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采访,对共产党的理解 ?

網易娛樂:你變得不那麼激進了嗎?自由是什麼?

韓寒:
 
以前,對於我來說,以前我想得很簡單——我覺得:共產黨邪惡,推翻共產黨。但現在我可能覺得,這並不是一條道路,或者說這是一條代價很大的道路。首先,它不可行。它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寫幾篇文章、組織個遊行就可以達成的一件事情。它必然會導致在權力重新分配的過程中會導致很多很多的問題。而且,既然要推翻共產黨,那得需要一個多麼大的權威才能夠推翻共產黨,而這個權威如何能保證自己是民主的,我覺得這也是值得商榷的一個問題。

(16:18)

另外,我覺得像包括中國的老百姓,他們很多時候真的~。知識份子對所謂的自由民主有可求。很多的老百姓對於這些東西的渴求不是知識份子想象的那麼大,他們可能只需要第一自己生活過得好,第二貪官污吏少一點。當然,貪官污吏少一點需要一個很民主制衡的制度去限制。但他們老百姓對自由的渴求其實真的不是說現在很多人想得那麼的那麼的大,而且他們其實都覺得自己很自由。

(16:55)

在這種情況下,假設有三到五年的社會動盪,可能很多土匪當道,或者如何,他們可能重新想要呼喚集權。所以,我覺得其實有很多矛盾的地方,並不是說很簡單的一句(在中國社會很簡單的一句)「推翻共產黨」就完事兒了。

(17:23)

中共跟蘇共、跟很多其它地方的共產黨也有一定區別,因爲它發展到現在,我覺得,不是說你就一個簡單的「共產黨」三個字就能夠去概括的。它已然是成爲了一種說不清楚的或者我現在在這裏不能說的很清楚的東西。我覺得,如果它能夠有機會被改變的話,那一定是社會代價最小的。
一般通过键政壬 中偏左/反对康米/剿灭列维坦
1,国内公民的素质和意识确实离民主社会差距太大,所以我认为需要长期训政来洗脱奴性。而在社会转型前几乎不可能开启民智。(普世价值的声音盖不过主旋律爱国爱党。
2,走革命道路,香港人已经给我们上了一课。两地素质存在差距,但很多地方可以学习,比如去中心化避免新威权的产生。
3,国内“改良”虽然社会代价小,但改良道被包包差不多彻底堵死,也不指望享有特权的官僚阶级能帮到我们。唯一可能性是外部势力介入+内部问题爆发导致的被迫改良,这个可行,但指望外部势力大发慈悲不太靠谱。
(网易娱乐有尺度这么大的采访,惊了
(韩寒跟方舟子撕逼那么厉害,政治上说不定很能聊得来。温和言辞大概是迫不得已
我亲自辱包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灵车在中南海漂移
https://youtu.be/nPKS7vQBsn4

2012年的采访,刁大犬上台以前的不自由,对比今天,已经是无法奢望的自由了
你得癌了没必要去做手术割掉,因为癌症可能会复发
韩寒的想法和现在流行的以姨学为代表的泛分裂论形成了某种互补关系,转型时期因为社会组织的缺乏存在出现社会崩解大洪水的可能性,泛分裂论可以说是解决大洪水问题的一种努力方向。不过统一对于大陆地区属于天经地义的政治正确,而本土自决在西方反而是类似吃饭喝水的常识,泛分裂论最后能有多大的成功还需要大家各自努力。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韩寒:其实以前我也是个反贼…… 🤣

请问我理解错了吗
韩寒现在已经软了,他在胡锦涛时代,经常挑战政府,因为他知道胡锦涛不会抓他,胡锦涛是有一些底线的。

但是习近平上台之后,韩寒就软了,不敢聊政治了,不敢挑战政府了,现在只敢说一些磨轮两可的话,只敢搞娱乐。韩寒的精神已经死了。
说句得罪人的话,韩寒早几年可能已经被统战了,他的话语逐渐转向和中共宣传同调。参见他吹捧《流浪地球》这部电影。
满篇只有几个字:

“换个话题,莫谈国是”

毕竟有家有女儿的男人,可以理解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说得没错,所以我们需要加速主义,归根结底,不就是因为情况还不够糟糕么?
我的伟哥 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阳光下相聚。
除了最后一段不知道在说什么,前面三段基本同意。并不是凭一腔热血推翻了就算完事。社会的平稳过渡,新政体的建立,经济的运转,这些都是需要很多精力的地方。
ffs We only see what we aim at. The rest of the world, and that’s most of it, is hidden.
是的,他的观点我很同意!比较接近杨小凯先生和李泽厚先生的观点。集中力量破坏了status quo, 重新建立的很大可能是更强的集权专制。所以,不要简单的以为推翻gcd就什么事情都没了...有可能只是repeat history罢了。 这上面发泄压抑情绪的人很多,真正能冷静思考的人少!天佑中华吧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韩寒:
现在不是我上不了学的时候了
现在党给了我很多
所以我希望那些没有得到的人们要有耐心
万一将来轮到你们了呢?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啧他这是不了解共产党还是不了解中国人的底线,我见到的共产党可是,”你觉得你比我们好是吧,那我要想方设法证明你不好”,现在的中国人民,都是在这个理念下被共党贱种训练出来的,你想表现的有教养,他们打心底里是在恨你的,他觉得你把他比下去了,你会威胁到他的权力。所以现在我们见到的是,谁敢表现的比自己主子有教养?不要命啦?
这个是2012年的采访了,当时很明显还是改良派有一定市场。

但现在??改良派都被禁言,只能靠革命派了。
國華 蔥友大家好,我來自台灣是一個法輪功學員,煉功約二十年了。網路流傳了許多法輪功的負面信息,有些是中共特務或五毛的惡意毀謗,有些是對法輪功的一知半解或誤解造成的,這也是我來品聰的原因,希望在這個理性交流的平台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誰不想要自由安心的生活,誰不想要政治清明的社會。說白了中國人是怕老共的陰狠和鐵拳,即使想改變現狀,也不敢冒風險,只好找些理由大家忽悠。(個人觀點)
  韓寒以前讀過些他的文章,感謝他對台灣人性格的盛讚,但我會說那是全然的搞錯前後因果。韓寒常常認為「有素質、有願望,所以才有民主。」

  正好相反,因為他根本不認識30年前,那座被稱為貪婪之島的台灣,兇殺、暴力、擄人勒贖、賭博有多氾濫。現在那個看起來很像「傳統美德」(台灣文化是海盜文化,沒有傳統美德這種鬼,傳統就是沒有傳統)的東西,其實是民主政府30年來的教養之功(和無止盡的規訓、監視與罰金,罰金一直很有效,因為台灣人愛錢)。
  
  人性都有二面,劃一的把民主畫到「好」,共產畫到「不好」那面,這種虛構的妄想一開始就掉入獨裁者的陷阱,因為他可以輕易的舉出反例讓你自我質疑。

  民主是種「學習過程」,並不是投票這一行為才叫民主自由,貫徹到生活中所有的妥協、交換、談判、衝突都是。

  而人,只有在認知自己行為,願意爲自己行為的結果負責時,精神面才會有所提升。在民主制下,一切愚蠢、盲目,都是「你」這一選民自己的選擇。選爛了怪誰?自己負責,要遊行要罷免要幹嘛自己想辦法補救。學著像個大人一樣別只會把責任往外推。

  這也是我一直不能認同他的一些論點,他搞反了因果。只要還想著用菁英領導人民,人民就永遠學不會長大。

  當然,要怎麼先搞出民主制又是另一種難點。這也是很多國家會失敗的原因,因為無法收場,收拾革命後的遺恨。總之,民主脆弱不堪,沒有犧牲。就永遠無法用骨髓、血、肌膚來記憶你付出過的代價。

  講是這樣講,我們又不可能幫忙對岸喊打喊殺,因為外人誘發或代為行使的革命是最糟糕的,那不是真正的「代價」。沒有人會珍惜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改革派或許是種溫和的情感上的選擇吧,但改革派就像前面說的,沒有真正解決問題,人民在有人代替自己行使大腦時不會真正的長大。
freedemo Freedom is not free.
有一点我绝对赞同,CCP倒台,并不意味着民主政体一定会在中国建成。
极有可能,后面还是会是军政府之类的威权政府
随机预言家 我摆下一摊民主,一摊自由。你,为什么用坦克压我?
我觉得韩寒还是倾向于共产党自己能觉醒能改革的,毕竟在目前的中国大陆搞革命的契机和代价都难以承受。

毕竟他有能力送小野出国,所以也不再那么痛心疾首针砭时弊,他也不想做个出头鸟,也不认为自己是革命先锋,好好在国内积累资本是他首要任务。
它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寫幾篇文章、組織個遊行就可以達成的一件事情。它必然會導致在權力重新分配的過程中會導致很多很多的問題。而且,既然要推翻共產黨,那得需要一個多麼大的權威才能夠推翻共產黨,而這個權威如何能保證自己是民主的,我覺得這也是值得商榷的一個問題。

最好的办法是人民自己争取,靠某一政权争取,他们必然会要报酬.
暴力推翻共产党难度确实是太大了,最现实的是想方设法促使共产党内部分裂,所以说加速主义确实是个好招,只要搞极端了,共产党内部肯定有没那么极端的人出来或明或暗反对,新疆集中营有人泄露文件就是一例。执行路线越极端,与海外的交流表现越极端,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党内反对派,导致其内部出问题
虽然不想去承认,但韩寒说得可能是最接近现实的一种可能。
贺卫方曾经说过,中国所以很难实行宪政民主,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是一个早熟的文明,对于人类文明的理解早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理论,尽管这套理论不清不楚也未必正确,但总归是一套能够自圆其说的体系。历史惯性和路径依赖强大得惊人,赋予中央集权体制连绵不绝的文化心理基础,这不是少数的民主派能够改变的。但我相信人类发展规律,权利和财富不会总被少数人垄断。

我想韩寒内心还是向往民主自由的,我同样如是,不会因为民主自由的难以实现就去否定它的价值。人还是要有点坚持的,坚持不是基于能否做到,而是因为它是正确的。
維尼學跳舞 bon bon! bon bon
美国已经尝试过和平演变了,现在就是结果,你说呢?
我的意见还是同时进行。乐意改良的改良,乐意武力的武力。
自以为国士夸夸其谈一会觉得别人这样做不道德那样做行不通的,那没有必要理他。

当然,前者的道德洁癖肯定是要比后者重的,相比来说,也更会觉得后者是他们目标的绊脚石,毕竟打架有概率给谈判增加难度,也更容易在之后出现血腥动荡。

但是,武力一定会给谈判增加筹码,谈不了打服也是个选项。非对称战争是有难度,和光用嘴巴谈不做动手的准备,谁难度大谁有效果,那就见仁见智了。

个人来说,我没准备花一辈子时间等你们谈成功,没心情做打不过就跑路这种事,对特殊情况用特殊手段也没意见,乐意面对一切选择带来的后果无论能否承受。至于别人的事,就看他在这种情形下自己怎么做了,总不能因为社会动荡他家完蛋了把责任全推我脑袋上把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既然要推翻共產黨,那得需要一個多麼大的權威才能夠推翻共產黨,而這個權威如何能保證自己是民主的,我覺得這也是值得商榷的一個問題。

其实看到这个地方我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实际上不是推翻不推翻的问题,而是人应该以什么方式存在的问题,是人的存在性描述,不是你要不要消灭某一个敌人的简单事情。

如果事情出现的问题比较轻微,比如有个敌人在破坏,你把敌人消灭事情就完结了,敌人被消灭之后,你就会自然继续沿着正常的路去走。

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这样了,你要消灭这个敌人,需要用非常强大的工具,但这个工具同时也会破坏你的正常机体,以至于消灭了敌人,也等于消灭了你自己。(强大的工具这里就类似于这个更大的权威)

问题是出在自己的存在状态位置上有问题,并非是简单的技术问题。

不是术的问题,而是道的问题。
不能因噎废食,该革命时就革命
以革命促改良,不然改良只是空中楼阁
弗洛缺德 求人不如求己
代价大小都是相对的,比如现在大家都还有饭吃,香港反送中的流血牺牲就已经感觉付出很大了。哪一天国家机器强大到再也不用遮掩的压榨民众了,与其生活没有丝毫希望,那么流血牺牲看起来代价又是必须的,而且比世世代代为奴的代价低多了。
韩寒和方舟子在反贼上还挺一致 笑了

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yryhs一树梨花 中国我有1/14亿
经历了习胖子这8年现在韩寒未必还这样看中共!
這個傻b放屁,我就不去聞了。太雞巴惡心了。操他媽
达拉鸡 ? 防疫封城,在家无聊打炉石
我就是个改良主义者,而且我也一直认为改良主义者是真正的仁人志士。在现在的中国所有的暴力革命者其本质跟老毛没什么区别。不想看到大陆人民在遭受封建社会改朝换代时的灾难,那可是尸山血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We only see what we aim at. The rest of the world, and that’s most of it, is hidden.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05
  • 浏览: 1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