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未来的悲观预见:崩溃后重组的中国会是什么样的?

我没有什么第一手材料,也没有什么内部消息,我所依靠的,也都是大家近些年看烂的新闻,通过海内外媒体所了解到的。我对未来的预计不是一般的悲观,民运和民斗也许都不会同意我的观点。社交媒体上看见的民运和民斗,总是用文艺的句子和对历史的追述去批判当时,让人心存一份希望——未来,也许会有一束光。


我的第一个观点:公权力目前正逐渐意识到他们的权力边界的模糊性和外延性。我不是说以前公权力就不模糊了,而是说这种情形的大大恶化目前几乎是瞬间发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第一次明显的出现一定的苗头是在18年修宪,习本人通过一系列操作,在人大通过了任期制取消的宪法修正案。人大以前,没人敢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人大以后,没人能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大家都期望能满足习的胃口,稍收猖狂之势。这是第一次非常明显的,社会底线被击穿,大众噤若寒蝉未敢发声的转折。至于后来外交部沦为口交部,这种跳梁小丑,可能已经掉到词义弱化的陷阱里面去了,基本上和文革时天天写的大字报和打倒美帝国主义差不多。


前几天的新闻“十堰张湾区发全国首个战时管制令”,

> 所有楼栋一律全封闭管理,除抗疫人员和保障民生人员,居民不得出入;

>

> 所有居民点安排人员24小时值守,不符合特定批准情形的居民一律禁止出来;

>

> 生活必需物资,通过配送或代购实现;

>

> 所有乡镇、街办及村(居)委会,也一律实施战时管制。

这样的战时管制能够存在,大前提是疫情严重,迫不得已,所以尝试一切可能的措施。全大陆范围内不同地区不同省市县的政策松紧程度不一,这个就是紧的那个。


这样的战时管制,在和谐社会没有存在的可能,对经济、民生、政治生态的破坏是巨大的,因为战时管制往往预设了一个前提“大局动荡”。换句话说,当有一天当局者希望利用某种技术手段达成“战时管制”的时候,只需要造势就可以了。这样的造势在六四期间也发生过,通过主动刺激学生上街进行学生运动,再利用专制铁拳一网打尽,达成目的。


上面说的是一种政策在实际操作时会发生的放大和变形,接下来我说的是大局:中美脱钩导致经济受损。


全品葱的网友都知道中美脱钩开始了,经济下行开始了,产业链转移开始了。经济一旦由于客观原因不可避免的下行,经济对政治生态的对冲也就失衡了。本来中国的政治经济生态失衡就非常剧烈,西方期望的那种中产掌握话语权倒逼政治改革的情形不仅没有出现,反而一夜倒车回到解放前。但是假如经济的最后挣扎也逐渐萎缩,那专制极权的力量基本可以说举世(大陆)无敌,它唯一的敌人只有它自己。我觉得可能用san值高来形容这种政治生态比较合适。


在这种情况下,权力怎么膨胀完全看权力体制的架构能否保证这辆破车有序运行。制约政治的主要力量一旦由于这次病毒疫情极大衰败,政治体制内部在经济无望的情况下,就会将矛盾转移到政治内部本身,类似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混乱情况极有可能发生。习本人做梦都想变成毛泽东再世,一定会对这些东西手到擒来,感到亲切的。


极权的恶劣膨胀几乎是每一个极权政府所不能控制的。假如人们预料到某些情况也许会发生,那在现在的中国几乎一定会发生。以前的我比较天真,曾经对克隆技术是否应用到人体有乐观预见。后来我想通了,世界这么大,肯定会有疯子偷偷干这样的事情。我只是没想到这个疯子在中国,可惜技术水平不咋地,学术能力也欠缺。个人欲望的膨胀可以做出如此惊世之举,一整个极权体制的膨胀会导致什么后果,历史书上写的明明白白,只不过人们过于乐观,不愿相信罢了。


现在如果说还有什么力量在约束极权,那就是工业文明塑造的现代化的思考方式。个人的道德观念还在一定程度上约束着极权,只不过这种约束就像疲劳的金属,对摇摇欲坠之势做无谓的抵抗。


我的第二个观点:无论从横向对比还是纵向对比来看,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政权都算不上一个及格的政权。几乎每隔2.30年就会面临一次统治危机,对比中国历史上的其他王朝,可与秦朝相媲美,统治的架构、技术手段都是低级而落后的,从效果来看和儒家思想主导的封建王朝对比完全就是不及格。假如这样的政权经历一次洗牌,不论是完全推翻,和平演变又或者是(彻底的)内部修正,它未来最有可能走向什么样的模式?是苏联那种强人统治?新加坡的李家政治?联邦?诸夏?统一的民主政体?希望广大葱油能各抒己见。最好的结果当然是统一的民主政体,因为联邦势必导致中国的弱省像贵州西藏新疆没有希望,完全得不到中央的扶持。
已邀请: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個人還是覺得八個大大入關建立中華伊斯蘭國的可能性比較高 (๑◔‿◔๑)

具體的樣子可以參考 @guibuhai 同志為我們帶來的完美演示:

塔利班都进京了, hhhhhhhh. 流氓开始不再遮掩, 这样会让更多中国老百姓认清土共的真面目. 你觉得呢?

蛤蛤,国共合作要开始了下一步可以考虑塔利班改编为八路军,东土耳其改编为新四军,在抗美的名义下消灭和吸收各地吃摩擦饭的"共产党顽固派"。

内地各省会的塔利班办事处的文艺宣传战线则负责含沙射影的攻击"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中国"的中国梦主义者,同时把赵紫阳/胡耀邦/薄熙来捧成"中国体制内的良心",联合刘晓波和公知之类的"民主人士"组成民盟,呼吁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筹建"新中国"。

八个大大高瞻远瞩的指出,消灭了梁家河只是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下一步更艰巨的"伊斯兰革命"的任务在等着我们,大家都要做好走弯路交学费的准备。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历史永远都在跌宕起伏中前进。

新生的中华伊斯兰共和国开国不久,朝鲜再起战火。中华健儿们组成的清真卫队在伊斯兰阿訇的带领下奔赴朝鲜,10战10捷,以几千万人的伤亡迫使米国回到了谈判桌前。

这场大战打出了中华民族的骨气,哪怕在50多年以后已经改革开放后的中华清真共和国,小粉绿们提到真朝太祖仍然津津乐道:

“要不是八个大大太祖打出了中华民族的志气,真朝怎么会有一个稳定的发展环境?虽然太祖走了些弯路,但那都是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不能用后50年否定前50年!"

”如果不能实现伊斯兰领导下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像沙特那样当米国人的狗,日子过得再舒服又有什么意思呢!"

"美分是屁股问题,共粉是智商问题。千古完人梁家河这种消极抗美积极反绿的亲美派竟然都被你们共粉给捧成民族英雄了,乃们难道不知道梁家河被米国的贸易战骑脖子上都不敢向米国宣战么?要不是我们伊斯兰阿訇领导的129学生运动和察哈尔抗美同盟军"逼习抗美",恐怕梁某是要当汪精卫第二呢!我们伊斯兰领导的塔利班才是抗美的中流砥柱!"


怎么看待刘仲敬对于花木兰之名的看法?


木兰辞中的国家领导人叫可汗,却又把敌人称作胡骑,很好的表现了历史上征服桂枝的蛮族沐猴而冠冒名顶替"桂枝"的大型行为艺术现场。木兰可能是汉化鲜卑人(太原李氏)或者鲜卑化的汉人(高欢家族)。

好比日后八个大大入关建立真朝以后,国家领导人的称呼是哈里发,却又把中东国家称作"绿绿""恐怖分子",宣布伊斯兰早已经中国化了,是中华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黑罩袍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服饰,任何宣称"安拉是外国人,TG之后无华夏,做炎黄子孙不做安拉子孙"的公知们都是民族历史虚无主义者。

恢复高考后真朝瓦房店高等研究院培养的第一批学者们非常自豪的宣布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老子晚年出函谷关教化胡人创立了伊斯兰教,铁的事实证明伊斯兰起源于中国"。阿訇穆罕默德·周小平抚摸着被洗过的肠子激动的热泪盈眶:"这说明了中华民族的强大的生命力,其他古文明都断了,只有我们延续至今,还启迪了其他的文明比如伊斯兰!狠狠的打了那些美分公知的脸!"

皇共分子们则对此表示反对,他们说TG作为最后一个汉人王朝天子守国门,不和亲不割地不向贸易战低头,何等有骨气?而真朝圣军却游而不击,和美帝眉来眼去,最后出来摘桃子!中国共产党才是代表中国人的中国本土政权,穆斯林是外来政权!

#####################################################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脑洞,充分揭示了桂枝所谓"其他古文明都断了,只有我们延续至今的"阿Q理论的真相。谁x了桂枝,谁就会被桂枝人发明成桂枝人的一部分加以顶礼膜拜歌功颂德,桂枝就靠这种方式"延续"到今天。我管这种路径叫做"支化"。

TG津津乐道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是这种理论的体现。虽然桂枝被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共产国际征服了,但是桂枝人又不甘心承认自己只配被征服的降奴属性。于是就发明出马克思主义已经中国化了之类的神话,言下之意就是马克思主义也是桂枝文化一部分了,然后就能心安理得的继续沉浸于桂枝同化能力举世无双的桂枝特殊性理论中继续阿Q:"你看连马克思主义都像过去的鲜卑人蒙古人满洲人一样被桂枝化了,这还不能说明我们中华民族伟大的生命力?不是马克思主义和国际共运救了中国,而是中国拯救了国际共运,中国才是最牛的,中国比马克思主义比苏联都要高明!"

清朝的汉人伤痕文学家们发明出爱新觉罗氏是靖康二帝的后代之类的神话,大概也是相似的逻辑。这样一来满清入关就是儿子打老子,该丢人的是满清才对,无损我们汉文化的伟光正形象。其二,儿子打了老子,老子难道还记恨儿子不成?毕竟都是一家人啊!这就相当于帮清廷维稳了,有利于维护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一举两得。

与之相反的解构体系是脱支,一个人如果能够克服自己的桂枝性,我们就可以不再把他视作一个桂枝人了,尽管他依然是黑头发黄皮肤。
崩溃了怎么还会重组,死人靠自己是不会重新复活的,要重建中华帝国主义,没有苏联和张献忠的合力无法完成。
NZRdlClr5 初來乍到多多指教(介紹例文是小熊維尼怎麼這麼有梗w)
看誰來重組
要是像戰後日本一樣,有一個民主派外力(日本的情況下,美國)幫助重組的,就會比較偏向民主化,對我們而言比較樂觀
反過來説,如果遇到一個黑心外力,像蘇聯那種的,可能就被重組成老大哥的衛星國了
要是放任中國民間自己重組,那中國歷史上這種劇本很多
就是有一個比較有人格魅力有號召力又有一定軍事經濟政治能力的人成爲新的皇帝啊?
因爲長期的帝制,現代中國的大多數人思維已經偏向帝制,而且人類本身就是一種熱愛權利的動物。就算在座喜歡聯邦諸夏的葱油們,要是知道自己也有希望當皇帝或者至少當貴族的,那我相信一定也有不少會選擇在帝制中國當一個特權貴族,而不是在聯邦中國當一個普通選民的
如果讓我選擇,A是讓我和我的父母子孫都能享有全國資源級別的特權且保證人身安全,B是讓我成爲平民但是全中國人都能有和文明國家一樣的人權,那説實在話,我也不保證我會選擇B,A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現在問題來了,既然大多數人類是會被誘惑的,那只要能成功説服一些人「你會成爲特權者」就能吸引到人才和人力,誘惑別人的中心者就更接近稱帝,就對民主派更不利
所以好的騙子就能成爲好的開國皇帝
并不存在什么统一的民主政体,因为民主政治必然要求实现地方自治,各个地方政府只对地方人民负责                                            
走向零八宪章的实现。
哪种方案能使各方面持不同政治观点的势力最容易妥协,哪种方案就最容易实现。
自奥运会举办之后,对民间团体,自由派打压变本加厉,13年前后从南方周末被打压开始,整个社会不同声音已经被禁止,公共知识分子污名化,民智下降,举目望去,都是蝇营狗苟,溜须拍马之辈,整个社会的公德,素质,智慧全面倒退。如果崩盘,指望这种水平的民众盖起完善先进社会系统,估计有点艰难。但应该比现在好。参考明朝,比宋差,比元好点。
如果没有外力,不看好国内民众的认知,可能又是一场灾难。。。。。。
其实吧,你看中国的三股势力, 公务员、共产党,垄断国企,军队。

垄断国企,需要一次经济危机摧毁。

军队,需要一场败仗瓦解。

这两个靠山没了,公务员自然会选择民主。人家职业官员,什么政治制度不影响再就业。

所以说,要瓦解中国,很难很难,要经济危机出现瓦解国企,战争瓦解军队。这只党卫军不除掉,中国就是下一个俄罗斯, 还是世界的祸害
blackangel 青蛙王子
我的想法是,就是在品蔥的各位!

莫要悲觀,學習樂觀。

天時,地利,人和!
崩溃一说不好说是否会实现,因为二十年很多这么预测,但是都没有实现。但是从这次武汉疫情看出来,中国的中央集权并不如一些专家说的这么牢固,地方互相居然开始抢物资。我以往预测中国出了政治不测之后,至少关内诸省(汉地)可以快速稳定下来。但是一场肺炎下来,居然出现云南设卡抢湖北口罩,湖北乱成一片。不过也可以观察到沿海发达的诸省在这次危机社会秩序还在,我或许是不是修正为至少沿海诸省可以稳定下来,中西部还要再观察。

还有我对中国大陆以往一些观察还是太乐观了,中部最好的城市武汉这次疫情被打的一败涂地,足以证明除了除了少数东部城市外,中国大陆大多数地方政府管治相当差,一旦面对稍微大一点天灾(幸好这次不是鼠疫爆发)就会失去整体局面控制,而且所谓中央政府精英官僚也是表现得一塌糊涂,面对疫情相互推诿,名声扫地。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