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扩大是民主的失败吗?

为什么民主体制没有防止疫情扩散?这是不是证明了粉红口中发生瘟疫与体制无关的理论?

说实话,如果说疫情与体制无关论成立的话,那我只能被迫接受东亚人种/文化劣势论了。虽然我打心底是不接受这种种族歧视理论的。
已邀请:
首先第一點,民主(Democracy)是個很模糊的詞,沒有很精確的定義。
而且也不是非黑即白的一刀切,而是一個光譜。

光譜的最左邊是獨裁,再來依序是寡頭、間接民主,最右邊是直接民主。
差別在於政治權力的集中程度。
光譜還可以再細分下去各種具體實現方法,不過本文不是要討論這個,就先略過。

日本的政體屬於代議內閣制的間接民主,但日本在防疫政策上荒腔走板,問題不在於其政體。
一個重要的觀念是:政府的治理能力與政體的制度並非絕對相關的

政府的治理能力,是取決於與政府對抗的非政府力量有多強大
非政府的力量越強,政府為了維持政權就會被激發出更強的行政能力。

如果一個國家的發展軌跡上,這兩種力量彼此競爭而互相強化,國家就能一直待在所謂「自由的窄廊」中穩定前進。既能保障國民的自由,又讓政府有高效的治理能力。

但是,如果某些重大的事件,導致兩者的力量失衡,國家發展的路線被震出自由的窄廊,那政府的治理能力就會停滯不再發展了。比方說日本和中國,都在1980~1990年代因為不同的原因離開了窄廊。之後政府的力量就超過了民間的力量。民間不再有力量去刺激政府成長,政府的治理能力也就停滯甚至衰退了。

另一方面,有些國家民間的力量壓制的政府的力量。形成一種紙糊的利維坦的狀態,看似維持著一個政府,但其實政府沒有任何治理能力。比方說沙烏地阿拉伯,政府的決策總是受制於瓦哈比。這樣的國家也離開了「自由的窄廊」,人民受制於各種規範牢籠。

通俗一點理解的話,如果政府不管作得好或者作得差,都能夠永遠保持權力,那掌權者為什麼要想辦法作得更好呢?日本的困境就是這樣的。雖然因為發展得早,政府還保有相當的治理能力,但那些三十年前就知道的弊端,在這三十年間都沒有改善。

日本民間力量的弱化是由多重原因導致的。
比方說日本的民族性格,可說是世界上最能「忍」的民族了,這可能是由於歷史上封建+種姓的雙重文化制約。
再來是當初的極左翼運動以太慘烈的結局收場,導致新的社會主義團體有很大的輿論包袱。
日本的企業界失去創業精神,大多數中小企業都是經濟高速發展期時設的,新設企業家數的連年衰退,導致年輕一代的日本人缺乏獨立決策能力,只能依符於組織之下生存,失去質疑威權的勇氣。

這些因素疊加起來形成了日本民間力量的弱化。國民對政府防疫的失措,只在推特或2ch上謾罵,而日本政府根據過去的經驗知道:推特或2ch上隨便你罵,反正不會影響政權。
相比於台灣的情況,各種政策出來都有正反意見,如果被罵的特別激烈,一天之內就會政策大轉彎。

在表象上,好像日本政府的治理能力很強,推出的政策都是深思熟慮所以不會變來變去。台灣政府則是一日三變,好像很沒方向感。但真實的情況是:日本政府在廟堂之上做出不接地氣的政策並且一意孤行,台灣政府和民間的聲音合作,找出應對現狀的、具有現實感和可行性的策略。

包含口罩的擴產、徵收、分派的細節、隔離與撤僑政策。台灣的施政中包含了民間力量的參與,因而大大增強了政府的治理能力。而台灣民間之所以有力量,是過去三十年來的政治文化、生活經驗、產業結構等諸多因素導致的。

如果對於上述「自由的窄廊」理論有進一步的興趣,可以去買書來看。
這裡有一篇我覺得寫得不錯的導讀
https://whogovernstw.org/2020/02/07/mingjenlin1/
这次危机里面我们可以看到自民党表现相当迟缓,到今天还不知道传播途径,并且为了点利益也不愿意学台湾美国封关。

个人看法是,日本的民主建设确实有失败的地方,在权力平衡和民众参与上比台湾韩国都不如。民众普遍政治冷漠和高度同质化,不愿意参与政治。而主要的在野党(这里应该是指立宪民主党)表现得一塌糊涂(参见当年东日本大地震时候民主党政权糟糕表现),这导致了自民党长期的一党优位化,没有能够有效制衡和监督政府,让执政党和政府没有紧张感。

当年小泽一郎离开自民党说要建设两大党制,在我看来,这个确实有道理的。没有一个让执政党有下台危险的政党存在,只能让执政党傲慢和迟缓,甚至不作为乱作为。但我也希望日本最大的在野党立宪民主党可以自省一下,不要老是沉浸在过去一些话题里面,是时候向前看了。

这也算是给中国大陆一个启示,必须要有一个强而有力的在野势力,政府才会有紧迫感而为民办事。这也算是多党民主制的好处一个印证。

不过话说来,现代民主政体当中言论自由确实有防御公共安全事件的作用,因为就算政府不作为,一旦信息流通渠道是自由的话,民众自己都能开始自保,并且这个民众能够自由发出言论逼迫政府开始抵御疫情,毕竟政府也要选票,这不,日本舆论发酵之后,自民党开始重视起来了。而且台湾和韩国政治两大党势力接近的地方,马上政府就迫于舆论和在野党压力开始行动了,所以他们这次疫情不是很严重,到今天为止确诊人数不过两位数而已。

另外我真不知道某些港台人士为什么吹捧日本那么厉害。方方面面都是好好好。别的不说,自民党不就是当年二战时候一党威权的法西斯组织大政翼賛会继承者吗?只要查查自民党创党成员,核心人士当年的大多在大政翼賛会呆过,这群人的门生和子孙还在日本政坛里面呆着。例如安倍晋三的祖父不就是当年曾被当A级战犯关押了三年的岸信介(后不起诉释放),指望这群人有多自由和民主,我看算了吧。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
你把事情放到更长的时间段,比如日本的疫情发展到了某个阶段,再来评价也不迟。其后民众会怎么反应,会不会有公民社会的自救,安倍会不会下台,会不会有追责,会不会有透明的信息公开,这些问题都会决定我们对一个国家的评价。
日本這不還是一黨專政嗎
雖然他們有投票的權利,但很多人根本沒去盡這義務
日本自從社運失敗後政治冷感也算是民主國家中數一數二的了
去你的武漢肺炎這麼大一件事,野黨在國會上問甚麼鳥問題?還在說賞櫻?
你說那是政壇問題,關民眾屁事,民眾是有義務去問責質疑的,不然你民不民主有毛分別,亂搞沒代價的話不還是愛做啥做啥
日本人除了在網上噴之外有真正表現他們的憤怒嗎?組織人上街遊個行還得被這群人冷嘲熱諷
「政治歸政治,生活歸生活」,大難臨頭還在那吃喝玩樂,把關心時事的人當傻子,在香港這類人被稱為港豬,而日豬的數量可能佔日本人9成以上
感覺全部民眾、野黨都在合作去形成自民黨一黨專政的局面
chosisei 你咧过嘴没有
这次本来就是WHO把许多国家忽悠了,WHO帮信誓旦旦的背书,加上低估了共惨无耻,可以拿十几亿人的生命开玩笑。所以不光是日本,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算是这样的。

台湾反而是WHO限制不大反而逃过
现在日本人自己都无所谓的样子,你替日本人着什么急呢。疫情在日本的发展可以参考中国的几个人口大省,比如湖北的临近省份河南,人口差不多一亿,感染人数1231名,死亡人数13名,已经是疫情非常严重的省份,然而日本的疫情再严重也不会超过河南,因为日本距离病毒发源地武汉更远,临近省份是这样的情况,那更远的日本疫情只会更轻,已经传到日本的病毒已经是第四代到第五代,毒性已经大为减弱,而且日本人的卫生意识以及医疗条件都比河南优越,所以可以断定病毒不会对日本造成较大的影响,日本人民的生活也不会被疫情干扰。
另外强调一点,为什么武汉的死亡率远远超过其他城市,这是因为中共政权故意隐瞒拖延,截留物资,阻断交通,封路封区,罔顾疫区人民死活,中共政府的腐败统治对疫区人民造成的祸害远远超过病毒本身。
墨滿 台灣學生,發表言論僅為個人意見,不代表全體台灣人立場
日本社會風氣也很保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別造成醫療負擔」這類民氣相當重,剛才看到一篇爆料是患者爆自己仍吃退燒藥搭地鐵上班七天,且即使到了醫院,也被人員當成一般肺炎而拒絕檢測,因為若確診還要進行消毒等麻煩的作業。這會是疫情擴大的關鍵
我覺得是日本人普遍政治冷漠造成的問題,民主制度要運作的很好還要建立在公民政治素養,若持有「不差我這票」「我差我的意見」「反正再怎麼爭取都一樣」「政治這麼骯髒有甚麼好碰的」這類似思想,民主就容易失去應有的反應能力。

之前太陽花時看過討論,先進的民主國家的公民,一般每個禮拜都會花很多時間在研究政治上,去決定如監督政府與辨識政策。
这个跟中国疫情的扩大有本质区别。在共产党集权国家属于官方隐瞒疫情造假数据抓造谣来欺骗人民,使人民没有防备。而日本这种民主国家属于官方没有刻意隐瞒消息没有造假,人民什么都知道,但是他们自己不当回事。就好像一次考试,老师故意不告诉要考什么类型的题,那是老师的责任。如果老师告诉了学生还没考好,就是学生自己的责任。
不要用疫情是否扩大来判断,流感一样的传染性你防不住的。应该在疫情结束后用死亡人口占比来判断制度优劣。
出埃及记 文明是有季候的
显然跟民主还是专制无关,这次疫情欧美多国和台湾的反应其实都很快,封关隔离停航做得都很及时,反而是标榜精英治国开明专制的新加坡也和日本一样面临大爆发的危险。
说白了根本原因还是不信邪+与中国关系过于紧密(日本可能也有怕影响奥运的心态在内),所以反应慢了半拍,而这次这个病毒的传染性极强,反应稍微慢一点就极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馬克濕主義 喬可拉特.習
時值旅遊高峰期日本官僚怕得罪財團,加上若是東奧辦不成這個經濟損失不可估量,沒有一個政黨敢背負這樣的罵名
所以只敢採取中庸的手段,反正到時候出事可以甩鍋給WHO
不敢做決斷的領導要他何用?就是國家的毒瘤,中國有慶豐帝、日本有安倍
跟民不民主確實關係不大,與民族性關係比較大
來自彎彎的留學生 多看多聽多了解
上面專業的回答很多了,我想了個給粉紅們的答案:是啊,日本民主阻止不了疫情,因為日本人民熱情啊!送我國口罩,給武漢加油,順便,我們的人也都去日本玩,中日友好,有難同擔。哪像彎彎禁止我們過去,疫情死不了台巴子,之後,梧桐留島不留人。
千黛汐 直女一枚。再问丝袜堵嘴。
民主就能躲避瘟疫?民主表示我不具备这个功能。
建议看湾湾的节目 关键时刻 
桂枝旅客占40% 日本旅游业收入 饮鸠止渴 
beark 小熊维尼
首先第一点,你很难说日本的疫情有多扩大,你要扣掉游轮的case。游轮的case管日本人什么事啊。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文化劣等比较难听,说成低信息量低复杂度需要基于保护文化多样性不得加以歧视的exotic文化就比较好听了。
日中之间关系现在算是比较好的状态,一个日本可能拉不下脸完全禁止中国人入境,还要坚持邀请国宾访问,另一个大概就是舍不得中国游客带来的利益。现在开始好像终于政府会有一些动作了,希望能看到不同于中国政府的措施吧。

大学宿舍的微信群里还有人告诉我对待这种事情还是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做好,希望让我看看怎么打脸吧。
民主跟專制的差別大概就是,專制政權有點良心會公開疫情,沒良心就捏照感染人數隱匿疫情(某包子)。人民知情就有心理準備可預先防範。
民主體制也可以隱匿疫情,但是一旦爆發加上說謊被抓包,政治生涯可能就完蛋了。
就看日本之後處理得怎樣,要是大爆發,安倍大概率被要求下臺。
WaraiOtoko I thought what I'd do was, I'd pretend I was one of those deaf-mutes.
个人观点,
1)政治制度与疫情发展并无直接联系,但通过其运作机制会间接地影响灾情,民主、集权各有利弊。长远来看,我认为民主模式最终是利向大众的,精英阶层获小利。集权专制反之。
2)此次大家对中共的愤怒也好议论也罢,并不是因为疫情本身,而是在面对突发灾难时,专制集权执政党及其管理下的各级政府,从态度到行动,以至于面向大众的工作进展的汇报都令人失望,与之一直以来的大国宣传大相径庭。

综上,此次日本政府面对疫情的反应、日本的民主模式应对突发事件的效果,目前还得不到最终评价,尚须静观其变。

(需要注意的是,此先,大量的口罩等防护物资已出售或捐赠往中国,这可能会成为日本这一次的绊脚石,摔成重伤还是轻伤就不知道了。前有WHO误人子弟,后有物资匮乏打个措不及防,日本这一次开局不太稳。)
跟民主有毛關係, 事實證明誰跟中國靠的越近越倒霉!日本已經社區爆發,政府怕得罪中國,一直不關門,防疫不當, 物資自己不夠還捐給別人,安培可能要落台。 反觀台灣的舉措實在太有遠見了。 另外去年小英激怒大陸,習停了自由行,台灣卻因禍得福!
田伯光 天滅中共
我不知道日本疫情擴大是不是民主制度的失敗 但我敢肯定中國疫情的擴大是中共制度的失敗
民主並不代表政府不會犯錯,甚至也不代表民眾不會投票選擇出一個很差勁的政府。
后入习明泽 习明泽的炮友
你就对他们说:
综合世界各国的情况来看,还是朝鲜模式最有效,应该对疑似病人进行集中扑杀,就像非洲猪瘟那样,挖个坑把病人扔进去,一把火烧了,就不会传染了。

啊,伟大领袖金正恩,中国需要您这样的人来领导
今天支爆没 猪到时候就要出栏!无关是否有思想
错哩…日本急需解决老年化问题
内政部估计是在开香槟兴祝中…

该问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发起人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17
  • 浏览: 3640
  • 关注: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