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是否是中共唯一的、真正的对手?

我听好几个中国留学生说,有一天,在信报箱里,或者在门缝里,或者在自行车框里,看到一个信封,里面是一张光盘,插到电脑里一看,原来是法轮功研发的翻墙软件,从此认识了墙外世界。这种做法,是其他反共力量(比如海外民主运动、边疆独立运动等)做不到的。我们是否可以认为,法轮功目前是中共唯一的、真正的对手?谢谢回复。
已邀请:
永不放弃 翻墙大全 https://git.io/jyg66、https://git.io/v9999、https://git.io/jww、https://git.io/urfos、https://git.io/odoor、https://git.io/g
02.11 更新
很多葱友默认“中共”只是一个政权政党。可我还想补充强调的是:“中共”是我们每一个人心中的“中共毒素”、“党文化”塑成的。借用《天堂屠夫》漫画中一句经典台词:巴卡尔并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我们的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缄口不语,给了他们滥用职权,蒙蔽真相的神力,直到整个世界都变得又聋,又瞎,又傻……与“没有无辜雪花,没有无妄之灾”同理,大陆每个人都不可否认的是:陷入这种困境,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某一天,中共政党下台了,“(共产)党文化”却没有解体,专制复辟可能性极大,共产党会摇身一变,卷土重来,苏共中共日共美共…  “治污水要找源头”。 

“解体中共组织形式不是目地,解体人心中被中共灌输的共产邪灵毒素才是最最重要的。人心中的这种毒素排出去了,中共就无处存身,也就被解体了。我们理解,这就是为什么用化名退出中共党、团、队也是有效的原因。我们理解,只有解体人心中的中共毒素,才真正达到了解体中共的目地。”

有一个高赞回答说,中共的对手是全人类的良知。把人心中的“党文化”解体了,良知自然苏醒。而目前做到这一点的,就是法轮功。

------------

在大纪元《九评》出来之前,骂中共的人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因为对共产主义没有很系统的认识加上洗脑和恐惧,往往导致言辞闪烁,说不清道不明。

只有《九评》第一个站出来明确的表示,中共!你就是邪教!并说得让人心服口服!天灭中共也是他们首先提出的。http://www.epochtimes.com/gb/nf3541.htm

传播翻墙软件,是对中共瓦解最有效的办法。法轮功开发的软件和法轮功学员的宣传是主力。

看清邪教共党真面目,并能有勇气完全站在其对立面,为数不多。法轮功是第一,也是目前解体中共的最大“和理非”力量。“和理非”即和平理性非暴力。
中共活摘,可能是人类至今最最邪恶的暴行。面临这种威胁,他们也坚持说真话。冒着被抓的风险,传播真相。这种勇敢无畏,宁死不屈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新唐人電視台: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纪元新闻网:  http://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创办的电视台和新闻媒体,可以说是目前最专业最受欢迎的华人媒体。不仅对中国,也对国际世界看清邪恶中共起到至关至重的作用。

他们是为中国人的觉醒安危,不惜血泪,甚至牺牲自己一切的圣者英雄!他们的精神将永世相传!他们在,总是充满希望,总给人力量。

王友群:中共為什麼打不倒法輪功?
 https://www.ntdtv.com/b5/2019/07/12/a102621118.html

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信仰人士,在讲述中共邪恶真相的时候,总是被扣“搞政治”的帽子。可以用以下文章论述辩驳:
讲述事实真相不是搞政治 https://dafahao.com/falun-gong-truth-not-political.html

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到了解真相,反对并退出共党邪教!
仲长若谷 黑夜很黑,星星很亮,但照亮黑暗一颗星星远远不够
其实法轮功(及其衍生组织,下同)和品葱是具有很强大的合作空间的
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也希望法轮功的朋友给出自己的观点

品葱是一个去中心化和去结构化的开放社区
和目前大纪元新唐人这些中心化结构化的组织各有特点
品葱的优势在于可以吸纳更多的人加入讨论和分享 不限地域 国籍 专业 也没有生产内容的DDL
而大纪元新唐人的优势在于社会资源 以及内容的系统化生产 和产品化传播 
从社会学的角度讲 品葱更像是一个自组织 而法轮功目前更像是一个他组织
这个没有优劣之分 早期的法轮功也一定是个自组织

自组织的特点就是Spontaneous order 这个在海耶克和波兰尼等人的著作中都有所诠释
自组织的最大特点就是反极权 反社会主义 反计划经济 反政府干预
而自组织本身的优势在于通过简化机制而具备更强的自发性与多样性 
例如首发于本站的“耿爽模拟器”就是有代表性的作品
这样的自组织在传播 吸纳和创作方面 具备着天然的优势
但也有劣势 例如品葱很难搞新唐人那样的节目 很难写出九评这种系统性著作 
即使如此 品葱依然不失为一个民主墙或者文章发表的阵地

手机打字不方便 先说这么多 
简言之 不仅在于找准合作之道 关键在于找准合作之道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事实上来自左翼和右翼的强大反党势力在中国大陆有的是,只是绝大多数组织都是低调度日,暗中壮大自己。唯独法轮功是走高调宣传路线,赢得了不少西方友人的民主献金,得以为中国人民做这种公义。

另外一个高调的组织是郭文贵和他的追随者们。郭文贵逞英雄,在他组织的内部也是有争议的。一些人认为他这样做暴露了中国地下基督教会的势力,容易招致中共镇压,使仍然身在中国的教友引火烧身。

因为中国人民为了推翻中共统治已经付出太大牺牲了,所以我们在这里不能讨论中国大陆到底有哪些潜伏的反共组织、他们的纲领和组织都是怎么样的、他们的秘密革命根据地都在哪里。中共已经很痛恨品葱了。解放军信息战部门还设立了专门的作战指挥部来渗透和打击品葱。不过我想说的是,与中共常用的污蔑伎俩不同,其实中国的反共势力大部分是有良心的中国人,为了追求自由和尊严,自己组织起来的,不是什么美国CIA因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而搞出来破坏中国的。

北约情报系统虽然确实在中国有秘密存在,但是其目的主要是搜集军事情报和保护自己国家的现实利益(比如抗击中共渗透外企)。在中国谋反,对北约国家来说,代价太大,收益太小。审查政府财政的独立机构暂时不会批准这样的项目。北约对敌对国家策反,是要影响其体制内人士的。比如东欧的颜色革命,北约的顾问都训练示威者给军警送花,让军警也加入革命行列。香港、茂名等地的示威其实完全是民众自己组织起来的。中共反而要污蔑西方所谓“帝国主义”,北约真是躺着也中枪。

有关频道:

新唐人電視台: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香港大紀元新唐人聯合新聞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RcyI55pANUU4Ofia75yEg

路德社: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m3Ysfy0iXhGbIDTNNwLqbQ

華人自由燈塔: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ItepVsPq5N17h5PTWFY9vQ
窝达令 一个精神上流浪的孤独的喵
虽然不信法轮功,但是很佩服法轮功几十年如一日的反共,更佩服他的组织性与其执行力,在人民币上印标语,发光碟,还有就是研发翻墙软件。
我最开始知道墙外世界,知道八九六四,就是源于热心网友分享的法轮功自由门和无界浏览器,那个时候还不像现在谷歌浏览器一家独大,都是用ie做浏览器,那个时候也是傻,在网吧看完了六四的视频,现在想想都后怕,万一当时被网警给抓住,后果不堪设想。
后来自由门不好使了,就断了翻墙的念头,直到今年中旬,在g站上看到了轮子的一键翻墙包,这一下子又能出来翻墙了。这次比上次情况好多了。翻出来后,电脑下了翻墙软件,手机里也下了,然后下载谷歌商店,下了一票子vpn,从此再也不用担心和自由世界的联系。
说了这么多,就是在细说法轮功对一个普通人在思想和灵魂上的改变历程。我一个在墙内深处,两次思想上的启蒙都源于法轮功研发的翻墙软件,这缘分,无敌了。
这辈子没办法肉身翻墙的人都能改变的如此彻底,这法轮功在中国的影响力可见一斑,说是中共的对手,还是当之无愧的。
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这辈子不可能信仰任何宗教,但是我祝愿法轮功这个组织或者说这个宗教,能办的越来越好。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法轮功能在每年除夕办一场同步北京时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他的时事小品简直太好看了,在国外要是和央视同台竞技,那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川普情何以堪…另外如果论给中共制造政治压力,香港手足应该排在法轮功前面。

法轮功的优势在于:
1、宗教背景导致难以策反分化。
2、在国内有一个疑似基于中老年圈子的神秘去中心化网络。
3、在共产党眼皮底下的行动力,甚至在北京二环内仍可偶见其宣传品。
北美carl Florida state 佛罗里达州国民警卫队 你是一个 一个 一个 反贼 额 啊~
说实话 法轮功一直在拿命反共…… 而且是老大哥眼皮底下
亡共进行时 反一切中共党内改良主义,受够你们煞笔般的表演了,就问一句,能不能关闭防火墙再说改良?
法轮功最大的缺点就是喜欢在新闻里插播受害者的信息导致墙内人看了后半信半疑,不知道有没有大纪元的记者在逛品葱,建议你们以后播放新闻不要插播法轮功受害者,把受害者的新闻分开出来列出个专题,强行插播小广告是不能取信墙内读者.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达赖喇嘛尊者中共也十分惧怕,因为尊者在西方各界享有崇高威望,比如原来的好莱坞巨星理查·基尔宁愿得罪中共而不能拍戏也要坚持为西藏发声。现在再教育营彻底曝光后估计以后海外维吾尔异议人士中共也需要头疼不已了。
此外维权律师群体中共比较害怕(因为可以联系各个社会阶层),所以发动空前打压制造709彻底瓦解了这个松散的组织。
币圈奇葩8964 英文名cryptoweirdo,构建共识,我 #孙笑川258 推翻共产党
补充 @荣誉非国民 的答案:
看来在国内的地下基督教成员也可以算上?
那些三自教会都有监控,牧师们没法放飞自我,但是处处监控也徒增反感,至少我币圈人还没有发现粉红基督徒(基督徒人均反共说?)
至于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地下基督教会更加难以控制,把他们发展成反共力量是否可行?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中共真正的对手是美国。
法轮功也主要依靠美国生存就可见一般。

不过,法轮功的确具备其它组织没有的特色。
第一它是中国本土诞生的组织。
第二它是唯一一个可以自己盈利的反共组织。

这两点其它民运组织都没有做到。

我分析过海外民运,过去失败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无法赚钱。
反共是个生意,光依靠美国经费是没有前途的,你自己无法盈利,就没有生存之道,最后就演变成各种人争名夺利的丑剧。

法轮功无疑做得比任何反共华人组织都要好,它有自己的巡演,有各种各样的商品,搞了各种各样的网站等等。

至于它宣传的内容,无所谓的,它的组织能力,在反共团体中的确是一流的。

但是,法轮功本身的水平也就是一个普通企业的水平,做不到上市公司水准。更达不到一个政党那种大规模的动员水平。

说白了,法轮功看着厉害,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而已。

未来的中国民主化,它不会是一个重角色。组织一个政治的政党,法轮功没那个水平。
不是,中共的对手是全人类的良知。
法轮功做的只是启蒙和传播真相的事情。由于它的信仰特性,是不能沾染政治的,更加没有实际的权力去对抗中共。
而政治的事情必须依赖政治解决,国家之间的对抗也应是国家层面的组织去处理。

个人认为目前中共最大的对手是美国。可以看到川普发动的贸易战,对华技术封锁非常有效。将来中共最大的对手应该是清醒之后的中国人。

另:不少答主很明显还有“凡是反中共就是在搞政治“的偏见,这不正是中共的说辞吗,请大家警醒。
中共最大的对手就是囚笼里的十几亿奴隶,日防夜防…
楼道里的九评小册子,翻墙小光碟,记忆犹新啊。
我当年找到的九评是小本的还拿到学校去传看,当时小屁孩没想太多,主要是里面的东西很劲爆,文笔也确实上优。有些同学还说他们家附近找到过大本的,当时还有些羡慕呢。
翻墙的第一批软件也是使用的“大法”系列。记得当时更新的很频繁,墙对这个系列的封堵从未减慢,要是稍微隔几个版本可能就连不上了。
我得说法轮功做的这些努力是有积极意义的,因为一旦了解老共是什么货色之后,很多洗脑手段也就没意义了。
这种冒着生命危险反共行为是值得钦佩的。有些时候真的很难想象在中国这个社会,还有这么一群人愿意奉献自己为社会传播真相。
如果现在习近平说平反法轮功,第一个给共产党高唱赞歌的就是法轮功的人。嗓门最高的肯定也是他们,肯定高过中国的佛教和道教。 当然,正因为如此,他们也绝不会被共产党平反。
lesfourmis 明我以德
最早他们开发的软件好像叫自由门、无界吧。很早以前的事情了
十里长街送包子 纸馅包子,200百斤一担;童叟无欺!
有一点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
法轮功那么低级的理论和宣传资料是怎么让那些高素质高学历的精英人士深信不疑的?
   法轮功排第二,历史上应该也没有这种靠保健信仰颠覆政府的吧。。 第一是郭文贵先生的法制基金:有财力,有美国右派集团大佬们的帮忙,有国内资本家+体制内的反抗者帮忙,目前唯一具备颠覆共产党这个赤纳粹集团的团体。  如果还不了解建议你从路德访谈开始接触,以及看看品葱的高级5毛是怎么讽刺郭文贵先生的(只要是关于郭文贵先生的贴就有一堆害怕中国人去支持他的噪音)。
   郭文贵先生最近最新的动作是去美国凤凰城挖王岐山的所有海外资产,然后按美国法律去制裁这些盗国贼!这件事值得每一个中国人去关注!
Nail Neither the chains of dictatorship nor the fetters of oppression can keep down the forces of freedom for long.
個人對法輪功不了解,不敢妄作評價。
但是他們確實壹直高強度地在壹線沖塔,和他們相比我只是鍵盤俠。
另外我認爲他們最突出的貢獻就是無償地推廣放牆軟體,記得第壹次用到自由門好像是06年。
个人看法
轮子是勇气可嘉的猪队友
说它傻吧,其不怕死的精神我是真的佩服
说他勇吧,那套反向小粉红的奇葩宗教理论正常人都避之不及
窝佬路过的 In primis venerare Deos.
显然不是,但是轮子文宣组织的最好,这点毋庸置疑。

其他组织甚至连组织雏形都不具备。

这点特别提一下诸夏,在没看到军团之前,诸夏是仅此于轮子的有效组织,但双方差距可以说十分大。
翻墙并不能让人变成反贼,大纪元都有五毛兔杂的留言
Tseyu telegram可以联系
除了法轮功还有全能神教会,地下天主教会。这些组织都可以威胁中共的统治。
Fuk_Your_Allah 观察 F.U.C.K your Allah
法轮功算是支共最有力的对手之一了。但也许不是唯一,美国和日本其实多少都算中共的对手。川普政权更是中共的大对手
灭共急先锋 以灭共反共为己任,至死方休
亲你是不是还把不知道当今皇城的藏传密宗?陈锋仁波切与王岐山教宗?还有习总书记快乐佛转世?


咱们习总书记可是天天都在和他的警卫员以及几个军队里的小战士还有一些演艺圈的男生包括涛涛和某人双休的很开心啊。

另外告诉你,贾山和谭静范两位医师去过301西南楼给某位大人物私下治疗肛裂。更多信息自己了解吧。
尊一活人为神的,那叫邪教,不是宗教,你可以说包括某党,因为我也这么认为的,只不过现在人家有枪而已
反党积极分子 消灭了尖锐的批评声,温和的批评声就变得刺耳了。 消灭了温和的批评声,连沉默都变得居心叵测。 当沉默也被消灭时,夸赞的不够卖力就是一种犯罪。
法轮功就算是中共最大的对手也没屁用。大部分内容都充斥着反智要素,国内没有人信的,现在看来给中共帮了大忙,大家都觉得反共的就是法轮功,法轮功就是弱智,反共等于弱智
千年暗室一灯明 揭秘:武汉肺炎会过去,但更大更猛烈的瘟疫会再来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omments/20200211/1275071.html
法轮功开发的自由门软件使我第一次翻墙。

大陆发真相册子、翻墙软件确实大部分都是他们在做。
站在中共的角度会这么认为,它洗脑愚化国内民众、欺骗愚弄西方世界几十年,可以说是成功的,没有人系统全面揭示中共的本质是什么,法轮功做到了,《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三部划时代巨著唤醒了国内不少民众、也唤醒了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政要与各社会阶层,中共已处于全面围剿之中,法轮功功不可莫。
姬晦 世道艰难
不是。法轮功宣传的很多东西相当蠢,经常散布一些粗制滥造土里土气的传言,而且一度非常摇摆,唯一确定的只是反江。他们的宣传方式也让很多人觉得烦。
心中的大海 如:小熊维尼
只要关于法轮功的,就炸出来一堆阴阳怪气的五毛反串理论。
达拉鸡 防疫封城,在家无聊打炉石
不是他就是造神成功的共产党。李洪志一个初中毕业生能被尊为教主,这比老习搞独尊都高
我认识的几个法轮功人士都很正常,也很善良,感觉法轮功比台湾的紫衣神教强多了,当然,我对法轮功的主旨和内涵也没什么了解,或者说我对任何宗教信仰都没什么兴趣,但是从认识的有限几个法轮功学员来看,印象还是不错的。
回归主题,确实,法轮功几乎堪称反共第一线,也是唯一的有组织有成效的团体,不管我们如何看待法轮功,这就是事实。
不管怎么说法轮功已经在世界范围扎根,已经不是一个政权可以除掉的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共产党没了。法轮功都不会没。
法輪功是唯一成建制,最堅決,而且融入西方價值體系的反共組織。也是中共的心頭大患,所以無所不用其極來分化打擊法輪功。
忧乐为天下 聚缘阁。https://git.io/juyuange
这个话题下,昧良心睁眼说瞎话的人,小心现世报。
周轲 knock!knock!
法论功是个笑话,他们不会有任何对手。许多的观点跟玩法跟中共如出一辙,他们是穿着不同外衣的好兄弟,都是根植于中国人脑子里的传统跪文化,怎么可能跟中共是对手?!
真相自由人 选择做一个高素质中国人,而不是中共人

我们是否可以认为,法轮功目前是中共唯一的、真正的对手?


抱有这种思想的,可以离开品葱了,去往大纪元新闻网讨论即可;
本人不为宗教狂热者,观点有可能与你有异,请见谅
法轮功拿不上台面,为何如此说,以下两点:

1、个人崇拜。推举一位活人当做领袖,且无监督换届制度,是非常危险的。就算他现在说的都是对的,万一哪一天包包上身,一拍脑袋,让所有教徒不吃不喝十天,来换取长生不老,你想想会造成多大伤亡?

2、反智理念。举一个例子:此教提倡不用现代医学,练功即可治病,我承认部分练功的确是可以强身健体(起码是让人们运动起来了),但是当一个教徒生病了就让他练功,急性病也练,要做手术那种也练,练了就好了,不用做手术,简直是天方夜谭······现代医学让人的平均寿命在过去60年内延长了近30岁,你要是觉得原始生活最自然最长寿,那当我没说过。

仅仅以上两点,就不足以让它成为唯一、真正的对手,毕竟中共是一个国家,对手也必定是一个国家级别的,而法轮功顶多算一个宗教,只是和我们反共阵线统一而已,如果你现在选择拥护法轮功,那么你就要做好准备做一个中共倒台之后产生的政教合一国国民,哦对了,此教崇拜的领袖还活着,就带来了更大的危险,所以你也要做好面对独裁,腐败等极权社会问题。(现存政教合一国家:伊朗,文莱,沙特阿拉伯,梵蒂冈)

如果给我选法轮功统治或者中共统治,我可能会艰难地选中共······毕竟中共还有内部势力斗争,每个十年还能换一次领袖,而法轮功呢······唯一真神还在世,那是不是代表着真神就啥都能干呢?

欢迎讨论。
碍国青年 沉默的等奇迹 沉默的让自己 像是空气
法轮功太和理非,而且宣传能力太差了
他们在FaceBook上买了一堆广告作宣传但内容都不行
以前去台湾旅游,在一些景点很多法轮功学员看到游客就给你发传单,问你是不是中国人,准备让你签字三退,这种手法也很不行,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循序渐进,而且他们那一套天灭理论的说辞只能唬一下中老年人。
总之就是宣传不行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纽约时报刘晓波去世时候文章的一句话

“党国希望反对者把力量分散到真正有建设性的方面”

记忆犹新 法轮功大概就是党国希望的唯一对手
留学生?光盘?梦回世纪初                                      
其實能說是
我雖然不會也不想跟法輪功扯上任何關係
但之前說過,民間反共勢力有凝聚力的其實也真就他們一家而已
海外民運人士基本就是一盤散沙,沒對中共產生任何影響,也制衡不到中共外宣
即使這樣我也不建議就得跟法輪功合作,先不說宗教成分,他們就是立場都很不清晰,貶江捧習這些已經是老生常談,到時被他們賣了也只能怪自己蠢
真有那個心最好還是運用自身資源建立新勢力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岂止对抗中共,自从练了法轮功,我感觉全人类的未来都在我的肩上
明面上可以说是唯一的对手,但算不上“真正的对手”

知道隐蔽自己的对手才是在往“真正的对手”努力,目前已知大概有个别对手算勉强达标

至于把某些理论、或者共产党内个别人/群体、以及“全体大陆人”,说成对手的,这属于修辞用多了不看实际
葉某人 無名小卒
中共真正的對手是溫家寶這種遍布黨內的左翼。
be water,去中性化化这一套,打打防守,玩玩游击还行。正儿八经要正面去摧毁一个政权,还是要领导人,还是要组织,还是要天才。
我就纳闷了,一提到领导人就觉得是独裁者的是什么心态?美英法日韩是没有最高领导人了还是没有政府了?难不成搞无政府主义?至少在学说上这比共产主义还悬。
难道哪天打战了大家be water东一棒子西一枪,也不要指挥也不要司令就赢了?这样的战役我还没见过
本來法輪功就是官方提倡的,官方很多都信佛,然後碰上了香港人民和文化的震撼,最後被香港統戰了。
算了吧,轮子也就能自己玩玩,上不了台面。中共真正的对手是自己。
codes 社会闲杂人等
对法轮功由最初的不解,到现在的慢慢了解,敬佩他们的宣传目标一直都没变,一直在宣传中共的丑恶,其实即便最初不愿加入法轮功,但是对于许多受到中共迫害的人士来说,加入法轮功会是他们的唯一选择,法轮功在组织上最有实力,最容易替他们发声,这样的能力相对一个国家政党的力量来说就已经非常强大了!
在各种反共势力里,法轮功是组织度最高,最有战斗力的。从1999年在大陆被列为邪教疯狂打击,至今已经整整20年。依然活跃在反共一线,这份组织力行动力是很强大的。

开发翻墙软件,在海外搞各种活动,办晚会……尽管我不可能信法轮功,但是很高兴见到土共有这么一个看着超不爽又毫无办法的对手。
依靠反智主义去反共?

那么万幸推翻中共后 建立一个更不堪的   弱智佛国?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的逻辑就是:要么我给你跪着,要么你给我跪着,从来没有平等的观念
https://i.imgur.com/ci6Mj8J.jpg
法轮功类似于前清的白莲教,宗教可以用来造反,但很难成事,
真正推翻清廷统治,还是得靠孙中山这样的“反贼”们,
rainf 像雨像风
轮轮是有自己的报纸、和网络电视台的。在外国人中比较有知名度。
改革进行时 中共品葱党委书记 赵文革同志
请问法轮功对冠状病毒是否有一定预防功效?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真心请教。
崩溃吧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法轮功只是宗教而已,不是拥有军队的敌对政党,真正的对手暂时还没有出现吧?
Charlie_Sean 观察 天龙人开闸放狗翻墙喷粪,小粉红奉旨爱国感动自身。
轮子在运作形式上确实值得我们学习。

居然能支持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还屹立不倒,真心想向他们学习请教一下。除此之外,基本上算是帮倒忙。

尽管这里右派小资很多,但我依旧相信,能够推翻二共的,只有三共。

共产主义的大义名分和义旗不竖起来,永远没办法成功。

拼资本主义,你能比得过二共的官僚资本主义?

拼封建帝制、个人崇拜,你能拼得过皇帝连任?
轮子就是教育教育小学博士文化的和偷渡的,别的也别指望了
周小平愛人 韭菜之歌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7879
輪子系,是唯一一個有組織,有綱領,有人頭,有錢,長時間專業反共的力量。
中国民主工人党 专制不是社会主义,反资却拥共必是小粉红,翻墙还爱党定是五毛党。支持社会主义/民主自由,反党人士,居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是的,法轮功文宣组织的是海外民运最好的,同时他们的九评共惨党关于文化方面写的也很好(经济方面我个人不太赞成)。我在加州圣迭戈认识一个法轮功学员儿子,他的道德水平非常好,对自己要求严格
中国社会民主党 以社会限制市场,以民主限制政府
首先承认法轮功组织能力、行动能力是现在反共人群中最强的。但是在中国这个几千年崇尚文化、读书,一贯以知识和伦理治国的国家,宗教只能团结底层人,不可能团结真正的社会精英和知识分子。用不着共产党宣传,当年反对气功、反对迷信的共识在知识分子界已经很强烈了。

没有科学的政治学、法学、伦理学、经济学、管理学、传播学知识做指导,没有通读古今中外史书看遍权谋斗争经验的读书人组织、谋划,没有雄才大略手腕超群能屈能伸的杰出政治家做领导,仅仅靠那些动不动教人开天眼的白莲教式的迷信教义和对教主的个人崇拜,要能真正形成足以改天换地的力量的革命团体才见了鬼了。中国自古以来的以宗教为向心力的农民起义,起到的都是团结底层人群摇动统治基础的作用,从黄巾军起义到太平天国,最大的影响就是动摇了统治集团的政治结构,而最终真正推动改朝换代的无不是以知识分子做参谋班底的精英政治集团。

综上所述,法轮功现在这点能量和影响力,还远远到不了中共最大的威胁的程度。以鄙人多年来之判断,中共统治再有十年左右必然开始风雨飘摇,那时出现的真正意义上的以社会精英为主体的反对党才是中共最大的威胁。
我反对中共,我希望中国走向自由民主,但我不会指望法轮功这种披着宗教外衣的政治势力,宁可相信海外民运,也不会相信法轮功
金恩王 暂时消失
没有前途的组织、跟中共有段时间似乎关系暖昧、舔习,重要的是公信力实在不高,很多法轮功媒体发来的东西,很多人干脆不相信。
craneshadow 自由派/海外党
法论功宣传的那一套实在很难让人信服(气功,轮子云云), 虽然大家有反共的需求,但还不至于为反而反。大多数葱友还是希望能找到反共后,实现民主自由的解决方案的。气功和练轮子显然不能实现民主自由。只不过,本着宗教自由的原则,不会过多反对和抨击法论功罢了。但要谈合作还为时尚早,起码要等法论功能自圆其说,不要拿着一对似是而非的超自然假说当教义才行。
bumingbai 在美学习工作7年。小粉红和法轮功是我最讨厌的东西
我坚决反对和法轮功这样的组织合作。这个组织给人一种很愚蠢的感觉。抓不住重点。
ccp和法輪功要我選一個,你可真是難為我。
我4歲的時候流感,我奶奶不讓我去醫院,給我念了一個禮拜法輪大法好,病情惡化成病毒性肺炎才被我爸媽強制送去醫院,直到現在依舊支氣管擴張,天氣一冷就咳嗽不止。
我不需要去看就知道大紀元上面一定有九字真言武漢肺炎痊愈的報道。在我心中輪子報道的公信力甚至比中國斷交部還差。
你相信我,最大的反共集团在党内呢,上百万人绞尽脑汁想自己的钱财家产怎么能合法化
阿育王2020 不能改变世界,至少不被世界改变
和法轮功,可以有观点不同,

但借用香港青年的话 不割席。
貧道覺得中華養生益智功亦堪可一戰,聽說過的請舉手
泥马汪汪 因吹丝挺
留学生已经肉身在墙外了,为什么需要翻墙软件?轮轮们编新闻麻烦过过脑子! 
大纪元也配当对手? 拿人钱不干人事。 五毛粉红这么当道,大纪元的蠢逼宣传能力要记一大功。中宣部的蠢猪拉出来干的活也能比他们好点
包田所 中南海海贼王
法轮功不是分几个派系吗 里面还划分等级 一共三个等级 最高的好像是圣徒 最低的是弟子中间的我忘了 这种轮子专门修身养性不反共 另外一种就是反共的(确信)
NoPinks What your problem?
没收到过法轮功给的翻墙软件,倒是收到过他们发的类似修炼手册的东西,跟手机说明书差不多大小,那时候还小家长不让看这些东西,给扔了,偷偷捡回来看~什么修炼,就是教你自残,比气功什么更过分,妈的还配图,给我吓出阴影来了。这玩意儿就是邪教。首先,鼓吹地球要毁灭退党保平安(怪你们党喽);对信徒洗脑教育,树立个人崇拜;交“党费”,不是一毛两毛,是让你倾家荡产(听我同事讲的他二舅,为了给法轮功教会交钱把他老婆儿子都杀了)。你要说法轮功能当中共对手,看过李教主传教视频就能知道他们教徒的智力水平,虽然背后有美国撑着,跟中共斗还要在等几百年。而且,法轮功在大陆不得民心,这还不是因为他们的政治立场,作恶太多,不管是所谓宣传还是事实,“邪教”帽子已经扣上了。至于在香港在台湾在美国怎样,还是政治立场原因。法轮功在大陆反华又没在美国做过出格的事支持一下何乐而不为?再者李教主都寻求政治避难了,来者是客嘛。法轮功在大陆,大恶没做过(天安门自焚。。。也不是恐怖袭击,“殉教”?对比日本奥姆真理教没有“害人”;围攻中南海,你完全可以解读成“政治事件”),小恶做了你也看不见,90年代媒体不发达,能不让你看到就不让你看到,如今网络发达了邪教什么也不猖狂了,没有素材。给法轮功洗的自己也洗洗睡吧。还有说“科学无法解释巴拉巴拉”,好奇这智商是怎么翻墙过来的呢?
带钢丝的韭菜 老庄不死,马列不止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不是。
汉族文化,不是高贵而伟大的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反人类的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明之复辟。
《道德经》的作者,那个害人的反智、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的共产主义神棍,才是这个罪恶的劣等民族真正的教主。
所以汉民族,本来就是一个反人类的共产主义民族,用不着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犹太神棍来祸害。
卡尔马克思所起到的作用,只是让这个罪恶的民族把一套已经执行了几千年的意识形态,换成了一个听上去很洋气的名字而已。
既然它的民族文化本来就是共产主义(伪道家),所以它必定会在共产主义(伪道家)、射秽主义(墨家)、法西斯(法家)之间恶性循环。

而既然这个民族的文化有“法家”的成分,那么执政者其实看谁都是“敌人”。
千百年来,凡是有汉族文化背景的统治者,无一不是奉行的“与民为敌”。
轮子,并不比刍狗们特殊多少,何德何能成为当局统治者“唯一、真正的对手”?

反人类的“汉族文化”,绝不是什么“儒家文化(资本主义)”。
当然,它也更不是什么“儒表法里”。
千百年来,只有鲁迅先生,在思考这个民族的历史为什么仁义道德的字缝里全是“吃人”二字、思考这个民族的“劣根性”问题时,精准地指出了中国之根柢全在道教——只不过,先生并没有区分道教、道家、伪道家之间的关系,而只是像多数人一样,错误地把老庄这种害人的神棍当成了“道”之正统。

先生嘴里的“道教”,其实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伪道家、是老庄这类害人的共产主义神棍。
道教,根本不是道家创建的,而是墨家创建的。

墨家是个什么组织?
它要求墨者们纷纷放弃自我,紧密团结在以钜子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无脑服从钜子的支配(即“尚同”、“赴火蹈刃,死不旋踵”)。在当今,也只有邪教、黑社会团伙、恐怖分子之类,才做得出这种事。
在先秦,墨者如果出去当官,还得无条件向钜子汇报一切,那么钜子就等于是无代价地成为了各国政府的太上政府。这样的组织,不就是那个时代专门扰乱各国内政的“共产国际”么?
墨翟死后,“墨离为三”——齐墨、秦墨、楚墨。卡尔马克思死后,也大致是这类情况:
一伙人留在欧美,只搞学术,它们是真正的左派(齐墨);
一伙人去帮纳粹德国、苏联、中国等法西斯国家造军火(秦墨);
一伙人去了拉美,满世界制造颜色恐怖,还自以为自己是在“行侠仗义”(楚墨)。

秦汉以后,墨家所谓的“消失”,其实仅仅只是以墨家为名字的帮派组织消失了而已,而处在这种水平的人是不可能消失的。
它们要么是被皇权收编、要么是跑去玩“道教”了。
墨家(射秽主义)本身并不邪恶,恰恰还极度追求平等,讲究“兼爱”、“奉献”,但不表示处在这种的人不会被别有用心的坏人利用。并且出于它诡异的体制,过度地强调“服从”,早晚也会弄出一个独裁者来。
正如一切苏联式体制,政府跟你玩“计划经济”。可政府一旦得到了这样的权力,你如何保证它不会乱来?
墨家想不到这么远,而且还要把所有人都拉低到这种水平。

翻翻中国历史,从前面的黄巾之乱,到后面的太平天国之乱,哪一个不是道教(墨家)背景?
别跟我说洪秀全是什么“基督教”。你见过白须黑袍、身背宝剑的“上帝”么?

换句话说,有宗教背景的、有组织、有预谋的天下大乱,几乎都是道教(墨家)干的。

注意:中国社会,从来没有什么“农民起义”。
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带头人大致就五类:
1、贵族或体制内的高层;2、基层公务员;3、商人;4、军人;5、神棍。
这里头压根没有“农民”,更没有“义”。
何况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农民,能领导得了谁?
更何况,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从来不是农民与地主,而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
除了前四类,剩下的统统是道教(墨家)背景。
在葛洪改良道教前,道教一直就是个满世界制造颜色恐怖的邪教、恐怖组织。且即便在葛洪改良道教后,神棍们造反其实依然用的是道教的框架。

墨家、法家,其实从来不是独立存在的——
给你个提示,或许你能更好地理解它们的关系:
法家的目的,是要把别人都变成单独向自己效忠的墨家;
而墨家导致的后果,必定会养出一个极端独裁的法家。

它们都是伪道家的产物。
是害人的伪道家,害得我们在历史上每隔最多三百年的循环周期,就会爆发血腥的大洗牌。

得势的法家,完全不拿别人当人,通过不断地辱民、弱民、贫民、愚民、疲民,强行把别人都给物化、变成皇权的声控工具。它们与民争利、与民为敌。那么底下久而久之必然就会有人想要推翻它——要么是出于受不了、要么是出于“彼可取而代也”。
于是,为了让自己的地位更稳固,法家当然就会千方百计瓦解受众,不让大家合起伙来对自己构成威胁——
你不要以为“三权分立”真是西方人发明的。
罪恶的汉族人,恨不得“万权分立”。
只不过,西方人拆的是统治者的权力,是怕统治者权力太大、形成独裁;而罪恶的汉民族,恰恰是为了强化独裁,才要拆被统治者的权力。
那么,想要推翻这样的政府,显然不是容易的事。不但要秘密,还得用一些狠毒的招数强行把大家绑在一块,要死一块死——这其实就是墨家帮派的特征。

所以,中国社会的周期性治、乱循环,大体就是法家想要把所有人变成无条件为自己服务的、属于自己的墨家,而实行法西斯统治;受众当中或出于受不了暴政、或出于君临天下的野心,也会秘密组建一支支射秽主义力量。
而等到后者成功上位,它又会变成新的法家,反过来把前朝的暴政变本加厉。

否则,你很难解释秦亡了、汉亡了,乃至后来蒙古人跑了、满洲人跑了,为什么就剩一群群汉族“起义军”在自己打自己。你很难理解它们为什么在推翻所谓的暴政之后,为什么就不能坐下来好好地商量“合作建设国家”的事。你说它们是何居心?
朱元璋根本没有推翻元朝吖,元朝是被清朝推翻的。所谓的大萌王朝,一直就是南北朝状态。要不也不会有后面皇帝被抓的事了。蒙古人的隐患还没被彻底消除,底下一群汉人自己杀自己倒是挺欢。
这说明罪恶的汉民族,根本不是想要“取缔”暴政,而仅仅只是想要“取代”暴政。
这样的一个罪恶的劣等民族,哪配玩什么起“义”?

孙大炮,一个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兵没兵的三无人员,光知道满嘴跑火车和日未成年小萝莉的老流氓,一旦借着袁世凯的手颠覆了帝制,调头就强迫所有人按手印宣誓向自己个人效忠——这不是又回到了墨家的怪圈里么。好像这个民族没了“皇帝”就活不下去。
“党文化”,其实就是这个文盲直接造成的。
蒋氏父子两代人,其实都是在给这个二货擦屁股。

凭良心说,早期的中共,虽然用各种凶狠的“投名状”,强行把无辜者绑进“反政府”的贼船,以及各种高强度的洗脑工作,充满了墨家色彩,但相比起当时的合法政府,中共确实更得人心。
可这又不是蒋公造成的,恰恰蒋公还在拼命弥补。这就是为什么要先独裁、甚至搞白色恐怖,再还天下以民主。不把孙大炮这个二货弄出来的妖怪杀干净,民国永无宁日。
但百姓可没这远见,它们选择了推翻那个先专制、后民主的政府,而支持另一个号称要民主、结果却越来越专制的政府。

多年后,这帮愚民有幸品尝到了它们自己种下的恶果。
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

而所谓的轮子组织,其实同样是一个墨家性质的组织。
它们“反共”,其实是很后来的事了。
这帮孙子并不高尚。

它们一开始,并不反政府。但中共作为一个由墨家变法家的强盗组织,当然也无法容忍自己的统治范围有人拉帮结派、架空自己的权力。所以中共原本是很想收编轮子。
可如果轮子接受了这样的屈辱建议,那被架空者就等于是换成了轮子一方。
两边的利益是矛盾的,当然没法谈拢。
但毕竟中共有权、有枪,它们有条件直接跟轮子来硬的。
此时,轮子仍然没有真的想要跟中共对着干,但带头的人也没胆量站出来谈判、还不如当年的毛遮洞有勇气,而是躲在背后、煽动学员们去政府请愿。这才激怒了中共,从而被打成了非法组织。
流亡海外后,这帮家伙为了找存在感,摇身一变成为了“反共先锋”,你信么?你是不是太抬举它们了?
就这,还“中共唯一的、真正的对手”?

李洪志及其轮子组织,就是这个时代的康有为团伙!

慈禧、江蛤蟆,虽然一辈子没少干缺德事,但剿灭这帮江湖骗子,绝对是做对了的!
轮子若能得势,要不了几年,全民必定会开始怀念中共。正如今天的大陆人无节操怀念民国、甚至帝制时代。

品葱,是给大陆有良心、有脑子的人交流的平台,不是拿给轮子洗地的工具。
何况以轮子的文化程度,它们连在这里发表言论的资格都不可以有。
少他妈跑这儿来拉人下水。

正是因为有轮子的存在,才害得我们一旦讨论“反共”话题,就会被旁边人当成“法轮功”。
换句话说,法轮功的存在恰恰还帮了中共。是它害得这个国家真正的精英根本没有条件用和平的方式做一些对大局有利的事。
这就是为什么中共这些年剿轮子的力度明显变小了——留着它们,对中共是有利的。因为但凡墙内有人反共,直接扣一“法轮功”的帽子即可,这个人瞬间就会被孤立,无论遭到多么非人的对待,也根本得不到半点同情。

比起中共,轮子更他妈的可恶。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7
  • 浏览: 17261
  • 关注: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