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来自己刚来到美国时自己都没能理解到的文化差异

我是个上海人 初中的时候来到美国
来到美国后上学自然是需要读ESL的 当时我并没有明白我遇到的一件事是文化差异
我记得当时我ESL老师要求我们做一个关于你家乡城市的说明 毕竟是ESL班 整个班都是外国人 我问老师要求是什么
老师说是人口 建筑 食物什么的 反正就是当地特色
然后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事情是文化差异 在GOOGLE找上海人口的时候发现了2个数据 户籍人数以及常住人口
当然美国人并没有户籍制度 因为有2个数字我也不知道用哪个 我当时问老师要的是household/resident还是population 老师一脸诧异的不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时至今日想起来才明白这是一种文化差异
可能真的是哪个笑话一样 农民在种地的时候幻想皇帝种地时用的是金锄头
从小生活在沦陷区的人以外全世界都有户籍制度 上海户口以及其他国家一线城市的居民是人上人
我当时是个初中生 并没有能理解这方面的差异 直到现在大学了才明白这件事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类似的经历
19
分享 2022-02-21

29 个评论

我来美国迷上了一个英国女孩。她父母是曾在巴基斯坦的英国传教士。她人特好还开车送过我。请她吃了一次饺子她说特好吃。我当时很穷又土。唉简直是圣女的光辉。可惜我很快就转走了。
关于楼主说的“一线城市人上人”观念,我也深有体会,说一个来美国找我玩的中国朋友的。

在来之前,朋友问我在哪个城市,我说在xxx,她说查了一下,人口还不如中国地级市一个街道。我说是啊,我们这里大农村,你可以理解为旧金山乡下(湾区)。

她用我的地址查了一下离旧金山的距离,好远。她问我为什么要住在离旧金山这么远的地方,生病了怎么办?打车去旧金山看病?

我说我们这里医疗资源完全不输给旧金山,硅谷的高薪高管都住在这些湾区小城市里,就在家附近看病。

她问我,不考虑什么时候搬去旧金山城里吗?

我说:为什么要去旧金山啊?破的要死,我还看不上呢。

她忧心忡忡地说:如果旧金山破,那你就要努力搬到纽约啊!你现在是没孩子,以后有孩子了,你让你小孩上乡下学校吗?怎么也得上纽约或者旧金山的好学校吧?

我哭笑不得地说:湾区的好学区、富人区、最牛逼的大公司总部,都在乡下,而不是旧金山。至于纽约……文化与金融的工作机会确实很多,但不是你想象的美国大公司一半都在纽约的。而且纽约很破。

通话之后,我发给她一个邮件,列举了:
主要技术公司里只有Salesforce和Uber的总部在旧金山城里。
Apple所在的Cupertino,人口60,257
Google所在的Mountain View,人口81,656
Facebook所在的Menlo Park,人口34,138
Netflix所在的Los Gatos,人口30,729
全都在人口不足中国地级市一个街道的乡下。
PCSD 🤬不友善用户 回复 kind
>> 我说一个来美国找我玩的中国朋友的。在来之前,朋友问我在哪个城市,我说在xxx,她说查了一下,人...


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好处。总比去波士顿996强。
>> 关于楼主说的“一线城市人上人”观念,我也深有体会,说一个来美国找我玩的中国朋友的。在来之前,朋...


中国人永远无法跨越的一道心理障碍,城乡差异
也说一个我自己的故事吧。一次和一个犹太人聊天。作为都有着受过极权伤害的人的后代,自然而然会聊到自己祖辈们经历。当那位犹太人听完我的家人在文革的经历后,他由衷地替我感到遗憾。而我也感觉到他作为犹太人,对我的叙述多了一份特有的理解。然而,在这之后,他突然问我到:“那么,你会因为你祖辈的经历而有负疚感吗?” 我当时有那么一瞬间的困惑,因为在他提出这个问题前,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更别说负疚感了。作为一个受害者的后代,在那之前我似乎从来没有把自己和负疚感联系在一起。负疚的应该是加害人,我为何要负疚?

但是在那之后,每过一阵子我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提出的问题。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造成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是文化?还是那个政府?在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谴责施害者的暴行的时候,我是否应该做更多,少一分谴责,少一分心安理得,多一分责任感?为了灾难不再重演,也许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铭记。但似乎在今天,连记忆,也在逐渐离我们远去。
>> 中国人永远无法跨越的一道心理障碍,城乡差异

還有人均GDP
户籍制度把人分三六九等,投胎到中国就是地狱模式啊

河南高考过的很能体会吧
>> 也说一个我自己的故事吧。一次和一个犹太人聊天。作为都有着受过极权伤害的人的后代,自然而然会聊到...


德國(至今)和日本(至廿一世紀前)的罪惡感和反戰思潮我有聽過,但被逼害族群的負疚感我不太明白,可以詳細講一下嗎?
>> 中国人永远无法跨越的一道心理障碍,城乡差异

中国人难以跨越的是习惯以自己的认知、喜好来作为标准丈量全世界。
>> 德國(至今)和日本(至廿一世紀前)的罪惡感和反戰思潮我有聽過,但被逼害族群的負疚感我不太明白,...

其实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自己一开始也是觉得无比困惑。但后来随着在国外的时间长了,又因为兴趣一直在了解更多的西方文化。我猜测,西方文化里很特殊的一个地方就是负罪感/赎罪感。赎罪感在浅层的表现比较容易理解,比如当今许多educated的白人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是有罪之人,即使加害者是他们的祖先而不是他们。在深层,也表现为受害者的负罪感。比如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里面会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我个人觉得,一定程度的负罪感对个人对社会是有一定积极作用的。从个人角度来说,一定的负罪感能让一个人减少作为受害者看待事物的主观性,让人能更理性,更好地看待过去。对社会来说,也许这更有利于历史伤口的缝合。现实世界中加害者自己曾经也是受害者的例子比比皆是(私以为文革,某种角度来说也是极权统治者利用了底层的受害者思维。)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作为受害者后代的我自己,那位犹太老爷爷提到的负疚感,对于我自己,也许意味着我应该在衣食无忧的生活中,多一分对那段历史的思索,已经多一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责任感吧。简而言之,我的理解是,因为自己/自己的祖辈是受害者,所以我们更应该了解受害者的痛苦,所以更应该警醒自己不当加害者,不让悲剧重演。

当然任何事情也讲个适度吧,群体的负罪感容易受到小人利用,对个人来说,受害者的负罪感太overwhelmed而造成受害者更多的创伤的例子也不要太多。

以上只是我自己的个人想法,也许不太对,毕竟我自己也是在慢慢了解这个有意思的文化/社会差异。欢迎大家分享自己的看法!
我们老师第一课教的是握手,这是西方基本礼仪,感觉像小学生一样。

说实话,感觉接触陌生人的手特不习惯,但是身体接触有利于培养好感是肯定的,异性尤佳。😂
>> 关于楼主说的“一线城市人上人”观念,我也深有体会,说一个来美国找我玩的中国朋友的。在来之前,朋...

所以这次疫情美国的医疗系统就没垮过,看来中国放开的话真扛不住。
>> 其实我也一直再思考这个问题,我自己一开始也是觉得无比困惑。但后来随着在国外的时间长了,又因为兴...


對歷史與其教訓的銘記確實需要受重視,但個人認為單純正視歷史避免重覆犯錯比所謂認罪懺悔更實際。白左那種代入式體驗明顯就是太過火了,正如你所講容易被人利用,支共近年不就常抓住屠殺原住民一事不放去煽動北美白左進行內部批鬥麼?

在另一篇討論中我提過,人們記住伊拉克,卻沒記住科威特,結果就是綏靖政策再一次上演。
害怕破壞他國民主而放棄干涉國際情勢(提外話,奧巴馬開始的嘴炮外交和鎖國閉關,然後賴在特朗普頭上也令人費解),卻因此放縱了中俄等極權國家全方面擴張滲透;
嚮往和平而攻擊越戰、伊拉克戰爭等介入別國,面向自己人大加撻伐卻忽視了在他身後的黑手(不講最近的烏克蘭,所羅門群島還在打呢);
反法西斯成為了新法西斯(黑命貴、安提法乃至一眾政治正確觀點對言論自由的衝擊)等等。

更離譜的是「政治正確」靠着道德綁架企圖完全禁止討論,反對的人就是納粹就是法西斯,不管你是德國人還是猶太人(復國運動)都要懺悔,沒有一個人是乾淨的──這種論調中的宗教狂熱色彩跟中世紀以及馬列信徒一樣的可怕。

做錯事要認,但不是自己做的認什麼?要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靠的不是事無大小都懺悔抱疚,那對防止歷史重演根本沒有幫助…
>> 关于楼主说的“一线城市人上人”观念,我也深有体会,说一个来美国找我玩的中国朋友的。在来之前,朋...

主要是很多中国人无法理解发达国家的贫富差距真的远小于中国,比如欧美小城市的工资可能是伦敦纽约LA的三分之二,但是在中国,三线以下和北上深的工资就是3-5倍的差距
>> 對歷史與其教訓的銘記確實需要受重視,但個人認為單純正視歷史避免重覆犯錯比所謂認罪懺悔更實際。白...

同意您的大部分观点。和我当时对话的犹太老爷爷用的英文原词为“guilty”。我想说的是,可能也许或许,guilty 这个词,在西方的文化中,也许还多了一层“反思”的意思。而中文对应的翻译“负疚,愧疚”也许反思的意味较少或几乎没有,更多的是指作为加害者的反思。而能翻译“guilty”这个词的中文,除了“愧疚,负疚”,似乎也找不到更好的翻译了(哭笑)。有的话请告诉我lol 而这,也许也反映了一种文化的差异?当然,这也有可能仅仅是我自己的胡思乱想啦!

我想说的是,对待每一个历史事件/现象,需要全社会每个群体的客观反思,而不仅仅是加害者。这也包括了受害者群体需要尽量隐去自己作为受害者这么一个主观的角色,以客观的角度去审视一件事。比如非裔美国人,可能需要尽量地走出“受害者思维”,不因为自己以前收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便理所当然地觉得所有的族群在现在都需要“赎罪”。非裔美国人不因受到歧视,同样的,每一个族群,都不应被区分对待。我也很讨厌被政客利用的“政治正确”。所谓“政治正确”,私以为某种角度上看也是片面站在“受害者角度”看待事情造成的。对每一个人来说,learn from the past都非常重要。

Again,这只是我个人结合自己的经历,对“guilty”的理解。任何事情走向一个极端都是不合理的,这其中便包括了极端“guilty”。同时,guilty这个词本身,也许不能和中文里的“负疚”做100%的互换。That’s all.
>> 关于楼主说的“一线城市人上人”观念,我也深有体会,说一个来美国找我玩的中国朋友的。在来之前,朋...


厲害國城鄉差異太大 城市像歐洲 農村像非洲
不過你對這種一直在中國的人用鄉下來描述住的城市也有誤導性 最多算suburb吧
>> 我们老师第一课教的是握手,这是西方基本礼仪,感觉像小学生一样。说实话,感觉接触陌生人的手特不习...

你在中国不跟陌生人握手的?
我當初知道美國沒有戶籍制度的時候也很驚訝,他們的人民投票的時候該怎麼辦?後來知道人家是用駕照等ID CARD登記投票制,如果我出生在美國又不看病又沒車那就跟黑戶沒兩樣。

  但我覺得即使都有戶籍制度,但台灣跟中國的也很不一樣。據我所知中國的戶籍似乎是很難移轉且有限制,不太確定限制的用意是什麼?如果說學生學區會有差那可以理解,但成年人應該就沒關係了吧,難道是為了防止鄉下人口大量外流?
我想起以前有人问哪个国家最反华。我笑了,有个国家不准华人随便搬家,不准华人随便取钱,甚至限制华人生育,哪里是最反华的国家呀?
>> 我當初知道美國沒有戶籍制度的時候也很驚訝,他們的人民投票的時候該怎麼辦?後來知道人家是用駕照等...

农村户口转城市户口很难 其次就是转一线城市也很难
具体为什么 劳动党的公开说法我觉得也没人会去信 就我自己的看法 是为了控制资源分配 因为中国的社会资源不是市场自然分配的 而是人为的把资源集中起来 比如医疗 教育 养老等 而为了保持这种资源集中的情况 人为的去干预资源分配也就是一个非常自然的结果了
而农村户口跟城市户口的差距是为了人为的把农村户口变成廉价劳动力
非牆國人,剛來的時候,唯一不適應

這裏的人做事總是慢吞吞的 ( 銀行,超市,政府各部門......),直到在NY 住了兩年後才發覺每個地方都不一樣。

至於電影/政治/飲食/體育 大致不算事。
>> 其实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自己一开始也是觉得无比困惑。但后来随着在国外的时间长了,又因为兴...


结果就是白左盛行。如果全世界都是白左无所谓,知人俄人虎视眈眈,黑人打砸抢,穆斯林拼命生,这种情况下还满怀负罪感就是自己找死。最可恨的是慷他人之慨,加税加到我头上,他们自己倒是把税都抵了。
真正有錢人擁有一個國家,次點是幾百畝地,報紙上富豪是有5畝豪宅,下一等是西方常人的獨立屋,最窮的是住幾十層的公寓,媒體照片以為是燈火輝煌國家強盛,實際上是窮人鴿子籠聚居之地!
>> 真正有錢人擁有一個國家,次點是幾百畝地,報紙上富豪是有5畝豪宅,下一等是西方常人的獨立屋,最窮...


确实,有人到了美国,问:“怎么一座高楼都没有”?

冬奥,墙内到处在转发:“美国运动员到北京看到高楼林立,羡慕不已!”
>> 同意您的大部分观点。和我当时对话的犹太老爷爷用的英文原词为“guilty”。我想说的是,可能也...


你是无神论者吗?GUILT是基督教神学的核心,无神论者很难体会。基督教认为,每个人(整个人类)都是有原罪的,包括最善良的人。人性本恶,是人类自己造成了很多灾难。

你说你理解GUILT还要加上反思的意思,我认为用反思一词,还不如用痛苦。

推荐两类研究,一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为代表的企业家精神与宗教伦理的关系;二是西方的悲剧美学与宗教意识。

这里面都提到了西方的宗教精神与悲剧意识相关:身为人类,所无法避免的那种孤独、苦闷、绝望和压抑,是世俗上取得多少成就都无法使之消除的。仿佛就是一种生命的原罪一般,而且真的是agony. 比世俗生活中遇到的具体的难过(比如生老病死、工作压力)更加严重和难以弥补,毕竟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20世纪的历史证明,19世纪及以前的无数思想家提倡自由平等博爱,而且强调了人类的启蒙理性可以阻止强权、杀戮、战争,但20世纪发生的希特勒由民选上台、犹太人大屠杀和二战等等疯狂的历史,证明人类高谈阔论什么启蒙运动、什么个人自由,都不能阻止大屠杀这种事情的发生,德国有无数提倡自由平等博爱人文启蒙的思想家、音乐家、文学家,还是无法阻止。

(以上观点参见以赛亚伯林的观念史研究。值得注意的,以赛亚伯林就是个犹太人/犹太家庭出身的犹太教徒。)

在犹太人大屠杀和二战发生时,那些写文章宣扬过自由平等博爱的人文知识分子,要么加入了希特勒鼓吹战争,要么虽然没有参与作恶,但因为洞若观火,更加痛苦。

经过我多年在中国和美国学习人文理论和基督教文化的理解,神学意义上的guilt,意指“生存于世的痛苦,尤其是面对罪恶时人类的渺小与无助”更准确一点。

犹太人大屠杀一事,面对罪恶,人类 a) 要么无知无觉罪恶正在发生;b) 要么加入作恶,并且觉得自己在做德意志民族伟大复兴的事;c) 要么被迫作恶,受尽内心纠结折磨;d) 要么认清了问题所在,但做不了任何事来阻止,同样受尽内心纠结折磨;e) 要么我们出生时,罪恶就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做不了什么。老爷爷说的,大概是e吧。而平时用guilt表歉疚的,就是狭义上b肯定是guilty(能被法庭判定有罪的),广义上acd也应该feel guilty(感到抱歉,因为没能阻止恶行发生)。

例子:多数美国人在调查中认为,你没公开歧视过黑人,就不必觉得自己有罪。但现在有更主流的视角,认为黑人在美国长期被奴役、被exclude的历史造成了他们不独立、不善于学习的性格,在以学业为基础的现代社会,很难取得个人成就,所以即使你没有公开歧视过黑人,也同样有罪,而他们是victims,即使没被公开歧视,也是victims(我只是列举美国有这样的激进观点,而且还很主流,大家同不同意自辨)。

总之,对GUILT的理解,抱不抱歉是世俗意义上的,所以法院判定某人无罪,是not guilty。

但神学意义上,GUILT始终是在强调人类渺小,而且世界不公平,所以才需要上帝。因为世界不是乐土,遍地都是不公,人类终极无法避免的那种孤独、苦闷、绝望和压抑,是世俗上取得多少成就都无法使之消除的。
不具名的韭菜 新注册用户
非牆國人
第一次發現戶籍制在不同國家的差距
無法體會這種差異但可以理解
我觉得这不叫文化差异,差异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地位上偏向平等关系的两种文化之间的区别,而这已经是被户籍迫害到根深蒂固的思想手铐了。
>> 你是无神论者吗?GUILT是基督教神学的核心,无神论者很难体会。基督教认为,每个人(整个人类)...

谢谢补充 学习了!
其实可以对应到罗马帝国的 罗马公民 跟 无公民权者 的关系。 当然也反映了 户籍制度是一个多么落后的系统。LOL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