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很多小粉红如此崇拜苏联?

不断的为苏联入侵阿富汗,芬兰,波罗的海三国,波兰等国洗地,美化苏联各种大屠杀,污名化抵抗苏联侵略的国家(比如说苏芬战争是正义无产阶级对反动资产阶级的战争),然后提起沙俄的罪行就说和苏联无关,苏联在中国东北的恶行说是个例,中苏交恶是苏修干的,反正就是苏联正义无比白莲花,美国的战争都是邪恶的侵略殖民。更有甚者还说“爱国就应该爱苏联”。仅仅是因为中共把俄罗斯苏联当爹的缘故吗?
顺便说我最恶心就是纳粹粉和苏粉,每次看见精苏玩双标就像看见蛆一样。
我觉得精任何生活水平高的地方都可以理解,但是精生活水平差的地方就是智商问题了,生活水平才是实实在在的,只有阿Q才会拿着“自主权”这种东西精神胜利,极权国家的自主权都是权贵的自主权。小粉红成天意淫日韩怎么被美国压迫,殊不知中共压迫他们要惨的多。所以很不理解为什么小粉红认为精日是傻逼,精俄精苏高人一等。
他们认为他们可能是以下人物:
https://i.imgur.com/X4X0Yw3.jpg

https://i.imgur.com/MckJdmE.jpg


https://i.imgur.com/QrFGk9h.jpg
实际上可能是:
https://i.imgur.com/TV9ywka.jpg
https://i.imgur.com/Tn34sXN.jpg
https://i.imgur.com/LZZXsRA.jpg
https://i.imgur.com/MGIGCRr.jpg
https://miro.medium.com/max/2000/1*Gowrr1vqkhDqgc4EEFzeuw.jpeg
https://i.imgur.com/y1NlD5I.jpg
上:
捷尔任斯基,契卡老大,苏联镇反祖师爷
红军插旗图这个很有名了
勃列日涅夫与一众部长
下:
文尼察大肃反受害者
德军军官观察苏联受害者
乌克兰大饥荒
排队买面包
被强制流放民众返乡

有一说一,赫后期和勃时代人民生活还算可以
https://i.imgur.com/szXmght.png
最后放张图,戈时代人民投向万恶资本主义怀抱的代表照片,因为在这家商店,付款就能有食物。
https://i.imgur.com/Fg9EyhS.jpg
USSR: Moscow 1990 Grocery Store
戈时代包装比货品多的时代应该没有苏粉会喜欢,不过这才是苏联特色,不得不品尝。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因爲粉的本質不是粉生活水平,是粉戲劇性
崇拜蘇聯很好理解,但因爲自己喜歡蘇聯就美化蘇聯的一切並選擇性失憶恐怕是小粉紅崇拜蘇聯的特色
納粹粉和蘇聯粉本質上是一樣的,簡單地說自由陣營在二戰中表現得實在不如納粹和蘇聯帥。納粹有Porsche動物園,蘇聯軍人唱著喀秋莎
而自由盟軍呢?戲劇性明顯不足,美國工廠全開啪啪啪量產,兩顆原子彈一丟好了贏了
雖然能打仗,但不能圈粉
偏偏阿美在宣傳上還是一個豬隊友,就喜歡宣傳自己工廠全開啪啪啪量產拯救全世界的樣子。要是多宣傳一點英國影子工廠或者法國地下組織,那還能圈到一點粉
中二病都有這種比起量產的扎古更愛限量版的高達的情結,加上中二的人總歸比較喜歡反派,所以中二的時候粉一下納粹或蘇聯再正常不過了
喜歡他們的軍服或他們的軍歌和喜歡他們的理念是兩回事,粉他們的軍服/軍歌/宣傳海報可以,但是一些幼稚的粉絲往往分不開那些和他們的理念或行爲
我是説這是幼稚,因爲這個現象是隨著知識的增長會漸漸畢業的。我自己現在反蘇聯反納粹,但當年中二病的時候也是這條路走過來的
當年我粉軸心,寧願相信「德國軍人都會在占領區的商店掏錢買東西,蘇聯軍人一占領就搶無辜民間商店的物資」這樣現在想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故事。我個人很早就有反共傾向,所以這個説法同時凸顯了德國軍人的素質和蘇聯軍人的低劣,正迎合了粉德反共的年輕的我的喜好
所以我想那些粉蘇聯的人的過於美化大概和我當年這個現象類似,只是他們有親共傾向所以會偏好凸顯蘇聯的高尚和英美的低劣的傳聞而已
我是有幸隨著知識的增長漸漸畢業,又被英國宣傳强洗了一波。現在我依然喜歡納粹的軍歌和武器,尤其制服設計我只服納粹,但審查、洗腦、屠殺……和藝術無關的部分我是再也粉不下去了。我覺得那些粉蘇聯的和當年的我類似,其實也是可以畢業的。但當年我在三方面勢力中最痛恨蘇聯,然後發現納粹很多作爲和蘇聯類似以後就很容易粉轉黑,現在這些蘇聯粉往往覺得納粹也不是那麽糟,最糟糕的是英美。加上他們很難接觸到有關知識,要脫粉應該會比我當年脫粉的難
小熊饼干 幻想中共自我解体,改革的改良派,填入党申请书好了
“中俄联盟”

“只有中国跟俄罗斯联手,可以推翻美国的霸主地位”

“三国你没看过,孙刘联盟”

可是俄罗斯占了中国那么多地,还有外蒙古。

“俄罗斯不是已经还了半个黑瞎子岛了吗?”

“有意挑起中俄争端,一定是美狗”

“哪来那么多问题,你美国爹台湾咋不提呢”
wahniop 炮声隆隆 离我心灵很近的某处 弥漫着吞噬生命的烟雾 低头看消息,在西北边,数百人 被蒙住眼睛押上了死亡列车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没办法 苏联人是比任何国家都对中国虎视眈眈 可笑的是这样一个邪恶国家被当做伟大的爹   不过父子俩可以理解毕竟是爹 我还是那句话粉蛆喜欢苏联人是因为当年这些粉蛆没被苏联在东北强奸 粉蛆也不知道苏联人当年在东北烧杀抢掠强奸女人甚至比日本更可怕 这个不是我吹牛逼了 连工厂都给你毁了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粉红思维有两个特征:1、强权崇拜;2、精神统治阶级。

他们喜欢曾经怼遍全球的红色帝国简直太正常了
如果不考虑政治正确, 苏联确实有很多令人钦佩之处. (好吧,估计又要激起某些人的愤怒了)
二战如果不是苏联痛击了德国,消灭了德军的主力,那么盟军能否顺利登陆都是个问题.
苏联体制下最大的问题是人权问题,而不是实力问题.
作为美帝唯一的对手,是很容易引发力量崇拜的.
对于小粉红崇拜苏联,更是很容易理解.
CCP在解决台湾问题上的软弱,同普大帝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坚决,无疑普大帝更符合小粉红的审美.更不要说可以随意入侵邻国和阿富汗的苏联了. CCP的软弱,实际上是不符合小粉红的喜好的.
不好说,不过他们崇拜普京我是知道的,就是一强人崇拜,父权崇拜,说白了就是找爹。
pcpc 自由空气感染者
極度喜歡俄羅斯的人路過

我對俄羅斯音樂,俄羅斯文學,俄羅斯藝術審美,俄羅斯芭蕾舞蹈,俄羅斯建築極度熱愛

但是政治,就算了
赤清太史 粪蛆心理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赤清终生荣誉史官(野);
俄爹不是白叫的,马列主义是写进党章的,所以否定苏联就是否定赤匪的合法性。
毛毛成 观察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苏联历史上发生的很多重大事件,如苏俄时期的大规模农民暴动,20世纪60年代的工人大罢工,20世纪六七十年代多起群体性流血事件等,由于受意识形态以及两大阵营冷战等因素的影响,相当长的时间里无人提及。偶尔在苏联国内有人不经意间提起,立刻就会遭致严厉惩处。而随着苏联解体,大批档案文件日渐解密,那一层层神秘的面纱正被慢慢揭开。本文所要揭示的是20世纪60年代在苏联发生的一起大规模工人罢工事件。

解密档案中的“新切尔卡斯克流血事件”

新切尔卡斯克,是原苏联罗斯托夫州的一座城市,位于图兹洛夫河与阿克塞河畔,有电力机车、矿山设备、化学和食品等工业。1962年6月初一场持续数日、震惊苏联最高层的工人罢工流血事件就爆发在这座城市。

据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伊万舒京于事发后数日呈交苏共中央的书面报告,事件经过大致如下:1962年6月1日上午7点半左右,新切尔卡斯克电力机车制造厂铸钢车间的八九名工人聚在一起议论物价上涨,逐渐地,越来越多的工人加入了谈论。车间主任见状曾劝说他们去干活,但激愤的工人们走出车间,来到工厂的小公园里继续谈论物价上涨、生活难以为继的情况。恰在此时,官僚作风严重的厂长库罗奇金走过来,命令工人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可工人们却把他围住,指责“车间劳动条件差”、“厂内缺乏安全技术保障”、“日常生活处境窘迫”、“工资太低”,特别是1962年初该厂又重新调整了职工们的计件工资定额,结果使工人们的工资下降了30%。一方面是工资下降,一方面是物价上涨,再加上工厂的劳动条件差、安全没有保障——该厂的绕线绝缘车间曾发生过200名工人中毒事件,所有这些使得工人们的情绪越来越激愤,而厂长蛮横而冷漠的回应使得工人的情绪进一步升级,人群中开始叫骂起来。一看情势不妙,厂长赶紧逃到厂部去了,工人们紧追其后拥向厂部。

随后,工人们开始打出要求增加肉类、牛奶供应和提高工资的标语牌。上午11时30分,厂部大楼前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300~500人,要求厂长出来对话。中午12点,一列从萨拉托夫开往罗斯托夫的旅客列车被情绪激动的人们拦停下来,几名工人爬上车头,拉响了汽笛,召唤“更多的工人从工厂和附近的工人新村赶来声援”。

此前,州委书记马雅科夫、州执行委员会主席扎麦京、国民经济委员会主席伊万诺夫、州国家安全局副局长拉扎列夫以及一批安全局工作人员陆续赶到了工厂,下午三四点钟州委第一书记巴索夫也赶到了工厂,可领导们都躲进了厂部大楼。这时,厂部大楼前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四五千人,不少市民也参加了进来。但州委、市委领导“一直呆在厂部的厂长办公室里,没有走到工人中间去”。工人们冲进了厂部大楼,要求领导出来对话。下午16时30分,州委第一书记巴索夫通过扩音器发表讲话,人群暂时安静了下来。但他刚讲了几句就被叫嚷声打断:“我们早就看到了告人民书,我们又不是不识字。你说说看,我们往后该怎么生活,工资定额降低,物价却上涨了!”州执行委员会主席扎麦京试图讲话也被立即打断,骚动的人群冲向麦克风,但电线被立即切断了,“此后将近两个小时中没有采取整顿秩序的任何果断措施”。

在向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报告了这一紧急事态后,晚上18~19时,苏联官方开始动用警察维持工厂秩序,但抵达工厂的一支200名警察队伍被击溃逃离。20~21时,5辆满载士兵的汽车和3辆装甲运输车驶向厂部大楼前的广场。但军队的行动并不顺畅,人群向汽车和装甲车迎面跑去,挡住了去路,车辆被迫停下,以致“载有士兵的车辆在口哨声、叫嚷声和玩笑声中调转车头返回”。此后,人群一直聚集到深夜。

到了后半夜,约凌晨3点,在军队进行干预后,此前聚集的四五千人终于被挤出厂区,并逐渐散去。军人接管了工厂警卫,该市宣布宵禁,22名带头闹事的人被逮捕,其中20名在审问后被释放,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两名带头闹事的人被关押在沙赫特市。平静的局势保持到了第二天早上7时左右。但到9时许,厂部附近又聚集了约5000人,厂区内有将近1000人,再度开始集会。与此同时,石油机器制造厂将近400名工人声称他们不能在枪口下工作,其中100人冲进第17号工厂厂区,受到了那里工人的支持。9时50分,所有怠工的人离开了厂区,向新切尔卡斯克市区方向进发,越过了第一道坦克阻拦线,队伍前面有人举着列宁的画像和鲜花。

在人群前往城里的途中,北高加索军区司令部采取了措施,在图兹洛夫河桥上设置障碍。尽管桥上三个地方用坦克、汽车和士兵阻拦,愤怒的人群还是轻而易举地通过了大桥,人群沿着莫斯科大街,继续向市委所在地前进。沿途有不少市民(主要是青年人)加入示威者队伍。“人群走近市委大楼后,一些最穷凶极恶的流氓和带头闹事的人开始向大门和窗户扔石块和棍子,击溃了警卫人员的抵抗,冲进建筑物内部,砸窗户,损坏家具,扯下画像烧毁,殴打室内的党和苏维埃工作人员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几名流氓爬到阳台上,打出红旗,挂出列宁画像,以示挑衅。一些疯狂参与胡作非为的人开始演讲,要求降低食品价格、提高工资”,“一些流氓在袭击时手中持有刀子和木棍。一名冲进大楼的犯罪分子扑向一名士兵,夺走了他的冲锋枪并企图对他开枪。这个时候,向进攻的犯罪分子开了枪,部分冲进来的人被逮捕,其余的人逃了出去。试图占据国家安全局和警察分局大楼的人群没有得逞以后开始撤退,再度前往市委大楼。在此之前,市委大楼内的流氓已经被赶出,由军队的一个分队封锁。人群再一次企图抢夺士兵手中的武器。守卫市委大楼的军人因此使用了武器。”(事件经过引自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伊万舒京写于1962年6月7日的致苏共中央的报告)

苏联时期的著名作家索尔仁尼琴在《古拉格群岛》一书中,根据他所“搜集到的一些材料”和目击者对该事件的回忆,翔实地描述了流血悲剧发生的经过:“莫斯科大街的尽头有一座列宁纪念像。纪念像坐落在一个街心公园里,绕过公园的两条小马路通向苏共新切尔卡斯克市委大楼。所有街道都挤满了人,而这里,市委大楼前的广场和街心公园尤其拥挤。许多孩子为了能看得清楚,爬到街心公园的树上去了。”20来个工人穿过市委大楼内部,“出现在宽大的阳台上,向集拢在广场上的群众发表一些杂乱无章的讲话。这时已是上午十一点。”“市委大楼里似乎有人开始扭打了。在阳台上讲话的工人一个一个被揪进楼里。阳台上出现了军人,越来越多。一队冲锋枪手开始从大楼前面的小广场上逼迫群众后退,把人们逼向街心公园的铁栅栏。人们被士兵们逼迫着向后退,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什么灾祸。这时,不知是谁下了命令,总之,是这些士兵举起冲锋枪来,朝着群众头顶上射出了第一排齐射。也许普里耶夫将军并没有打算立即向群众开枪,但是事件却按照它自己的规律开始发展了:朝着群众头顶射出的第一排枪弹飞向街心公园的树冠,打中了爬到树上看热闹的孩子们,死伤的孩子纷纷从树上落下来。这时,自然,群众发出了愤怒的吼声。而士兵们,不知是按照命令还是看见鲜血之后失去了理智,或者就是由于害怕,便朝着吼叫的群众开始了密集的射击”,“一位目击者说:当时的印象是到处都躺着死尸。当然,其中许多人是受伤的。各种材料都相当一致地证实:当场被打死的有70至80人”,“接着,士兵们开始寻找并征用汽车和公共汽车,把死伤的人们抬上去,运进用高围墙围住的部队医院(在随后的一两天内,公共汽车的座位上仍留着斑斑血迹)”。

这次罢工事件造成了人员伤亡,上述伊万舒京呈交给苏共中央的书面报告指出:“骚乱被平息以后,收集到20具尸体,其中两名妇女。尸体被埋葬在这个州的不同地方。将近40人受伤,其中3人死亡。为了制止骚乱,向该市增派了军队,实行了宵禁。”“实行宵禁后,从6月3日夜间到4日有将近240人受到逮捕和审查。”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谢米恰斯内写于1962年6月14日的致赫鲁晓夫的书面报告汇报了人员死亡情况:“兹报告新切尔卡斯克大规模骚乱期间被打死人员的情况。共打死23人,其中18人已查明身份,另5人身份尚未查明”,“尸体埋葬在该州的5座公墓里”,“截至6月11日,有85人因被怀疑积极参加大规模骚乱而被逮捕”。

事件爆发的根源

解密档案文件及索尔仁尼琴对新切尔卡斯克流血事件的描述,尽管在一些细节上存在着差异,但对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主要经过以及最后结局等方面的叙述基本一致。物价上涨和工资降低是导致事件发生的主要的直接因素。此外,长期以来“车间劳动条件差”、“厂内缺乏安全技术保障”、“日常生活处境窘迫”等因素,特别是该厂厂长库罗奇金的蛮横态度直接刺激了工人们的情绪,导致了冲突加剧。索尔仁尼琴也指出:“工人们在这种物价和工资的同时挤压下,群情激愤”,假如厂长库罗奇金“不是这样回答的话,说不定事情也就平息下去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此时苏共和苏联政府物价上涨决定的出台呢?要知道,早在1957年初,赫鲁晓夫就曾宣布:“要在今后三四年内,在肉类、牛奶和黄油按人口平均产量上赶上和超过美国。”在1961年10月召开的苏共二十二大上,赫鲁晓夫在报告中也用了很大的篇幅强调要让人民过上富裕的生活。可仅过了半年多,人民等来的却是1962年5月31日苏共中央和苏联部长会议发布的提高肉类、肉类制品和食油价格的决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主要是由于赫鲁晓夫所推行的一系列农业改革政策的失败所导致的。比如,为了增加粮食产量,赫鲁晓夫在没有经过科学论证和实验的前提下,就要求改变苏联一直沿用的草田轮作制,盲目扩大玉米种植面积,甚至要求苏联北部气候寒冷地区也种植玉米。可玉米在生长和成熟期都需要长时间的光照和炎热,结果导致苏联北部地区玉米大面积冻死。再比如,以搞政治运动的方式大规模开垦荒地,尽管在最初几年使得播种面积和粮食收购量有所增加,但这种无视气候、水土等自然条件和农作物生长客观规律的盲目垦荒,严重地破坏了自然生态平衡。1960年三四月间的“黑风暴”使得新垦区受灾耕地面积达到400公顷以上,伏尔加河、顿河、乌拉尔河下游河床每公里每年淤积泥沙12500吨。一些地方的水库由于泥沙淤积,五年内储水量减少了85%。

最主要的是,一系列农业改革政策和措施并没有从实质上突破斯大林模式的束缚,只是对这一模式作了细枝末节的修补。比如,在斯大林执政时期建立的集体农庄制度,使得农民不仅无权决定自己生产什么,而且也无权决定自己的劳动产品如何分配,严重地扼杀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和主动性,窒息了生产力的发展。然而,赫鲁晓夫反而强化了集体农庄制度,他认为农业生产无法达到预期指标,主要原因在于庄员花在集体农庄里的劳动时间太少,花在自己宅旁园地里的劳动时间太多,于是采取强制性措施,认定宅旁园地是“资本主义的残余”,在集市贸易市场上出售宅旁园地产品的集体农庄庄员是“投机倒把者”。这些限制和措施立刻导致农庄集市贸易市场上出售的农副产品大大减少,市场价格随之上涨。

与此同时,政府又推行了一项《关于禁止城市和工人新村的公民私养牲畜的决定》,结果使1950年代依靠家庭副业逐渐增加的牲畜在短短几个月内化为乌有,几乎完全遭屠宰,广大居民自我保障的机制被摧毁,肉类和牛奶的价格势必上涨。正如当时一些市民对物价上涨原因所作的分析那样,“禁止私人饲养牲口的决定是错误的,如果允许工人和农民饲养和繁殖牲口,就不会发生涨价的事,肉类食品就不会短缺”,“个人养的牛都被杀了,没有牛生小牛了,哪儿来的牛肉?多么大的失误呀!”

苏联政府的应对之策:暴力镇压与封锁消息

根据上文的叙述以及解密档案文件,苏联政府应对新切尔卡斯克工人罢工事件的做法和措施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动用克格勃等国家机器,密切关注并及时掌握事态发展情况。事发当天,克格勃副主席П.伊瓦舒金就已将各地民众对苏共中央和苏联政府关于物价上涨决定的各种反应翔实地汇报给了苏共中央(包括新切尔卡斯克工人罢工第一天的详细情况)。随后,克格勃始终及时地向苏共中央汇报事态演变的情况。此外,克格勃还承担了对“带头闹事者”、“骚乱积极参加者”的监视、侦查和逮捕。比如,“混在人群中的克格勃工作人员发现了领头闹事的人,悄悄地给他们照了相”,这为后来的大逮捕提供了便利。

第二,实施暴力镇压。事发当天,苏联政府就动用警察和军队前往工厂,且在当天晚上对该市实行宵禁并逮捕20多名“带头闹事的人”。6月2日中午,军队官兵端着冲锋枪对工人和市民扫射,导致23人被打死、几十人受伤。

第三,全面封锁消息。整个事件过程中,苏联政府高度重视封锁消息,为此,克格勃动用了各种手段。克格勃主席谢米恰斯内1962年6月12日致苏共中央的报告就证实了这一点:“鉴于发生了大规模的骚乱,国家安全委员会……派去了……140名刑侦人员和领导人员。为了发现并防止不良消息通过无线电爱好者传播到国外去,向新切尔卡斯克和沙赫特派去了5辆装备无线电接收和测向技术设备的无线电反侦察勤务车。”事后,对“骚乱的积极参加者”进行了精心准备的审判,但是“地方报刊不得发表与此相关的任何消息”。因此,不仅国外,就连苏联国内其他城市和地区,直到苏联解体前,都极少有人了解新切尔卡斯克工人罢工事件。

第四,强化国家机器和协同行动。1962年7月19日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召开会议,批准国家安全委员会将其在苏联境内开展工作的反间谍机构编制人员扩大400名。与此同时,这次会议还批准了克格勃主席谢米恰斯内签署的《关于加强国家安全机关同反苏分子敌对活动作斗争的命令》,该命令指出:“在揭露并制止反苏分子敌对活动过程中必须积极利用侦讯技术设备及户外监视仪器装置”,“对于那些在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而且值得国家安全机构重视的对象为数众多的企业,必须在两个月内完成其情报侦查的组织工作”。重点关注知识分子、青年学生、教会人士、刑满释放人员。必须同内务部保持密切联系,及时交流情报,共同采取行动;各级克格勃负责人及特派员必须保证向同级党委汇报所获取的“一切有关酝酿之中和已经发生的敌对活动的准确情报”,以及“容易引发群众骚乱的事件和现象”,并及时地采取具体措施防止类似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和骚乱发生……

第五,推行特殊户籍制度。经过1962年7月19日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会议批准,苏联部长会议通过了一项决议,将新切尔卡斯克市列入“对因为犯罪受过监禁、流放人员不予登记户籍身份证的施行地区”。也就是说,凡是在新切尔卡斯克事件中被逮捕、流放人员,不再是该市的合法居民,此后不得继续在该市居住、生活。

第六,对部分涉事官员进行组织处理。1962年8月24日,苏共中央宣传部部长В.斯捷帕科夫呈交给苏共中央一份绝密报告,汇报了对新切尔卡斯克流血事件涉事官员的处理办法:“新切尔卡斯克电力机车制造厂前领导受到尖锐批评,厂长库罗奇金因为对企业领导不力、对工人的需求漠不关心、对生产定额标准和劳动组织疏于管理,苏共罗斯托夫州委于今年6月将其开除出党并撤销其厂长职务。厂党委书记别列鲁舍夫同志因玩忽职守被撤职并给予严重警告处分,记入档案。”此外,部分新切尔卡斯克市委领导也受到了组织处理。

第七,加强思想政治教育。苏共中央宣传部部长В.斯捷帕科夫在报告中还汇报了加强思想政治教育方面的
苏联(苏共)是中共意识形态的祖宗,对祖宗的顶礼膜拜贯穿中共的全部历史,深受中共意识形态熏陶的粉红们崇拜祖宗再正常不过了。赫鲁晓夫之后苏联被毛共扣上苏修的帽子主要就是因为赫鲁晓夫的苏共二十大秘密报告否定和揭批斯大林,祖宗的画皮被揭让毛恼羞成怒。

匪共对苏联的跪舔:

https://mp.weixin.qq.com/s/YXGxkLWN_g1gyDRV9wHiIw
我粉苏联文学,前苏联文学甩中国苏维埃十几条街。
看看美国稍微拍一个切尔诺贝利,或者克格勃,间谍之类的题材,把那些粉红给急的,到处骂街,甚至人家俄罗斯自己都没事,最近也拍了个苏联真实极权生活的电影,粉红直接炸窝了,这都不是精赵了,直接到精俄的程度。
来生不做厉害国人 来世不生种花家。
爹就是爹,儿就是儿,儿子崇拜爹天经地义,爹打儿子天经地义
pincong360 忍 狠 滚
都是叶公好龙,想体验苏联时代,直接送到北朝鲜就可以了。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楼主你不要以生活水平来评判,俄罗斯人均GDP比中国高…………印度倒是比中国低好多………………
DavidteeSlayer 码农 逢中必反 武德充沛 专治费拉 诸夏 核平
汝战斗民族俄罗斯之名,某亦素闻:昔克里木逢英法之日,草原遇蒙古之时,丢盔弃甲于芬兰,折戟沉沙于对马,进退失据于阿富汗,土崩瓦解于辛未年,此皆无敌于天下也!
币圈奇葩8964 记住【反华不反共,反共不反习】。少割席,多做事。构建共识,形成组织。打倒共产党,建立新中国!
这些小粉红都是SM受虐狂吧,谁对它好它咬谁,谁对它狠才会乖乖听话,,,
建议加速,这些小粉红都是俄国间谍、境外势力,是俄罗斯带给中国猪瘟,指责它们妄图利用俄国推翻中国政府,让它们好好享受党国铁拳的打击,,,
SSHR 社會民主 反共反法西斯
看過很多b站腦殘粉紅說,「俄羅斯人推翻了蘇聯,現在他們連麵包都吃不起了」,嘔嘔嘔🤮...
习近平新时代 新时代,再加速
反正我附近的人(除我妈)都挺喜欢这种奇怪的制度的,说是什么伟大的国家,什么俄罗斯人想起来都痛哭流涕怀念,简直把我笑死了,你怎么不怀念文革?😂
这种算是苏粉了吧,小粉红这种东西除了赵家人喂给他们的「光辉党史」,哪懂那么多苏联历史。
看他们成天肃反名单的,大概是觉得自己要是重生苏联那肯定是个克格勃的一员,看谁不顺眼就说ta背叛了工人阶级,要肃反
这么说要是写本重生苏联之我是克格勃岂不赚翻了
tak_aljy LGBT/女性解放 喜欢台湾 远离原生家庭中
因為面對自由民主的西方人過於自卑乃至惱羞成怒的時候就要認一個意識形態完全不同的強權白爹來掩蓋自己自卑的事實,這個強權白爹就是蘇聯/俄羅斯。
不過俄爹還是比你國好太多了。
粉蛆才是纯粹的真正的不带有任何一点杂质的滞纳人
一個港青 支持香港獨立!
自我投射(蘇聯->中共)
1.對外擴張(蘇聯衛星國->一帶一路、登陸台灣)
2.高壓統治
3.共產式民主
而反蘇->反共
所以⋯⋯
苏联的意义不就是它没有活下来,顺便玩烂了共产主义这个牌子吗?
你的炸酱面 请五毛粉红明白,我老宗旨是推翻恶臭你支国,建立新中国。你过敏纯属你傻逼。我的SHA512加密串:09F143B7AB386E0CCFD3A02BC58AA249A615172DADF118ADEF996B18F61B7CF20655C465CE1699C7
我周围有些人是觉的俄乌大白妞的屄比英美法的屄更容易草到,所以才改宗苏联了。
苏联起码像是一个国家,有组织有系统,说人话,中共比起来就像一个流氓团伙
崩溃吧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粉红支豚的脑子里只有幻想着中共能像苏联一样统治众多卫星国的精神胜利法了吧?
蘇聯是個正經國家,中共國只是個私人服務所。經過對比,崇拜蘇爹就可以理解了
评论流免审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苏联唯一让我觉得还行的就是那些机械巨兽的魔幻现实主义的美学价值。。。。
你看看粉红的逻辑,苏联占中国领土都没事,可见粉红们潜意识是把自己当做苏联人的,他们首先是苏联人,其次才是中国人。这也和绿教挺像,中国的汉人穆斯林们潜意识里都认为自己祖宗是阿拉伯人,这就是宗教的力量。
粉蛆之所以是粉蛆,是因为没有学习能力,接收不了新鲜事物,只要从小喂她们吃屎,她们就理所当然认为一辈子该吃屎。
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苏联生活水平并不差 至少比当时的中国好多了. 等到中国总算开始正常点了苏联早没了. 也就是因为苏联没了, 我们现在听到的苏联其实都只是一个影子, 喜欢他的抽一部分, 不喜欢她的抽另一部分.  
儿子崇拜爹是很正常的,奇怪的是有些傻子乱认爹,意淫出一个苏联就当开始认爹。
这种人就应该让金三胖教育教育,送到北朝鲜跳团体操。
腊肉,朝鲜,苏俄,等等的极权国家流行尸体崇拜啊……死了也要拉出来供着,他们看着香,能下饭。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肯定不是小粉红,但我昨天刚写了一篇关于苏联的,不知道您有兴趣看看吗?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15

这可和小粉红完全不一样,哈哈哈哈。
共和国里当皇帝 辱包,但不辱滑;反对港独、台独;对TG持中立态度,既不舔G,也不无脑反G
“不怀念苏联的人是没有良心的,怀念苏联的人是没有脑子的。”
Audi2020 Communism is bound to die.
崇拜苏联的都是50后乃至更老的吧?当年他们不是喊苏联“老大哥”吗?可苏联把他们的国家当“小傻逼”。当年只有苏联敢跟美国搞军备竞赛,太空竞赛,现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和美国实力相差甚远,所以当然怀念咯。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小粉红原来是希望当时境外势力 颠覆腊肉政权

中苏交恶的时候 苏联是真做好一波南下推平中南海的计划了 不然当时内蒙古一堆韭菜祖宗们是被忽悠去干嘛~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認同國家主義與極端民族主義以及精英主義的人容易喜歡極權國家,自由世界的國家重視個人權利,反對中央集權,不接受極權國家的極端民族主義,存在民主制度,無法讓這種人得到快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3
  • 浏览: 13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