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国民主化成功了,如何清除共党数字极权留下来的毒瘤?

我们先假设奇迹发生了,中国成功改组成了一个民主的国家,但是民主了并不代表一切都结束了,而是一切才刚刚开始,中共的病态造成了中国互联网的种种畸形,我们该怎么去修正呢?
0.征信系统怎么处理?直接废除还是阉割?机票火车票搞实名制吗,火车站机场可以搞人脸识别吗?
1.隐私法案如何界定摄像头是否合法,在中共各种政策推崇下国内安装的海量的摄像头怎么处理,什么摄像头可以留下来,什么摄像头不能留?学校有权利在教室装摄像头吗?公司有权力在办公间装摄像头吗?什么地方不能装摄像头?
2.公安部门研发的各种人脸识别步态识别系统怎么办,他们收集的海量公民数据怎么处理?国安有权在不被监督的情况下搞监控吗?
3.微信和支付宝淘宝已经成为了中国网络基建的一部分,他们侵犯人隐私收集数据已经成为了习惯,审查言论也做成了常态,民主化了之后那他们怎么办,彻底不用那是不现实的,怎么处理呢?他们还合法或者非法的收集了海量的公民数据,怎么处理呢?
4.手机号码实名制继续搞吗?现有实名制数据怎么处理呢?应该允许不记名卡存在吗?
5.金融机构或者是企业是否有权搞人脸识别和指纹收集,雇员有权力拒绝吗?
6.国内已经被言论审查束缚到残缺的舆论如何放开?
7.网络是不是应该彻底放开,就像是赛博空间独立宣言所说的那样,网络是中性的,还是像英国政府那样有限制的管制?
8.是不是应该法律强制规定所有网站及app注册必须支持邮箱注册,并且app不得以权限不给够为理由不运行?
9.像钉钉企业微信这种压榨雇员侵犯雇员休息时间的变态软件是不是该直接禁止?员工下班时间是否有权拒绝接受老板消息?
10.官方是否承认加密货币?是否应该支持比特币礼品卡在实体店可以通过现金购买?是否应该鼓励民众使用加密货币购物消费?
11.网络是否是公共空间?类似于微博,贴吧等虽然是私企的平台但是有公共空间效果的平台是否有权自行进行言论审查?
稍微打的有点多了,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列表從0開始,樓主你也是程序員嗎?(笑)

0.火車飛機實名制、人臉識別這些問題,不只是中國這樣的獨裁進行時國家的問題,一些現行民主or比較民主的國家也有在嘗試(不排除他們未來開倒車的可能性)
我記得上次英國警察就有因爲街頭要掃人臉,路人A不肯,警察就把他逮捕引起爭議的
至少英國現在還算是文明國家,所以還引得起爭議,警察還會介意這些爭議
不管你是想説「文明國家進行人臉識別也不可怕啦」還是説「英國也要開倒車」,事情就是這樣了:現在雖然稱不上民主但還算是文明國家的也一樣在對人臉識別心動
而且很有可能會有中國人說「你看,人家發達國家民主國家都在人臉識別,有什麽不好的」之類
以我個人的立場,我是反對一切可能成爲監控手段的科技應用强制化
比方説如果「你可以選擇支付寶刷臉支付或者現金」,我覺得OK
如果「你可以選擇實名制買車票,這樣就算遺失也能找得回來,但你也可以選擇不實名制」,我也覺得OK
但是如果「所有車票一律實名制」「監控攝像頭對每個路人進行人臉識別」那我就覺得不能接受

1.部分同0,到時候一定也會有中國人說「你看人家英國也攝像頭暴多嘛,我們這點安啦」
學校、辦公室是不是應該裝攝像頭,個人覺得應該是學校、公司自己的自由
但是不能遮遮掩掩的,而且如何使用攝像頭拍到的影像、影像會被保存多久、職員師生如果提出申請能不能看到影像……這些都要被規範化而且法規必須落實
嘛,進階版GDPR的概念

2.我認爲國安沒有權利監控沒有犯罪嫌疑的人,但是很多人都不那麽以爲,包括那些支持美國CIA的人也都不那麽以爲
現已開發的系統,包括人臉識別或步態識別,個人覺得應該公開化,給全世界的研究者造福。中共收集到的數據量是世界最大級別的,而識別沒有花樣,就是在拼數據庫的量。這套AI一旦放出來,至少東亞人的識別是可以吊打所有其他AI了
而且一旦公開化,就比較容易找到剋制的方法

3.這個個人覺得不必擔心,因爲只要你國門敞開,海外的同行也會擠進來
Paypal、Google Pay、Amazon、Ebay、Skype、Line、Kakao
自然就會形成一個競爭激烈的正常市場,不少中國公司會在其中自然陣亡,一些努力的可能會活下來,但日子一定沒以前好過
柏林墻倒塌以後,東德的紅色品牌几乎都是被自由世界品牌虐殺的,到現在大多數都成爲時代的眼淚了
一個道理
中國人現在使用支付寶、微信,不是因爲他們真的有多好,是因爲沒有選擇

4.完全可以允許不記名卡存在,你看那麽多國家都有不記名卡,卻也沒有特別多電話騙子
現有實名制數據只能讓他去了,或許可以開放「解除實名制」讓已經實名制的卡回歸匿名狀態,但是意義不大,因爲很可能還是原主
而且現在很多人都會在SNS上登記自己的手機號,加上SNS上Po的圖、定位,基本就可以特定到是誰了,手機實名制與否對監控的影響不大

5.如果雇員瞭解這些數據會被如何使用並同意,而且這些數據不會被挪用他用,那我想不到理由禁止
如果雇員不同意,那就不應該强迫。只是打卡之類的話其實是不需要使用這麽高科技的手法,哪怕用手拿一枝筆簽到一下都可以,再説很多工作都可以在家遙控完成了,就連打卡的需求也不大

6.放開審查,輿論自然就放開了
你看東德人現在説話也沒和西德人不一樣嘛

7.我是認爲應該完全放開,全世界的網絡都應該完全放開,網絡世界獨立於現實世界因此不需要「網絡主權」
一個不開放的因特網,從邏輯上就説不通
當然,不僅僅是現代的中共/小粉紅會不喜歡這個説法,美國CIA也不會喜歡的

8.不能,因爲有的app是真的權限沒給夠就不能運行的,你這樣會害得那些app死光光
Pokemon Go沒有定位權限要怎麽玩?
而且,不用規定「一定要支持郵箱注冊」,因爲郵箱注冊會帶給用戶便利吸引更多用戶,所以網站自然就會開放郵箱注冊的

9.這問題和0類似,也是全世界都在探討的
一邊是歐洲生活,一下班就自動下綫絕對不討論工作,work hard play hard
另一邊是日本社畜,就連車站都有臨時工作的小房間,專門爲各位在路上接到老闆命令的社畜設計
員工下班是否有權拒收老闆消息,很大程度是取決於「業界文化」和「老闆對此事的看法」
如果老闆是歐洲人,可能覺得你拒收天經地義,甚至覺得我發給你就是我不對
如果老闆是日本人,可能就會告訴你「我年輕的時候非常拼命欸,你看看你連聯係都聯係不上,真是balabala……」
然後業界文化當然也有關係,比方説科技業就是相對比較爆肝的類型,就連美國Apple當年據説也是「教主半夜2點鐘發email還要求員工馬上回應」
如果你是醫生你還以私人時間爲由拒絕工作電話,那是要出大事的

10.沒有不承認的理由,前提是那必須是真正的加密貨幣,像Bitcoin那種「價格不受任何人的意志控制、符合正常貨幣的生態」的才可以,Onecoin這種是不可以的
但是我也覺得沒必要特別鼓勵之,畢竟我國有自己的貨幣(民主中國的錢可能不會叫人民幣,但也會有一個Chinese Yen/Chinese Dollar之類的)沒必要特別鼓勵使用非官方貨幣
加密以後方便洗錢、加密貨幣兌換本國官方貨幣的匯率可能會不穩定而造成困擾、老一輩人和對技術/經濟不懂的人可能會感到困惑等等都是問題
頂多讓各個店家自己決定是不是接受加密貨幣支付,或者公司可以自行決定是不是提供比特幣作爲薪水支付方式的選項之一之類

11.當然是,但各個平臺應該也要有一定的自主權
如果審查過多過嚴,那用戶就會去那些審查更少的平臺,所以一個平臺要想要吸引用戶就不能審查過嚴。但視情況或許可以加一些審查以保障用戶的使用體驗
反正物競天擇,我是顧客我就是上帝,你要是不乖,我們顧客用戶就能讓你去死
怎麽樣把握好這個審查與否、審查程度多少,將會是各個平臺自己研究的問題
雖然要是曹操都要和諧成曹**的三國殺聊天系統實在太過分了
但要是你經營一個游戲攻略論壇,卻總有人來你的論壇談論政治,那你難道不能把那些跑題的刪掉嗎?
workingpaper 人权高于主权
0:征信系统应该废除。信用系统不可以由国家控制,而是应该恢复由金融系统哥公司自行处理,它们想联网还是想各做各的,随它们便。
火车票实名制应该如 NZRdlClr5 所言,作为可选项存在,而非唯一选项。
如果要做人脸识别,那么人脸识别的相关资料应该公开化(答案见2)。

1:但凡直接监控住户、住宅的公共摄像头,只要是公权力安装的,都不应该视为合法。例如一栋出租屋,房东有权在大门出入口安装摄像头,但公权机构不可以。至于公共区域的摄像头,正如 lemontea 所言,花费大付不起费用,自然会逐步撤走摄像头。

2:人脸识别公开化是个好主意。步态识别同理。除了造福研究者,还可以开展公民监督,以免数据侵犯隐私——识别系统的训练用原始数据(包含大量隐私),必须在训练完成后删除;在使用识别系统查找目标时,操作机构可以辨别“这个人是不是目标”,而不能辨别“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区别大了。
辨认“这个人是谁”意味着该机构掌握着普通人的隐私信息:“辨认后发现这个人不是目标,因为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他/她的名字不是目标名单内的人”;而辨别“这个人是不是目标”所需权限小得多:“辨认后发现这个人不是目标,但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3:a,民主化后如果这些公司死性不改,依然侵犯隐私,那就等于继续激怒使用者。这样做不但会被海外同行分走蛋糕,更会遭到消费者起诉,到时候恐怕会对这些侵犯隐私的公司相当不利。最后得了个自生自灭的下场。
b,当然,还有一个对普通用户更有利的做法,那就是在海外同行开展竞争前先下手,引用“反垄断法”(如果有的话)拆分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
例如,腾讯的每个产品都可以拆分成一个公司,QQ、微信、财付通、游戏平台、腾讯云等等,各自一家公司。百度类似,百度搜索单独拆成搜索公司,贴吧、百科、知道、网盘等“服务”单独分拆成独立企业。
阿里巴巴同理,淘宝天猫、钉钉等,各自一家公司,UC浏览器恢复到独立公司状态。

4:如 NZRdlClr5 所言,作为可选项存在,而非唯一选项。

5:各大企业聘请雇员前都会做背景调查,这个过程可以认为相当于人脸识别。如果是员工出入办公场所须先经过人脸识别和指纹验证,那么应该事先告知员工数据的用途、有效期,并得到员工同意。

6:只要审查结束,舆论很自然地就会慢慢恢复。台湾在两蒋统治时期实行言论审查,蒋经国离世前放开了审查,看看台湾现在的舆论就知道了,早已全面恢复。

7:网络如同媒体,都是传播信息的通道,方式不同而已,政府不该管制。

8:没必要强制要求注册必须支持邮箱,你看品葱支持邮箱注册吗?甚至连邮箱都不需要呢!这不也很好吗?网站喜欢什么方式就用什么方式,政府别管太多。
app要求权限来运行,法律无须强行要求,只需要隐私保护之类的法律就可以了。权限问题,像Google之类的操作系统开发商自然会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9:是该禁止。例如钉钉的“出勤”记录在员工被踢后,员工本人根本无法查阅,想要维权难上加难。就算是民主化后可以要求该公司提供数据,谁能保证这些公司不会偷偷修改记录呢?
除非合同明确有要求,否则员工下班后完全可以拒绝处理老板的工作消息,或者看员工的心情想不想处理这样的消息。
另外,如果工作合同明确指出员工在下班后仍然需要随时待命(例如医生——假设不久前给某个病患做完手术的医生下班回家后突然被告知患者情况有变),那钉钉这类软件本身就用不上,他们会使用更加可靠的实时通讯方式,例如直接打电话。

10:官方无须理会加密货币,更没必要亲自鼓励使用加密货币来消费。加密货币币值波动又大又频繁,鼓励民众用加密货币消费不就等于鼓励民众用股票来消费吗?
是否接受使用加密货币,应该由商家和消费者自己决定,政府不得干预。就像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什么要刻意鼓励民众去用?民众喜欢用就用,不喜欢用就是不用,政府别插手。
政府只需要管好自己的货币就行了。

11:网络一定是公共空间,网站未必。正如同在7回答过的,“网络如同媒体,都是传播信息的通道,方式不同而已”。
先说媒体。可以开自己的出版社,也可以开报社,或者成立电台、电视台,各种类型随便开。那么这些报社、电台之类的一定是公共空间吗?显然不能划等号。
例如有一家专注于农业的出版社,有人投稿要求出版天体物理学的文章、书籍,出版社完全有权拒绝出版。
又例如有一家专注于音乐的电台,有人付钱要求天天播放红歌,不要播放其他种类的音乐和节目,电台也一样有权拒绝。
无权拒绝的才是真的可怕。
甚至有人经营了一家影响范围广的电视台,并选择喜欢某些政党或青睐于某些人,选择不报道某些消息,那也是经营者的自由。CNN、Fox不就是这样吗?人家有立场,大家也知道,这就没问题。

回到“网络”。在网络上,可以随便建立网站、建立任意社交应用,以及各种依附于网络的各种服务。那么这些服务一旦建立了就必定是公共空间吗?规模大了一定就是公共空间了吗?显然也不能划等号。
例如,建立了一个园艺网站,结果有人在里面争论起“苹果手机好用还是安卓手机好用”,网站方完全有权锁帖甚至删帖;而如果恰好有人争论起“哪个品牌的鼠标好用”而站长不许删帖甚至参与聊天,那也是网站拥有者说了算。哪怕这网站规模很大,大到世界各国用户都喜欢来。
又例如,建立了一个代码托管网站,结果有人当作网盘,不断上传各种小电影,网站方同样有权阻止这样做,即使网站方选择“懒得理”也不代表无权这样做。
“过滤审查”的这条线,是经营者/拥有者自己的事,政府不得插手,法律不该硬性规定,否则就是反向版的中共(中共是强迫别人必须审查,反向版就是强迫别人禁止审查)。至于过滤效果是否受用户欢迎、市场是否喜欢,那就交由用户、市场去决定用户不喜欢的,自然就不会去用。网站方如果觉得用户流失跟自己的过滤审查有关、需要重视,自然会调整。
正如品葱影响力不小呀,用户越来越多,有没有言论过滤审查呢?当然有,粉红五毛被踩被封号见得少吗?幸亏过滤了粉红五毛,要不然品葱就变得像墙国那样恶臭不堪了。
万一真有政府成了中共反向版,强行规定规模大的平台不可以过滤任何消息,谁能保证网站主不会一怒之下直接关站?尤其是免费网站,更可以学香港“揽炒”一关了之。不让关闭吗?那就自我缩减服务器带宽,“我不高兴,你也别想流畅用我的东西”。
lemontea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这种成本极高和超限汲取的奴隶管理方式是共产主义国家特色  共产党使劲割韭菜 才能砸钱搞监控系统

共产党滚蛋后 没人买单了  自然而然就没有了

  
哪个正常国家会牺牲实体搞电商  把小企业主和有正常上下班时间的体力劳动者  都变成累死累活的网商和快递员? 
把文化产业的水平线拉低到抖音直播?用大量庸俗视频搞死文化产品的生存空间  培养一群屎头乐弱智中国人?

 只有中国人才用互联网超限剥夺地方小共同体的资源  并且还傻逼兮兮得以为真有什么【互联网】经济
mk999999999 深吹的克星
大型互联网公司比如支付宝微信必须得拆分,出售给fb,line,和skype,亚马逊或者乐天
等各个公司重新恢复社交市场竞争
另外要拆分的是大型保险公司和银行
喂你吃包子 “中国人素质低”,辱华警告;“所以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火车票汽车票飞机票实名制必须取消,手机号实名制网络实名制必须废除,人脸识别摄像头天网监控系统必须废除,有摄像头的地方必须用醒目的标志标识出来。公安局如果想用人脸识别技术抓犯人或者寻找失踪人员必须向法院提交申请获得暂时性的权限,另外人脸识别必须只能跟犯罪分子数据库或者失踪人员数据库进行比对,要想获得普通公民的人脸数据必须向法院或者议会申请才行。征信系统这种邪恶的东西应该永远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求雨鬼 任何对中国和中共不切实际的幻想都是致命的。
那就死人呗,大批量死人,读读历史,王朝更替的死人规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8
  • 浏览: 3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