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同存异与一些生活思考?

平时逛品葱就是呼吸新鲜空气,谈一谈我的一些关于讨论的看法以及移民的看法。

1,讨论时应突出重点,不可泛泛而谈。

2,讨论时尽量少一些情绪化,因为情绪化的讨论较为低效。

3,对于和自己不同的观点,应冷静思考,择其善者而从之 ,其不善者而自省。因为这是个极为私人的事情,不要妄图互相说服。

4,不要随意扣帽子,在我看来扣帽子是一个懒惰的思考习惯,辩论是一个极其耗费时间精力以及知识储备的难事,并且需要长期的生活思考和清晰明确的逻辑。

当我们看到与我们不同的观点时,我们不去思考别人的逻辑,而是站在政治制高点上,并进一步陷入骂战。愚民使人民变得愚昧不堪,可正是这份愚昧不堪也是最强大的武器。灭秦者,秦也;灭六国者,六国也;灭苏共者,苏共也。民众是个中性词,和核技术类比一下,它自身不会向善也不会向恶。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不知道品葱上的各位何以如此绝望看不到一丝的希望,当局派出五毛来混淆视听,污染舆论环境,从正面角度来看,他们提供了一些维护的人逻辑,通过对这些逻辑的思考,我们加深了自身的逻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立场。扣帽子是由于我们自身的逻辑强度不够硬、自身的思考不够深、潜意识的恐惧,我们虽然本能地知道自己的是正确的,但从反面来论证却常常束手无策去求助他人,嘲笑他人可笑的逻辑,而自己却无法准确地反驳岂不更加证明自己的无能与可笑。破邪显正,把那些可笑的逻辑一一驳倒,剩下的自然显现出来。

这点建议品葱官方出个专版叫五毛的逻辑与分析,那么至少在品葱这块上我们对五毛洞若观火,不知道这样做与大量封禁哪样更加切合实际。

物极必反,今日越愚昧,将来变革越彻底,最初的希望由最深的绝望里萌发生芽,越向往光明的大树向黑暗处扎根越深。

5,最后我谈一谈具有争论的话题,我看目前还没有人讨论过,就是移民。首先表明我自身的观点,我对移民无感,我没有能力移民也不想移民,说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也好,说我立于危墙之下而不自知也好,我个人其实很向往国外的生活,有机会的话我是不介意去住上几年,但是我不会永久居住。没有特殊的原因我甘愿玉石同焚,如果因为对于真理的追求使我不得不离开,那也是被迫选择,不是我的主动选择。我想看到这里很多人会质疑我被集体主义洗了脑,不就是家国情怀嘛,但是我知道和这其实没有关系,我很反感这个东西,我不爱所谓的国,我爱这片土地,这份文化,这片土地是我的家,这份文化是我的根,这种情感我也说不上来。

我想移民应该是把自身利益与社会责任做了权衡,毅然选择了自身利益,国家能沦落到如今这种田地,总得有人来承受这份令人窒息的阵痛,这个时候所谓的愚民咎由自取,“得偿所愿”,不论如何,终究是他们承受了,他们没得选。给自己找一个高尚的借口,保留精英实力,保留人才,日后回来重建,世上从不缺所谓的人才,唯有自身的利益是自己无法说服的关键所在。每个人都有意无意地参与了挖无底洞活动,看到毫无甘泉只有黑暗且深不见底之后,害怕退却了本该无可厚非,而给自己找一个高尚的借口自欺欺人恕我难以接受。移民嘲笑墙内的人无知而愚蠢而产生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但移民选择逃避了社会责任而让他人承担,在我眼里看来,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国家行为,个人买单,你不买单谁买单,你不买单我买单,哈哈唱起来了。

6,说了这么多,只因在我心里有一些比政治更永恒的东西,无论怎么进步任何制度任何社会都有一批不满的少数人,他们该何以自处呢?

讲个我想的故事,我也不知道恰不恰当,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大街上不再会有垃圾,我换了一个又一个更优的制度,可是还是有垃圾,垃圾的定义也在变着,可是永远有垃圾。我自己出门捡呀捡垃圾,捡呀捡呀捡不净,到头来发现自己就是个垃圾。

好气,打了一大堆,手误然后给没了,我凭着记忆复原了大部分,当时看着一大堆字突然没了感觉天都暗了,可以弄个保存草稿功能吗?还有我不是想发问,只是葱数限制只能发问呀。
已邀请:
劳伦斯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关于移民问题,虽然似乎品葱跳船派是主流,但如果所有人都跳船了,谁来拯救这艘沉船呢。

而且,以中共目前的发展态势,其影响必然是全球性的,并非躲到某个国家就可以避祸。因此,即便在墙外,我们也应该尽吾辈之责,去打击中共。

中华文明不应该任由中共去涂抹,千年历史出的也不尽然都是奴才。
裴珠泫 韩国艺人,未来公司理事,憧憬我司前辈郑允浩
我在这里度过一句话,大意是:

爱因斯坦在美国可以继续当一个伟大的物理学家,但是留在德国只能坐一块肥皂。



传说中纳粹是会用人尸体里的脂肪做人油肥皂的。

爱因斯坦到美国后在普林斯顿大学教书,老人家也是普林旁边Institute of Advanced Study(IAS)最早的成员之一。

德国国宝级女星Marlene Dietrich不愿意和纳粹合作,也离开了德国。美国好莱坞影星为了支援战事开了个Hollywood Canteen。Marlene也为其出力,为美军唱歌表演。战后她有回到过德国和欧洲,但事业应该基本在美国。在《控方证人》里,她给出了大概是职业生涯中最好的表演。

我们普通人不能跟爱因斯坦或者Marlene比,但是人活着,终究是为了解放自己的天性和天赋,活出人样子。在墙内这是很难做到的。

更新:
我在别处写过了,如果能为新中国做点贡献的话,我倒是很想回来编写课本。
语文和英语课本可以收录一些真正的好文章。品味语言的美好像是吃大餐一样,享受都来不及。
还可以开一门逻辑和思维课,教一些基本的思维工具、逻辑谬误,教大家怎么区分“事实”和“观点”,怎么有理有据地跟别人讨论。
蛮喜欢楼主这种平和的语气,欢迎楼主多发表一些心得体会
jhg 大小多少,報怨以德
五毛的逻辑与分析——这已经在扣帽子了,为中共政策辩护的人并非都是网评员
建议修改成“中共的逻辑与分析”
ThomasYan 一个会骂脏话的人。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我也觉得品葱的编辑器太难用了。。。
關於五毛自干五占大多數,取決於中國的愚民教育非常成功,培養出了多如牛毛的自干五.學校知識輸出的天枰已經可以用崩塌來形容,其中尤其重要的一環就是要放棄心理和思想教育,操控人們從小會不假思索的捍衛這愛國信念,在這樣的自我驅使下,邏輯和事實已經不重要了,現今中國社會已不是我們追求的求同存異,而是求同除異.

我不知道我能代表多少品蔥用戶,我對這些自干五其實是蠻絶望的,但是我對自己的生活是充滿希望的,這是一個反賊的自我修養.

對於移民我是理解和滋瓷的,是一種合理規避風險的手段,人的一生沒有那麽長,以改變國內現狀為目的的我們恐怕盡其一生也難以有成效,我們很有可能會抱憾終了亦或是麻木不仁度過平凡一生,沒錯,現今的中國人幾乎就是麻木不仁的,這不是一個健康的社會,而是十幾億利己主義絶對個體,所以我也對其團結爭取民主持悲觀態度.把中國大陸比作一個監獄,在一切都被掌控的情況下能夠救我們的不是我們自己,是外界,移民后才可以大展拳腳救自己的同胞,所以我認為無論是追求生活品質還是為實現偉大的政治抱負,在自由世界都是得天獨厚的優勢.
Patrick_tz 爾識真理 真理釋爾 反姨 宪政至上

在我心里有一些比政治更永恒的东西


请问这是什么东西?终极关怀?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不知道追求什么,丧失了最高价值,怀疑相对价值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08
  • 浏览: 1311
  • 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