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喊加速主义的人你们要不要先为伟大目标牺牲一下?

我记得几个月前,就有人在问如何让中共垮掉,有人说来一场大瘟疫就好了。后来鼠疫,也有人叫好,还嫌其太弱。
现在好了,你们盼到了,你们的亲人朋友,本站墙内的葱油,都成了你们期待中的潜在牺牲品。
是不是又要说,为了伟大目标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毫无人道精神,为灾难叫好,内心暴戾扭曲。
难怪你们鄙视女权,为杀无辜者的复仇者点赞。
要加速请先加速你自己。
耻与为伍。
已邀请: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現在發燒在家休息,而且一動就咳嗽不停,本來無力碼字發帖,不過看到你這帖我還是要回复給你一個答案。

首先這個肺炎疫情,中國共產黨是作惡者,而中國人民是受害者。自從去年12月8日疫情爆發以來,中共武漢當局不僅不控制疫情,反而大肆抓捕在網上發言的武漢市民、宣揚病毒不會人傳人、告訴市民不用戴口罩。而習近平的獨裁統治更是造成瘟疫失控的根本原因。引用香港學者顏純鈎在《立場新聞》的發言

疫情爆發一兩個月,武漢官方一直捂蓋子,不處理問題,只處理提出問題的人。

[,,,]

中共官場向來有報喜不報憂的傳統,因為地方官員的政績和升遷機會,都與此密切相關。每當發生天災人禍,總是先封鎖消息,藉此嚴控傷亡數字,謊報災情,盡可能減低負面影響,以免阻礙仕途。當有染病個案出現,地方官最先想到的,不是如何採取積極措施,杜絕感染途徑,以免擴散至其他省市,而是顧全自身利害,掩蓋真相,欺上瞞下,只想蒙混過關。

結果是病毒不聽話,災情沒有控制住,感染到鄰近省市甚至鄰近國家,而地方官的鑊越孭越大,大到沒有蓋子可以覆蓋了,這才知衰。到現在,已經不是他們官位保不保得住的問題了,而是全國性的疫情擴散,會對當權的中共造成多大破壞性的問題了。

習近平李克強在疫癥爆發後一兩個月,才做出指示,沒有最高領導人的指示,全國傳媒無一敢報道,鄰近省市地方政府也無一敢採取防範措施。因為在中共的體制下,多做多錯,少做少錯,萬一地方官想多了,提前公佈有關疫情,提前推出相關防範措施,而疫情又沒有想像的那麼嚴重,此人可能要孭上制造恐慌情緒、破壞社會穩定的罪名。

實際上全國各省市都在等習近平發話,但中央一直不發話,如此大家眼睜睜看著武漢,希望疫情不要擴散到自己管區裡來。可是往往事與願違,你不想它來,它偏偏就來了。

近年中共鼓吹習近平定於一尊,至高無上。中國每日萬千大小事,習近平即使有三頭六臂,都管不過來那麼多事。雖然據說他身上有貴族氣,但貴族氣不能當飯吃,還得有處理實際問題的本事。去年一年裡,多少讓他頭痛的國際國內大事?中美貿易談判三波四折,最終被迫簽城下之盟:香港問題日夜擾心,至今難以收拾;再加上台灣總統大選一敗塗地,美歐全面對抗態勢,國內經濟凶猛下行,還有黨內鬥爭、美國誅殺伊朗第二號人物種種危險信號,給你做習近平,你都寢食難安。他的近身人員,誰敢將尚未成為大威脅的武漢疫情輕易報給他?

中國共產黨的獨裁體制和中共武漢當局瀆職的幹部才是這次瘟疫失控的作惡者。

無論中國人民是希望加速主義、改良主義、還是什麼其他主義也好,衹要中共繼續統治,中國人民就無法阻止起來、也就無法防止這樣的瘟疫失控。就算中國人民現在全盤接受閣下的觀點、全部跪下、全部保護中共官員子女不受憤怒的復仇民眾傷害,這也對瘟疫的控制於事無補。

品蔥的一些會員,認清了中國天災人禍頻發的根本原因,希望中國共產黨下台。雖然有些人話語偏激了一些,但是即使中國人民為了實現民主付出了較大犧牲,如果能夠有民選的、為人民負責的官員,那麼未來的瘟疫或者其他什麼災害,就不會像今天這樣出現瀆職、瞞報、義士被抓、最後情況失控的悲慘局面。

因此,我認為,我們作為有良心的人,在這樣的事件面前,應該是同情受害者(中國人民)、指責作惡者(中共);而不是反過來同情作惡者、指責受害者。

最後,我昨天看到很多品蔥朋友發帖給發燒、生病的手足祈福,非常感動。我願品蔥內外受感染的所有人春節快樂、早日康復。
一直正義 魔怔人 碰瓷 双簧 女子高生 小字报 真诚用户 太上皇 女仆装 心靈建全 正义人士 大师 小号海 失意政客 PUA 上访 嘿阔 安全因素 必意四 东林党人 PTSD 先哭为敬 网军 自由心证 幻想朋友
我想就此说一下我自己的看法吧!

我们当中的一些朋友,对共产党的仇恨当中,不知不觉的就转而对中国人仇恨起来了。

这里有一些人,是恨其不争。比如我,我有时候也挺“恨”中国人的。我觉得他们像猪一样被共产党这个屠夫圈养,丧失了一个作为人最基本的人性,变成猪了。但是我知道,中国人之所以这样,不全在他们自身,究其根本,还在于共产党。共产党的宣传机器,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抗拒的了的。有人曾说过:审查、宣传、暴力是三位一体的。共产党的这套系统已经运行了整整一代人,这其中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早已把中国人改造成为了与正常人不同的思维。

但是,就如罗伯特·道尔在《论民主》一书所讲

我认为,不管任何时候,只要存在合适的条件,民主就可以被独立的发明出来和重新的发展出来。而且,我相信,这种合适的条件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存在过。



我不认为中国人作为一个智人的群体,会缺失这样的一个条件。在座的各位,都是自诩“脱支”的,但是各位大多数都是出身于中国的。那么按照某些“中国人是劣种”的说法,在座的各位没有接受基因改造,按理说不因该具有接受西方思想的能力。但答案显然不是这样的。

这些小粉红固然可恨,但我们要清楚的一点是,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是他们生来如此,还是他们生来只能如此?到底是他们基因里面刻着愚昧和无知,还是共产党是他们愚昧和无知?我想这个答案是显然的:共产党的洗脑使得中国人变成了猪。在灾难当中,这些人本都是无辜的,他们被共产党忽悠成这样,这不就更加的可悲了吗?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你不能指望一个生活在如《1984》那样的环境里的人,在岁月静好的状态下,可以突然靠自己顿悟出普世价值来。这是不现实且不可能实现的。我们真正的敌人,是那些把所有生活在中国的人强行洗脑成猪的中国共产党,而不是这些被洗脑的猪。你把这些猪当作敌人,反而是帮了那些屠夫呢。
币圈奇葩8964 记住【反华不反共,反共不反习】。少割席,多做事。构建共识,形成组织。打倒共产党,建立新中国!
新反贼太多了,一瞬被带偏,反共反着反着就开始仇恨普通中国人,怕不是共产党对品葱的加速主义,,,
本站绝不止1145141919810人恨共产党,关键是方法,,,
我币圈人会在未来几天写一篇如何清算共产党的文章,敬请期待,,,
我在1月2日開始對國內的親戚提示,直到昨天還在勸他們做好防護,戴口罩,不要去人多的地方。
但,那伙傻x自干五個個都噴我多餘擔心,要相信襠和國家,說我草木皆兵,根本沒那麼嚴重,香港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瞎造謠云云。。。。
好吧,這是你們的選擇,加速好,這些廢物腦殘死了根本就是對世界的貢獻。

大陸太多人不懂什麼叫做《所知障》,天天以為自己很能,什麼都了解,什麼都知道,但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大多數都蒙在鼓裡的一群,因為信息不透明,不公開,刻意被掩飾、修飾和歪曲。跟他們說事實真相,往往他們會罵你。
阿斯妙特灵 بیشتر پیازها ترکی هستند
对不起,我不认为像这样的人是无辜的

我还没贴那些在每天高强度微博上散发恶臭的生物呢(请搜索每日翻车新闻)。想要他们免于加速主义的惩罚,请证明这些生物都不是活人是水军机器人。机器人都不会有这么恶臭的思想和表现好不好。

https://pbs.twimg.com/media/EO5I4yrU0AEmy3q?format=jpg&name=orig

上帝天火毁灭索多玛和蛾摩拉,毁的就是这种人。
理客中不挨几次社会主义铁拳,他们不会清醒。
反共反的最坚决的人,永远都是那些吃过苦受过罪的人,而不是楼主这样的岁静*。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首先,你的发言在墙内没法发表,不翻墙你连话都没法讲。

其次,你的话毫无意义,类似中东呼吸综合症的武汉肺炎既不是你的批评能消灭的,也不是因为品葱而大面积传播的,而是你的伟大猪国自己造成的。

其三,中国也好,党国也好,自我加速是不可能停的,因为真正加速的不是说话,而是行动。时间在走,行动就在继续,像呼吸一样。包括你这种遇到麻烦就回避现实,这寻借口那寻理由,随处找人来责怪,就是不看自己问题的肉猪行为。其实半点儿都不新鲜。将来还会一再重复,直到死绝为止。甚至没有任何人有兴趣来杀你,中国人也好,共产党也好,就是会自己积极主动去找死。

最后,将死之人不可能指望能再扛过去多少个冬天,有没有他人评论都一样。


对这种行为我倒是想反问:

既然不想看实话,不想听实话,你翻什么墙?

何不退回粪坑,一头扎进去继续享受举世无双的安全感?
1-2个多月前,世界已经呼吁中国要重视疫情,千万不要犯17年前的错误。谁听我们的呼吁,还嘲笑我们黑中国。现在要我们发挥侧隐之心?
foridealworld 品葱是卢瑟聚集地
你说女权也是人权,他们骂你怎么不去反共;你说复仇可以理解但不该杀无辜者,他们骂共产党害人时你怎么不骂; 你说不要天天盼灾难加速不人道,他们骂你怎么不去骂共产党。跟墙内粉蛆一样病态逻辑。
我已经很久没说话了,而且也发现很多之前活跃的人不说话了。大部分帖子就是毫无营养的愤怒和加速。
好好一个幸存的“自由”论坛,搞成一个连正常是非观都难以看见的地方
恶过华秀只狗 刑天舞幹戚,猛志固常在
      能不能跟我们表演一下用你的人道主义让共产党放下屠刀?用你的人道主义去打救那些为傀子手锻造刀和吹捧傀子手杀人的刀是把好刀的人?                                                       你这种所谓的人道主义连美国在对抗德国纳粹,日本军国主义都做不到的事情。                                                                                  我倒想要看看你这个手无寸铁的人怎么做到。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中国最大的灾难还没到呢,不出二三十年中国就会创造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抚养比,到时候那个酸爽想想都可怕。这种catastrophe由中国人屠杀几亿胎儿婴儿一手作出来的时候,也没见那么多人哭天抢地地呼吁人道主义啊。
我还真没见过这里有谁叫好的,对于你主子闹出的人祸,没说报应不爽已经够克制了。不过你国粪青天天叫嚷往香港扔生化武器,到头来自己被病毒追着满地跑,也是蛮喜感的。
另外,对普通老百姓表示哀悼,和对你国CCP表示谴责和幸灾乐祸并不冲突。看到你国政权在春节来临之际频频出丑,我只能表示,舒服了。
我倒是奇了怪了,请问我们何时与你为伍过了?不是几个礼拜前你就已经宣布与品葱划清界限从此退出了吗?
怎么,安分个几天,还是忍不住天天窥屏,看到品葱上面舆论不如你意,就又要跳出来指点一番江山?
请问
你在耻什么呢?耻自己戒不掉品葱吗?

你不是自称有港台欧美白人同学可以互诉衷肠的吗?
会英文可以刷reddit啊?
退一步讲海外华语论坛难道只有品葱吗?就这么jian?

顺便台湾人不一定会跟你尿到一个壶里去,中国把台湾从who里面踢出去,非典时候控制who不派国际援助,害死多少台湾人,这个仇我看网路上的台湾人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谁跟你扯什么恻隐之心?

染了病的武汉人还放言要到香港台湾做人肉炸弹,谁跟你讲什么人道主义。香港提高防疫警戒被墙内喷得狗血淋头的时候什么叫无辜?这是中国的主流民意,没有人是无辜的。

假如有无辜的人,他们也会自救,更不需要来自外界的虚伪同情

一天到晚只会跑到个海外异见论坛上面耍一耍威风,表现一下自己好像很清高的样子。看你是个留学生,学一下隔壁那个明尼苏达大学直球冲塔被干烂判刑半年的学生那还叫有点骨气,在个海外异见论坛打这种嘴炮算什么?也就相当于仗着连侬墙言论自由乱贴乱遮盖满嘴cnmb的那帮人中国留学生,哦你也是中国留学生,看来你们果然是同根同源
你耻与为伍為什麼不去武漢去一轉?為什麼你不去拯救武漢的廣大人民?你這麼偉大為什麼不去牺牲一下?你為什麼要買口罩?
你說的全是廢話 中共本身就是天災 有沒有加速主義還是會發生 你想說加速主義引發了武漢疫情嗎?
今次疫情就是很好的例子 蔥油早就買好口罩 五毛就一直相信政府 你猜猜看誰比較大機會能活下來?
我對你這種不明是非的人耻与为伍
瘟疫是盼來的?
我日盼夜望有李嘉誠的財富,喳就盼不來?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那些张口索多玛闭口蛾摩拉的人,仅仅是看不到这两座城市的毁灭前体现的仁慈也就罢了。如果你们还日日夜夜祈求上帝毁灭他们心中的“索多玛”的话就只能说是支性难改。
你姨曾经对支人曰过:“上帝是你家保姆吗?”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你们这些人。
疯啦??
病毒是葱油制造的吗?
一开始发展疫情却隐瞒不报的是葱油吗?
1.19开万人宴会的是葱油吗?

相反,葱油们一直在讨论应该戴口罩自保。

导致瘟疫失控的是什么?不就是体制吗?不去质问政府,来质问网友,脑子烧坏啦?
littleebee 亲自上品葱,亲自看帖,亲自评论.三亲
我支持加速主义,但是你说的几点我都不赞同,你凭什么地图炮把我也代表了?反人权者无人权!不去问责土共来质疑加速主义?可笑可耻可恶!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不接受你的指控,按照你的说法,难道瘟疫是葱油盼来的吗?难道瘟疫是葱油的锅?难道葱油说几句话,就能导致瘟疫扩散?
既然跟葱油无关,你又何德何能在这里大放厥词批判众葱油?就因为人家说了几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就要站在圣人之位去审判别人?请问你算哪根葱?
还耻与为伍?那为什么还不走?有没有人强迫你留在这里。
Puffycookie 小政府,自由民主,女权和母系
我就问你 索多玛有多少个义人?

而且

葱友从来都是第一时间预警这场瘟疫的爆发 

有的人甚至可能因此现实中受到了麻烦(被亲友鄙视恨国,甚至喝茶

可能有的人是逞一时之快

可是大部分人还是想中国好的

另外附赠一个小品
我:我太恨这个政府了,害了多少人民
人民:留岛不留人,香港蟑螂废青
我:毁灭吧
jsglsjh jsglsjh
你对粉红的原话“我不认为这样的人是多数。即便是多数,我也不认为他们该死”和对反贼的原话“毫无人道精神,为灾难叫好,内心暴戾扭曲。难怪你们鄙视女权,为杀无辜者的复仇者点赞。要加速请先加速你自己"有两套标准的嫌疑。

按你的逻辑,既然粉红再傻逼再反人类也不应该被加速;那一样的,再加速再暴戾扭曲的反贼也不应该被加速。

所以你在抱怨什么?
yukinonorikuni 天下苦共久矣
就算葱油说“瘟疫会加速中共垮台”,也不代表葱油要为瘟疫的发生负责和牺牲。这方面当然是各自做好防护了。
品葱也有葱油不幸感染,虽然不知具体地点,但我相信这位葱油就是中共政府封锁消息的受害者,如果能选择一定会选择防护好的那一类人。对于这个意义上的受害者,无论是否是葱油,我确实非常同情希望他们早日康复,因为他们没有选择的机会。
至于整天嚷着“相信政府”“不戴口罩没事”这类自己选择了不防护的蠢人,请恕我没有多余的同情心分给他们。
最后,支持加速等于反对女权?请问逻辑在哪里?
关老子屁事,老子早就跟亲朋好友喊过在家里备好粮食能去乡下的去乡下了,不听劝的早死早超生。粉红死得越多,老子跑路越轻松,就是可惜死不到习近平李克强头上。
隱羽 不要停下來啊!
原來肺炎不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優越性造成疫情擴散
而是因為蔥友強大無比的念動力推進的

我說你幹啥不說是香港人搞攬炒造成的
這比起加速主義還更像全球攬炒哩
乔治奥威尔 我也不知道,他的文化程度那么低,竟然拿1984当说明书。
典型的稻草人谬误,品葱或加速主义主流民意从来就没有这么极端,也许有一两个幸灾乐祸的人,但更多的葱友都是在祈祷,科普,甚至很多葱友包括本人就身处内地,也早就买口罩,这在事实上也是阻止病毒肆虐,倒不知道您做了什么?

另外还夹杂私货,非得把瘟疫和女权联系到一起,刚好本人也算是品葱反女权主义者,那请找出一条我支持瘟疫的帖子来。

以上,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你已经涉嫌碰瓷品葱,我将请求其他管理员给予观察处罚
德匹下,我为那些无知而被无良误导而无辜被牵连的瘟疫受害人遗憾并为他们祷告,至于那些早期配合政府不惜余力淡化疫情的粉红五毛,早死早好,死得其所。这个国家不是人人都值得打救的。
油泼辣子 一道菜,热河路上走九遍
道德是用来自律的!

道德婊真的应该回墙内岁月静好。
没有人道主义精神的人,上台了只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Nemrac: 那些张口索多玛闭口蛾摩拉的人,仅仅是看不到这两座城市的毁灭前体现的仁慈也就罢了。如果你们还日日夜夜祈求上帝毁灭他们心中的“索多玛”的话就只能说是支性难改。
你姨曾经对支人曰过:“上帝是你家保姆吗?”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你们这些人。

你姨還說過不要懷疑上帝的公義呢 (๑◔‿◔๑)

@Liuzhongjing
窩老昨天在哈爾濱想到,懷疑核平學已經非常接近於懷疑上帝的公義。既然日本那點短暫衝動的血氣之罪都要廣島,桂枝長期處心積慮的陰毒詭詐怎麼也得西安斯坦以東才行,兩者的相對程度必須超過德國和俄羅斯的下場,否則滿足不了法學所謂的比例原則。
怕不是个多年间谍在这里挑拨离间吧 我没看哪个人真的说希望这些人都去死的
圣锹游侠 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这场瘟疫不会对共产党有啥威胁,但也是个让普通人认清现实的机会,认清现实总比继续被蒙蔽好一些。

我也在国内,面对这种情况有什么办法呢,祈祷上帝消灭病魔吗?还是盼着老共完蛋更实际一点
黃衣之主 san check
記得好像在加速群組裡面看過,其中一個看法是
原因:現在的政府架構/思想/中国有問題卻不明顯,通過加快這些的速度讓問題直接暴露在大眾眼前
對外國:把粉紅的發言翻譯&轉發去外國,讓他們明白中國人的惡劣
對內:(粉紅拿不到家人的養老金,女大學生餓死)這些的評論中,有一些粉紅?毫無人性的發言。好像是讓人民看清楚中国政府/粉紅的真正一面
道德:因為要加速,有時候還會反串粉紅。要加速主義,就不能佔領道德高地。
(這個說法不代表所有人的看法)


另外,加速主義好像不關女權,殺無辜者事
加速是對政權,不對自己
一般通过键政壬 中左壬/反列宁主义/剿灭列维坦
你大概对加速主义理解不太一样,很多事情本来就会发生,“加速”只是让那些事提前——比如爱国情绪到一定程度必然爆发的舆论危机。目前最可行,最有效果的也是舆论层面的煽风点火。
疫情跟加速有关吗?如果有,跟我们的“加速主义”也没有关系。我怀着基本的人道主义同情本次灾难,更希望人们可以看清“人祸”究竟是谁造成的,而我认为反串加速可以促进他们看清。
部分葱友的情绪化发言也是正常现象。比如我看到墙国人发言恨不能亲手屠豚,但我对普世价值的认同不会被一时愤怒所左右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武漢封城,估計疫情會受控吧


這次趙包子算做得不錯,比2003年SARS更果斷,估計以後民間評論是:「下面地方官員隱瞞,但中央聖上英明果決(果斷)」
tak_aljy LGBT/女性解放 喜欢台湾 远离原生家庭中
葱油说的加速主义是对中共隐瞒真相导致事情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多无辜人随机死亡的失望以及顺民时至今日依然相信中共操控的意料之中吧。
我觉得并不是在幸灾乐祸普通人得病。
没有人有必要因为他们的出身而必须受到什么灾难。希望无辜的人都能平安无事、希望各位反贼的家人和朋友也都能平安无事。🙏🙏
zxc29198 親美派華獨分子
我做加速其實都是給受害者看的,他會看到他或是其它人的言論到他們身上是什麼感覺,這可以有笑的為反賊增加勢力
中国人人血馒头吃得太多了,是该被骂骂了,但倘若觉得中国人真的无药可救,那就有些歧视中国人了
共谍可以回去粪坑,那里已经开始上演大爱无疆和感动中国了,建议你去多贡献点眼泪哦。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品葱是卢瑟聚集地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6
  • 浏览: 5088
  • 关注: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