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着庞大的伊朗人社区,数量百万之众,他们对伊朗现政权有好感吗?

在1979年伊朗革命后,有大量的伊朗人为了逃避伊斯兰共和国的统治移民到美国。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充分记录了该群体的数据(USCIS)。


在2011年的ACS社区调查中,拥有全部伊朗血统的美国人数量为470,341名。




大多数专家认为,由于“由于过去四十年年来伊朗与美国之间的关系,许多社区成员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


因此在ACS社区调查和人口普查中,存在伊朗裔美国人数量被低估的问题。 


很多非政府组织,媒体和学者给出了1,000,000或更高的估计值。中东事务专家,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的成员肯尼斯·卡兹曼(Kenneth Katzman)估计,这一数字超过100万(2015年12月发布)。


历史学家Paul Harvey和Edward Blum估计伊朗裔美国人人数为1,000,000(2012年出版),


2012年,大西洋月刊估计,美国估计有1,500,000伊朗人。


2003年,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伊朗利益代表处声称90万名美国人持有伊朗护照。



大约一半的伊朗人就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其他大型社区包括纽约/新泽西州,华盛顿特区/马里兰州/弗吉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認識一些伊朗人。話說我剛來品蔥的時候,第一印象就是品蔥這裡對中共的論調怎麼跟伊朗流亡者對德黑蘭當局的論調一樣。

海外伊朗人(diaspora Iranians)分為兩派。多數是親巴列維王朝、親美的西化伊朗人。大部分是知識分子和技術工人。他們舉止文雅,有知識、有教養;英語都很標準而且流利。這些人用中國的話說就叫「反賊」。

少數是親伊朗德黑蘭當局、反美的伊斯蘭主義伊朗人。大部分是移民工、留學生。他們出口成髒、舉止粗魯、氣勢囂張,全身上下就是一土匪氣質;英語都很重口音而且說不清楚。這些人用中國的話說就叫「粉蛆」。

伊朗的兩派用不同的旗幟相區分。伊朗反賊用獅子太陽旗(巴列維王朝的旗幟)。伊朗粉蛆用安拉徽記旗(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旗幟):
https://i.imgur.com/OtvqqiJ.jpg

https://i.imgur.com/qKHNKoV.jpg

伊朗反賊非常痛恨伊斯蘭當局的安拉徽記,將其稱為「安拉蜘蛛符」(Allah Spider Logo)。

至於反賊如何評價伊斯蘭革命,允許我翻譯CRIPC的發言

40 Years of Islam

Fruits of the 40 years of the Islamic Regime has been destruction of Iran, building an Islamic Prison, Ban of All Freedoms, Destruction of the Iranian Economy, Collapse of the Stock Market, an Unemployed Nation, Addiction of Iranians, Poverty and Hunger.

伊斯蘭40年

伊斯蘭政權40年的「碩果」是:摧毀伊朗、建立伊斯蘭監獄、禁止一切自由、毀滅伊朗經濟、毀壞股票市場、全國性失業、伊朗人用藥成癮、貧窮、飢荒。

下圖:牆內衝塔的伊朗反賊。這個勇敢的姑娘然後就被伊斯蘭宗教黑警抓走消失了。根據好蔥友Alleria提供的消息,關押一年後她被釋放了。
https://i.imgur.com/N42nW7g.jpg
牆內沖塔——「光復伊朗」旗:
https://i.imgur.com/9qHgMS4.jpg

在美國,統計數據是伊朗裔僑民、移民中約2/3是支持巴列維的反賊。約1/3是支持伊斯蘭當局的粉蛆。深度報導(英文):https://www.meforum.org/60028/persian-cultural-nostalgia-as-political-dissent

話說我一直覺得品蔥應該跟伊朗反賊也聯合起來,畢竟大家的共同點那麼多。

伊朗巴列維王朝的獅子太陽章還有包括領針在內的各類小裝飾品。各位中國反賊若願意向伊朗反賊表示團結一心(solidarity)和支持「光復伊朗,時代革命」的運動,可以考慮購買。伊朗反賊看到一定很開心:

https://i.imgur.com/Ls8ps1N.jpg
來源:https://www.alangoo.com/buy-iran-flag-pins-brooches

關於伊朗流亡反賊對伊朗局勢的觀點,允許我翻譯網友fearghasTRF的發言

My opinion, based on what Persians in exile have told me is that it is VERY unlikely to happen. (I don't say never). Most of the young people in Iran don't know anything about the Shah and his family. For a restoration to happen it would also have to have the support of the religous conservatives, who have always despised everything that the Shah stood for. (His modernisation, thinking about personal freedoms etc).

根據流亡波斯人告訴我的觀點,我的看法是,這種情況極不可能發生。(我不是說永遠不會。) 今天,伊朗的大多數年輕人對沙阿及其家人一無所知。 如果要光復伊朗,還必須得到宗教保守派的支持,而這些保守派一直鄙視國王所代表的一切,包括他的現代化、保護個人自由的政策等。

流亡美國的伊朗反賊:
https://i.imgur.com/GBJYmnz.jpg
來源:http://www.parstimes.com/diaspora/

Mohajersara是已經肉翻的伊朗反賊和西方援助力量協助淪陷區的伊朗人肉身翻牆的網絡社群:
https://www.mohajersara.org/forum/index.php

Iranian expat network是伊朗僑民的交友網站。蔥友可以利用這個網站結識會講中文的伊朗反賊(遇到伊斯蘭粉蛆可以直接拉黑,並送上一句話,「淪陷區那麼好,你怎麼不世世代代留在淪陷區」):
https://www.expat.com/en/network/iranian/

伊朗反賊網友自己搞的YouTube「自由伊朗頻道」:https://www.youtube.com/user/DJFREEIRAN

伊朗粉蛆的英文聚集地是reddit.com/r/iranian。大家可以有空開小號去troll這幫惡臭不堪的粉蛆:
https://www.reddit.com/r/iranian/
guibuhai Thinker
伊朗和古巴社区主流都是反对本土政权,但基本是反共不反古巴或者反绿不反伊朗,比如像《我在伊朗长大》中的女主那样出身中产知识分子家庭在伊斯兰革命中家族利益受损,讨厌绿教,但出国以后更加维护伊朗,希望绿教执政的伊朗在两伊战争中战胜。

当局只要制造一点外敌入侵的危机感,拿民族利益优先于意识形态分歧这一套做号召,表达一点对"海外流亡同胞"的善意,窝老觉得这帮反贼中很大一部分是要跳反的。之所以还没有跳反,是因为当前古巴和伊朗政府目前对海外社群是一种敌视和隔绝态度,根本就不想统战他们,犯了左倾关门主义错误。

如果古巴或者伊朗也打出"欢迎海外同胞回国投资建设祖国"的招牌,对于带资金偷技术回国者首长接见照相,给个一官半职,也许quora上就会出现"为什么2020以后那么多流亡海外的古巴人和伊朗人选择海归"之类的话题,底下一群生在米国的古巴和伊朗人用熟练的英语义愤填膺的指责西方媒体对他们的祖国持有偏见。

福尔摩沙早期的海外社区也是以反国民党为主(包括左派和台独派)。后来经济搞起来了,阶级矛盾缓和了,开始收获洗脑成果了,再出来的留学生就有了不少诸如马英九之类的特务学生,海外自干五头子。

桂枝早年的社区也是反共为主流,比如mitbbs上的老将团体。2000年后出来的就有不少小将自甘五了,2010年以后出来的则有大量的粉红,大体也符合这一规律。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美國的古巴社區是堅決支持懲罰古巴專制政權的。

人權高於主權,只有五毛粉紅不懂這個道理。

補充一下後續新聞:加拿大的伊朗人上街慶祝,美國幹掉了伊朗的軍頭。
你的第一句话就能回答这个问题...
在1979年伊朗革命后,有大量的伊朗人为了逃避伊斯兰共和国的统治移民到美国。
莫道石人一只眼 挑动黄河天下反
认识两个伊朗年轻人,移民后代,都20多岁。

一个是女孩子,父亲伊朗人母亲加拿大人,据她说父亲曾经是伊朗外交官,后来因为政治斗争失利被抓,她和母亲算是难民,她是非常明显的反贼。

另一个是男孩子,父母都是伊朗移民,从小在欧美长大。没问过他政治立场,但从年龄来看父母很有可能是伊朗革命以后跑到欧美来的,父母是不是反贼可想而知。

说个无关的,还认识一个香港人,严格说是混血儿,父亲是香港移民,母亲是英国人,说话举止非常彬彬有礼和贵族差不多。他爸为什么移民去英国,什么时候移民去的,可想而知。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这就跟海外战狼特别“拥共”是一个道理。

你看他们的言论,极左,深红,坚决拥护共产党统治,吃着自由社会的饭砸着自由社会的锅。

可是,只要你提出让他们回国发展,放弃西方国籍,他们马上就搪塞敷衍顾左右而言他。

他们是真爱国拥共吗?他们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反正共匪压迫不到他们头上。

如你所言,他们是为了逃避伊斯兰政权统治才移民美国,他们怎么可能对伊斯兰政权有真正的好感呢?
順帶一提 伊朗裔是美國收入最高的裔之一
不是伊朗人特別屌,
而是1979年伊朗有知識有資本的人全跑美國了
是全國的精英(窮鬼/傻瓜留下來支持霍姆尼)

這個就是美國作為人類燈塔的好處 
世界上任何國家有原教旨革命/共產革命等
該國的精英和資本家都首選跑路到美國
為美國帶來人材和資本
你喒啊提厄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流亡海外的自由伊朗人、自由古巴人、自由越南人、自由寮国人应该和自由中国人、自由图博人、自由东土耳其斯坦人联合起来。他们都是极端主义的受害者,都向往民主自由,只有形成合力,才能推倒邪恶的极端政权,光复祖国河山。
日本对美国宣战的时候,还号召在美国的日本人为他们的祖国——美国而战斗。人认同什么共同体,就移民过去,这是国际上的常识。只有恐怖分子才会“我永远是XX国人”,“我脚下的土地就是XX国”这样喊口号
以下為我的 Anecdote

我懂的在美伊朗人也痛恨伊朗,那時奧巴馬與伊朗交和他們非常反對
就像佛羅里達州的古巴人抗議奧巴馬的溫和政策一樣
将心比心,他们应该和中国人差不多,有粉红战狼有反贼。试问如果现在炸死一个陈全国、蔡奇你会不高兴吗?这就理解伊朗反贼了。同样的,也会有战狼粉红表示愤怒打砸美国大使馆。
en010272 黑名单 自由国度一漂萍
“杜鲁门”号航母战斗群与多架大型军用运输机运载数千名美军士兵已陆续抵达中东。“杜鲁门”号航母的舰长卡冯·哈基姆扎德是出生在伊朗的第一代美国移民。12岁时他和家人逃离伊朗极权统治移民美国,立志长大后报答美国收留救助之恩,他以优异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有多次率领各型舰艇在中东执行任务的经历。
https://twitter.com/hu_lalalalala/status/1214146490991599616

https://pbs.twimg.com/media/ENmDyhbUYAA0hz1?format=jpg&name=orig
割镰刀的韭菜 简介如:小熊维尼
我的室友是伊朗人,现在在美国读医学博士后。他说40%的伊朗人反政府,另外40%伊朗人属于保守派,希望改革,剩下的20%属于宗教狂热份子,相信神权国家才能拯救伊朗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哎喲,伊朗有那麼多“小嫩綠”舉著小旗,由使館統一發放安排去抗議嗎?有伊朗群組織伊朗人武裝起來自衛嗎?

地球上哪個國家能跟偉光正的中共國比“正義”?
伊朗也有小粉红的,远远没有中国那么多。毕竟伊朗的生活水平是一天不如一天的,这种时候哪怕是民主政府估计老百姓怨气都很大,别说宗教/半独裁属性的了。不过你仍然可以见到不少比较拥护政府的人,我亲眼见过几个伊朗人为巴列维该不该被推翻,美国到底是不是邪恶的争吵。其实穿着保守的伊朗人可能比较拥护政府,特别是女性在国外还戴头巾的。不过确实,伊朗人对政权的拥护远不及中国人,但是从民族主义这上面来看其实差不太多,都认为波斯文明很伟大,他们是聪明勤劳的波斯人之类。
用脚投票的都不用多说吧。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紅鷹同蒼狼 ?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巴列維國王的白色革命確實意義重大,但始終沒有涉及民主改革和宗教改革,到底還是他這個穆斯林沙阿不行,不願意徹底的憲政,也不愿意建立神權國家。他也許真的不知道,波斯帝國不是波斯人的帝國,而是拜火教的帝國。不管是專制政權還是憲政都不可能也不應該容許和國家意志相悖的宗教活動的存在,再信仰自由的民主國家也不可能也不應該容許用石頭砸街上露肚臍眼的女人。
國王面前曾經有許多條路,改革伊斯蘭教,建立以他爲核心的神權國家,或者乾脆復興拜火教。但是他一個都沒有做,當然他做了任何一個他也就不是他了,到底只是一個暴發戶土鱉穆斯林軍閥而已
freedemo Freedom is not free.
“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 本杰明.弗兰克林
参考美国的422团 the 442nd regiment
不离不弃 反共反大中华使我快乐。非典型马基雅维利(赤匪眼中的恐怖分子)
最近一段时间,伊朗国内其实也有发生大规模抗争事件,各位有看到,伊朗人(例如在美国的)打出——我支持伊朗警察云云——的口号 吗?

现实中遇到,或者在媒体上看到?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在伊朗本土之外,伊侨最多的城市是洛杉矶。苏奈曼尼被绞成肉酱那天,在洛杉矶的伊朗人社区里,比过年了还高兴。
聪明的人民用脚投了票,可惜没有脚的人只能等死。
Jewel 5 demands not 1 less stand w/ HK
見過的 也和華人社區一樣 有親共的 和反共的一樣 
教子暮年 鲁迅的理想我来完成
其实我感觉品葱也有相对一部分仇美葱友 因为大家觉得美国总是摆着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姿态 但是请问各位这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姿态有什么不妥吗?一个国家纵然是国家利益是第一位 如果自己利益都不能争取到的国家他还能拯救别人吗 另外我个人对于美国文化的了解 我总感觉美国文化的骨子里总有一种吊丝逆袭的气质 可以说美国的外来移民数量是世界第一 几乎可以找到来自任何肤色与民族的人 我感觉美国还是一个有很强普世价值文化和观念的国家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在國內時認識一外教,伊朗裔移民加拿大
學生都說他伊朗人(口語上說並不是指的是法律上的國籍)
但是每次當面說他伊朗人他一定會糾正說自己是加拿大人
當時還很不解他為什麼對一些小孩的說法那麼認真,也不懂伊朗的情況。長大了知道的多了,現在我也懂了
musicsir ? 鉴于品葱管理员两次不分青红皂白的给我观察,同时认真的分析总是被狗咬,操他妈的我觉得杀掉这个号。今后不会在做任何分析回复和评论,最后说一句操他妈品葱管理员,你们牛逼,灵车飘逸,骨灰拌饭,我服
作为一个在美国和加拿大都生活过,并且接触过很多伊朗人的,说几句他们跟我说过的话:

1. 伊斯兰主义和共产主义一样,都严重阻碍了社会进步早晚没有好下场。

2. 伊朗的哈梅内伊,艾哈迈迪内贾德,鲁哈尼等都把自己的子女送到了外国,然后自己在那里教育人民(反正我感觉还真的一样)。

3. 伊朗的领导人都很疯狂。

4. 伊朗的民主其实和中国一样市一个扯淡(fake)的民主。

5. 伊朗人都很怀念阿列维时代,那个时候是伊朗最繁荣的时期。

6. 伊朗人根本不相信政府说的话(这句话多次出现,包括伊朗政府说伊朗抗议,政府没有开枪,伊朗的疫情最初发展很慢,还有人们被撸去悼念苏莱曼尼)。


。。。。。。。。。。。。

以上是大部分我认识的伊朗人说的话的重叠。。

其实境外伊朗人怎么看那个反人类政权,想想我们怎么看某404政权就知道了,没什么区别。。。
波斯人再怎么说,封建性和共同体还是仅次于北美,欧洲和日本的,跟东亚大陆洼地根本不是一回事儿。也就是说,波斯人只是教廷压抑了社会加上79年那一次和美国闹崩了被排除在国际贸易体系之外造成了一些经济困难。类似于中世纪的欧洲大陆社会。和桂枝那种张献忠和菜人随时转换无缝对接完全不是一码事。

很多人搞不明白中国人,甚至一代一代的民小发明出了民族性这个词来解释,却连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实际上桂枝的民族性很好解释,那就是无产阶级性。桂枝作为长久以来全世界流氓无产阶级的基地不是说着玩的。这也是为什么鲁迅说过要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支那人。流氓无产者的语言是毫无价值的,如果他们看见你们认真得对待他们,他们就会觉得你是个傻瓜而要来占你的便宜。但如果你用他们真实得阶级身份对待他们得话,他们就会在内心里暗自佩服你,觉得你这个人有判断力,别的事情也不会差。这便是无产阶级的自然心理。这也完美解释了为什么支乎上的海豚们在文明世界战天斗地指点江山,而对你包把你国折腾成这样却山呼万岁。因为他们明白自己是卑贱的降虏,文明世界拿文明世界的规则对待他们,他们便觉得文明世界药丸了。

伊朗人因为伊斯兰革命而脱离了主流世界,被国际贸易排除在外。却很自然的没有发生任何人道主义危机,老百姓有平价米面吃得起肉用得起便宜的汽油。到现在也是中等收入国家。而你国在加入WTO以前几乎就是张献忠遍地,人吃人了。不信,你问问老一辈人九十年代出火车站上了出租车生还的概率是多少?

海外伊朗人自然希望拥抱文明世界而反对教廷。伊朗在破除教权世俗化后,也会重新加入文明世界,成为中东地区类似沙特那样的富国。估计在可预见的未来,桂枝女大学生争先恐后的出嫁目的地就有伊朗。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多数痛恨伊朗政府单凭办签证需要大费周章就说明这些人离开”粪坑国家”的决心。
Kepopala 新注册用户
我认识的都比较世俗化,对绿教神棍政权没有好感,觉得backward,无论信不信绿,都不想回去

但其实很羡慕伊朗移民 一二代都羡慕

无论他们政权如何,他们真的可以不错的融入西方社会,人种和长相不会让人觉得是“外国人” ,他们大部分不说的话谁知道是不是伊朗来的

但我们就不一样了,哪怕是土生土长三四代亚裔 长了张亚洲脸,对方立即默认你是中国人,然后代入偏见,伊朗人没有这个困扰,我看他们的男生也很受白女欢迎,女朋友一茬一茬的换 清一色白人 

不要说什么西方没有种族歧视,表面当然都友好,但也仅限于此了,内心隔着一层的感觉很明显 特别是对我们中国男性,只能怪狗日的共产党坏了我们全体华人甚至亚裔的名声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卡斯特罗搞革命时候还跑到美国去向古巴裔募捐,在美国的伊朗裔就是要捐钱,你说怎么办,抓起来?
伊朗怎么搞得现在这种状况的? 我记得他们的穆斯林比较世俗的,是不是和中国、土耳其想恢复帝国一样,想恢复波斯帝国?
说实话,海外伊朗人,海外古巴人,包括海外中国人,定居的那部分都是大部分反故国暴政,少部分爱国粉蛆类型的。

中国问题的复杂性来源于文化和经济上和自由世界的纠葛。这简直是现在双方都没清算的一个问题。至少在欧美,共识是哈梅内伊是个混账,但中国和欧美的关系到底如何定义? 海外华人这点也没想通吧? 据我观察,少数北美崔哥这个类型的,反贼还是大多数,但反贼也对中国如何民主化这个问题各执一词,最普遍的看法居然是三战结束了靠占领军帮忙实现民主,这简直是一种绝望心态。美国和伊朗闹翻了,国土安全的剧情拿伊朗当boss,找了很多当年外逃的伊朗裔做演员,我看表演非常好,几乎无缝融入了美国文化。。但如果拿中国当假想敌,找大陆80年代移民的后代当演员,效果如何呢? 

其他国家的移民,文化牵连没有中国这么深,左派理论上支持文化多元,所以这些人至少投奔个左派是能找到融入点的。但中国移民到了国外,基本上和政治绝缘,没有和任何政治团体结成同盟,所以至今依然边缘化。文化上因为中国传统对国外的看法都是番邦,需要给自己进贡的那种,所以即便到了海外,很多华人也压根不想主动融入当地社会。所以等全世界敌视中国以后,就算在海外的中国人,也要好好考虑文化差异方面的问题,中国文化如何融入世界,可比什么伊朗,土耳其都难太多了。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后,很多伊朗国内的精英拼了命卖全部家当移民,然而中国精英呢? 反向回国的例子倒真的不少。我们这些中国人有现在这个意识形态,说实话也多亏了互联网,假如没互联网,很难独立进化出反贼的心态。
ess1325 我一般很安静的
@erixon:我觉得嘛,你可以考虑区分下留学生群体与移民定居群体的区别。我亲戚,拿了绿卡,现在思想上的“我国”已经成了美利坚。
葱友对伊朗人反叛程度的判断,依据在于他们信不信"绿教"。
中国社会民主党 理性+博爱=科学+民主
我认识一个伊朗的年轻姑娘,相当反贼,所以我们很有共同话题
lsxxxx 新注册用户
想問一下有沒有人知道高讚裡提到的「太陽獅子徽章」的購買鏈接啊?挺好看的,想買一枚,但我在Amazon上面沒找到(@決不做奴隸威望不夠,無法私信,十分抱歉)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伊朗流亡者跟古巴流亡者跟中國民運性質差不多,巴列維王朝雖然腐敗,雖然有白色恐怖統治,可是比後來的政教合一的回教統治集團好太多了,巴列維王朝的白色革命的大方向是對的,如果堅持下來,估計伊朗可以過渡成君主立憲的民主國家,當初美國如果積極支持巴列維王朝,估計今天的伊朗會是一個軟實力非常強大的國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1
  • 浏览: 25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