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在属于社会主义还是国家资本主义?

1. 有钱的很有钱,没钱的又没钱!

2. 国内年青人一般都有二三十年的房贷(富二代、官二代、红三代除外),这和社会主义的定义不一样啊!
慶豐大帝習禁評 小學博士,反漢逆民,反賊,台巴子
法西斯主義(英語:Fascism;義大利語:Fascismo;德語:Faschismus;民國初年又譯作棒喝主義),字源為束棒(法西斯,一種古羅馬的象徵物),專制的極端民族主義形式,其特點是獨裁權力,強制鎮壓反對派,強大的社會和經濟地位

法西斯主義者認為,自由民主已經過時,並認為在一個極權主義的一黨制國家中完全動員社會是必要的,以使國家為武裝衝突做好準備並有效應對經濟困難。這樣一個國家由一個強大的領導者——如獨裁者和由執政的法西斯黨成員組成的軍事政府——領導,以建立民族團結,維護一個穩定有序的社會。法西斯主義拒絕斷言暴力本質上是消極的,並將政治暴力,戰爭和帝國主義視為可以實現民族復興的手段。法西斯主義者主張混合經濟,其主要目標是通過保護主義和干涉主義的經濟政策實現自給自足(國家經濟自給自足)。

1979年8月,在第五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上,任仲夷就張志新被割喉慘死的冤案說:「從張志新被害事件中,人們更加深刻地理解到,沒有健全的社會主義民主和社會主義法制,無產階級專政就會變成法西斯專政。」。

有觀點認為1979年後的後毛時代的中國是法西斯國家,名義上的意識型態仍是馬克思主義,實質以『發展主義─收復故土─民族統一主義』為內容(英語:developmental irredentist nationalism)。

保加利亞首位民主選舉的總統哲列夫所著的《法西斯主義》一書中,認為共產主義下的獨裁政權在衰弱過程中,會經歷一段法西斯時期,並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改革開放後的發展作為例子

《世界法西斯》百科全書中的〈中國〉條目亦將讓資本家入黨此舉總結為是『準法西斯國家』(英語:quasi-fascist state)的鞏固,而前南華早報記者傑士柏.貝克也評論江澤民與墨索里尼二人採用手段的顯著相似性,標題為「中國現是法西斯國家」的文章認為中國「不是恐怖瘋狂的希特勒式的國家社會主義,而是極類似貝尼托·墨索里尼法西斯主義早期的思想」。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在2000年後,亦發生體制轉變。2001年7月江澤民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身份允許資本家加入中國共產黨,此一政策舉措引發國內外討論,除了中共黨內左派發表多份「萬言書」,蘇紹智(原中國社科院馬列所所長)也稱之「向法西斯政權轉化」,挨批為背叛無產階級工人造就「資本法西斯獨裁」。有些人認為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成為法西斯國家的趨勢。

赤納粹(英語:Chinazi),又稱支納粹、納粹中國或納粹中共。是「中國」(China)和「納粹」(Nazi)的英語混成詞。該詞常被用於批評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境內(含香港、澳門)壓迫中國公民、限制中國人權,在境外進行滲透擴張、推廣帶有國家資本主義特色的中國模式的行為。目前,使用「赤納粹」較多的主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持不同政見者,尤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主運動人士、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參與者和新疆再教育營反對者,也包括一些外國政要。
还用问吗?明摆着权贵资本主义啊

还用问吗?明摆着权贵资本主义啊

还用问吗?明摆着权贵资本主义啊
楼上说啥呢
明明是封建王朝(手动狗头)
正文要20字?
CASIO 密码已忘记,随时会消失
国家社会主义。




对,就是七十几年前那个国家社会主义。
Nihilistra inster quilinis invenitur
生产资料公有,不允许私人盈利—共产主义
生产资料公有,允许私人盈利—法西斯主义
ping2019 心存希望但不過度樂觀
聽過一個形容中國現狀的詞:權本主義

幾乎都是特權與資本的結合,和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相差十萬八千里。
醒不来的中国梦 大右派,十年党员不换肩
裙带资本主义(英语:Crony capitalism),又称官僚资本主义朋党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密友资本主义关系资本主义,描述一个经济体中,商业上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企业、商界人士和政府官员之间的关系是否密切。这种偏袒可能是表现在法律许可的分配、政府补助或特殊的税收优惠等等。

裙带资本主义被认为经常出现在政治上的任人唯亲,并渗透到商业世界,存在利己关系的友谊和亲情的商人和政府官员,影响到经济和社会,破坏公共服务型的经济和政治理想。多数国家或多或少都有裙带资本主义。民主国家若有严重的裙带资本主义,其民主制度只是空壳子;无论左派右派的经济观念,在裙带资本主义下也都成为柠檬社会主义


来源:维基百科
CCCPussr1922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万岁!
是最坏的那种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而且还带有法西斯的特点。
可能相对来说也就比中东阿拉伯、朝鲜这些封建专制的国家好点,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吊车尾的。真是的,对于一丁点的自由都感恩戴德,墙内简直……
wishXiLongLive 拥护习大大 谁反对他我跟谁急
用编程随想的话来说
就是:权贵资本主义

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是伪命题。

首先我们先认识简单一下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其实就是生产资料私有制,为了体现这一点,就要求国家机关应该尽可能少的干预经济活动,而又由于生产资料私有制,那么生产资料拥有更多的资本家必然操控着经济,所以又表现为资产阶级统治国家。

资本主义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由于国家几乎不干预经济活动,那么资本家为了追逐利润最大化,必然会拼命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而且由于资本整合,最终大资本家必然垄断经济,进而通过资本优势操控国家,成为国家的统治阶级,也就是将民主政治变成了金主政治,侵犯其他阶级民众的正当权益。国家从自由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阶段,而马克思所生活的就是这么一个时代,因此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负面批判是完全正确的。问题在于我们面对问题光批判还不行,还必须提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在一个全世界深受资本主义毒害的时代,往往拨乱反正都是难免极端而且矫正过枉的,马克思的反思也是如此。私有制不是不对吗?不是不好吗?工人不是身处水深火嘛吗?好!那我就不要私有制,我搞公有制好了吧,于是构想了一个没有私有制的乌托邦世界,也就是共产主义。但是共产主义既然不存在私有制,前提必然是要求物质精神都极其发达,人人按需分配,但是这对于物质匮乏生产力低下的近代社会来说必然是格格不入的,于是列宁提出了一个通过公有制建设由资本主义逐步发展到共产主义的过渡阶段——社会主义(杠精们注意了,列宁提出的是要在资本主义进入共产主义之前要建立一个过渡阶段,这个过渡阶段叫社会主义,不是说列宁发明“社会主义”这个词汇)。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就是生产资料公有制,由于国家是公共管理的机器,因此公有制实际上就是国家全面干预经济活动,而且要求“无产阶级专政”,否则国家就沦为资本家服务的统治工具。可以说这个出发点是很美好的,但历史证明这个空想是只会适得其反,为了避免私有制保障公有制的地位,社会主义国家一般采取的有两种措施,一种是禁止私有制,计划经济,民众没有私人财产,按需分配。由于所有生产资料都是公有的,没有私人财产,因此这就从根源上杜绝了“资本家”产生的土壤,但因为没有私有财产,计划经济搞平均主义,大家都是按需分配吃国家的大锅饭,干好干坏一个样,民众也就渐渐失去了劳动的积极性,国民经济水平自然一落千丈,现在这种经济模式除了极其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以外几乎没有国家还会采用了。

自从小平南巡以后,中国走了第二条道路,也就是踏踏实实地向资本主义学习,在小宗商品和小农经济领域搞市场经济,但国家还是掌握主要的生产资料和核心产业,在政治方面为了避免“资本家”干政就由一群资历深厚的无产阶级领导代表,通过选贤任能的方式挑选合适的国家领导人。这个方案在当时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中国的经济生产力,而且像邓小平、胡耀邦这样的开明领导人确实也比较为国家着想,不管有用没用,起码改革开放属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此避免中共步了苏共后尘。但这个方案有两个问题,首先国有垄断的核心产业,就必然是行政化管理,但这非常不利于科技创新,因为科技创新讲究投入资金大、时间长,而且未必有成果,同时创新阶段几乎是只有投入没有产出,但对于国企领导来说,他的政绩和企业绩效挂钩,没有产出就意味没有绩效,也就没有政绩,没有任何一个领导愿意冒此风险搞科研创新,所以中国的核心产业往往只能搞搞制造组装,在生产链的底层,一旦国外断了我们的高精端科技链,比如中兴事件,我们就马上陷入产业危机。

另一个问题就是对于负责选贤任能的无产阶级领导代表如果腐化了,谁来对之进行监督和制衡?事实上在当前的体制下民众基本上不可能制约他们的权力,他们为了积累自己的财富一方面很容易滥用人才选拔的权力,由无产阶级领导代表蜕变为官僚资本家,另一方面他们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往往在选拔方面都是考虑红二代红三代的亲属,这就变成了寡头家族对政治统治的垄断,而且还会千方百计禁止其他人染指他们的核心权力圈,国家领导的选拔环境和范围比资本主义的金主政治还要差。

由此可知,虽然资本主义下的金主政治确实有不少的缺陷,但是社会主义国家无论是为了杜绝资本家产生的计划经济平均主义,还是由一群无产阶级领导代表专职负责选拔领导人的机制,得出社会效果反而比金主政治更差。反观宪政国家,吸取了历史的教训,政治上,从中央到地方任何一级立法机关都是由最基层的民众选举产生,而且禁止企业的政治献金和设定选举募集资金的上限,比如奥巴马的选举经费就是由民众小额募捐构成的,避免资本家操控政治,川普更是靠自己竞选,也尽可能不受其他资本家大集团的操控。经济上,借鉴社会主义国家的优点,国家适当的干预经济,比如建立起完善的劳工保障机制和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对大型企业更是进行社会化的改造,比如微软大股东比尔盖茨的股份稀释到仅4%,足见连个人影响企业都如此艰难,更何况再通过企业操纵国家。

如果资本主义国家是指不干预经济活动的国家,那么对于现在讲究国家适度干预的宪政国家来说,已经不属于资本主义,或者说应该属于“混合主义”。

有些朋友用统治阶级而非生产资料分配所有制的形式来划分国家性质在实践中是很荒谬的,按照空想社会主义者的构想,社会主义的统治阶级应该是无产阶级,但在事实上,如果国家机关不采用宪政民主产生,那么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就是管理国家生产资料的官僚,而这些官僚由于管理着巨大的生产资料分配权,又无法通过分权和选票制衡,那么必然很容易滥用生产资料分配权而沦为寡头权贵,也就和封建主义的统治阶级重合了。

好了,当国家的机关采用宪政民主产生时,国家的统治阶级永远是更有利于拥有更多生产资料的人,因为他们更有利于通过运用生产资料的管理权获得竞选优势,根据国家生产资料分配所有制的区别,在以国家过度干预经济、统一管理生产资料分配所有制的情况下,拥有更多生产资料管理权的官僚更有竞选优势,而在国家适度干预经济或者不干预经济的情况下,拥有更多生产资料管理权的商人则更有竞选优势,而由于生产资料管理权可以换取更多的利益,根据人总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天性,这些拥有更多生产资料管理权的官僚或者商人,他们也就演变为官僚资本家和社会资本家,换而言之不管是采用何种生产资料分配所有制或者是否采用宪政民主产生国家机关,实质上无产者依然无法成为统治阶级。

故此,当我们讨论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混合主义时,只能根据代表公共权力的国家是过度干预经济还是国家不干预或者适度干预经济进行区分,而不能用统治阶级进行区分,是因空想社会主义者认为社会主义的统治阶级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根基自始就因为违背客观规律而不可能成立,人类也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由无产阶级作为国家的统治阶级,比如马云就是中共党员,一位大资本家竟然是无产阶级代表当中的一员,而且在社会上还有相当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这不是天大的讽刺嘛?因此如果用统治阶级来区分国家性质的话,社会主义自始就是不存在的,而这又是和客观存在的历史不符合的。

综上,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已经遭到淘汰,目前的宪政国家都属于混合主义,而专制国家本质上仍然是封建主义。
我觉得是特色官僚主义,如果你生活在中国,就知道从上到下,权利压倒一切,决定你定位的,不是能力和努力,而是你的出身。法制是玩笑,重要的是“上面有人”
Charlie_Sean 天龙人开闸放狗翻墙喷粪,小粉红奉旨爱国感动自身。
帝制官僚资本主义。

既有皇帝;

又有天龙人;

还有大资本家。

三座大山,我等韭菜一肩挑十里山路不换肩。
根据胡安林茨的分类,我觉得中国政府应该处于全能主义和后全能主义之间,但更接近于哪一个就不太清楚了。
就喜欢奶茶 习特勒决定当晚动手
一前看过一个有关中国独立纪录片的论文,里面把中国当前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称为post socialism,跟苏联快解体时候叫法差不多,其大概就是:允许有钱,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享受这个待遇...
社会主义 国家资本主义 国家社会主义 三者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NZAKL NZAKL
半殖民半封建的感觉
一个外来政权却当了中国的政府 真的是可笑
江世俊 早知道生出个蛙人,不如阉了我自己
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是现代的东西,应该是特色封建主义
是國家資本主義加國家恐怖主義!二十二十二十
sw8964 民國派,中間派偏右,自由保守主義者,大陸淪陷區國民,時代革命,反對專制主義,反對獨裁主義,反對共產主義,“低端分子”,#chinazi
国家社会主义,带有特色官僚权贵性质的国家社会主义
子卿云鹤 进步左派,自由主义者
专制资本主义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是否回复为讨论?
-否
endlessrain 半个反贼,其实是跑路党人。 (目前谋划肉翻,潜水中)
初中的时候,我们的一个文科老师有一回悄悄地在课下给我们说,这个东东叫做国家垄断式官僚资本主义。😂
封建主义國家,官本位國家,帝国主义國家,中国全部都是國家的,國家全部是共产党的,共产党全部都是红色家族的。不让社会进步的,共产党垄断道德高点,对不服从的都扣帽子打压,这跟古代皇帝掌握生杀大权有何不同?允许私人盈利,但一切要在共产党控范围,一切资本家只要跟共产党好就行了,不需要守法,不需要遵法。这样的人治國家哪里可能有进步希望?共产主义从出生就不是为人类考虑的,是为少数人考虑的,人天生就有恶,那少数人拥有这么大的权力就更恶了。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发起人

trak2900 观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13
  • 浏览: 5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