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如何看待袁国勇教授明报发文后遭墙国骂而撤稿?

以下信息来自香港电台:
【袁國勇龍振邦撤回《明報》刊登文章】

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及同系名譽助理教授龍振邦,星期三在《明報》以《大流行緣起武漢 十七年教訓盡忘》為題撰文,指出中國人陋習劣根是病毒之源。《明報》報道,兩人撤回文章,並對引起任何誤會表示歉意。

報道引述,龍振邦和袁國勇表示,他們是科學家,終身追求科學真理,不了解政治,從來無意捲入政治,文章表達不適當,用詞甚至有錯誤,並非原意,希望外界不要將他們捲入政治,留給他們一個空間研究。他們又指,文章與政治無關,旨在提出尊重真相、移風易俗。

不過報道未有提及,兩人所指文章有甚麼表達不適當,和甚麼用詞出錯。

原本文章指,民間及國際媒體使用「武漢冠狀病毒」或「武漢肺炎」直接簡單、通俗易明,亦方便溝通,並批評網傳病毒源自美國是毫無實證、自欺欺人。沙士發生17年後,野味市場禁而不絕,活野味市場立足先進城市中心,認為沒有雷厲風行關閉所有野味市場是大錯,如要戰勝疫症,必須面對真相,不要再一錯再錯,諉過於人。

文章批評,武漢新冠狀病毒是中國人劣質文化的產物,濫捕濫食野生動物、不人道對待動物、不尊重生命,為滿足各種欲望而繼續食野味,如此態度,十多年後,「沙士3.0」定必出現。

——————————————————

此次事情更是让我对中共和中共下面的韭菜的奴性,尤其是钟南山,大开眼界了。说病毒起源于哪里是一个科学问题,那么科学家说话了,又说是不懂政治。袁国勇教授虽然之前也有洗地的行为,比如说没有瞒报疫情,但是他这次也算是迷途知返了,说出了一个知识分子应该说的话,虽然文章被撤回了但对袁国勇教授未泯的良知还是尊敬的。
只想说这几天真的是,国外疫情严重国内疫情控制住了,就各种各样无耻无下限。
另外,我总也感觉在最近几天会有大事发生,绝不仅仅只是往美国头上扣屎盆子这么简单。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桂枝现在明显白区党和红区党出现重大裂痕了,所以明报才会搞出这种事来。

撤稿本身其实颇为画蛇添足,特别还是桂枝自家的报纸。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香港在中共的淫威下喪失司法獨立和媒體自由,當然值得嘆惋。但只有當香港人自己習慣了司法不再獨立,自己開始在媒體上自我審查,才是香港徹底的死亡。如此看來,香港離徹底死亡又近了一步。
恶俗克星张祥如 反对桂枝,有你有我
你胆敢用大陆的剑斩香港的官?看来一国两制属实废纸
Neet2 本土廢青一名
說實話,這個袁國勇其實也只是小罵大幫忙,不過居然也容不下去。
谎言领主1127 我就和大家说说大实话
陋習这个词用得好,充分说明了病毒蔓延的根本原因,就是習太陋,地方政府上报疫情后,中央觉得不能干扰祥和的过年气氛,加上为舔屁眼子各级纷纷给疫情放水,比如医院发现20个,传到市防疫站可能就变成10个,传到省防疫站就变成5个轻微染病,传到中央就变成1个疑似病例,这都是陋習造成的,因为讲实话会挨PK,只有把数据美化一下再上报了。
咸鱼之体 灰名单
墙内的言论越来越极端了,很快就连不强烈的赞美都容忍不了了
袁在撤文的時候說無意捲入政治 

言下之意就是:
這篇文章的內容沒錯
但因為受到政治壓力所以只好撤回了

其實大家都知道他撤文的原因就跟沒撤差不多
還順勢把國內容不下半點批評的風氣批判一番
下辈子美利坚 今日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别上大陆了,在香港教书或者移民去欧美吧,国外对医学专家很重视,不要学钟南山跪舔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支持香港獨立!(你要對我不友善,我只好退隱)
新版文章:

己亥冬,疫發武漢。庚子春,湖北大疫,國內疫者八萬餘,死者三千。民不出戶月餘始遏,惟疫未止已外傳。三月,全球大疫,世衛後知,未及宣布大流行。諸國欠措施缺儲備,迅大疫。星、港、澳及台(原文為中華民國)皆免於大疫,惟零星海外輸入之症及小群組不絕,尚未失守。

此疫由病毒所致,因其形如冠,故名曰冠狀病毒。世衛由2015年開始避免用人名、地名、動物、食物、文化、職業等為疾病命名。故是次以「年份」為此病冠名以資識別,稱此病為冠狀病毒感染-19(COVID-19)。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 ICTV)以病毒基因排序為命名標準,每段基因逐一細心分析,其他因素不作考慮。蓋因此冠狀病毒基因排序「未夠新」,屬沙士冠狀病毒的姐妹,故稱之為沙士冠狀病毒2.0(SARS-CoV-2)。民間及國際媒體則稱之為武漢冠狀病毒或武漢肺炎,直接簡單,亦無不可。

社會上就此疫之命名爭議甚多,事實上疾病之名由世衛起,病毒之名由ICTV起,而俗名則是約定俗成,清楚明白便可。科學研討或學術交流,必須用官方名字COVID-19稱此病或SARS-CoV-2稱呼病毒。市民日常溝通及媒體用語,則可以武漢冠狀病毒或武漢肺炎稱之,通俗易明,方便溝通。

庚子大疫  始於武漢
約75%之新發傳染病源於野生動物,而數隻能感染哺乳類動物的冠狀病毒,其元祖病毒(ancestral virus)則源於蝙蝠或雀鳥。兩者皆能從數千公里外飛抵發現病毒之處,故病毒之命名系統亦會以發現處名之記之。欲查病毒之源,準確客觀之法乃從動物宿主身上分離出病毒。可惜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早被清場,研究人員抵達蒐證取樣本之時,場內之活野味早已不知所終,病毒之天然宿主(natural host)及中間宿主(intermediate host)身分成疑。據當地人員述,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內之野生動物從中國各地、東南亞各國及非洲(走私出口)運抵此處集散,武漢冠狀病毒之元祖病毒源於何地則無從稽考。

以基因排序之法尋源,查得一隻蝙蝠冠狀病毒株(RaTG13)與武漢冠狀病毒極為相近,其排序高達96%近似,故相信此病毒株為武漢冠狀病毒之始祖。此病毒株於雲南的中華菊頭蝠(Rhinolophus sinicus)身上分離得之,故相信蝙蝠乃武漢冠狀病毒之天然宿主。流行病學研究明確顯示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為初期擴散點(amplification epicenter),病毒很大機會在場內由天然宿主交叉感染中間宿主,再於中間宿主體內出現適應人體之突變,繼而出現人傳人之感染。

中間宿主身分未明,但基因排序顯示武漢冠狀病毒S蛋白受體(Spike Receptor-binding domain)與穿山甲冠狀病毒株近似度高達90%。雖然未能確定穿山甲為中間宿主,但此穿山甲冠狀病毒株極可能捐出S蛋白受體基因(甚至全段S蛋白基因)給蝙蝠冠狀病毒株,透過基因洗牌重組成為新的冠狀病毒。

野味市場  萬毒之源
零三沙士,疫發河源,廣東大疫,傳香港。沙士冠狀病毒於果子狸身上尋得,其後中國明確禁絕野生動物交易。十七年矣,惟野味市場禁而不絕,而且愈趨猖狂。中國人完全忘記沙士教訓,讓活野味市場立足於先進城市之中心,明目張膽售之烹之吃之,令人側目。活野味市場內動物排泄物多含大量細菌病毒,環境擠迫、衛生惡劣、野生動物物種交雜,病毒易出現洗牌及基因突變,故須禁之。

改革街市為防疫重點,中國政府及港府必須迅速改善環境、加強通風、滅蟲滅鼠。在完全淘汰活禽市場前,必須妥善處理禽畜糞便,減少病毒洗牌機會。

網傳病毒源自美國之說,毫無實證,自欺欺人,勿再亂傳,以免貽笑大方。臨大疫而不亂,首重資訊透明,冷靜理性分析,勿人云亦云,以訛傳訛。沙士後沒有雷厲風行關閉所有野味市場乃大錯,欲戰勝疫症,必須面對真相,勿再一錯再錯,諉過於人。武漢新冠狀病毒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濫捕濫食野生動物、不人道對待動物、不尊重生命,為滿足各種欲望而繼續食野味,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如此態度,十多年後,沙士3.0定必出現。

作者龍振邦是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微生物學系名譽助理教授,袁國勇是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霍英東基金(傳染病學)教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紧密围绕在以维尼同志为核心的裆中央周围,共创庆丰特色通商宽衣新时代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9
  • 浏览: 5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