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2019-nCoV是否來自於實驗室洩漏的幾個疑問?

事實上,在2019-nCoV中我尤其關心兩個問題。
1、2019-nCoV是否有人工編輯痕跡?(儘管現在主流學界認為印度的論文有缺陷,但印度論文確實提供了一個思考方向)
2、更為重要的一點是,無論2019-nCoV是人為編輯還是自然變異,是否是武漢病毒所(意外)洩露?

第一個問題我不班門弄斧,交給更專業的學者用論文認證。著重談一下第二個問題中存在的疑點,可以導向對武漢病毒所的合理性懷疑。

1、12.1第一例發病病例並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且之後3例病例只有1位曾經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新英格蘭》和《柳葉刀》的論文,分別研究了前41個和前99個病例,其中發現大量病例無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而至今為止我們都無法在公開渠道看到第1例病例甚至第0例病例的詳細信息。(小山狗測序的那篇公眾號中寫道,第一例病例在武漢病毒所附近,當然證據只是微信截圖,可信度較低)

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8d823d6a-8ec1-4544-a702-667f61b86abf.jpeg

2、石正麗研究員做的都是什麼事呢——2015年,她在美國的資助下參與了一項研究,研究內容是如何人工編輯蝙蝠冠狀病毒使其可以感染小鼠和人類(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ethics),而後美國停止了對這個研究的支持。而她在國內連續十幾年半年到一年,帶領團隊在較低防護(只戴口罩)的情況下採集全國各地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並帶回武漢病毒所(https://mp.weixin.qq.com/s/Nt-bAfHdVB5ScbGYa4HtOg),目前與2019-nCoV相似度96.2%的RaTG13就是石正麗2013年在雲南普洱發現的(2013年採集的病毒,直到疫情爆發後2020年1月24才上傳到GISAID數據庫)。我個人並不覺得將天然的病毒帶回大城市研究是很安全的行為,在此我並非不相信源自法國的實驗室設計,我只是不相信這個2004年發生SARS病毒洩露的國家。

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cf2e34f0-758a-420c-82c8-b6ba532eaa38.jpeg

3、華南海鮮市場並沒有蝙蝠交易,自然界的蝙蝠無論是最東邊的舟山,還是最南邊的雲南,都很難自然遷徙千里迢迢的來到武漢。如果存在中間宿主的話,我不知道如何解釋,經過七年後的「自然變異」和中間宿主後,Ratg13和2019-cNov仍有96.2%的相似度?(石正麗1月底剛剛發表的論文)另一方面在於,疫情集中爆發在武漢,而其他省市都是輸入性病例,我想請問只有武漢吃蝙蝠/吃中間宿主嗎?在野生動物的捕捉、運輸、交易中,為何全國各地其它城市都沒有一處爆發疫情?是否說能說明在武漢和其它蝙蝠產地之間,武漢存在某種特殊性?
我不認為在武漢病毒所已有RaTG13(更可能有其他未披露毒株)的情況下,蝙蝠千里迢迢獨自/被迫來到武漢,而在捕捉、運輸、交易等各個環節中都未發生一人感染,終於在人傑地靈的武漢生效的概率,大於實驗室洩露的概率。當然這只是基於目前公開信息的猜測。

以上觀點基於對事實的合理性懷疑,武漢病毒所在這次2019-cNov中難辭其咎,他們甚至還為雙黃連抗病毒背書,當然這篇字字珠璣的官樣文章也頗為耐人尋味。以下的觀點更多是「猜測」,有陰謀論的況味,沒有更多的真憑實據——我認為高度相似的RaTG13和2019-cNov沒有直接關係——在這個時間點石正麗團隊發出RaTG13的論文是為了混淆視聽,武漢病毒所還有大量未披露的毒株,其中可能有人為編輯或和2019-cNov有更密切關聯的毒株。但無論如何,武漢病毒所在這次2019-cNov中難辭其咎。

https://assets.matters.news/embed/634c5249-18c2-46c0-ba69-4794c6265e56.jpeg
事实上基因工程这种东西还挺多不确定性
现在这个病毒就算99.99%跟中共实验室的一样也不代表他就是泄露的
因为病毒变异本身是随机的,所以还是有小概率在自然界刚好变异出某种病毒的。所以你可以高度怀疑 但是只要对方不承认就不能定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時人何必多阿世,壯士由來不顧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03
  • 浏览: 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