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美国如何错失了遏制新冠病毒的良机?

“它已经无处不在”:美国如何错失了遏制新冠病毒的良机?

2020年3月11日

西雅图的传染病专家海伦·Y·朱(Helen Y. Chu,音)博士知道美国没多少时间了。
1月下旬,美国首例确诊冠状病毒病例落在了她所在的地区。一些关键问题有待解答:这个人感染了其他人吗?致命病毒是否已经潜伏在其他社区并在传播?
凑巧的是,海伦·朱有办法监测该地区。几个月来,作为针对流感的研究项目的一部分,她和一组研究人员一直在整个普吉特海湾地区出现症状的居民中收集鼻拭子。

为了将测试重新用于监测冠状病毒,他们需要州和联邦官员的支持。但是,采访和电子邮件表明,尽管经过了数周时间,并且感染开始在中国(感染最初开始的地方)以外的国家出现,在海伦·朱求助过的几乎所有机构里,官员们都反复拒绝了这个想法。
到2月25日,海伦·朱和她的同事再也等不下去了。他们未经政府批准就开始进行冠状病毒测试。
结果证实了他们最大的恐惧。他们很快从一个没有近期旅行史的当地青少年的测试中得到了阳性结果。冠状病毒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在美国领土立足。
“肯定一直都在这里,”海伦·朱惶惶不安地回忆道。“它已经无处不在。”
实际上,官员后来通过测试发现,该病毒已经造成了两人死亡,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又导致了20人死亡。
联邦和州官员说,由于没有得到研究对象的明确许可,实验室也未获得临床工作认证,该流感研究不能被再利用。海伦·朱等人承认存在伦理问题,但同时也认为,在关乎众多生命的紧急情况下,应该有更大的灵活性。周一晚上,州监管机构要求他们完全停止测试。
在暴发初期、疫情相对容易控制的阶段,联邦政府屡屡错失进行更大范围测试的机会,本报道首次披露的未能利用流感研究一事,就是其中一例。危机在不知不觉中急剧恶化,全国各地的地方官员却只能盲目应对。

即使到了现在,由于检测试剂盒的缺陷以及繁冗的规则,人们对联邦政府的不满也与日俱增,像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这样病例数不断增加的州仍在奋力进行对冠状病毒的广泛测试。持续的延误使官员们无法对不断扩大的疫情规模有真实的了解,疫情现已蔓延至至少36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
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主任罗伯特·R·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博士在周五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迅速采取行动对抗击疫情至关重要。他说:“时间很重要。”
他坚称尽管起步艰难,美国仍有时间击败冠状病毒。“这将需要严格、积极主动的公众卫生——我想说的是,阻断并处理,阻断并处理,阻断并处理,阻断并处理,”他说。“这意味着如果你发现了一个新病例,要进行隔离。”
但是从西雅图的流感研究可见,现行的监管和繁琐程序——有时旨在保护隐私和健康——如何导致无法快速进行全国范围的测试,而其他国家却可以更早、更迅速地进行。面对可能是百年一遇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美国未能做出灵活反应。
疾控中心自己的努力,即利用现成的政府流感监控网络建立全国范围内的病毒监控系统,目前尚未运转起来。直到上周,在扩大了对商业和学术机构进行测试的授权之后,对于何时可以大量增加测试,本届政府官员给出的说法不一。
在如缅因州、密苏里州和密歇根州等很少或没有已知感染的州,州公共卫生官员说他们有过剩的检测试剂盒。
但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美国人接受过冠状病毒检测。疾控中心表示,自疫情暴发以来已采集了约8500个标本或鼻拭子——由于一个人可以有多个拭子,这一数字几乎肯定要高于被检测的人数。相比之下,据报道,与美国在同一时间发现了第一例病例的韩国,自2月底以来每天有能力测试约一万人。

首要任务

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在1月发布后,疾控中心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开发诊断测试。“我们的首要任务,”雷德菲尔德说,“就是能看到这东西。”

该机构还发布了决定对哪些人进行病毒检测的标准——起初仅包括那些出现发烧和呼吸道疾病且曾前往疫情起源地中国武汉的人。
该标准实在太严格,以至于西雅图地区那名有过武汉旅行史的病患都达不到要求。不放心的州卫生官员仍要求对他进行检测,然后疾控中心同意了。当地官员向亚特兰大发送了一个样本,结果呈阳性
官员们监测了70名与该男子有接触的人,其中有50名同意接受鼻拭子取样,无一人检测到冠状病毒呈阳性。但是,华盛顿州负责传染病的流行病学家斯科特·林德奎斯特(Scott Lindquist)博士说,仍然有可能漏掉一些人。
大约在这个时候,华盛顿州卫生部开始与该州已经进行的西雅图流感研究进行讨论。
但是有一个麻烦:流感项目主要使用研究实验室,而不是临床实验室,并且其冠状病毒测试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因此,该小组无权向除了自己的调查人员以外的任何人提供测试结果。根据电子邮件和采访显示,他们开始与国家疾控中心和FDA官员们讨论,设法解决这个问题。
前疾控中心高级官员斯科特·道威尔(Scott F. Dowell)博士现在是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副主任,该基金会资助了西雅图流感研究,他向疾控中心负责应对冠状病毒的主管寻求帮助。他在2月10日写道:“希望能有个解决的办法。”

后来,华盛顿州流行病学家林德奎斯特致信疾控中心流行病学和预防部门负责人阿丽莎·弗莱(Alicia Fry)博士,要求将该研究用于监测冠状病毒。
疾控中心官员们一再表示不可能。疾控中心国家免疫与呼吸疾病中心的官员盖尔·兰利(Gayle Langley)在2月16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如果要将你的测试用作筛查工具,你必须去问FDA。”但是FDA无法提供批准,因为该实验室未根据联邦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enters for Medicare&Medicaid Services)建立的法规认证为临床实验室——此过程可能需要数月的时间。
海伦·朱和林德奎斯特曾多次试图争取批准使用西雅图流感研究。得到的回答始终是否定的。
“我们感觉在坐以待毙,等待大流行的到来,”海伦·朱说。“我们能帮忙。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令人恼怒

在华盛顿州与联邦官员就如何行动争论不休的同时,疾控中心要面对的是一项艰难的任务——进行更广泛的冠状病毒测试。

按照疫情暴发期间的一贯做法,疾控中心设计了自己的测试。其他几个国家也开发了自己的测试。
但是当疾控中心将检测试剂盒运送到全国各地的公共实验室时,一些当地官员开始报告说该测试产生了无效的结果。
CDC承诺在几天内分发新试剂盒,但问题持续了两周多。在此期间,只有5个州实验室能够进行检测。华盛顿和纽约不在其中。
到2月24日,随着新的病例开始在美国出现,州实验室一片混乱。
美国公共卫生实验室协会(Association of Public Health Laboratories)向FDA局长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博士提出了一个“非同寻常而罕见的要求”,要求他使用自由裁量权,允许州和地方公共卫生实验室自行进行病毒检测。
“我们的应对行动已经进行了好几个星期,绝大多数成员实验室在CDC之外仍然没有可用的诊断或监测检测,”该协会的首席执行官斯科特·贝克尔(Scott Becker)在给哈恩的信中写道。
两天后,哈恩做出了回应,在信中表示,“错误的诊断检测结果可能会导致严重的不良公共卫生后果”,并表示欢迎各实验室提交自己的检测,以获得紧急授权。
但事实证明,实验室进行检测的审批过程十分繁琐。私人和大学的临床实验室通常有自行开发检测手段的自由,然而在获得FDA紧急批准的冠状病毒检测准备申请时,它们对FDA的速度感到失望。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Medical Center)的助理教授亚历克斯·格瑞宁格(Alex Greninger)博士说,他在2月中旬与FDA就开始检测进行申请沟通时,被弄得不胜其烦。“这种病毒可比FDA快,”他还说,该机构曾一度要求他除了通过电子邮件提交材料外,还要通过信件提交材料。
新检测通常需要验证——对来自患者或病毒基因组副本的已知阳性样本进行检测。FDA的程序需要五个样本。伊利诺伊州北岸大学卫生系统(NorthShore University HealthSystem)病理与实验室医学部主任凯伦·考尔(Karen Kaul)博士说,获得这样的样本很困难,因为大多数医院的实验室还没有发现冠状病毒病例。
她说,她不得不从欧洲的一个实验室里匆忙获取病毒RNA。“所有人都在试图弄清楚我们能得到什么来帮助我们收集需要的数据,”她说。
FDA不同意其行动太慢的说法,并表示它在提交完整报告后的24小时内为两项实验室开发的检测提供了紧急授权——其中一个是CDC的检测,另一个是纽约沃兹沃斯实验室(Wadsworth)在核实CDC的检测遇到困难后研发的一种检测。

“我们该怎么办?”

在美国另一边的西雅图,海伦·朱博士和她研究流感的同事不愿再等下去,决定开始检测样本。
利亚·斯塔里塔(Lea Starita)实验室检测样本的一名技术员,很快就遭到当头一棒。
“我说,‘哦,天哪,’”斯塔里塔博士说。“我一路跑着”去了研究项目经理的办公室。“我们有一个确诊,”她告诉他们。“我们该怎么办?”
研究小组的成员讨论了下一步行动的道德问题。
“我们被允许做的事情是不让别人知道,”海伦·朱说,“但我们觉得我们需要做的,是告诉公共卫生部门。”
他们决定,正确的做法是通知当地的卫生官员。
该病例为一名十来岁的青少年,与首例冠状病毒病例在同一个县,他在几天前刚做过流感拭子,但他没有旅行史,与任何已知病例也没有联系。
终于可以开始进行测试的州实验室在第二天早上确认了结果。这名少年刚进入学校大楼就被找到,并通知了警方。他被送回家,后来为了预防起见,学校停课。该少年目前已从疾病中恢复。
当天晚些时候,调查人员、西雅图卫生官员与CDC和FDA的代表聚集在一起,讨论发生的事情。来自联邦政府的信息直截了当。“他们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就是让海伦·朱住手,不要再这么干了,”林德奎斯特回忆说,“停止测试”。

无声的蔓延

尽管如此,这一令人不安的发现改变了官员们对疫情的理解。西雅图流感研究所(Seattle Flu Study)的科学家迅速对病毒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发现在美国首例冠状病毒病例中也存在遗传变异。
其含义令人不安。该病毒很有可能已经在社区内悄无声息地传播了大约六周,感染了数百人。
研究人员回忆说,在CDC和FDA要求海伦·朱停止检测的第二天,官员们打来电话,态度有所缓和,但只是部分缓和。他们将允许该研究所的实验室测试病例,并只对未来的样本报告结果。他们将需要使用一份新的同意书,明确提到冠状病毒检测的结果可能会与当地卫生部门共享。
他们不对已收集的数千个样本进行检测。
同一天,FDA表示将放宽规定,允许临床实验室开始使用自己的冠状病毒测试,只要他们向FDA提交他们工作的证据。周二,一名机构代表称,根据这项新政策,它已经收到14家实验室的提交,其中10家已经开始对患者进行检测。
斯塔里塔说,3月2日,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西雅图流感研究所审查委员会认定,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研究人员如果不进行检测并报告结果,是不道德的。从那时起,她的实验室发现并报告了许多其他病例,所有病例均已得到确认。
在新样本到来的同时,斯塔里塔的实验室也开始追溯一些较老的、在冰柜里放了几周的样本,发现了至少可以追溯到2月20日的病例——这是在公共卫生官员对这种病毒有概念的七天前。
科学家们说,他们相信会找到证据,证明这种病毒在更早的时间里就感染了人,如果允许他们进行检测,他们本可以更早地通知有关部门。
但在周一晚上,执行医疗保险规定的州监管机构介入,再次要求他们停止工作,直到完成临床实验室的认证,这一过程可能需要数周时间。
在那名少年接受检测后的几天里,西雅图地区陷入了危机,数十人检测呈阳性,至少22人死亡,其中许多人是在一家疗养院感染的,自2月19日以来,这家疗养院一直在不知不觉中有人感染。

冠状病毒检测仍然不是哪里都可以做,美国某些地区可以轻松进行检测,有些则不行。一些州的官员担心,病毒的传播速度远远超过了检测能力的增长速度。
海伦·朱说,现在回想起来,她能理解为什么过去几周有那些阻碍疫情研究的规定。“这些保护措施的存在是有原因的,”她说。“你想保护实验对象。你想以合乎道德的方式做事。”
她说,令人沮丧的是,在一场可能在华盛顿州暴发,并在许多其他地区蔓延的疫情中,人们花了许多时间才得以突破繁文缛节去挽救生命。“我想那时候人们不知道,”她说。“我们现在知道了。”



所以美国是不是要凉了???
已邀请:
有一说一,美国政府的拖沓确实不可理解。几天前川普还在试图安慰大家,这个肺炎就跟流感一样,大家该吃吃,该喝喝。而美国媒体还在宣传普通人戴口罩没用,我也是服了这样的操作。如果是中共做了这些事情,百分之一万会遭到葱油们的口诛笔伐,尖酸嘲讽。不过我的观察却是,相对于美国媒体、美国大众来说,葱油们对美国政府要温和宽容许多,也信任许多。


Update 2:
有葱友(@永盛)在回复里提出了关于口罩的不同看法,并且给了一篇参考文献(https://www.thelancet.com/action/showPdf?pii=S1473-3099%2820%2930152-3)作为依据,我就再多说两句吧(不能回复)

这篇文章里关于口罩作用的句子如下:Although surgical masks are in widespread use by the general population,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these masks prevent the acquisition of COVID-19, although they might slightly reduce the spread from an infected patient.

这段话没有任何引用文献,就这么放在文章里不好吧?当然现在确实没有研究能证明口罩对于普通人防护COVID-19有作用。同样的我们还可以说,没有研究证明酒精对COVID-19有杀灭作用,因为确实找不到这样的一篇文献呀!

我稍微谷歌了一下,发现专门研究口罩对病毒防护效果的paper不多。我在这里放一点点相关的文章。

香港学者(1)在2003年研究了SARS在医院内的传播情况。结果表明,在戴口罩、洗手、穿防护服、戴手套这四个措施里,戴口罩是至关重要的,可以有效降低感染率(外科口罩和N95的效果相差无几,纸口罩效果不行)。原文:Masks seem to be essential for protection, since only this measure was significant in stepwise logistic regression. Thus, in hospital, the other three measures add no significant protection to the mask.)。

Lai A C K等(2)用假人做的口罩作用的量化分析,变量包含颗粒直径,污染模式,距离,口罩戴得好不好等。结果表明口罩在不同的情境均有防护作用,防护程度在45%,33%-100%(基于不同条件,数据详见文章)

香港和美国学者在2009 H1N1疫情后,做了一个关于口罩对病毒防护作用的综述(3)。调研结果显示,有证据表明戴口罩会降低病毒的传播。而对于大众戴口罩是否会防止感染的研究很少,不全面,所以无法下这个结论(注意,这不代表这个结论是错的,只能说没有研究)

Barasheed O等做了一个综述(4),研究口罩对于伊斯兰教的朝觐活动(Hajj)中屡屡出现的呼吸道感染的防护作用。调研发现口罩对于呼吸道感染的防护有积极效果,但是缺乏进一步的研究来证明口罩对特定的感染有预防作用。

总的来说,现在有研究证明口罩在实验条件下对病毒的防护有积极作用。但没有大规模的,针对普通大众的相关研究。私以为这就是为什么说“没有研究表明戴口罩对普通人防止病毒感染有用”。

即便如此,根据少量的研究(比如(1)),所有人在公共场合戴口罩,确实是一个希望很大的遏制病毒扩散的措施。


Update 1: 

个人声望不够,无法回复,关于口罩的事情我想说说自己的看法。海外不建议戴口罩的原因很简单:没有口罩了,如果再宣传必须戴口罩,必定会引起人们的恐慌和不满。中国领先的疫情已经消耗了全球大量的口罩,其他国家没法抄作业。

我认为提倡公共场所戴口罩对遏制疫情是有很大的作用的。最简单的例子,如果每一个无症状感染者外出都戴着口罩,是不是会减少许多传播病毒的机会?诚然,戴口罩不会把感染几率降低到0%,但对于指数增长的病毒传播来说,一点点的降低都会有很大的不同。为什么?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计算来看看。

假设现在有1000人感染病毒(美国昨天晚上刚刚突破1000大关),病毒传播指数是1.25(这个值大概基于意大利从2月29日的1128例,到3月10日的10149例),也就是说每天的感染者人数是前一天的1.25倍。那么第二天1250人感染,第三天1562人感染,第四天1953人感染。那么到了30天,感染者数量是1000 × 1.25^30 = 807793人,八十万人。

假设戴口罩能够将病毒传播指数降低0.1,相当于 0.1 / (1.25 - 1.0) = 40%(戴口罩仅能减少40%的感染),现在我们来算算,如果病毒传播指数是1.15,30天以后有多少人感染?答案是1000 × 1.15^30 = 66211,六万六千多人。这就是指数增长的特点,只要你能够降低一点点base,那么长远来看数字相差特别大。

那么感染人数大幅下降的意义是什么?最大的意义便是,医疗系统不会因为突然增多的感染者而过载,发生像之前武汉,和现在意大利一样的悲剧。病毒的致死率也会因此下降。

我觉得美国政府不应再强调戴口罩没有用,而应该紧急实行国家动员,大量生产包括口罩在内的防护用品,利用各级各级政府的自组织能力,分配口罩,做好宣传教育,确保民众在公共场合做好防护,戴好口罩。

戴口罩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提醒人们:现在是非常时期!!看到口罩遮脸,难道不会让人们提高警惕?这其实非常重要,因为如果民众没有紧张,没有重视,那么遏制疫情将会非常困难。就我的观察(在学校),学生们完全没有很警觉的样子。那天做office hour,一个学生还很兴奋地和我讨论他春假的旅行计划!

成功的防疫措施,在疫情过后往往看上去矫枉过正,可是历史没有如果。

参考文献:
1. Seto W H, Tsang D, Yung R W H, et al. Effectiveness of precautions against droplets and contact in prevention of nosocomial transmiss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J]. The Lancet, 2003, 361(9368): 1519-1520.

2. Lai A C K, Poon C K M, Cheung A C T. Effectiveness of facemasks to reduce exposure hazards for airborne infections among general populations[J]. 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Interface, 2012, 9(70): 938-948.

3. Cowling B J, Zhou Y, Ip D K M, et al. Face masks to prevent transmission of influenza virus: a systematic review[J]. Epidemiology & Infection, 2010, 138(4): 449-456.

4. Barasheed O, Alfelali M, Mushta S, et al. Uptake and effectiveness of facemask against respiratory infections at mass gatherings: a systematic review[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2016, 47: 105-111.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2月份,川普政府要求切断中国航线,NYT发文怒斥这是小题大做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0206/china-travel-coronavirus/?fbclid=IwAR1rRTizpV1qyFB7-QSdgrN6TKXqCXTIeYwbl7Ct8SawKrUbvQ1xrtWVzcw
非常爆笑了
nyt是个好媒体,就是不能看合订本
给美国的镇府辩护下
1 关于检测,最近刚刚下发的100万试剂盒,问题是美国全国一共3亿人呢,如果人人都免费查,这个够吗?而且是最近,1月份根本无法查
2 关于口罩,目前美国存储口罩3000万,而NYT的好朋友中共又把3M在中国的企业国有化,如果鼓励人人口罩,现在市面上根本没有足够的口罩,留的口罩和防护服政策很简单,就是保证一旦出问题,保护医疗工作者。只要他们在,问题就不大。否则,那才不看设想
当然可以说川普政府搞得不好,但是加州和纽约州就算了,美国又不是集权国家,各州自己的权力那么大,自己干啥去了?刻薄点说养非法移民,搞左派乱七八糟的事那么多钱,这时候哭穷了?
而且,美国联邦政府可以要求强制企业转产口罩吗?还是直接要求美国锁国?
石头记有分析,按照NYT的意思,只有习近平和中共来才好
美国的应对是真让人失望,他们1月3号就已经获得了中国的通报。就是说不管中国告诉美国的信息是真是假他们肯定已经知道有事发生了,而且美国和中国打了那么久的交到,我不觉得中国告诉他们什么他们就信什么。
那么从1月3号开始到现在美国做了什么准备?啥都没有!没有提前生产防疫物资,没有提前准备相关法律与政策,没有提前预警民众。美国两党还正在激烈备选,前两天还在搞竞选集会,民主党作为在野党搞集会到也就算了,你共和党和川普不犯错百分之百连任的执政党你还搞集会,这操作我真是服气。川普你就说因为疫情影响,出于对支持者和美国人健康考虑共和党取消竞选集会,民主党肯定要跟进取消,两边都不集会肯定是你合算啊,你是执政党啊。要保经济,要争取连任,就是不重视病毒。现在病毒已经已经在爆发边缘,经济已经开始崩盘,如果形势继续恶化甚至可能连任无望。
还有就是CDC、FDA、WH这些部门的官员,总统不懂医学不懂流行病学你告诉他啊,不听你就骂他啊,白宫里开会不是有媒体在场吗,当着媒体的面骂,他要fire你你就自己召开媒体开发布会,看最后谁难堪,你还怕他给你双开了啊。
美国媒体天天说中国隐瞒疫情,导致病毒蔓延到全世界,你都知道病毒要蔓延到全世界了你自己不知道提前准备吗,不向国内预警吗?还是因为天天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就要弹劾总统导致没人相信你们的危言耸听了?
美国专家天天说只有病人需要戴口罩,这就导致健康人都不敢戴口罩怕被当病人,病人也不敢戴口罩怕被歧视,而且中国这边早有证据表明潜伏期也有传染性你不信非说不发病就不咳嗽,不咳嗽就没飞沫。你别说潜伏期,就是健康人偶尔也打喷嚏咳嗽。那现在有个潜伏期的人,他不知道自己感染当然没戴口罩,在地铁上打了个喷嚏,周围所有人当然也没戴口罩,这要有多少人被感染?
口罩不够你就说不够,生产就完了,我相信美国还是有这个生产能力的,但是你不能因为口罩不够就说口罩没用。口罩绝对有用,就算你没有医用口罩你带块布都可能阻挡一些飞沫。100年前的伍连德就靠当时的物质条件发明了伍氏口罩带领东北人民战胜了鼠疫。
现在美国有媒体说当初第一时间让CDC专家去武汉已经早控制住了,这话放一个月前不用你和我说,我自己就这么认为的。现在我已经不信了,你们自己有2个月的准备时间一样防得跟屎一样,你来中国没准也让我们不戴口罩呢。唯一的区别就是美国人可以随便骂你们,骂了两个月收效甚微。事后国会听证会可以期待一下,看看美国官僚是怎么甩锅的。
最后,如果美国手里还有病毒是不是人工合成的证据现在放出来已经晚了,早放大家都信你,现在你惹了自己一身骚再放就很难摆脱甩锅嫌疑了。
endlessrain 半个反贼,其实是跑路党人。 电子科学在读。(目前谋划肉翻,潜水中)
虽然cdc的反应只比China盗版cdc强了那么一点点,但是纽约时报的反应比CCAV快很多。
cdc这次的确糟糕。纽时把这件事捅出来比CCAV瞒着不说令人安心吧。我的心理和价值观就是不管好坏至少得让我知道,这样才心安,而不是四处抓造谣的,疫情到底怎么样主要靠猜。
不是错失良机,时机还没有到。
中国流行的阶段美国已经拖下来了。人们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但是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国,考虑到那种人口流量,能把一个不可控的病毒拖到现在,本身已经是奇迹了。

现在,以及接下来,全世界大流行的阶段,才是对美国而言的关键时期。封关已经封不住了,只看能把损失控制在什么程度。起作用的也不仅是美国政府,而是所有美国公民的同心协力。
至少美国不会瞒报。川普犯二,就要背锅。CDC确实停报数字引起争议,但是人家改过来了。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不戴口罩是因为口罩全被中国人买光了,但是不能永远这么下去。生产口罩的地方还有很多,现在开始构建新的供应链,修正错误,也许还来得及。
接下来才是看如何救灾、如何操作的时候。希望美国不要做的像意大利那么惨。
我知道很多人都质疑为什么美国都已经传播到这样了,仍然不鼓励大家戴口罩?为什么其他国家也都不鼓励大家戴口罩?如@勤神足回答中所说,在指数增长的情形下,任何细微的基本参数变化都可以导致最后巨大的数量级的差别。那为啥就是不建议戴口罩呢?

原因就是中国首先发生疫情,并且中国极其强调戴口罩的重要性,而结果中国发生了严重的口罩荒。要知道,中国的口罩年产量占全球的50%,目前已经突破日产一亿只口罩,仍不能勉强供应自身。早在病毒开始全球传播之前,各国就已经对口罩进行的严格的管控了,口罩现在是妥妥的战略物资。我们总说美国的口罩都被小粉红买光了,实际上小粉红再怎么买也不可能直接买空一国的整体物资储备,尤其还是美国。小粉红买到的只是市面上货架里的那一小批货而已,真正的口罩储备在中国爆发疫情后马上就被管控了。你们还记得中方发言人说的向美国通报30次的事情么?你猜他们通报了什么?美国得到消息的时间可比小粉红要早得多了。CVS的一位员工曾经告诉我,早在12月底他们就接到通知1月份开始口罩就不会再上货了,各分店自己库存里的口罩根据自己需求决定是售卖还是保留。我在一个多月之前就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尝试购买口罩,至今没有购得任何口罩。

所以在这种形势下,你觉得政府有可能鼓励民众戴口罩么?不可能,因为就算鼓励了民众也根本买不到。一旦鼓励了民众却买不到口罩,恐慌就真正开始了。
EFG127 If fascism ever comes to America, it will come in the name of liberalism
当欧洲(以及日韩)出现大量病例的时候就说明美帝也逃不掉了。人员流动太多

尽管如此,CDC这次的表现是完全不可接受的,用废物来形容也不为过
逆行飞车 不同意的请举手
川普起了个大早,怕是要赶个晚集,一个总统把自己绑架在股市指数上,真的是有必要的吗
真武 观察 风起于青萍之末
哪位欧美朋友需要口罩,我在越南有口罩工厂货源,可以直邮美国欧洲
五香乖乖 作䓤不作韭
其實大家用防疫的心態去看減災是看不明白美國政府的作法的。

美國高層應該是知道這病毒的威力,以美國的形勢來看,2月底至今早就已經不是封關和隔離的時機點,而且美國這個國家也作不到隔離全世界,若單一國你封關隔離的確可以降低感染源,多國並進時你只能減災。

減災最重要的是守住醫療防缐不崩潰為最高原則,剩下才是怎麼分配醫療資源、怎麼降低感染人數、還有不要引發恐慌。

防疫和減災終究是兩回事,它們有時相關連,有時必須走相反的路。

美國要面對最大的問題是醫療成本太昂貴而導致帶病毒的人無能力就醫和黑工不敢就醫,這樣會不會導致另一波拡散黑數又連帶增加醫療負擔。但是美國地廣人稀也是他們的優勢,除了重點幾個大城之外,人口密度不像亞洲國家高也是優勢。

會這樣說是因為台灣現在也要開始慢慢迎接減災的時機點,再好的防疫都只是拖延時間而已,買到了一些安全的時間可以拿來作減災的應變,除了原本的勤洗手,個人衛教之外,如果社區感染已找不到來源了,那你不幸確診時請發揮公德心自己好好隔離,若非重症不要去擠兌醫療資源。
这次川普政府的应对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主要是没有好好学习台湾把CCP的威胁乘以10的做法,最大的问题在于封关和追踪出入境不彻底。按照他们的封关模式,只限制签证,导致2月初对华封关其实并无意义,因为实际上根本没有追踪绿卡和公民途径大陆带来的输入性病例,而美华这么大的人群就忽略了吗?
按照道理凡入境疫区(中国)的美华都得隔离14天,这才是对大家都好的策略,所以说川普既不是麦卡锡,也不是丘吉尔,只能说做的中规中矩一点风险都不冒,最终会出现更大的问题。
至于口罩和检疫,这个其实影响力度不那么大,而且很快各个社区会组织起来应对的,问题其实不是那么大。
紅鷹同蒼狼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我住在Washington Park的表哥要跟我签对赌协议,如果他先于我死,他的全部财产归我,如果我先于他死我的全部财产归他,可我的遗嘱有我在美国的财产在我死后全归他儿子,这个傻逼快死了还要算计我,虽然我也快死了
咸鱼老李 原品葱用户@咸鱼老李,请在黑暗时记住天亮时的样子
主要是美国各个州的政策不同,检测和医疗水平也有差异,容易出现病毒的跨州传播现象,再加上早期中方虽然也是每天向美方通报疫情情况,但是肯定也是按照“疫情可防可控”的套路走的,导致美国那段时间掉以轻心,同时也低估了病毒的活性,导致现在出现了集中爆发的现象。我们更要当心的是目前国内的疫情貌似出现了缓和现象,但是不确定会不会有二次爆发的可能性,毕竟之前就有过出院后阴性突然转阳的案例,这是最危险的,如果这种现象广泛出现,那么无论是哪个国家(病毒可不会区分意识形态),都会面临严峻的防疫压力。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美国有新闻自由 允许人民不能 不明白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冠状病毒检测仍然不是哪里都可以做,美国某些地区可以轻松进行检测,有些则不行。一些州的官员担心,病毒的传播速度远远超过了检测能力的增长速度。
建 议  加 大 力 度
tyrun 小熊很凶残的
美国媒体都是川普的敌人,两个是对立的,其次你们是不是傻,美国人口密度跟中共有的比?

别傻了天天发这些是傻还是啥?

其次,美国媒体没说错,在保持1-2米的距离病毒是基本没威力。美国主要的是贫穷人士和流窜人士。

其他难
jhg 大小多少,報怨以德
簡單來説,政府不作爲,民衆也不作爲,卒之造成歐洲出現爆發,美國處在爆發邊緣

1. 政府可以做什麽?至少應該降低檢測標準,擴大測試範圍,儘快隔離受感染的人群

以美國為例,從1月下旬對中國停航開始到3月初,檢測權一直在CDC手上,直到上周才允許大學實驗室和私企進行檢測,但仍然需要醫生許可;
但醫生通常認爲病人必須表現出症狀,而且去過疫區或與患病者接觸過才能做檢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LZjUz9ZTn0

結果截至3月11日,在50多天裏才做了1萬1千次檢測
Rep. Jan Schawkowsky said that they were told 7,300 tests have been conducted by the public sector and 3,800 tests by private labs.

而韓國政府主動出擊,在不到兩周時間内做了接近20萬次檢測,現在疫情漸趨穩定,這幾天的新增案例都是一兩百

2. 民衆可以做什麽?加強個人衛生和防疫意識就是最應該做的。
現在歐美對此的建議是勤洗手;
但香港的經驗説明,在人口密集的地方戴口罩可以有效減少感染:
香港的人口密度高,對大陸仍然開放三個口岸,又是國際旅遊城市,接待來自全世界的遊客,政府又無所作爲,不僅將防護裝備優先安排給黑警,也沒有全球採購口罩(即使有中聯辦施捨也是2月底的事),但時至今日只有不到150例感染,全民戴罩功不可沒

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指出:https://www.facebook.com/HoPakLeung/posts/10219503960723174
1. 流感被迫提早結束 (冬季流感高峰期:今年34 日,而過去七年的平均日子為 98.7 日 +/- 26 日)

2. 所有呼吸道病毒陽性檢測結果大幅下降, 其中流感FLI、副流感PARAFLU、呼吸道融合病毒RSV,均出現「斷崖式」下降…… 基本歸零, 腺病毒adenovirus、鼻病毒rhinovirus、 人類偏肺病毒,均錄得大幅下降。 按數據,香港人較2003年做得更好!


歐美文化認爲只有病人才需要戴口罩,這雖然可以理解,但不應成爲政府不鼓勵甚至排斥戴口罩的理由;然而,從3月開始科技巨頭和政府相繼發出禁令,禁止口罩廣告
https://www.searchenginejournal.com/google-facebook-ban-ads-for-face-masks-as-coronavirus-spreads
Mar 4, 英國兩家公司因發佈廣告稱戴口罩可有效防止病毒,被相關部門訓斥並撤除廣告
https://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coronavirus-face-mask-advert-ban-asa-outbreak-symptoms-a9372786.html

有不少人為歐美政府限制口罩的行爲進行辯護,認爲這是爲了避免引起民衆恐慌,但這樣的辯解實際上是很無力的:
緩解民衆恐慌的最好辦法就是增加供應,而口罩生産根本不涉及尖端科技,只要有足夠原料(關鍵原料是熔噴不織布,可從石油中提煉)和生産綫,隨便一個商人都可以設厰生産(https://ezone.ulifestyle.com.hk/article/2562945/【王維基口罩機】HKTVmall%20指製口罩物料到齊%20料可製造%20100%20萬個)
臺灣政府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現在日產能力已經接近千萬(https://newtalk.tw/news/view/2020-03-09/374957);難道歐美政府的資本和能力還比不上臺灣嗎?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奇怪中国人为什么不把这个当作新闻自由的好教材。”美国并不完美但是可以自由的批评和不断的改进正是这个国家长盛不衰的动力” 中国人应该好好学习
灰色幽灵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有一个在美国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当地的市长还在告诉人们戴口罩没用,明明戴口罩可以极大减少新冠患者传染给别人的可能性,美国这一波操作实在是看不懂了,千万别搞成武汉前期的状态了。
rose8025 观察
我看过一些WHO和CDC的采访:有几点值得注意:1这个病早期医学界都怀疑他是SARS变种,事实上这个病跟sars的特性和应对方式完全不一样,这在一定程度上误导了医学界的判断。2,治疗用的仪器ECMO,中国有很多正在使用的都没注册,这让医学界误以为中国的失控是因为医疗资源的不足。当国际医学组织和中国的交流越来越频繁,西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yiciyici 观察
如果自由世界疫情失控,下半年台湾就危险了,对北京来说将是最好的时机
sunjinshan9206 观察 sunjinshan9206
相关美国的医疗能很好应对,如果以美国一流的医疗资源和国力都应对不了的话,其他国家更没希望。
Ludwig 叼大犬
川普唯一的问题就是没有尽早封禁欧盟和韩国,其他的东西都不在他能力范围之内。测试剂之类的东西现场生产总是要时间的,也不能指望中国进口,过分宣传还会造成医疗资源被挤兑。
Uuijhbnabv 宝宝乖乖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nyt是个好媒体,就是不能看合订本。
  太精辟了,是您原创么? 
  左派媒体唯一的任务和目的就是喷川普。川普说习猪头是他的好朋友,媒体立马喷他亲共。贸易战一打,又说和中国贸易战对美国不利,是孤立主义。
  我在想那天川普说吃翔不利于身体健康,左派媒体会不会找些专家来论证吃翔才是环保和促进世界和平?
公民評論 个人油管频道,欢迎围观、指导!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LOmp0AXhXhv3qGhkvTFHQ/videos
其实这个事也不用太忧心,美国受影响的程度肯定比大陆低。

举个例子:
往水塘中央扔一块鹅卵石,鹅卵石落入水中的地方激起的水浪最大,
然后逐步向四周扩散,波及的范围比中心大,但烈度就远远没有中心高
看到这贴子里部分人还在嘴硬,不得不说粉美、恨支可以达到魔怔的地步。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榻榻米是我唯一的克星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4
  • 浏览: 9487
  • 关注: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