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武汉人、现在发射高烧不退、已经出城直奔上海了、我是不是大概率中招了?

不想暴露太多个人信息,


简单说几句、我是武汉人,三天前开始发烧,一开始以为是流感,简单开了点阿莫西林,谁知道高烧一直不退,一直烧到38度多,昨天去医院拍了个X光片、血氧饱和度是86%、正常人是100%,肺部有明显的阴影,呼吸越来越困难、气虚、胸闷、医生说肯定是肺炎无疑了,但让我回家,医院没床位,血氧饱和度低于80%,没有呼吸衰竭,没生命危险、进不了icu的都要求自行回家.

我一直在问医生我到底是不是冠状病毒?医生支支吾吾不回答我、让我等着出结果、我是疑似病例,现在疑似病例太多了啊!



我现在神智很清醒,完全可以正常说话、可以正常使用社交app、甚至可以开车、就是高烧三天不退、胸闷、呼吸有一点困难


我昨天连夜让朋友开车带我走省道出的城,现在已经从长沙上了高铁、直奔上海了,提醒大家、我在长沙到上海的高铁上吐了一路、呕吐袋用了四个、在卫生间蹲了一个小时

我带口罩了、但没用、我的呕吐物吐的到处都是,真要是确诊冠状病毒了、肯定有传染性


我一个同事已经中招、确诊无误了、一个远房亲戚是疑似,高烧到快40度


我爸妈也开始咳嗽,我未婚妻人国外度假呢、躲过一劫,


有几处信息是假的、大家不用找我、我换了个新账号发的帖子


我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现在已经从静安高铁站下车,直奔上海最好的医院了、


我马上下出租车了,我已经请求我的朋友一会儿在在hupu论坛发个帖子了,该说的我已经口述给他了,告知我的高铁班次号,至少尽到人道主义义务了


我爸爸认识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一个主任、有这层关系我至少能有一个床位吧、我已经和他打电话告知情况了,



如果我十天之后依然活着并且生命体征平稳、我会更新这个帖子
保命要紧 总说没有女反贼,看来有必要写一个我是女反贼
实id反对喷自私的评论,如果中共在武汉提供足够的医疗和物资让他确诊他至于跑?
说坑父母的搞清楚,他得病了正常的政府会让医院确诊收治隔离,而不是支支吾吾赶回家!回家可不就传染父母了?
说出城请朋友开车坑朋友的,他病到这种地步如果自己开车出车祸也未可知,到时候撞死自己撞死别人怎么办?如果不是政府之过他至于跑?
说坐高铁坑高铁旅客的同理。如果他说了我就是故意要传染,要隐瞒,你们喷还可以,现在我是不能赞同明明政府的问题还要喷个人求生行为的

至于什么絮絮叨叨不戴口罩的(戴了,一直呕吐等于没带,还是说你觉得人可以憋着吐口罩里?),这里不对哪里不对就是自私活该死的,恕我直言思路与粉红无异。还是那句话如果政府不瞒报,医院确诊收治隔离,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

我猜土共政府最喜欢这样的思路了,如果是国内粉红土共就希望他们遇到这样的瘟疫首先责怪求生逃出来且无主观故意传染意愿的病人,最好人人都骂他们活该死,这样自己就可以推卸责任了。
如果是台湾,海外的人,土共也最高兴看你们如此发言了,回头又可以宣传一波全世界都恨中国人只有共产党好,再加强洗一波粉红出来美滋滋呢,然而之所以会这样恰恰就是因为土共。
QAQ233 lQAQl二次建号(原号密码忘了呜)
血氧饱和度86%可以证明呼吸窘迫了,肺部感染严重,快点去医院!直接打120如实告知,并在拨打电话时告知旅行史!戴口罩!非常紧急!吃阿莫西林没用证明不是细菌感染,或者不是一般细菌感染!在不快点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建议选择三甲医院,并拥有ecmo的医院,最差情况也可以ecmo苟命。
请不要直接一声不吭进急诊室,在车子上的话直接拨打120让120引导。不在车子上的话拨打120让120接送。
大哥请戴口罩保护身边的人。
武汉的情况你讲了,有空跟大家分享一下上海的就医情况见闻,这对外界了解情况很有帮助。
祝福你。
口罩口罩口罩。

我没有资格怪你不留在武汉。至少做最好的防护。

兄弟祝你没事。
你呕吐物怎么处理的?我觉得你非常自私,但我也不好说什么,在死亡面前每个人都会做出类似的选择吧?关键还是国内应急管理太差劲。告诉医生你的行程和接触的每一个人吧,还有,希望你活下去
窒息中求生 劫后余生
  麻烦各位责备博主的朋友多看一下。
  他的情况是,在武汉,已经非常严重了,(血氧饱和度),但是,医院不收,不治疗,不确诊。
  打120? 120 送到医院门口,进不了医院的,医院也不会接受。 不是一个医院不收,是跑几个医院,都不会收。
  让他回家等,就只能等死了。
  他能怎么办??
   为了不感染其他人,自己等死算了。
   大家是这个意思么?
   品葱是唯一一个让人讲心里话的地方,这位葱油在生死存亡关头,把他的事情告诉了我们,我们应该关心他,谢谢他。
种花家的包子店 种花家的包子店
看了评论,看来品葱很多人都是极端利己主义者,楼主这种高铁祸害他人+害自己同事的行为已经不是政见问题了吧,很明显已经是一个品德的问题,自己想逃命没问题但有必要去利用相信自己的人呢?如果是我肯定会找其他方法(自己开车,躲在高铁厕所里吐减少与其他人的接触),这样品德有问题的人,跟非洲的屠杀平民的军阀有什么区别,说句难听的,要是反共会让这种人上台,我宁愿维持现状,起码共里面派别斗争也不敢说出现某个人为所欲为。品葱这么多品德有问题的人,如果给他们毛泽东当年的权利,指不定死更多的人,产生一个比共产党更残暴的政党,所以中国人真的要改变大一统想法,中国人私利太重,一个没有权利时多崇高的人都可能在上台后变成杀人狂,所以废除大一统强权政府+联省自治才是出路。
Namesis 保持清醒
令人讨厌,楼主过于自私,而且过于罔顾公众利益。
希望你只是编故事。

即使是自救,至少也要自己一路开车,自己进行一定的隔离。

我想不到任何理由去同情一个坑朋友坑父母坑那么多高铁旅客然后还要走后门去挤占医疗资源的人。

愿上帝原谅你。

==============================
更新一下吧,对于说我圣母的五毛的还是怎么怎么的,不妨把这个故事翻译成别国语言发出去,看看全世界左中右的人会不会骂人。一些人整天说普世价值,最后还是活成了精致利己主义者。

至于说要团结,不分化的那些人,请想想,团结这种没有丝毫为他人着想的意识的人有什么意义?这种人大几率只会从团体捞好处,你能指望他做贡献?

至于希望这种人越多越好加速政权崩溃那就更天真了,建立一个好的系统才是目的,至于中间的怎么做只是手段,要用到这种手段那堪比毛太祖了。当一个社会都充斥这种人,推翻也是白推翻。

另外这个贴编故事的可能性也是有的,我觉得按照目前的情况和共党做事情的套路,在高铁吐一路不引起关注的可能性不大。小心五毛发个故事然后截图拿来做文宣。
burleigh 好好说话
其实我不懂为什么会有人支持这样子的做法……毕竟品葱上经常说共产党把中国变得原子化,人人只为自保,不顾他人,完全失去自组织能力之类的。
那支持一些人逃出,那根据同样逻辑也会支持一些人为了自保,不被传染而和那些人打起来。那岂不是成了不少葱友常说的共产党鼓励中国人内斗。
其实我觉得可靠的方式应该是让湖北省内的人自己组织起来,放弃对无能的湖北政府的幻想,展开集体的自救。其实确实已经有一些例子了,包括医院自行组织向社会求助,武汉市民志愿帮助医护人员通勤等。
……虽然中国共产党永远没有忘记摧毁一切自组织的初心,包括在疫区里面。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为了你也为了其他人。最好不要自己去医院,打120叫救护车。
不用多半,肯定是了,而且还是走胃肠炎,你不吃东西消耗都消耗不起,得赶快止吐。

让你亲友去找上海最好的动物医院,管他们买那种治疗“猫传染性腹膜炎”的昂贵特效药,我忘了药名了,是一个数字,那些兽医肯定知道。今天我在论坛上看了,那个德国专家带过来的特效药,和那种猫药本质上是一样的。
就是楼主这种人在败坏武汉人的形象让人觉得武汉人素质低下。说真的你在武汉没有条件就医,想去上海治疗我能理解,但是你看你这一路上又是让朋友互送你出城,又是坐高铁吐得到处都是,又是在上海坐地铁去医院,你有没有想过这一路上你能传染多少人?这些人又会传染多少人?只能说希望还有武汉人要到上海治疗的,请尽可能不要使用公共交通并且第一时间入院求助,不要再害无辜的人了
楼主说过是武汉的医院不收治才跑的,那些骂楼主的,你们又能多高尚呢?
十天已經過去,希望樓主安好。

該不該譴責其實無解。

這種情況是典型的“有軌電車難題”,犧牲一個人救五個人的做法就是對的嗎?如果你是那個被犧牲的人呢?

或者換成另外一個問題來思考:現在有些人屯了幾千個口罩,結果市場上口罩斷貨,醫護人員都沒有口罩用了,那該不該譴責屯口罩的人呢?
懦夫斯基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现在离你发出这个问题,已经过去了大约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内,上海的医疗系统还在正常运转,没有崩溃。截至今天,上海有74位“外地来沪人员”确诊,3位已经痊愈。
也许你还在病房中,希望你早日回来。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一方面来说,保自己的性命天经地义,支那既然制造出了这种末日环境,为自己的生存这么做真是太正常不过了。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加速主义,我是鼓励武汉人多多逃离的。

我从来都相信个人主义才是文明的基石,良性状态自然是西方那样非原子化的社会,民间都能自发的产生自组织互相负责互相帮助。

但既然共匪制造的是原子化的社会,把所有人都打散成原子,鼓励的是互害互相倾轧,那别人自顾自的性命你又凭什么怪他呢?
我目前还被封锁在武汉,所幸的是在周边农村。因为没买车,目前没有逃离的打算~全家已经隔离几天了,不跟村里人来往打交道。还是很羡慕你能逃出去的~
言论控制亡国灭种 这辈子要看到光明
逃离可以理解,起码做到不害别人吧,极其自私自利,完全不同情
非常理解,死亡面前谁都会尽力想存活下去,请向医院交代好自己的旅游历史,希望你会好起来,虽然平时总说加速加速,但是无辜的永远是百姓
寄生虫里的台词,因为有钱所以善良。

同理,因为置身度外所以集体主义,所以颐指气使。就像朋友圈里的小留,在疫情未到时含泪同情所谓武汉同胞,疫情蔓延到当地恨不得所有武汉人室内自绝。这种人当灾难降临到他头上,只会比他所批判的懦夫更加自私。

社会共识和道德观念是所有人让渡的,别把利他行为视作理所当然。站在所谓大多数人的利益立场就要求少部分人为了集体去死,只不过是冠冕堂皇的自私,这世道离张献忠爆发不远了。
containccp 圍堵中共
這是為你一個人的命坑全高鐵車廂的人嗎?還叫蔥友?請不要詆毀我們。

就算讓你抵達醫院,這病也是沒特殊方法救治的,純粹是用抵抗力打,因此你去了其實也不一定有大作用。
Charlie_Sean 天龙人开闸放狗翻墙喷粪,小粉红奉旨爱国感动自身。
建议兄弟赶紧去上海各级政府机关或者各类办事处询问情况。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走一路吐一路,不是一般的自私!而且坑朋友走后门,难以想象竟然有人会赞同你的行为。强国人不愧是强国人,希望我在国外一辈子看不到你们这种人。

把肺炎传到澳洲的就是你这种武汉人,第一反应是跑路没错,但是一不戴口罩二不做隔离,而且用退烧药掩盖病情,谁知道你们想的是不是传的人越多越好。缺德!
维尼酱 只是个大学生
基本无疑,祝你康复,此外,我感到你的本质是极其自私的,如果我是你,我会占用床位资源但不会乘坐高铁
一野篤穿中共G點 𨳒閪𨶙𨳊𨳍
https://i.imgur.com/CvCT6Hj.gif吐了一路不是好兆头哎,希望看到你更新;
最好反馈一下上海医院的情况,祝你康复https://i.imgur.com/BRLpBYR.gif
太坑了,就算要跑你不会自己开车么,让朋友载你你就没想过可能传染他,他又可能传染他家人呢
趙彈呼叫壬 你錯了、我不是理客中、我是反賊喔
我是留守城中的武漢人、相當鄙視樓主這樣的、你知道你這一路會傳染多少個人嗎。
但都這樣了、活下去吧。
不好意思,屁股决定脑袋,虽然我知道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权利但我身为一个上海只想对你说MMP
炸鸡三明治 twitter@在天安门广场立雕塑
上海抽了两批医生去武汉
本地的都看不过来
我求求你们就算不想留在湖北
也别来上海
非要来的话
请直奔金山公共卫生中心
不要进市区
buleeee 我相信你能让天下所有的报纸都说你的好话,我也相信你能消除一切对你不利的声音,但是我不相信,你能修改别人写给你的悼词!
来就来呗,反正你坐高铁吐一路,来上海,最后增加感染人数,然后感染人数滚雪球,大家都感染了,你最后还不是一个死,确实,这片土地就人人张献忠呗
筱田君 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不要再说什么如果左畜赢了就回头作恶的傻话,快来到基督的怀抱,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要永远堕入地狱哪有什么可骄傲的。
希望你可以挺过去,活下去,希望其他没能出来的葱油也能够活下去。
Newer 一个迷茫的年轻人
題主不要害怕,這個病年輕人的死亡率比較低(現在死亡的都是中老年人),注意調養即時就醫能康復的
吳樂天 不如高臥且加餐
看到這個我直覺是        上海危險了      像樓主一樣跑去上海的武漢人        絕對不少      剛看了一下資料         有十多萬人

真心覺得下一個守不住的是上海
https://twitter.com/henryho201021/status/1221223654681264128?s=20

这段视频说是有关云南警察抓捕逃出来的湖北人的,我想能够逃出来上高速,应当还是前几天的事了,不该是这两天的吧。大家觉得警察的手段和姿态是不是很漂亮?但推文下面有人提到说,也许某一天警察也会以同样的方法对待不是湖北的中国人了。

逃生是本能,我认为这和得了艾滋病,用针管抽了自己的血故意报复社会、扎针给其它无辜的人的行为本质上是不一样的。何况政府都说了这病可控可防,得病的和死亡的数量都不大,既然如此,楼主跑出来,至少理论上没什么太大的道德问题,医院里不是说还有人撕开医生的防护面罩吐口水的吗?也没见人说要把这样的病人立即枪决的。

所以我在想,有个叫哈佛幸福课的在线课程,哈佛那个老师举的例子一步一步的下去,其实挺有点意思。

如果叫你开车故意撞向人群,你回复说我不会这样。
如果叫你把一辆失速的火车扳道,让它离开上百人的人群,撞向只有五个人的人群,你也许有点为难,但你可能真会去扳然后成为救了几百人的英雄。
如果叫你把身边一个大胖子推下桥,他能防止火车冲向人群,你又如何回答?
也许还有后面的问题,如果你自己很胖,你会从桥上跳下去挡火车吗?

当初看这个视频的时候颇有点震惊,因为自己一直没思考过这样的问题,包括如果有个人快自然死亡了,可在与世隔绝的地方我还有另外三个人也快饿死,我们能四人通过投票决定是否杀了那个尚未死的人,吃他的肉活下去吗?

在楼主这个事情上,我倾向于认为
1, 他作为一个自然人,有求生的权利和行动可能,并且他与艾滋病人抽血扎针的行为不一样,在当前情形下不必苛责。很显然如果他只是个感冒患者,同样也会传染他人,但那样的情形下,不会有人责骂他有呕吐物,也没有人会责骂孕妇呕吐
2, 导致如今问题的浅层根源在于武汉官方的不作为,甚至是压制信息传播,致使武汉老百姓受了罪,他们是受害者,与此相比,不应当是责骂受害者,因为在此时责骂受害者,在我看来,多少有些骂一个被强暴的女人为何衣服不整体液搞脏了地面的味道,虽然这个比喻不合适。
3, 如果武汉人不逃出来,那么按后续措施,武汉的情形更糟糕,现有的治疗能力和容量不足,病的爆发也更难控制。逃离在某种程度上说,多少有点让其它省份提前做准备的可能和意义,否则以如今的新闻管控,可能大半个中国还沉浸在春晚一片祥和的氛围中。
4, 相比于有人提前得到消息就离开,同样也极有可能身携传染机会的武汉人或湖北人,一个表面上没症状的也许此时正在某个城市的小饭店里享受美食的,和一个有了症状出来后就求医的人相比,我觉得可能后者更道德。


PS,眼下,官方的后续医疗资源慢慢上来了,我觉得可能更麻烦的是在于一些特定人群的思想,比如共青团还在辟谣到底有没有尸体在地上,比如小粉红们,因为这种贴文在现在的情势下相当于迷幻剂,其实很影响疫区疫情的控制,对全国老百姓乃至政府官方都并没有好处。

https://i.imgur.com/N4YthJV.png
症狀比較重
吃點消炎藥(非抗生素)

西藥是阿斯匹靈(如沒有過敏)

中藥吃黃芩、板藍根、蒲菊英和桂皮,麻黃

補充品吃omega-3(不要有omega-6)

精油用乳香、肉桂、岩蘭草、胡蘿蔔籽、丁香、德國洋甘菊、沒藥、高地牛膝草、檸檬和芹菜籽。可能吸不了,混合後,5ml油裡加一滴混塗在手臂上。

試用完或許可以告訴我行不行。
konami 請明澤姊姊跟我進行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不好意思責備你自私,只是拜託你千萬要把所有行程跟接觸過的人一一交代清楚。面對生死關頭,就是考驗人性的時刻。祝你早日康復。
abc12345 说不过激寒针织黑
楼主真乃现代张献忠,牛逼牛逼,如果这次没事儿,准备迎接铁拳吧,恶意出逃蹲7年,我觉得你一点都不无辜,加油奥利给。
保重自己,人都有求生欲,不好过多评价,每一个葱友都是宝贵的。
贝臭大宝贝 ? 失望退葱,膜乎见。哪个傻逼管理规定的不许讨论站务?
加油,保重!
注意保护自己,也保护别人
坐等更新,为你祷告
凯瑟琳 🦌🦌
感謝你記录這段經歷,你一定要回来!
                                   
                
其实我还挺佩服楼主的求生意志的,是我的话大概率回家默默等死
关键从楼主的帖子里看出生活条件绝对属于中上了,我不敢想那些底层人在这个冬天的生活了
祝你康复,期待更新,记得多repo一下治疗过程
难听点说一句  你当然可以用尽一切手段求生  但别人也不一定要配合你  现代文明社会跟原始人部落的区别就是一个讲规矩一个不讲  你不愿意按照政府要求在家坐以待毙没问题  但这跟你携带病毒外逃还满街呕吐让全世界跟你陪葬没有因果关系  你靠损人利己来求生  也请做好被他人损害的准备  说你一句自私已经是莫大的宽容了
环球时报胡锡进 遥想当年天安门前,一腔热血。哪知后来为了钱,胡编乱写?欢迎欣赏老胡的评论,简称“锡进评”
希望高铁上没有人被感染。。祝楼主早日康复,and肺炎之后还是不要往“茫茫人海”跑了吧,,
党国蛀虫 80后IT男
后排路过,直觉告诉我,这个主题帖有问题。

问题就是太像舆情部门针对品葱的挑拨帖子。

反共的诸位,国内or海外,身处上海or不在上海,自我意识过剩or有限度(自私程度),偏左or偏右,这些属性或者属性程度的不同,必然造成了对待「武汉市民出逃去往其他城市」的意见不同,别有用心的人很容易利用这点在品葱玩卧底反串。

我作为一个海外党只能说本届政府的低能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另外新年我顺便「祝福」一下本帖内所有的五毛早日被病魔找上全家。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听纽约时报讲目前一种抗艾滋病药物可能有效,有印度仿制版或许买得到。
Kaletra by AbbVie

来源 https://t.co/XiHvdVC4Mh?amp=1

祝康复
小君撫 大雄维尼
我觉得自救是对的,但是不应该坐高铁。非要去上海可以走高速。
祝好,

不要太害怕,保持心情愉快,和强烈的求生欲对于病情是有好处的。

也不用理会那些说你自私的人,就当是一堆脑瘫好了。
人生来自私,你自私没什么错,奋力求生而已,人之常情。




那些骂他的人不就怕传染到你吗?你不自私?
你自己都自私个这麽样,有什么脸面叫别人无私?

支那人的劣根性,自己毫无人性,却要求别人要有人性,
自己不为他人考虑,却要求别人为自己考虑。
极度自私,不值得同情,不要来恶心我们,有疑似症状就不该使用公共交通。求生无错,但是你是建立在损人利己的基础上,甚至还害你的朋友。没有你这么支的葱友。
他不走,等死,为了活着他没有高喊死了我一人,保护千万人。这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神。我尊重他的选选择,他能在这里告诉我们,我敬佩他的勇气。保重兄弟。
foridealworld 黑名单 品葱是卢瑟聚集地
如果这人不是葱油,也不是小粉红,但你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在网上发帖说他冒着传染他人风险出城,你们会这么客气吗
TimmyAlex 在自由的阳光下各抒己见
这位朋友希望你没事  葱友少一个都是极大的损失  上帝保佑你!
直接去医院吧。我真的不怪跑出来的人,谁都有自保的意识。带好口罩尽量别传染给别人就好
wugetage 呵呵
個人建議 一定要跟醫護完全交代你這之前的行程 讓他們去進行追蹤
目前的消息,不是不可以治癒的,感覺打醫院電話吧,也告知他們你的詳細行程。
cocodayo 最近似乎發掘了預言屬性
嘔吐物裝起來消毒才倒掉(要麼整個瓶子丟到
口罩口罩口罩
建議沒人的地方除下口罩坐一坐休息一下 你不夠氣 加上ct肺花了就是肺有問題了
完全正中病徵 希望你是年輕人 還有能力靠自己免疫系統復原
GBSH 命运????
现在已经这么惨了,如果在墙内网络上公开求救又会被喷,可笑可笑,墙国人的人性已经暴露无遗
歡迎毒王到支那國各處走走看看,多慰問慰問各位同志戰友,多和它們溝通溝通病情交流交流心得體會,最後祝願武漢大毒王同志毒力更上一層樓,爭取多多培養出更多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rainf 像雨像风
新闻说河南人已经挖断一些公路,不让湖北人过去啦

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条规定: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楼主已经触犯法律了。等着坐牢吧。
看来即便在品葱 很多人也不懂生而为人的意义

那些说他自私的 全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个正常的社会 会告诉你们:生存 是人的最基本权利 在生存面前 任何所谓的道德也好 良知也罢 都必须、也只能让步 

蝼蚁尚且惜命 困兽犹知死斗 更何况是个活生生的人?

很多人被困在墙内太久 早就习惯了:“凡是对大多数人不利的事 都是错的”  这种共产党给他们灌输的以集体为重的思维方式

可怜 可悲...

最后 祝题主早日康复 加油!
Raion 你好
等等 確定是肺炎 他就這樣放你走了?= =
那還封個屁的城 這樣能抑制傳染就有鬼了
難怪要禁止中國全省的人來台灣
网评员和国宝看楼上各位骂楼主的,开心得笑了,品葱都会自己动了!

平民内耗越多,互相攻击越多,中共越得意。
恕我直言,那些支持楼猪的,跟墙内小粉蛆一路货色。
唉,为什么哪里都有骂病人的。我真感觉到现在全国就是“银魂”里那个悬崖梗。与其骂这个人不如给点建设性的意见,让他上访,维权,去各大行政部门咨询,只要尽量不伤及善良无辜的平民就行。
如果楼主出现在各位葱友面前,你们敢和他正面谈话吗?连这个觉悟都没有,我不觉得各位反贼能有什么实际作为,觉悟真的不如一线医护人员。
应该去北京北京北京北京北京北京北京北京北京
贺冷泽 SLU 圣良嘉禾大学 法学PhD
北京医疗水平高,你应该挂个协和301中日友好什么的,重点是一定要在空档期去北京的中山公园玩一玩
LZ混淆了几处信息,但愿实际行程是做好防护不会传染他人吧
祝早日康复
盘古开天 我写即我在
早就听说有武汉人跑上海去了,因为武汉人转院到上海以前也是很多的。既然武汉治不好那就转到上海再找别的医院看看,以前就是这样子的。外省市通往上海的几个农村的路口,集中在江苏跟上海交界处昆山太仓附近。当地人上传的图片,一个个铁丝网上钻出来的洞。看来不是空穴来风了。希望气温早点回升,听过高温能杀死空气中的SARS病毒的说法。
憂心 台灣人
求生是所有生物的本能,是什麼情況?什麼原因逼到他走這步
笑死,说好的资本主义社会自私冷漠呢,共产主义国家友爱团结呢。他们喷你其实没错,因为这个病非常容易传染,你不带口罩去路上走一圈说不定就能传染几个,所以在不妨碍自己保命的前提下还是做点防护,至少带个口罩咯。所以这也反映其实国内的疫情比想象的严重很多,看来又是共产党的老套路报喜不报忧。
就你这样还当你妈葱友.首先你自己走.你爸妈你放下不管.在有病的情况你瞒这信任你的朋友.让他送你出去.
其次你坑了一整节车厢的人.车里面就没有觉悟的自己人.车厢里面谁没有老婆孩子亲戚朋友的.你不能自己开车走.走就走了你发这帖子出来干么.还重点标记了传染物.你这种人真的该死.
昨夜夢 “去游行,天安门广场”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的职责”
兄弟,保重。能从疫区跑出来到医疗条件充足的地区是件幸运的事,但是注意也要保护好别人,最好不要乘坐公共交通,也做一个…还没打完,忽然看到你坐高铁的,内心很复杂……
無事退朝 嚶嚶怪
我不会指责任何一个努力求生的人,你已经做出了你的选择,那么,请一定活下去
楼主,已经过去很多天了,你还好吗?方便时请吱一声。能理解你逃生,能这么逃去上海好医院治病的想必至少也是中产了,愿你能挺过难关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过去快一个月了,不知你现在是否已经康复出院,还是仍在医院继续同病毒较量,亦或是你已经比我们先走一步。
甚至这一切,都只是你的恶作剧。
我首先怀着最大的信任,祝愿你一切平安,哪怕已经没用了。人在生死关头必然会为了自保不择手段,但是作为一个有思想有教养的文明人,尤其是能找到这里的人 我相信你的心智与头脑优于常人,但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呕吐物以及一切你所接触或排出的东西,都有可能造成更多无辜的人感染吗?你希望看到更多无辜的人重复你的过程,却无法想你一样说出真话含冤而死吗?无论你是否已经决定放弃生的权利,可你没有资格去剥夺别人生的权利。
从这个层面来说,我有点觉得你要死了也是活该,但我实在不想说出这种没有良心的话,只有上帝才能决定你的生死,相信他会做出公平的裁决。
去北京啊 传播给北京人

去北京啊 传播给北京人

去北京啊 传播给北京人

真正实现让领导先走
灭共急先锋 以灭共反共为己任,至死方休
朋友你是英雄,请多去派出所还有出入境办事大厅以及市民服务中心还有社保局以及信访办。请不要戴口罩,也不要用手遮挡。想怎么咳嗽就怎么咳嗽。尽情的咳嗽。之后再去上海的检察院和法院,看看是不是可以借个厕所上厕所。在里面好好地去方便一下。我知道派出所的厕所是可以对外借用的。以前我去办身份证的时候去过那里的厕所,再去交警支队办理交罚款的地方去一趟。那边可以咨询一下关于外地落户的。


这样就可以带走一波共狗。这样你就实现了人生价值。

这些完毕之后可以去大医院办理住院了。
不仅你大概率中招了,那一高铁的人也概率中招了。

你咋这样啊??希望是编故事,太缺德了。我支持武汉人跑,但吐一高铁传染性真的太大了
天灾来了,共产党不作为,老百姓受难,互相指责,互相攻击

可笑的现状,几百年没变过
I_IVIAO ? 大漢至上 迫害屠殺 反對和平 混亂邪惡 種族戰爭 隔離制度 痛恨政治正確 痛恨文化多元主義者 痛恨種族虛無主義者 痛恨馬克思主義者 痛恨自由主義者 痛恨共產主義者 排斥一切其他種族與民族 支持新疆穆斯林集中營
你好,還活著嗎?你好,還活著嗎?你好,還活著嗎?你好,還活著嗎?
并不会责怪你 求生是人的本能 或许这就是命运
可能我遇到你这种情况,未必能做的比你好,没有立场来说些什么,祝你安康。
你这个症状我不是医生都知道你9成是中招了。去上海吧。那里医疗资源丰富。你有后门可走,应该能活命。
火炙维尼寿司 我愛品蔥, 习近平是被脱光衣服也要当皇帝的小丑
想个办法,至少给点建议,路上要是有志愿者接力防护也好,我们在这内斗不正是共产党想看到的吗?
品天下的葱 无葱可吃
z在尽量不感染他人的情况下跑路是对滴。跑到上海生存几率大大增加,留在武汉等到重症了就回天乏力了。
只是在高铁吐一路确实不好,不过换做是键盘前的人可能也没其他办法,所以更多是理解。
错的是执政者,而不是奋力求生存的公民。
求生是本能,跑出去求醫是很正常的,但請配戴口罩,保護自己保護他人。
防疫是政府的工作职责,公民不必通过牺牲自己的自由对防疫工作二次付费。
去上海是理智的选择,毕竟医疗条件好很多,而且上海也没有大规模的爆发,可以接受到治疗。就是不知道这位朋友现在治愈了没有?
他慌不择路的逃命!求生是生物本能,道德是附属。就像落水者把施救者拖入水中,道德评判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最大的恶在于这种极端情况的制造者。。。普通人如蝼蚁仓惶,而且也只能如蝼蚁。
楼主要是在武汉早就死了,死了也得不到救治,死因还是疑似肺炎,烧了都是无名尸体。你看看逃到西藏的那一例多幸运?没人跟他抢 ,医疗资源过剩,几十个医务人员轮流照顾他一个,相比之下武汉医疗资源已经崩溃,医院里到处喊救命。别处至少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事后看楼主非常幸运,留在武汉就是关在集中营,交通瘫痪医疗负荷不堪等死
        有人骂楼主自私,换位思考一下,蝼蚁尚且贪生,你如果感染上了,想不想活命。楼主是在武汉医院不收的情况下才外逃至上海治疗的,他又有什么错呢,而且他还是把坐车的情况请朋友帮忙发出来了。
        帖子一直没见更新,希望楼主度过了难关。
张爱玲 愛生活、愛自己
这是写小说呢吧,感觉不真实
你一个人把该传染的、不该传染的都传染了
还制造出无数的密切接触者,那是不是
有几个城市的防疫工作要因为你而重新开始了呢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了解真相,何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01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一位良心犯的妻子在丈夫被强迫失踪后心急如焚,但不久后听说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为是好消息;其实那比“刑事拘留”要可怕得多。

华泽编辑的《茉莉花在中國:鎮壓與迫害實錄》记录了47名活动人士的遭遇。我也是其中之一。我被绑架后,秘密关押70天,口头告知是“监视居住”,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他们是什么名字,什么单位,什么职务,也没有给我看过工作证、搜查证或其他任何法律文书。我被打耳光、剥夺睡眠、固定姿势、每天24小时被强迫带手铐持续36天、威胁辱骂、强迫写认罪书,种种虐待,一言难尽。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立法上明确属于非羁押性的强制措施,但事实上,它不但成了法定羁押场所之外的审前羁押,而且因为不受看守所规则的束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成了比刑事拘留和逮捕更为严厉、更可怕的羁押措施。它大大地方便了警察、特务机构对被监禁者使用酷刑和施加非法压力,事实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的酷刑极为普遍和严重,而且被施以酷刑也难以取证。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上海的医疗资源应该早就枯竭了,除非你有欧美签证,只能买点抗艾滋药找个地方安安静静自救了。
 据传上海的医疗资源都已经饱和了?
对于现在医疗手段基本无效的情况下劳累奔波不如呆着养病
不能留个人信息 住口!你也配民主?你怎么会配民主??
你这多半是中招了 保重 其实去其它感染人比较少的省会城市应该是更好的选择 资源足够 有了解药也能第一时间拿到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終於找到組織了
真的假的?開玩笑吧?
fucktherabbit 00后矮副帅
不要太害怕,这个病首先要心态好,打点抗病毒的自己扛过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4
  • 浏览: 5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