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一年轻妈妈携女自杀。中国的疫情次生灾害有多严重?

【没有收入,压力太大,四川一年轻妈妈将7岁女儿绑在身上跳江溺亡[伤心]】3月10日,四川南充33岁的屈女士,留下绝笔后来到嘉陵江边,将7岁的女儿绑在身上,跳江自杀。20日,遗体被打捞上岸,母女俩人紧紧绑在一起。屈女士前夫说,她患有抑郁症,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要还房贷、压力太大……哎,叹民生之多艰!#钟南山的无座车票# [话筒] http://t. cn/A6znBK2m

这是不是习近平的又一笔血债?
Ruby 只是路过……
共产党宁愿把钱捐给非洲、东南亚,也不愿意把钱花在民众身上,改善民众的生活,为什么?
因为他需要别人承认他的独裁统治,而民众少有不从,就可以警察伺候。
太惨了,自己活不下去,应该让前夫养女儿啊。
看中国央行那份统计,5.61亿人口存款0元以下,那近6亿人口不知道又有多少在饿死的边缘上挣扎。
这个主要还是抑郁吧。。。有还房贷资格的人不太可能两个月就吃不上饭,至少也能借吧
HatredKiller 肉身脱脂,UCHI在读,但父母是纯支那人,
习近平必须被炮决习近平必须被炮决习近平必须被炮决
恶习不改哪有江来 死了骨灰都不要漂到中国境内
她死了房子是不是收归国有了
当前回复不足二十字是否回复为讨论?
樱花白帝剑 在毁灭的大火与硫黄从天而降之前,他们愿意毁掉一切希望,以为靠着恐惧与肆无忌惮,可以挡住耶和华的怒火。
我一个多礼拜前智齿发炎疼了一整天苦不堪言。可是偌大的城市被一刀切管理,没有一家牙医开业。我当时都绝望了。骂共匪政府根本就不会人性化管理。要是再疼一两天我真的要疯。幸运的是我就疼了那么一天。之后靠吃药终于扛到了这周牙医开业。才一块石头落了地。这也算是次生灾难吧。
千年暗室一灯明 《新冠肺炎治寻根 历史天象醒今人》『语音播报』揭秘:中共病毒会过去,但更大更猛烈的瘟疫会再来 https://youtu.be/Xppikzv3Y9w
这种悲剧在沦陷区发生很多次了……太惨💔

中共不灭💣,天理难容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都是包子的血债,一定要血偿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tommy_lee 移民积极分子
估计是该借的都借了,炒饭借了一屁股债的大有人在,然后人到中年失业啥的
暴习无道焚书坑儒,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XWZY0001 共产党必须解散
这些迟早都会和匪共清算的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是否回复为讨论?
担麦国王 我不换肩的
不会太在意的。现在这次疫情对于宣传口的作用是彰显特色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大好时机,至于那些走投无路的普通人,没办法,我们伟大复兴的路上做出一些牺牲是在所难免的嘛。
https://weibointl.api.weibo. cn/share/133436388.html?weibo_id=4484641468079015
精选评论一开,打拳就完事了。
没有皮的包子 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Déjà vu 杨改兰因低保被取消,杀掉自己四个孩子,然后服毒自杀的人间惨剧还没过去多久。
补充一下新闻报道:

3月20日下午,在四川南充城区白塔大桥下面的嘉陵江里,有人发现了一对母女的遗体,随后被打捞上岸。

3月10日,南充某小区一位33岁的年轻母亲在留下遗言后,带着7岁女儿失联。刚刚,红星新闻从此前失联女子的前夫处获悉,20日下午从嘉陵江里打捞上岸的那对母女的遗体,正是其此前失联的前妻和女儿。

https://n.sinaimg. cn/sinakd2020321s/716/w275h441/20200321/943d-ireifzh1992113.jpg
嘉陵江里发现失联母女的遗体

红星新闻记者获得的两段视频画面显示,失联女士的遗体已被打捞上岸停放在江边,有警察在现场。其中一段视频的画外音说到:“天呐,好可怜哦,这个女娃儿把她女子一哈,绑在身上……”

此前的3月10日下午,家住南充市高坪区某小区33岁的屈女士带着7岁女儿从小区离开,之后给其娘家亲戚发了一条疑似“遗言”的消息,然后失联,警方事后对前妻手机的最后位置进行定位,地点显示在小区附近的嘉陵江边。

失联屈女士的前夫严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3月20日下午在嘉陵江发现的母女遗体,正是其前妻屈女士和7岁女儿。

疑似“遗言”:我实在熬不动了

在屈女士带着女儿失联之前,严先生的手机号码已被其拉到黑名单。

此前,严先生告诉红星新闻,他在春节之后便返回成都上班了,3月10日晚上,前妻屈女士给其娘家嫂子发了一条消息,大意是:“你给其其(女儿)爸爸说一声,以后不用给抚养费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我实在熬不动了。我决定带女儿离开了!”

这条疑似“遗言”的消息,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当天晚上就联系不上她了。”严先生说,亲戚们一直拨打前妻的电话,没人接。自己因为此前已被前妻拉入了黑名单,根本无法联系。在确定前妻带着女儿失联之后,严先生连夜赶回南充。

3月11日中午左右,屈女士的电话便显示处于关机状态。“我估计她把电话扔掉了,或是掉了被其他人捡走了。”严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警方事后调取前妻手机的最后定位,显示位置在其居住小区附近的嘉陵江边,距小区大门约300米。

严先生说,他后来查看小区门口监控发现,3月10日下午6点33分,前妻带着女儿走出小区大门,两人都戴着口罩,女儿还蹦蹦跳跳,很开心的样子,根据附近一处商铺监控显示,前妻带着女儿离开小区后朝嘉陵江边走去了,“因为江边没有监控,不知道她们之后又去了哪里”。

前夫称死者有抑郁症 可能感觉压力大

此前,严先生在电话里告诉红星新闻,和前妻屈女士在几年前就已经离婚,女儿归前妻抚养,他每个月给生活。不过,因为前妻最近几年没上班工作,他除了给女儿生活费外,平时还会给前妻多拿一些钱,让前妻拿去还房贷。

严先生分析说,女儿今年才7岁,去年期末考试,考了双百分,前妻有一定的抑郁症,没有工作,房贷、带娃可能让前妻的压力大。严先生说,3月1日,她曾将女儿的1500元生活费拿给前妻,之后,前妻曾跟他聊过感情的事情,希望两人复合,但当时他犹豫了。

此前几天,严先生一直在南充寻找前妻和女儿的下落无果,之后便暂时返回成都上班。3月20日下午,他从前妻家人处得知了噩耗。红星新闻联系辖区警方,警方表示目前相关情况正在展开调查。
懦弱新世界 灭共开邦,还政安民。
恭喜包子又向全面小康,消灭贫穷(肉体)又前进了一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突开呀、溅得我满脸喷粪啊满脸是粪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22
  • 浏览: 5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