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实秋说:嚣张的年轻一代为国家注入新的活力。从这个角度看,是不是大陆的年轻人才是真正的废青?

香港这件事,大陆的年轻人都在骂香港的年轻人是废青,说他们是废了这一代,被西方洗脑了。

昨晚看到陈秋实一个视频,他说嚣张的年轻人给一个民族不断贡献着新鲜的创新的力量。从这个角度讲香港的年轻人面对不公至少他们有勇气和胆量跟这个社会说不。但是反观大陆的年轻人呢?一副得过且过,岁月静好,不谈政治。更加没有勇气和不公说不。而且在这种压抑的制度下,创新能力更是废掉。所以真正的废青是不是大陆的年轻人?

我这一代,90年代,刚好赶上中国飞速发展期,那时全面接触西方文化,港台文化,日本韩国等国家的文化感染。那时还没有墙,还可以上google,Facebook。那时还允许骂政府,在网上大谈自己的见解,被中共洗脑并不算太深。

可是我们下一代00后,甚至10后,例如我侄子那样,看的全部都是国产动画长大,长大应该也只能接触垃圾国产片。google不知道是什么,Ins更是不知道是什么。接受的是中共的洗脑,在一个压抑的制度之下,各种创造几乎全部都要经过审核。整天上网接受的信息就是厉害了我的国这种过滤的信息。


大陆下一代是不是要完了?
不客气地说,从任何角度看,大陆绝大部分青年都是他们自己口中的废青。

但是关于“废青”这词,我知道香港朋友很多使用废青是一种自嘲,而大陆借以嘲弄,甚至大肆泛滥的使用则不然,骨子里就是一种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异化和蔓延。

本质就是认为“学业、工作”面临危机,蹲在底层的人们,是一种原罪,这种罪不去追究它的来源,社会和制度对它的塑造,而仅仅认为是:你不够努力。

大陆这种社达潜意识,就会造就互害。即,我们不去讨论制度框架的荒谬、不去讨论权力和利益分配的荒谬,而局限在这些变形的东西里互相比谁努力能掐死谁。

同样也导致,大陆的人们认为“牺牲一小撮人”是正常的,看看大陆残障人士的现状、少数族群的现状,甚至是贫困人口,这些都是这种社达潜意识认可的“牺牲者”。

还有996,“你不努力加班你就滚呗,想工作的有的是”,是不是正是废青这词在大陆流行的氛围土壤?那些贩卖焦虑的国产网红大v,他们贩卖的焦虑根本上也是“不努力就会被淘汰”,吃得仍也是这一口饭。

于是键盘上骂废青的粉红们最后无法逃脱成为废青的命运,持续循环。
波是博士 真假博士
文革一代青年還參加過各種街頭武鬥、破四舊、各種鬥爭大會、還曾上山下鄉瞎折騰、各種街頭游行示威、還曾進京去天安門接受僞大領秀檢閲... 僞大領秀噸噸教搗八九點鐘太陽說: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要經風雨見世面在大風大浪中鍛煉成長...
改開一代青年曾參加過六四,連知名五毛胡叼盤、白岩松等亦親身參與,亦都曾為自由、民主、反官倒、反貪腐而真情呐喊,更遑論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浦志強律師等一直堅守理想者呢…
現在這些個六四之後出生蜜罐中長大的中華兒女及孫輩們,真是可悲可憐,連一場像樣的街頭運動都沒參加過,都是精緻利己者,都非常「老成持重」幾乎個個皆像勢利老者似的,都凡事「只講利弊,不顧是非」,各個家庭都是這個樣子啊,長輩無法教育好他們,他們以維護政府為榮,都是土共的洗腦教育流水綫上的悲哀產品,説實在,我們的晚輩幾乎都沒參加過什麽重大街頭運動,他們都不關心公益、公民社會,都個個是精緻利己者及聼不進異見也聼不得異議的玻璃心...
看看那些屢屢為推脫自個應盡責任來為自個世代而極盡辯解能事的「鍵盤俠」支那年輕人,真是無話可説... 梁啓超曾言:「今日中國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強則國強,少年富則國富...」
香港青年不是廢青,而支那青年反倒多是廢青啊……
說當代支那青年大都是廢青,其實也很準確、也不爲過啊...

【補充】
吾呢作爲坐過紅色大牢的「過來人」,也想跟支那吾種花晚輩世代簡單說倆句 關於爾們重視利弊的所謂「成本」或「囂張的成本」之辯解理由問題...
如果香港後生仔們都太顧及所謂「成本」,即所謂只論利弊而不論是非的話,那可能就根本沒啥時代革命可言了,也沒啥代溝衝突了,香港後生仔們都在家呆著唄,都嵗月靜好唄,幹嘛衝上街頭受催淚之苦、受失睛之殘、受牢獄之苦及牢獄中性侵之苦,甚至受丟了性命被自殺之苦?……
如果天底下都只講利弊不顧是非的話,那所有革命都是成本高昂的,連零八憲章都是成本太高了,令到帶頭大哥曉波先生痛失生命…… 中國近現代史的兩個革命黨亦兼王八蛋黨的國民黨、共產黨,都是寧可千萬人頭落地也要打下江山並坐穩江山,爾去跟其講「成本」?~其會世世代代割爾韭菜!—— 當年國民黨領袖汪兆銘(精衛)就曾教訓青年黨曰:國民黨是靠流血犧牲打下了江山,你們青年黨也想坐頭把交椅掌握政權,那拿命來換!這個調調也跟土共一個樣:紅色江山是我們共產黨千千萬萬烈士用鮮血換來的!你們民運也癡心妄想什麽權力和權利,那光説不練算啥能耐呢,有本事來搬倒老子啊,看把你們能耐的,井岡山的山頭還在、大渡橋的鐵索也在,有本事你們就拿血拿命來換,別作慫蛋來跟老子唧唧歪歪的!~呵呵,想必大家都聼過我黨五毛們的這番言辭吧,這也確為我黨真實心聲和想法咯。~這也就是我黨的「成本論」啊!請你們反躬自省一下,是否跟你們為自個找藉口辯白的「成本論」是基於同一個邏輯並同一個調調?國民黨、共產黨,追其革命初心,都是不講成本的,都是腦袋別在褲腰上閙革命、打江山滴…… 對於這樣橫霸的匪黨,你瞻前顧後地講究什麽所謂的「成本」,還是一拆就穿的僞成本呢,如此之慫,還如此總為自個的慫找出理由或藉口,那能讓人家瞧得上眼麽?

林姑娘(林昭)如果顧爾們所謂的「成本」,而貪生怕死只顧享樂的話,那她可能至今都快九十嵗了仍可能活著,她可能作爲一個大美人結婚後也兒孫滿堂或兒孫繞膝,靜享所謂嵗月靜好…… 劉磕巴(曉波)如果顧及所謂的「成本」,那他現在可能還活著,生活在歐美自由民主國家不必當年逆流決意回國參與六四了,也不會跟前妻陶力離婚也不會與親子劉陶決絕了…… 那就算在國内,只要肯聽從匪黨安排「安靜」點,那至少作爲匪國的博士,做學術是沒問題的,成名和發財都不成問題,投靠了土共或不惹惱土共而吃香喝辣者到處皆是,就曉波《豬的哲學》中所描述的那些個國人都是... 同是諾獎得主,莫言先生雖也討厭土共,但也沒去懟土共和招惹土共,就吃香喝辣,有得豪宅可住有得好歲月可靜享,按爾等邏輯,劉磕巴也太不會「算賬」太不計「成本」,最終坐穿紅色大牢連命都搭上了... 有點像吾們影帝溫家寶先生經常所言「不惜一切代價...」 ~「不惜一切代價」也即「不計一切成本」,不是麽?按爾邏輯思維,劉磕巴真夠傻叉的啦,不是麽?

再想想,那麽多六四遇難者,他們都不考慮「成本」了麽…… 
究其實呢,支那人民悶聲不敢反抗所付出的人權代價呢,弄成的世代為奴的被一茬茬收割韭菜,成本是最高昂的……
唉,說再多啦可能也沒用,連……
還是讓英烈們自個跟你們講講他們的成本觀吧,請看以下連結的這三封偉大書信~

林姑娘致吾們星球全人類的信:《一個兵士在陣地上》~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550/201444195115.htm

《曉波致好友廖胡子或廖禿頭(廖亦武)的信》~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20682

《肖杰致父母的遺書》~
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article/16384.html
大陆年轻人也配和香港青年比?恕我直言,就我们这种在品葱上混的,很多都没法和香港年轻一辈相比,他们敢以死明志,用命和强权抗争,还赢了,抿心自问,我做不到,在现实生活中我只能乖乖闭嘴,我想只有八九那一辈的年轻人有着港民现如今的勇气与担当,我们只是明真相,知事理的一帮人,也许是地域局限了我们,如果我们出生在香港那我相信街头抗争的人群中也会有我们的身影,但出生于大陆,局限太多,顾虑太多,我觉得我们能有如此觉悟也算是很不错了,毕竟不助纣为虐不做帮凶,一定意义上也是一种善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坦白說,我們香港人囂張成本雖然比民主國家高,但比國內低。

理論上,即使暴動罪成最高也是坐十年牢。一段般被濫捕,也只是被扣留48小時。當然,現在政府的底線可能已不存在,被自殺被失蹤的恐懼是存在。
但現在出來遊行,事前通知朋友,使用Telegram通支提供被捕支援的組織。做好失去48小時和一定保釋金的準備,都是一些心理準備。
hangingtree 放飛了自我
我是香港手足,我认为不能这样说。
大陆人虽然不关心社会公义,但仍在处处受限制的环境下努力地活着,為家人付出,是值得尊重的。
而且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保护自己是本能,不能怪别人为什么沉默。
在香港,香港孩子是一裡面的0.00000014285。已经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妨。
在大陆,他们是一裡面的0.00000000714。人如蝼蚁,命如草芥。
我看到在路边挥洒汗水的修路工人、清洁妈妈,甚至站街的妓女,也不敢说自己的生活活得比他们更有意义。
每个人都很重要,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我尊重他们。
这个政权待人民如一,我倒要以良心发誓,我要待他们如十四忆人。
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大陆年轻人。我认识很多大陆清醒,有见识的年轻人,还有00后跟我讲三峡大坝怎样有害无益(三峡大坝建时他还远未出生)。品葱上也有高中生声援香港反送中。

大陆的那些被中共洗脑的年轻人当然是废青,但不是颓废的废,是废物的废。没有任何自己思想,心中无是非曲直,脑子里都是共产纳粹口号。他们真谈不上颓不颓废,就是行走的废物。
为啥我看着桂枝年轻人才是最嚣张的呢?对民主自由嚣张的人全地球只有桂枝有吧?
大于弱智 加速主义者,逻辑鬼才,中医“废医验药”支持者
我同意楼上一个回答,香港嚣张成本比大陆低很多,如果哪天大陆嚣张成本如此低,品葱就不会是嘴炮场所了,而会成为连登那样的组织抗议的平台。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看个喜洋洋都能把同学烤了,这他妈还不嚣张?不嚣张14岁孩子奸杀13岁女娃?日本青年什么材料,一点狼性都没有,弱爆了。
琉璃光 文藝是抵抗暴政之妙法,乃至唯一方法。
以前有以粗暴為真誠、以守禮為虛偽者,其結果、看現在聞名世界的大陸(普遍失禮)遊客。

現在又將以囂張為正直,其結果、不堪想像。

一國最有人生智慧與經歷、掌握政經大權的中老年人因循苟且,不為子孫萬代計,卻鼓吹少不更事、浪漫冒進的青年、然後推他們去死。這種國家沒有希望。

修身治平,宣揚正見,不宜陷「政治戀童癖」

謹啟
谁说兔杂不谈政治的,屠美灭日了解一下

而且香港除了中共打压还有发展停滞才会有人抗议
盡自己的能力讓身邊的朋友上Youtube看文革和大躍進的紀錄片,然後慢慢引導他們去看牆外的真實新聞,最好幫他們注冊推特,follow維權人士。其實有時候成為小粉紅或反共人士是會受身邊的人和事影響,但也會有人本來就是小粉紅,你和他(她)說道理,他(她)可能會向公安舉報你,重現文革批鬥。至於10後的小朋友,只能夠依靠他們的父母和同輩親戚的影響了。假如你有能力而不去幫身邊的人清醒(當然是幫那些有良知有人性的,用最低的成本,在鬼國這種地方你永遠都想不到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而是選擇去逃避,那麼20年后,牆國就會以小粉紅為社會的大多數
                                                   
陈实秋?
陈秋实?

难道是我记错了吗
还是有别的寓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08
  • 浏览: 8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