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北京眼科主任陶勇在入党12天后被砍?

看到他的微博第一条,同情心立马没了。40的人了,也有名望,为何认贼作父。

https://i.imgur.com/bSBEuVf.jpg
反共反得良知都没有了吗?就因为党员身份就需要这么谴责一个医生吗?你们认真了解过他为人就随意评判吗?

在中国,当你在你所处环境表现"优秀"以后,很自然就会被引导入党。

何为"优秀"?优秀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体制内的不成文的评判标准大多略有畸形,这种"优秀"很多时候可能只是会搞关系、会溜须拍马、圆滑、领导想发展下属。

但是不得不承认,有些发展对象,是真的因为具备普世价值观所认同的"优秀"条件而被发展成党员的。从目前各方面披露出来的资料来看,入党的陶医生是一个学习能力强、医术精湛且富有同情心的优秀医生。

在现实生活中,你有入党机会,你犹豫,你拒绝,在旁人看来就是个异类,而且也会因此缠上一些麻烦。所以不管陶医生对共产党认同多少,他入党这个行为在我看来都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举动。更何况,现实中是有不少人是几乎没有接触过中共的阴暗面的,他们经常接触到的是阳光的一面,正能量的一面。这样一个人对共产党心生向往,对党员身份感到感到自豪,他们有错吗?陶医生就不能是这类人吗?

不知道有多少反贼接触过党章,可以看一看,里面关于党员个人行为上的一些要求,如果按照要求做到,不管放到哪个年代都可以算是道德模范。如果有人,就是想做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员,这有什么问题?

有些反贼,逢共必反。当反贼不能失去理性的思考模式,也不能没有良心。

我自认为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我算是个反贼。但我觉得反共应该是要反体制而不是反个体。上次的医闹事件我记得还有品葱网友分析中成药的问题、分析医疗体制(床位、医保、医院绩效)的问题,为什么这次医闹一出来,映入眼帘的立马就是这种攻击医生党员身份的辣眼睛问题。这种认知的反贼算合格吗?又或许我根本不算反贼?广大反贼们经常讨论中共什么时候倒台,倒台之后如何建立民主。试问,民主之后,那些之前与共党有关的人,你们难道都想抓住批判一顿再论个罪?真要验那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才算反到底吗?

坦白说,我和中共和医生这两个群体都有些渊源,我不藏着掖着,我认为这增长了我的见识,使我看待问题能更理智。以上是我对这个帖子的一点看法。表达了一点不满的情绪,对事不对人,不是要攻击任何人,只是想表达我的观点:根据现有消息,陶医生是个好医生,不应该因党员身份被冷嘲热讽。
夜间咖啡座0930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反共也不要泯灭人性,很多事并不是非黑即白。
因陶医生党员身份而谩骂他的,假设一下,倘若你的亲人眼部患重疾,也无力出国治疗,此时中国上下只有陶医生能够做这台手术,你是否会因为陶医生是党员而选择放弃治疗,让亲人眼盲一生?你是否会因为陶医生是党员,被病人砍手而让你的亲人错过治疗机会拍手叫好?
哪怕他是个党员,但他也是个医生;虽然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作为一个医术精湛的医生,他有能力救治更多的病人,他医好的病人都是结下的善果,换种角度来看,他无形中做的好事,比各位骂他的看官要多。
全面评价一个人,你不要局限的看他是什么身份,在什么立场,而要看这个人在那个位置上做出什么事。
郭台铭,柯文哲,吴斯怀这类人,永远不会承认自己是共,甚至他们在特定时刻还会骂共,各位愿意赞美这些没入党的“非共人士”吗?
陶医生是党员,但他也是个好医生,据新闻资料,陶医生有患者做不起手术,他主动提供几万元手术费为患者解决困难,如果报道属实,陶医生实属仁医。
争论党员或非党员都没有意义,王公贵族自有私人医院和专属医生为他们服务,找陶医生看病的,多数是中国的普通老百姓。为老百姓叹息一声,他们又失去了一个医术高明的医生。
肉食者鄙 自由之花需用习近平和共产党的鲜血浇灌。
没必要拿这个苛责他,在党国体系里面,共产党垄断了所有上升通道,想要晋升必须入党。
整个中国的医疗体系都是被土匪把持着,你学医想要有所成就只能进入公立医院,想要更好的待遇就只能入党,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绑架。是中共极权体系的表现。
PS:我觉得大家也没必要过分批评楼主,不要情绪化发言,指出他的错误即可。
没必要过分苛责,我相信品葱里肯定有党员,基层党员反贼也很多,这个属于人在上升过程中你不得不去触碰的一个东西,并没有说真的入了党就信了马克思邪教
桂枝真是不亏为张献忠频出的地方,因为人入了党就该死了,诸位跟文革时期纠斗有污点分子的红卫兵有个屁区别,就这样还想着法治进步,早晚还是进下一次与其你独裁不如我独裁的历史轮回里。
Harukoharuhara 不挥棒的话什么都不会开始。
凡是共产党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共产党的人员,我们都始终不渝地批判

我们呢,终究变成了讨厌的样子,在中国没有自由选择党派的情况下,我觉得不应该去批判任何手上没有沾血的“普通人”,大家都是混口饭吃,非要搞这样的,“政治清洗”?

不然你跟文革时期的红卫兵有什区别??走资派!抓了,腐朽的资本主义!抓了,他舔美国!抓了。哦对,你没权,只能网上打字批判,红卫兵可牛逼了,能直接去家里抓人。
哪吒乐队的那首环形公路写的真好:
我们不停的画着一个圈

圈的尽头是另一个起点

他们不停的跳进这个圈

总期待会得到另外一张脸

不停抄袭着改变

不停妄想这一切

不停期待的明天

变成了昨天

你觉得恨却离不开

你觉得恨却离不开
粉红围城 死城里出来透口气
1, 入党和被砍是两个独立的事件,没联系。

2,入党没啥好说的,但把入党一事发去公众论坛炫耀和赞美,这就活该被骂了。

3,即使活该被骂,但也罪不至死,被砍一事值得同情,砍人者丧心病狂
Childhoodagain 死而復生childhood 重生
入黨是他個人的需求,但是貼出來廣而告之就噁心了,他自己寫的那些他自己信嗎?
后入习明泽 黑名单 没有人比我更懂中国人
这个陶医生,肯定也是一个典型的精致利己主义投机分子,可以说是非常中国人的中国人。
没有必要那么极端吧?人家是个治病救人的医生被人砍了还有说砍得好就因为他是中共党员?人人都知道在中国入党有时候是没办法的事,该反对的只有中共的统治阶级。
有的人是脑子进水了么?不管你反对一个组织的原因是什么,但无论如何,不能为某个目而不择手段,忘记了初心,违背了普世价值,这是绝对不值得提倡的。
云藏月 君子见善则迁,有过则改
某次人讲点理好不好,因为政治立场而去否定完整的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难道是正确的吗?
矫枉必须过正 主要关注日本政坛
SARS病毒的吹哨人,披露活摘器官,要求平反六四的蒋彦永是一名共产党员。
报道香港返送中,武汉疫情真相,被当局逮捕现在还下落不明的陈秋实也是一名共产党员。
…………

不多说,看了这个贴子我发现某些品葱的反贼只不过是躲在反共大旗底下的一帮人渣而已,本质上和国内那些粉蛆没有任何区别。
ppp111 初来乍到,多多指教
入党归入党
被砍归被砍
前者不过是在那种体系下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这么做,想他这样也算是德高望重的医生了吧!岂是你能说不如就不入的!?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可是习包子新时代,你敢推脱?
至于被砍,无他,医患关系的再一次重演!
只是这两样放在一起肯定有吸引力的!
08年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在武昌的一个公交站,一个老太太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汶川地震死了那么多党员,团员,小红领巾。
我不管那些人怎么就该死了,那些小学生怎么就活该被天灭了。
发帖之前不先做个人,连轮子都不如。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有些葱友认为不应该拿他入党的事情苛责他,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他如果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为了升官而入党,那么他完全没必要写这么肉麻的微博来吹捧中共,更没必要写什么“感觉很激动、神圣感、光荣感”之类的谄媚之词。
共产党只是要求老百姓不能反共,但是老百姓在很多场合保持沉默还是可以的。
陶这个人,可能是两种情况,一种是真的拥护中共的傻子,另一种是为了升官不要脸的马屁精。
总之,这个人死不足惜。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本来中共垄断了很多专业技术类职位,不入党专业发展受限,很多人也是被迫入党,应付差事,而此人还发到微博上炫耀,我只能说:砍得好!砍得妙!砍得中共呱呱叫!
The_Xuan 支人配共惨党 绝配
赵国的医生就是当个臭婊子还想立个牌坊 我邻居有个上海女孩一起读的小学初中我没有上海户口去了UK读高中 她在国内读高中 报考了上交卢湾校区就是医科校区 分不够接受调剂读了儿科 毕业直接换工作 2年前跟她聊天问她为啥不当儿科医生  她说钱少事儿多还不安全 如果是外科那种赚钱的科忍一忍就过去了 儿科又没几个钱一天还忙 进班的时候好多人读了一个月就退学复读了  我是实在不想复读 忍了四年。
赵国的医生永远都想我拿着高工资 还要被尊重 还要安全 还要轻松  类似于所有赵家人的福利我都要 少部分抱着什么治病救人?真是放你妈的屁 你咋不去读儿科呢 不是治病救人吗?我说真的普天之下这种工作直接在赵国当赵老爷估计可以解决。
医疗人员公信力不够患者对你不信任 你又要人家做检查 检查赵国要拿着钱去非洲撒币 赵家人不杀你就算仁慈了还想报销医药费?
其实我一直很疑惑什么发达国家看病排队排很久?????????
我有时候真的觉得我和战螂小粉红生活在不是一个平行宇宙中 我在英国的房东太太尿毒症年龄大了无法换肾 去医院做血液透析10年没花过一分钱 我在UK有次小感冒直接走入学时的Allianz保险 一分钱没花治好了病 医生还叫我 记得来复查 不到580英镑一年的费用我觉得英国人是个人都可以负担的起吧?
换个问法,陶勇为什么入党12天才被砍,紫薯紫薯紫薯
内心没有一丝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為什麼要寬待一個共匪,說無奈的,為了晉升等等
我想問一下
如果要寬待這個人,那對放棄晉升也不願加入共匪的人要怎麼辦﹖

每個人少作一點惡,就能大大的影響共匪的作惡能力
如果每一個有良知的人都不入黨,自然只有最無恥的垃圾才會入黨

當很多普通人都入黨,就減低了共匪的醜惡形象
因為他們似乎除了多了一個黨員証就和普通人一樣

入黨就是用自己的人格去為共匪的罪行背書,如果入黨都能洗
何必做反賊呢﹗
Badshit 逛品葱就像回家一样~ 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喔唷——超喜欢品葱der!
你们真是反共反傻了

and

果然退党保平安🙈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KarmonCanon 挑战中共创辉煌,看今朝鲜有敌手
能够感觉到这个医生真的很好,毋庸置疑
但是这把入党写的这么骄傲还挂在微博上这是被洗脑锤实了
今天可以用医术救治一个平民百姓,说不定明天也会救治一个共党恶魔
一心向党地着做着所有人都认为是无私、善良的事情,可能某天这种善良就会被共匪利用,伤害更加善良与更加清醒的人
有一说一,值得同情但不值得感伤,如果再冷血一点那就是砍的好,让共匪能少个帮手就少个帮手,本来共匪的大环境下就难出(一心向党的)人才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幸灾乐祸固然不太人道,但这楼里“我入党,我精英,我自豪”是怎么回事?真是开了眼了🤣
明真 正義、智慧、勇氣永不灭
民政部:已有53位城乡社区工作者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因公殉职,92%是党员
参考消息

发布时间:03-0912:30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0659586409806951&wfr=spider&for=pc
灭共急先锋 以灭共反共为己任,至死方休
内心没有一丝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你喒啊提厄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按照丧事喜办的原则,此处应该有追授陶勇同志革命烈士称号,日人民报发表长篇通讯:《一腔热血护党旗,十年寒暑献医林--记因公殉职的革命烈士陶勇》,陶勇本人受革命英烈法保护,子女享受加分待遇,公安机关共抓获诋毁革命烈士的犯罪嫌疑人若干名,等等。






然后,报纸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则消息,该医院医生配备钢盔防弹衣铁叉。
FerrousIon 愿我们能在光明的地方相见
有些人反得太偏激是事实 但是说这些人和红卫兵有什么区别? 那区别可太大了 红卫兵可是真实存在过的能把一个人弄得家破人亡精神肉体都死去的角色啊 葱油再偏激 也并不能对那些在墙内有党员这一护身符的个体产生什么实质伤害. 不要搞滑坡ok? 再这样我会觉得这是反贼的高级黑
个人没什么看法.
1.他不在现在所谓一线人员那里作秀.
2.他的职业更不是以维稳为主的.
我猜应该和王广发一样,入选“先进个人”吧。不知道这次有没有人写本《武汉疫情之目睹怪现状》
Caplus 无立场者
看有些葱友大笔一划就裁定别人生死
我内心没有一丝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好的共产党员就是死了的共产党员。

仅此一句,别无他想法。
一野篤穿中共G點 𨳒閪𨶙𨳊𨳍
https://i.imgur.com/1AXInz3.gif有时候看到这种事情,心中“莫名”有一种幸灾乐祸之感,https://i.imgur.com/e9U1D3i.gif对这种所谓违背“道德”的想法,毫无罪恶感https://i.imgur.com/9heUsbH.gif
https://i.imgur.com/IIBp49c.gif不要跟我讲什么人性,上纲上线,党员没有一个是无辜的,说教立标杆的可以回墙内,猪喜欢吃这一套,https://i.imgur.com/rrHwWnN.gif我感到开心就是我有人性的体现;
现在武汉肺炎,一边看到支那猪们嘴硬,一边看到感染数字飙涨,https://i.imgur.com/LQz2B0D.gif真的好兴奋啊!
只希望这个国家能跌倒最低,赶快毁灭掉https://i.imgur.com/NVmcfxg.gif,而那一群支那猪,死得越多越好;
https://i.imgur.com/UR8B1w7.gif而我,只需要躲在一个角落,看一场电影都拍不出来的好戏。
吴青泽 肉身脱脂,UCHI在读,但父母是纯支那人,
但这种人遭难,俺不幸灾乐祸,但绝对犯不上同情~
岁静入了党至少不会唱赞歌,
五零六零后的老毕和零零后的小毕崽子搞不清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也就算了,
这个年纪唱着赞歌入党?真的不应该啊,
说好听点是愚人一个,
说难听点,我不信他不知道共产党是什么玩意,
也不要说啥洗脑不洗脑的,他又不瞎,
墙内又不是人人说共产党好的,他看不见?不会思考?这么蠢的人当医生你敢找他看病?
所以他这样入党,那就真的是他的选择而已,
所以明知共产党是什么玩意还要加入,还唱赞歌,
emm,对不起,我没法喜欢你,也没法同情你,
人之所以为人而不是蛆就是因为有是非观善恶观,可以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
他选择了与共产党为伍已经说明了他的本质他的三观~
一类人就会做一类事,
至于是不是医生这些意义不大,
在你看来是救死扶伤,但终归只是一份阶层跃升很快的工作而已,治病救人是职责和副产品,
同时别的职业一样重要,哪怕肮脏的职业,政客和商人,一样重要,一样可以救人,
怎么做是个人选择,

也当然,因为他事实上的救过人,还是给予尊重,不会像看那些被社会主义铁拳砸了的红蛆一样,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