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化后的俄羅斯爲什麽又選出了獨裁狂人普丁?民主化后是否應當進行强制『反洗腦』?

感謝大家的回應與批評指正 :) 鑒於本貼較長,已在開頭列出要點,能讓時間緊張的葱友瞭解主題。

1、爲何俄羅斯民主化之後未能建立公民社會(即程曉農所講的社會轉型失敗),仍然距離民主、法治很遠,仍然鍾情於獨裁者和獨裁體制;
2、假如回到蘇聯解體之初,怎樣才能讓體量巨大、國民被黨文化深深洗腦、剛剛民主化的俄羅斯走上正常國家之路;
3、假如有那麽一天,中國怎樣才能避免步俄羅斯民主化的後塵、怎樣清除國民頭腦中的黨文化和領袖崇拜,避免推選出獨裁領袖、形成對外侵略擴張的民意基礎;
4、中國不同於捷克、波蘭、台灣、朝鮮/北韓,與蘇聯/俄羅斯高度相似,黨文化和領袖崇拜對國民洗腦程度之深、國家體量之大、國内危機之深重,單純開放黨禁、報禁,很可能還是會選出獨裁者,國會很可能還是要武統台灣。如何在民主化之后(或之前)改造國民意識?
5、反洗腦不符合自由民主的理念,但如果不這麽做、放任國民頭腦中的獨裁思維自由發展的話,過不了幾年又會回到充滿侵略性的獨裁體制,就像當今的俄羅斯。何解?『反洗腦』是否可行?若不可行,有何較爲現實的方案?




這個問題是由程曉農近期的兩個談話節目而來,歡迎YouTube上查看,很推薦:方菲訪談 03/22/2022政經最前線220323

蘇東解體后,程曉農在當地曾有一段時間的生活與調查研究,他提到雖然俄羅斯民主化了,進行了政治轉型、經濟轉型,但缺少社會轉型。(具體論述請看 方菲訪談 03/22/2022 第9分鐘開始;為敘述方便,以下是個人的理解)也就是說,在社會公衆的意識當中沒有清除掉獨裁專制的思維方式,也沒有建立起民主社會中的公民意識和法治意識。結果就是,很多經歷過蘇聯時代的俄羅斯人都懷念蘇聯生活,他們(即便已經有了自由流通的資訊和許多年輕選民)依然會選舉出獨裁領袖。

相較於波蘭(有强大宗教勢力)、捷克/斯洛伐克(有强大的公民運動)等成功轉型的國家,俄羅斯的轉型相當失敗(貪腐橫行、政治暗殺層出不窮;另外烏克蘭的轉型也很失敗),進而發展到今天它又開始像百十年前那樣對外侵略擴張。國内雖然抗議此起彼伏,但普通俄羅斯人對普丁的支持仍然廣汎存在吧?否則早就出現軍隊嘩變、國民出逃。

我的意思是,即便沒有這場侵略戰爭,俄羅斯的經濟也已經很差了,經濟實力只相當於中國南方一省;普丁屠殺過車臣人、攻擊過格魯吉亞,而俄國人有自由的信息網路,普丁的支持率還是非常高,爲什麽?大概就是程曉農講的,俄羅斯沒有實現社會轉型。

大家怎麽看呢?

由此,我想到一個假設性的問題,爲了實現社會轉型,當實現政治轉型、經濟轉型后,是否應當進行(一段時期的)强制反洗腦?也就是利用蘇聯原有的宣傳工具和組織機構,對全體國民進行反洗腦,讓公民意識、法治意識入腦入心?

我知道這種表述和實現方式非常令人反感,但除此之外,還有任何實現社會轉型的有效方式嗎?尤其是對於像蘇聯、中國這樣的國家,被黨文化滲透得如此之深,如果單純開放黨禁、報禁,那麽大多數國民所接受的依然還是裙帶關係、貪腐治國,推選出來的還是舊時代的獨裁式領袖。【或許『除垢法案』可以?在體量較小的國家也許可行,但俄羅斯這樣的超級大國能推得出這一法案嗎?很懷疑。】

這就是非常奇怪的一個問題,是否要用不那麽民主自由的方式對全體國民進行反洗腦,進而塑造真正的公民意識、法治社會?所謂反洗腦不符合自由民主的理念,但如果不這麽做、放任國民頭腦中的獨裁思維自由發展的話,過不了幾年又會回到充滿侵略性的獨裁體制。

簡直無解,大家怎麽看呢?

捷克、台灣的社會轉型範例不適用於蘇聯、中國。蘇聯、中國欠缺很多條件,例如:1,沒有强大的公民社會,獨裁壓力并不來自外敵;2,沒有現實的反對黨和黨外運動;3,被黨文化洗腦的程度相當之深;4,國内隨時可能爆發影響世界的重大危機;等等。

更加現實的問題是,台灣人、香港人可以直接看到中國主流網絡民意(如微博熱搜、各大資訊平臺),外國人通過大翻譯運動瞭解到中國國民普遍的社會與世界認知。非常糟糕,對吧?如果這樣的民意成爲日後自由媒體的主流輿論,該是多麽可怕的事情?(即便網上的民意是被篩選過的,各位身邊現實接觸到的中國人的聲音總是真實的吧,有幾個支持烏克蘭的,為徐州鐵鏈女呼籲的?)

假如中國有一天像俄羅斯那樣民主化了,那麽接下來怎麽辦?如果沒有社會轉型,台灣、日本和周邊國家,甚至是美國,仍然要面對十年、二十年之後獨裁强人的復辟,仍然不安全。

對,現在可以把一切都推給當今聖上;但將來,若是全國普選出一個中國版普丁,新聞自由下對台動武的輿論甚囂塵上,那又該怎麽辦?這不但是周邊國家的未爆彈,也是中國自己的災難。如果真到那一天,恐怕又將是世界大戰的邊緣。至少在程曉農看來,中國的未來相當令人悲觀。

-------
最後,我個人非常非常喜歡俄羅斯的文學音樂繪畫等各種藝術,即便蘇聯時代也出現過非常優秀的文藝,真就是有人講的,蘇聯是社會主義的天花板。但這麽優秀的文化卻由如此糟糕的政府繼承,甚至還被戰爭犯拿來當作政治工具,令人痛心。

想到將來中國難免也走上這樣的道路,就很感慨。中國的文化藝術在49年之後已經毀得差不多了,這幾十年來非但沒有能達到蘇聯水準的文藝,反而每天都在批量製造各種型號的垃圾,優秀的東西實在太少太少了。整個國家不但日落西山,連整體國民的認知水準也越來越低。想想將來要是一票一票選出第二個當今聖上,唉……(放心吧,連普丁都選不出來)
于万物之中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你们中国人是不是开学习班开上瘾了,怎么什么事情都打算开个再教育营解决问题。


要反洗脑是吧,很好,你抓来一个小粉红摁在教育营里,告诉他自由民主天下无敌,人有四大自由,人身自由言论自由不受干涉。
小粉红一举手,报告老师,人身自由不受干涉,我要回家。你脸一黑,说这位小粉红今天自由主义学习不过关,加罚小黑屋一天,罚抄自由民主语录一百遍,不写完不给吃饭。
小粉红听完热泪盈眶,报告老师我错了,哈耶克是我的亲爸爸,罗尔斯赛我的亲爷爷,约翰密尔是我家老祖宗,人权法治自由民主是人类文明的基石,我可以回家了吗?这是我今天的学习强国,啊不对,民主强国的学习分......
那么问题来了,你一边用强制性教育书本上的自由民主,一边用现实教育他们什么是专制独裁。这样的结果比放任自流更加坏——除了批量制造出满口自由民主的伪君子之外,对社会没有任何好处。训政之路是从一开始就走不通的,依靠专制手段获得的只能是专制政权。
神宗一郎 說我帥,太沉重。
我建議去查一下俄羅斯民主化之後發生什麼事情。

WIKI:

Polling by the Levada Center suggest Stalin's popularity has grown since 2015, with 46% of Russians expressing a favourable view of him in 2017 and 51% in 2019. The Center, in 2019, reports that around 70% of Russians believe that Stalin played a positive role in their homeland.

WIKI這段這是講史達林的評價。如果俄羅斯人有高達70%的人認為史達林有正面貢獻,你覺得他們會選出怎樣的領袖?

中文版wiki:

2008年,俄羅斯國家電視台舉行「最偉大的俄羅斯人」評選,結果史達林名列第三位(四至六位分別是普希金、彼得大帝、列寧),僅次於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和彼得·斯托雷平。民眾對史達林的正面評價之高出乎俄羅斯政府意料之外,令俄羅斯政府感到不安。俄羅斯聯邦共產黨指責說「評選被政府操控以防止史達林、列寧居榜首」。

俄羅斯共產黨"指控"2008的政府操控這個民調避免史達林和列寧成為榜首。2008的俄羅斯總統是誰?正是普丁。諷刺吧。

西方媒體一直把普丁講成是違背俄羅斯人意志的獨裁者。我看這是一廂情願。俄羅斯人明明就是很喜歡這類型的領導人。

反觀戈巴契夫在俄羅斯人心目中反而可能是最恨的人。

來源:https://udn.com/news/story/6809/5948906。

就算調查機關有官方色彩(有部紀錄片叫做戈巴契夫 天堂,這部紀錄片也質疑戈巴契夫為何不受俄羅斯人歡迎,戈巴契夫也沒反對這個疑問。),俄羅斯人確實不喜歡戈巴契夫,儘管當時可能是俄羅斯最民主的時代。

我不認為這個現象單純只是蘇聯遺毒。
俄罗斯的主要问题是帝国形态与大俄罗斯主义不能与民族国家为主体的现代西方社会主流相容。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之后,神罗天下体系逐渐崩解,奥斯曼主义在此后实际上就不能与西方社会真正融合了。波兰捷克为什么能融入欧洲,而俄罗斯不能,因为波兰捷克是典型的欧式民族国家(虽然这个形成过程还要感谢斯大林的清洗);而冷战后的俄罗斯并没有形成一个欧式民族国家,而是成为了一个没有沙皇的沙俄,没有苏共的苏联。俄罗斯的帝国形态和俄罗斯民众普遍的帝国心态导致了普京政权的长期执政,然后普京政权又通过舆论战,军警特宪和寡头体制加强了这种形态。现在大部分的俄罗斯人是不能接受俄罗斯放弃远东,中亚,高加索,白鹅/乌克兰势力范围的,更不要说放生加里宁格勒之类的地方。仅此就决定了俄罗斯不能融入欧洲。

欧洲和欧洲边缘这几个所谓的问题国家,要么是帝国形态,要么是复辟历史帝国或者大XX主义思想没有根除。土耳其,匈牙利和塞尔维亚就是后者的三个典型。因此像匈牙利这样即使是构建非常成功的民族国家,还是成为了欧盟中的“刺头”。从这个理论推理的话就能看出,欧盟里最容易走歪的其实是很少有人关注的奥地利。因为奥地利是纯粹的帝国残余,而不是现代民族国家--这才是奥地利极右翼能在2000年就进入内阁,比众所周知的法国意大利德国匈牙利波兰极右翼“大放异彩”要早十几年的深层原因,而不简单是所谓纳粹思想清除不彻底。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欧美主流对于奥地利极右翼是非常警惕的,管束相对匈牙利意大利之类严格得多,即使是用钓鱼执法之类的手段也一定要把他们赶出政府,海德尔就直接被车祸做掉了--如果2010年的欧尔班得到奥地利极右翼五分之一的关注和待遇的话,中俄根本不可能在欧盟中植入这个特洛伊木马。主流媒体和舆论基本不能点破这个,只能拿什么民粹,新纳粹,排外之类的表层话术来解释,实际上是没有抓住问题的根本的--反倒是欧尔班曾经暗示过,他明确指出奥地利的定位十分模糊,距离指出这国家和其他欧洲国家都不一样其实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是他的目的当然是拉拢奥地利极端势力一起做帝国梦,施行僭主权力而已。这样的严密监控,结果就是奥地利反而是表现得比匈牙利之类的标准民族国家要好一些。

所谓淹不死的有两种人--一类是特别擅长游泳的,一类是从不下水的。淹死的往往是会游泳但是游得不怎么样的。英法德荷民主,是因为他们各项条件都满足,没有帝国遗产或者帝国遗产已经完全被处理;奥地利没有变成土耳其和塞尔维亚,除了处于世界秩序的中心之外,还因为作为纯粹的帝国遗存被严格控制,“永久中立”是这个小国家塑造和认同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这是完全不同于瑞典和芬兰这样的国家的。而匈牙利,塞尔维亚,土耳其这类半吊子,既没有好好处理大XX主义的遗产,又没有被限制身份,一个两个北约成员国,拿着欧盟经费来回闹腾,或者跟中俄掰扯不清,就是现实世界中最容易被吞噬的那类国家。这个道理其实一样适用于韩国和波兰--韩国两派不管怎么样区别,如果不能解决半岛建构的核心问题,那是非常有可能成为1948年的捷克的。波兰如果没有北约和德法的约束,民族主义指向对外扩张的话,也是早晚要出问题的。而俄罗斯和洼地这样的奥斯曼式帝国,就是注定成为国际秩序的挑战者的。

总的来说,表面上的议会,选举,宗教传统如何,殖民地传统如何,通通都不能保证民主的实行;但是帝国形态和复辟帝国的奥斯曼主义心理一定会导致该国与西方民主体系格格不入,成为世界秩序的挑战者或者潜在挑战者。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苏联的和平解体在很多人眼里都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一头大象如果被猎杀,它会横冲直撞滚来滚去,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可是苏联就这么“温柔地”解体了,几乎没有反抗,也没有大规模的流血冲突,新出现的俄罗斯也没有对曾经的共产党员进行清洗与报复。

一种解释是:曾经的苏共高官和军队高层早就准备好面对解体,他们在大厦将倾的时候利用手中的权力倾吞了本该归还给人民的国有资产,成为俄罗斯时代的第一批寡头资本家。这些人离开体制的成本(exit cost)很低,甚至还很有赚头,叶利钦用“不追究”和“不清算”的承诺和这批寡头达成了交易,赢得了后者的忠诚,所以苏联才能解体得如此和平。

但是,这种寡头(黑帮)资本主义并不是健康的资本主义,他们把持的朝政也不是健康的民主政体。比如,寡头们出于本能地把资金转移到了国外,不愿投资在这个已经破产的国家上。比如,国库非常空虚,是因为边远省份的财政被黑手党把持,中央政府很难收得上税。又比如,俄罗斯经济结构过于单一,太依赖能源出口,其它产业发展不起来。又比如,俄罗斯是世界上腐败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很难指望经济部门的官员做实事。再加上西方并没有提供马歇尔计划2.0,只是推荐用“休克疗法”胡乱折腾,使得俄罗斯的经济转型并不成功。

政治转型因为经济问题也停滞了,甚至有些倒退。叶利钦在1993年拟了一份宪法草案,试图将总统的权力置于司法、行政和立法之上,国家杜马(State Duma)和叶利钦争锋相对,也制定了自己的宪法,以限制总统的权力。双方在白宫(俄罗斯的白宫)大打出手,叶利钦赢得了胜利,但从此失去了民主派的支持。俄罗斯共产党随着经济不断下滑而崛起,久加诺夫成为叶利钦最大的挑战者,出于对共产主义复辟的恐惧,寡头资本家们被迫站在叶利钦这一边,忽略了他日益下降的声望和越来越专制的行径。

回到楼主的问题,【爲了實現社會轉型,當實現政治轉型、經濟轉型后,是否應當進行强制反洗腦?】,这个问法不太恰当。因为在我看来,俄罗斯并没有完成政治转型,也没有完成经济转型。普京从来都不被认作是民主的支持者,而被认作是民族主义者和国家主义者。他在民众心中的威望主要源自他对叶利钦时代寡头的清算,但大部分民众不知道的是,清算了旧时代的寡头也意味着豢养了一批忠于普京的新寡头。经济方面,21世纪初俄罗斯的经济复苏并不是普京的功劳,更多的是因为世界石油价格在1998年-2003年之间翻了一倍,而且1998年金融危机后卢布贬值,使进口商品更加昂贵,从而刺激了国内生产和出口。

但我赞同楼主所说的【反洗脑】,只不过我认为这个过程必须发生在政治转型和经济转型之前,而不是之后,否则每一个专制国家的转型都会重复一遍俄罗斯的老路。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俄罗斯不是经济转型或政治转型的问题,匈牙利尚可以说是政治转型不成功,俄罗斯就只能是因维护帝国的政治需求。
我们不要忘记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继承了沙皇帝国的遗产,是坚决要拥护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振兴帝国的,普京在2000的上台恐怕也只是迎合了这种希望,俄罗斯人民因为厌恶叶利钦自由化休克政策所带来的混乱希望辛沙皇的回归。废除极权主义后的除垢法和公立教育非常重要,但是如果推行强制的民主教育,就必然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这样的公民教育只能导致新帝国以民主的名义复辟。我们必须承认民主的形式虽然由西方输入,但民主本身只能基于基层自治而不可能通过教育得了。社会自治与弱小民族独立是民主的根基,在帝国残余的撕裂社会上民主,要么走向各民族独立的民主,要么通过强化控制哪怕表面上是民主的而重建帝国,毕竟普京也常常宣传他是民主与传统的保护人。
民主必须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而不能自上而下,用极权主义的国家机器推行民主必然只能得到新的独裁,尽管不能否认特殊情况的军事管制在战争时有必要,但和平时期的长期管制必然不利于民主建设。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工程上有一個術語叫pilot running或者parallel running,英國中學ICT也會教
當一個公司要從舊的操作系統換成新的系統的時候,不是簡單粗暴的『從明天開始一刀切,全面轉換成新系統』,而是先讓新舊系統並行一段時間並漸漸循序漸進地切換到新系統
這種實裝方式就是pilot,以舊系統(確定沒有bug的好系統)作為pilot帶新系統(不知道有沒有bug但將來打算實裝的系統)先走一段路,然後再讓他自己走下去。最大優點在於『切換系統時造成的不適應更少』『就算新系統存在bug也能減少損失』
我覺得樓主說的這問題,理論上的最佳解就是pilot running
用品蔥人比較熟悉(但可能沒那麼貼切)的話說,就是我支持劉曉波說的殖民三百年。但僅僅是殖民還不夠,殖民者還得下功夫教育改造殖民地,也就是說這得是英式殖民,決不能是比利時式或西班牙式,殖民者也必須得是個文明國家,像是英美,不能是二戰日本
讓一個確定沒有bug的好系統來帶著這個將來會成為好系統的前獨裁國先走一段,就像英美對西德做的或西德對東德做的那樣
當然,當這個故事裡涉及到人,就還有人的感情問題,像是前獨裁國國民的配合程度之類。但大致思路是這樣,獨裁毒中的淺的可以自己解,中太深的需要有前輩帶。戒毒癮或邪教反洗腦還需要專家和家屬協助配合呢,國家當然也是這樣
基本上你看英國教出來的都還沒太爛,好的如香港,小班制教育教個一百年就基本文明人,差一點的如印度,大班制教育,現在都保留局部陋習但整體還是好太多了。英式殖民會對教育等影響比較久遠的方面下力度,比方說會教英語甚至提供英國留學機會,殖民地精英們可以直接體驗好的系統有多好並帶回殖民地老家。英式殖民雖然也會破壞當地傳統文化,如廢除印度行之有年的種姓制度,卻不如西式殖民那麼強制,不會直接把當地歷史文獻燒個精光。這種方式個人覺得是能避免再獨裁化的好方式,唯一問題在於有沒有國家願意收這塊殖民地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确实是想融入西方社会,虽然不见得是像捷克波兰波罗的海三国那样彻底融入西方成为其一部分但是大规模引入西方的制度资本甚至文化那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对比冷战后吸收西方和国际资本最大的受益者中国来看,俄罗斯融入西方的诚意无疑要高很多,比如俄罗斯对西方就没有什么文化管制,西方的电影和电视节目在俄罗斯基本可以同步看到(网上盗版电影很多是俄版就是这个原因),西方游戏在俄罗斯也可以自由进入,俄罗斯对互联网的管制也远低于中共(fb等社交网络俄罗斯都是可以看的)中国这块就不提了全世界仅好于朝鲜,经济上俄罗斯连经济命脉能源产业都可以对西方开放,比如英国石油旗下的BPTNK在被俄石油收购前就是俄罗斯第三大石油公司,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中国的原油开采业务至今还垄断在三大国有石油公司手上),俄罗斯资本市场的开放程度其实也远高于中国,外资持有的股份要占俄罗斯非国有企业的三分之一,这个比例要远高于中国,其他的对西方国际组织的开放程度俄罗斯也远高于中国,而在最重要的经济改革上,俄罗斯对西方专家的开放程度就更是高于中国了,举个例子俄罗斯的休克疗法就是由哈佛大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操刀的,私有化改革更是有很多知名的经济学家操刀(比如著名的哈佛经济学教授希弗勒,世界经济学家排行中长年排前十的顶尖级专家),而中国的经济改革基本是由红色权贵豢养的一批本土经济学者提供决策还混合了一些重商主义和保护主义学者的观点,那么这时候就会有一个重大问题,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西方政府还是西方资本对冷战后俄罗斯的关系援助还是投资都远少于不仅开放程度更差而且刚刚搞了天安门屠杀的中共呢?(很多人事后复盘俄罗斯改革时都认为西方对俄罗斯改革的经济支援不足是导致俄罗斯重回威权主义的一个原因,西方对俄罗斯的援助不如东欧其实更不如中国),这里的问题其实主要不是出在俄罗斯,而是和中国在天安门事件后中共对西方尤其是美国政界乃至国会的公关间谍渗透有关,天安门事件后中共在美国的运作首要目标就是淡化天安门事件影响,对西方政客进行利益输送换取西方对中共的支持援助和资本的投资帮助中共续命,其中自然少不了在美俄西俄关系上煽风点火,促进西方把援助资本都送到中国来,让俄罗斯成为西方主要的靶子代替中共挡在前面
民主政治并不仅仅是政治体制的改革,同时要有一整套的配套设施保证自由社会的运行,以及人们普遍相信这些设施和制度能够顺畅运行。

不妨举几个例子:
  • 没有现代金融机构,个人就只能依附于某个组织以获得金融保障。传统中国社会中就是亲戚间的互相接济。
  • 没有现代的司法机构,个人就只能靠黑手党或宗族这些暴力集团寻求正义。
  • 没有明晰产权的确立和保护,个人就不可能有动力投资生产,同时也只能组织或依附某个势力保护财产
  • 没有市场经济,个人就不能雇人帮忙或购买商品,只能向传统社会那样亲戚朋友互相帮忙


很多我们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东西,其实都是民主政治的基石,缺一个角就会崩塌,导致个人只能依附于组织的情形。阿富汗政治的崩塌就是一例,不管你把的宪法和政治制度设计得多好,再怎么像美国,只要个人无法独立自由的生活,最终就会变成各个组织的角斗场,结果不是一家独大就是N分天下。这些基石对欧美来说就像空气一样自然,以至于完全忽略了他们,所以他们尝试帮助落后国家建立民主体制的努力才往往是失败的,只有真正让他们经手管理的地方(殖民地)才有高概率建成民主体制
長久破落的經濟和順服專制的奴隸文化相互促進,俄爹本來也沒有像大陸,印度那樣人口太多,資源少的問題,但歷史上每次改朝換代都和大陸一樣非要自作孽,永遠選走最專制的體制,永遠喜歡侵略歐洲,永遠都說世界不公平,永遠嚷著沒有什麼不凍港,大縱深就會滅族了,簡直就是一個不斷破落的暴力精神病。
kolopo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普京被选中是叶利钦干的,叶利钦那年换了三个总理,其实就是挑选接班人,第三个换成了普京。所以普京是被传位的,而不是民选的。当然后来的继任有走过民选的程序,那是另一回事
俄罗斯根本就没有民主化。第一,苏联解体后,整个经济过程都不是民主决策的结果。第二,普京不是民选上台的,是叶利钦指定的,何来民主?第三,普京上台后,依然采取强硬手段对待任何反对他的声音,甚至用特务手段对待反对派人士,实现了他个人的独裁。整个过程都没有民主化。
suewr 事實上不論粉紅還是反賊, G點都一樣一按就高潮
普丁在任總理期間, 在莫斯科、布伊納克斯克等城市接連發生多宗炸彈爆炸案後,俄羅斯政府指責是車臣分離主義分子所為, 普丁用強硬手段令他民望大升, 最後葉利欽突然辭職, 普丁任代理總統控制媒體, 最後成功當選總統

有人說希特勒也是選舉出來的, 對此有保留, 
但拿來和普丁比較又有一定可比性, 因為國會縱火案和車臣分離主義襲擊莫斯科有87分像
选出他没问题,问题在于他是怎么一直连任,都没啥人反对的
强制反洗脑就是强制洗脑。有时候真觉得你们有些人思维怪的很,非常的威权。
洗腦之所以可以得逞,絕對於被洗腦者的人性也有關係,所以,你掐住了一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塑造領袖崇拜是因為有人需要一個領袖去崇拜,他們是被害者,也是幫兇,這就是聖經說世人都犯了罪的原因,沒有人是無辜的,而正確的做法也不是在人群中區分出好人與壞人,而是努力讓每一個人認識到自己邪惡的一面,同時認識到全然聖潔的上帝之可貴。
cakecake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是不是有竞争力的候选人都被普京暗杀了 是不是有竞争力的候选人都被普京暗杀了
俄罗斯人反感苏共的腐败 但是并不反感苏联帝国
基本上他們回到沙皇時代的大俄羅斯主義
想恢復帝國版圖
也認為烏克蘭白羅斯根本上是同民族
基本上主流想法是一百多年前的
所以才會無視二戰後不能隨便更動國界侵略的秩序
說出兵就出兵
俄罗斯的失败,民主化失败,是缺乏真正科学合理分配俄罗斯土地等资源。
苏联解体后,这些资源根本都没有效分配。 造成大量寡头,只要资源高度集中,独裁是必然再现。
民主强壮基石就是寡头少,普通人民占领绝大部分资源,并且能高效使用资源。
俄罗斯要想做到这点天然困难,领土很大,但是垃圾领土,占比非常很高。普通人根本无法开发这些垃圾土地。不集中土地资源难以开发,资源一集中,就会造成寡头,寡头一多就是独裁。俄罗斯陷入独裁陷阱,而无法自拔。

中国民主化,最重要就是建立合理科学的资源分配方式,瓜分国有资产,让国有企业再无翻身之地。尽量杜绝寡头诞生。 还有大量耕地重新确定私有权。等等。 
民众的私权强大,就是对抗独裁最大力量。
民智不开,必无民主,说了很多次了。

很多反贼存在天真的幻想,以为制度解决一切问题,本质上还是中国人思维,觉得有一个青天大老爷(三权分立),自己就可以躺着享受民主了。
剛好最近認識了一個烏克蘭裔老外,他意思是俄羅斯一直是獨裁思維,只是當時政府太弱,被迫無奈的實行了某種程度的民主,但並不是真心想民主,他們也搞propaganda洗腦那套,然後俄羅斯也有很多愚民
这是必须的,尤其对于有过独裁历史的国家,必须要从根子上给民众换脑子,让他们把独裁当成过街老鼠才行
还要从教育上着手,从识字开始就进行公民教育,反洗脑教育,让孩子们建立以有自己的思想为荣,以敢于发出不同的声音为荣的价值观
将弃绝个人崇拜定为绝对的政治正确,不管是谁,有过什么样的贡献和建树,只要是有个人崇拜的苗头,都要坚决反对,抵制,将其边缘化
政府的制度也要写入反独裁的内容,建立凡是对集权相关的行为都予以高度关注,批判和惩戒的机制
另外重点是军队,除了也要长期宣传相关价值观以外,军队的政治面貌要向公众保持透明度,最好是枪支合法化
所以说民主是解决问题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希特勒也是民选的。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_ _ 公正的審判我認爲是最佳的. 葉利欽時代後期是他破壞了來之不易的自由. 普婷(京)也只是一個二代政治小丑, 趕上了好時候也浪費了契機.

_ _ 我更希望藉鑒德國對納粹的反思、悔過, 而不是啥"反洗腦". 若大陸人迎來下一個奴役只是重複帝國歷史, 那麽反共產極權有啥意義? 大陸華人若有此愚蠢行徑不如早早散攤子完事, 推倒共黨各自并入周邊國家忘掉語言、文字算了.
江可載舟亦可賽艇 黑名单 ウルトラマンゼット:“ご唱和ください我の名を!Ultraman Z!”(🌹🇵🇹⚖️🇲🇴🌞🇭🇰🗳️🇬🇧🗽)
应当废除党化教育进行公民教育,而不是反面的共产式教育,俄罗斯就走向右翼独裁了。当然无论如何,多党竞逐状态下的一党独大所形成的半威权体制,还是比苏共的一党专政下的极权体制要好上不少,至少是个进步。
randomwalklxw 随机漫步
穷乡僻壤出刁民,经济结构决定了俄罗斯不容易走民主之路:由于资源太过丰富,老百姓的不需要太多努力就可以吃饱住好,老百姓对政府的要求自然较低,政府掌握资源可以很好的收买社会精英群体,而不管他们数量有多大。独裁政府一样要花资源来收买统治工具,俄罗斯就很容易,所以容易形成独裁政府。
相反,中国政府的资源是靠枪杆子刀把子来掠夺中国人,这些资源也不足以收买全部精英群体,一旦民主之路脱离路径依赖,自然还像台湾一样转化为民主国家。
专制国家的民调我一概不信,因为一定有很多民众担心表达真实意愿的后果,就像1984里Winston根本不信老大哥那一套,但无论私底下跟朋友还是公开场合跟同事都假装支持老大哥。
xxttzz 🤬不友善用户
還是回到“民主”本身理解,若按照中文這就是“民是主”,而很明顯俄羅斯大部分的“民”都是民族群體主義者,推舉一個民族群體主義者的普京有什麼奇怪的呢?

若把“民主”理解成一種“選舉制度”,這種現象更好解釋,普京就是選出來的,希特勒也是。

這說明“民主”這一錯誤的偽概念應該被拋棄。政治上看的是“是否保護上帝賦予個人的權利”。
有一说一 理性粉红
当时对俄罗斯还怀有戒心,如果在普京上台之前,再来个马歇尔计划,大量支援俄罗斯,搞和平演变,选出亲西方的领导人,就没后面普京啥事了
普婷毕竟是前特工,他的手段确实不容小觑,虽然年纪大了之后感觉很拉跨,而且普婷十几年前是亲美的吧
我爱德国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湖边人客 新注册用户
俄罗斯真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解体重组说不定也是一条道路。
qq123654 国与国之间是力量的竞争,而不是口水
民主制度要非常重视分权,法治的本质就是金字塔尖被削平,众人开始以法治国,有分权思想的国家人民不多,无论是俄国,德国,日本,土耳其,匈牙利,这些国家堕落的一大原因就是领袖崇拜,不知道领导人是一个打工仔随时可换的道理。
川普也是。
言论自由啊 🤬不友善用户 为什么陈述事实就是不友善?
原因太简单了。

俄罗斯选择之所以专制,这是边缘帝国的本质决定的。

俄国,中国,以及二战前的日本都是这种类型。

这些边缘帝国之所以能称霸,欺负周边小国。靠的是“沙皇”不断引进西方技术,然后上层用鞭子强制推广西方先进生产力。

这就是(西方文明的)边缘帝国的本质。

以前,沙俄就是不断引进西方枪炮,然后向东扩张。欺负用冷兵器的斯坦、蒙古、满洲。

不论是引进技术,强制推广,维持帝国,欺负低等文明。这一切都需要一个独断专行的“沙皇”和用鞭子讲理的上层阶级
现在就是愚民的手段太多了,洗脑是愚民的手段之一
幸好信息时代获取教育的方法也更多了
民主化过程中,减少愚民手段、增加民众知识至关重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