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應對對[死亡]的恐懼,宗教是否惟一且必須的solution?

人生面對最大的恐懼就是死亡,那種意識消失的狀態,被世人忘卻的狀態

現今的科學沒有方法可以避免死亡,甚至連[死亡]是什麼感覺也沒有人能夠解答

即使是最理性的人在面對死亡/面對親人死亡時都很難保持理性

甚至我認為人類終其一生的目標都是圍繞[死亡]和[活著]
如何避免死亡?如何在活著有限的時間做享受人生?如何斌予生命意義?

但是從純惟物理性的角度去分析以上問題,好像永遠都找不到答案.


宗教似乎是解決這些問題的萬靈藥
有前世今生,有轉世,有上天堂下地獄,有靈魂



我覺得惟物康米最大最重要的缺憾就是沒有幫人類解決對[死亡]的恐懼
一直一直宣揚為革命犧牲怎麼怎麼偉大
再偉大也就是一個紀念埤的事,和其本人沒有半點關係
董存瑞下輩子會投好胎嗎?對不起,黨告訴你人死如燈滅

於是康米治下的人民開始變得自私,無道德,想有自己有限的生命中盡量享受最多的好東西
最後演變成社達式的原始動物
刘胡兰 “但是”后面,才是你真正想说的话。
恰恰相反,宗教描述的死了以后的世界,才更让我害怕。。。

根据某些宗教描述的,要么下地狱永久受折磨,要么上天堂,对着某个绝对权威天天唱赞歌。。。 

不相信任何宗教,死反而是个很自然的过程。每个人都经历过未出生。。。死的感觉就跟未出生一模一样啊,有什么可怕的?

人怕的其实不是死,死人自己从来不会怕的。。。人怕的是自己爱的人死了,永远失去这个人了,以及走向死亡的那个衰老,疾病的过程。 
一发帖我就跑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有生就有老、病、死、愁、悲、苦、忧、恼,是以佛教的目的是为了断轮回之苦,不再生,也就是涅槃。引用在网上搜索到的一段文“唯有"涅槃"方能灭苦 这就是佛陀亲身"证"到的, 佛陀说:"比丘们! 现在和从前一样,我只有教导苦和苦的止息。"这已经明确指出正确的修行是怎样的,那就是所有和止息苦没有直接相关的问题都是戏论。”。

你说的前世今生,轮回,因果,天界地狱并不是安慰或者说万灵药,这些是本来就存在的,它们是被发现而不是被发明。譬如说地心引力,作为一种自然规律,它一直都在,不论是否已被发现,因果业力,前世今生和轮回亦如是。天界和地狱本身就存在,而不是被宗教所发明的,就好像美洲不是哥伦布发现后才出现的,在这之前,它一直都在哪里,只是多数人们还没探索到它而已。

如果你想克服对死亡的恐惧,可以去了解佛教的禅修法门“死随念”。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信教也好,不信也好,恐惧也好,坦然也好,结局都是一样。你能想通就走的舒服点,挣扎的话就走的难看点,反正都有这么一天。

如果你觉得只有信教才能让你走的舒服,大可信教。不过别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不怕死的多了。有浑浑噩噩的,有做贡献的,有一心为家人的,有吃喝玩乐的,很多人不会担惊受怕。
人无法感知到自己已经死亡,就如同无法感知到自己已经睡着一样。
从这个角度来说,每个人在自己的主观视角下都是永生不死的。

另外我觉得大家的脑洞可以开得再大点:如果你自己就有创世的能力,你会选择创造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宇宙呢?从设计的角度来讲你又会如何评价你当前所在的宇宙呢?

我自己的答案是我对我当前所在的宇宙在设计上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以下答案可能会涉及到一些物理学名词)

比如,凭什么这个宇宙的时空不能设计成伽利略式的,而一定要设计成洛伦兹式?而且还一定要设定一个因果律传播速度上限(没错,就是真空中下光速c)?更让人无语的是,这个速度上限相比于宇宙的尺度,简直小到令人发指,比如我们谈论天文距离时动不动就是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级光年。而且凭什么还要让这个宇宙的时空范围仍旧在不断加速扩大?还有,能量凭什么一定要守恒?熵凭什么就一定要不可逆转第不断增加?

抛开物理学上的设定,凭什么我们这个宇宙要被设计成一个科学世界而不是魔法世界?意识又凭什么一定凭附于生物形态之上?

好了,开了那么多脑洞,我想要说的是: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这个世界已经自带了许多设定。不仅如此,先于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生命包括人,也对这个世界施加了数不清的影响,添加了无数的(竞争)规则、社会传统等等等等。而对于这些创世之初就存在的设定,与后来所添加的规则,我们统统都只能无选择地全盘接受。
换句话说,我们其实都是在一个已经设定好了规则的“竞争”下的胜利者的后代。反过来有多少有趣的事物从这个宇宙中永远消失,仅仅因为不符合这个世界的“设定”?

在我看来,这个宇宙物理设定上的缺陷导致了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生物只能靠互相竞争,好在所谓的“自然选择”中获得进化与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力。所有生命全部被迫卷入这种无厘头、无下限而且无止境的竞争当中,只为了被这个世界“挑中”。而在这种所谓“竞争”中暂时胜出,我个人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相反,在我看来,当前在世的所有人,甚至所有生命,全部都是怯懦与卑鄙者的后代。而这个身份又掩盖了一个在个人看来很关键的一个问题:我们有这个必要如此地执着于自身在这个宇宙中的存在吗?仅仅因为在我们的记忆中这是我们唯一感知过的世界(这说不定是这个世界又一条很傻逼的设定)?

最后,我还是很感激这个世界的创作者让这个宇宙自带了“死亡”这一设定,好歹算是给与了个人与这个世界之间进行“双向选择”的可能。
国贼习近平 真正的人类自由是至善的前提
当然不是,现有唯一有可能逃避死亡的方法就是冬眠。现有技术已经可以支持进去冷冻,只是没有办法解冻而已。本质上就是赌有一天人类科技能做到永生,而且能解冻人体,而且自己的身体能够被保存到那一天,还有人愿意帮你解冻。如果以现在的科技发展来看,永生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但是身体会不会被保存,会不会有人解冻,则完全未知,毕竟现在看来冷冻人体和死人没有差别,是任人宰割的。你如果有意向选择这条路,现在能做的一是赚钱进入冬眠,二是让自己留名人类的历史,这样即使在未来也会有人愿意把你复生(就如同我们愿意将爱因斯坦复生一样)。现在没有很多人选择这么做,恐怕将自己的命运完全交付给几十亿素不相识的人,这个选择还是太困难了。
猪八戒 80后金融男
 [人生面對最大的恐懼就是死亡,那種意識消失的狀態,被世人忘卻的狀態]

不认同。人最大的恐惧是,死亡的时候,不知道打开那扇门以后将面对什么
假如没有正确的信仰,人死亡的状态通常是恐惧,战栗
真正信靠耶稣的人 死的通常非常安详 喜乐 而且常常看到天门打开迎接他 - 常见于基督徒临终的时候那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安详和喜悦
你可以看看佛教的经文,超生脱死的哲学,尼采说过,释迦摩尼就是一位伟大的卫生学家
蓝色药丸2 黑名单
消除死亡的恐惧很简单,对于中国人来说连活着都不怕,还会怕死吗?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死亡是每一个活着的人的必经之路,死亡不是疾病,死亡无法被治好,所以,这是宿命,接受命运,而后才能考虑,怎么死亡才是有意义的“人生”,这是在世间的最后一幕。

宗教讲的就是这些简单常识,用另一种方式讲讲罢了,至于那个死后世界真的假的,都是活着的人的看法,可能对,也可能错,讨论也不一定有意义。
子卿云鹤 进步左派,自由主义者
死亡和出生一样可贵,一样崇高,一样是作为一个人不可或缺的体验。一个象征着起点,象征着开始;一个象征着终点,象征着结束。
保持平常心去看待就行了。人除了社会属性,作为人类最本质的良知还是自然属性。用自然的心态看待自然的问题是再当然不过的事情了。
因为接纳,所以无畏。因为清醒,所以坚强。宗教中对死亡的解释不过是自我麻痹的麻醉剂罢了,该来的谁也逃不掉。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不要說唯一,因為我很輕鬆就能找到第二個solution
比方說比死亡更深的痛苦或絕望,就能讓人主動尋求死亡以求解脫,也就是克服了對死的恐懼
再比方說一些病症如失智症,也會讓人忘記恐懼安然接受死亡
再說一些其他的,比方說對已死之人的思念,也可以是一種讓人接受死亡的方式
不一定是『我又可以和他在一起了』,也可以是『我可以結束沒有他的人生了』
甚至一個完全無神論者,如果他想得足夠開,反正我死了地球照樣轉,怕什麼?

但是宗教無疑也是一種很好的solution
Chives_Tear 澳門韭菜,幫幫忙!
stid8964: 我不是教徒,但是我從前在天主教學校讀書。修女曾經對我說,上帝會帶給任何相信他的教徒快樂,所以每個人的天堂都不會一樣。既然上帝是萬能的話,他就可以令你忘記永生帶給你的絕望,對吧?在天堂中,你能感受到絕望嗎?上帝會容許他的教徒感受絕望嗎?其實我也有點好奇。如果你的天堂只能是一個你可以永遠消失的世界,即使其他人無法理解你,上帝會答應你可以永遠消失的請求嗎?會的,如果你相信的是一個善良的上帝。
小粉紅對韓國有一點說的是合理的

就是韓國政府其實還不算完全有主權的政府

國家財政受財閥把持(光三星就佔國家gdp 22%) 說財閥對政治沒有影響是不可能的

北方有個威脅,但軍權在美國人手中

人民有民運歷史,很敢於推掉政府


韓國總統在這種情況下施政很難沒有阻力/不得罪人。
朴正熙得罪美國人 他女兒得罪人民
結果2個都沒有好下場
我听说从生物学的角度讲 死亡是进化的选择 远古生物有些是永生的 但是他们竞争力低下 因而进化出了繁殖能力 繁育就是后来的生物实现永生的一种形式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还可以吃喝嫖赌抽啊,相对来说精神鸦片还是比真鸦片更健康一些。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人死了,下一代還有自己一半的基因和血存在
vCyber 驱逐马列 分权宪政
其实塞内卡的著作已经写的很详细了,有兴趣的可以看看《论幸福生活》中的论地震。 最近的有耶鲁大学的公开课什么的,不过优先塞内卡是不错的选择。

宗教的教义也有很多哲学内涵,这些东西也可以帮助人们坦然面对死亡。但并非唯一。
不离不弃 反共反大中华使我快乐。非典型马基雅维利(赤匪眼中的恐怖分子)
我觉得在永生和记忆上传技术出现之前。

宗教是一个很不错的途径解决死亡问题。
换句话说,人带着恐惧死亡也不是不可以。
winnie得肺炎 XXXX, XXXX!
不唯一
宗教描述的情形只是不可證的其中一種可能性
人類存在以及死亡的解釋,還有無數種可能性,
比如, 你覺得你是一個獨立有意識的人,
但是你其實可能是一段電腦程序,你大腦的邏輯都早已被program,你以為的自我意識可能是被操控的,你可能根本不存在, 這樣想,死亡有什麼可恐懼的?
又或者,人生是一個衰減過程,類似於物理上一個不可逆轉的entropy增加,你的存在不斷少,而你對周圍事務或者說世界的影響however不斷增加,到死亡的那一刻,你其實已經以另一種形式成為宇宙的一部分,只是在人的主觀印象中表現為死亡,其實你沒有死亡,也沒有消失。
n07_3x 曾就职大陆信息安全行业某乙方公司研究岗,相关问题可以问我
宗教并不是唯一解
死亡是一种终极关怀和焦虑的根源
宗教是「拯救者」中的一种,另一种对抗死亡焦虑的方式是「独特性」
推荐去看看Irvin D. Yalom写的存在主义相关的书
中译本ISBN 978-7-100-11045-7,翻译质量不错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