章堆满各种表情,带来的观感一是情绪过剩,二是反映出作者文笔质量不佳只能用表情凑数。

此外严肃的学术讨论和政府公文是最忌讳随意口语化的,鉴于表情包目前还没有精准表达严肃概念的功能,如果你发现有哪些部门和机构在严肃文体中使用了表情包,建议立即转发本站进行加速,例如驻西班牙使馆的战狼声明
https://i.imgur.com/eCII2vRm.jpg
https://i.imgur.com/uzvaRQ8m.jpg
其實我覺得外國也有類似的文化,但是內地的本質上好像有點不同
一般通过键政壬 中左壬/反列宁主义/剿灭列维坦
meme文化挺有意思的
(前提是不dssq,不被“帝吧化”
無蘑菇芝麻人 芝麻人無一個是蘑菇的
表情包不是問題,問題是畫質超差還覺得是特色就很大問題
另外就是很醜
nerv二号机 只要微笑就够了
表情包必须要生草才能有趣2020202020
这个并没有什么,外网也有meme。

但是很反感政治性内容也用表情包文化。
嵐山電鉄 我亦没有话可以讲
这个话题其实可以说很多东西,至少在交流中使用表情包的一个直观结果就是思维的惰化——大脑不需要再付出思考以寻找如何主张自己观点的方法。本来需要严肃应对付出思考和讨论的话题被模式性的图片应对,交流在某种程度上消失了,理性思考被取代了。

表情包可以消解严肃,所以也同样的,中共自我树立的伟光正形象也容易被表情包消解意义。

但是我十分反感在交流中大量使用表情包,只会让我感到油腻和恶心。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