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亚裔女子被泼硫酸,海外华人聊聊该如何保护自己免遭hate crime?

据纽约邮报报道,当地时间4月5日晚,纽约一位亚裔女子出门倒垃圾时在家门口遭一男子泼腐蚀性液体,警方认为是种酸性物质。女子多处二级烧伤,目前状况稳定。

https://nypost.com/2020/04/06/brooklyn-woman-burned-outside-home-in-possible-acid-attack/

纽约布鲁克林一名华裔女子日前外出倒垃圾,不幸遭门口一名白人男子用不明化学物品泼脸,导致脸部烧伤送医;至截稿时止,警方仍在调查此案,暂时不确定是否涉及仇恨犯罪。

根据警方消息,该起案件发生在布鲁克林64街交9大道附近,5日晚11时,一名华裔女子外出倒垃圾,发现一名白人男子坐在其住宅门口的楼梯上,男子突然趁其不备,朝她的脖子泼去一瓶不明化学液体。她脸部感到强烈的灼伤,立刻蹲地并且爬回屋内,白人男子乘机逃走,警方得到通知后快速前往,但未能逮捕嫌犯。

监控视频显示,当时华女提着两袋垃圾走出家门,一名白人男子坐在邻居门口的楼梯上,华女刚刚打开垃圾桶的盖子,并未注意到身后的异样;这时白人男子立即上前,二话不说拿起手中的一瓶液体对着女子的脖子浇了下去。

女子惊吓中倒地,连滚带爬回到屋内,嫌犯则拿着倒液体的空瓶子与一个塑料袋快速逃走。

女子被送至玛摩利医院抢救,脖子、脸部出现大面积烧伤,幸好无性命之忧;知情人士透露,男子是在大学实验室自制该瓶酸性物体,但该消息未获得警方证实,仅表示液体确实具有一定的腐蚀性,但腐蚀力度不及硫酸。

“对方一直对着我喊“中国冠状病毒”,感觉想要杀了我。”女子吴安娜(Anna Ng,音译),谈到她在纽约布朗士公车上遭到一群少女攻击、因新冠肺炎疫情遭到仇恨攻击的过程,至今仍心有余悸。

51岁的吴安娜接受‘每日新闻’采访时表示,她十分担心自己和孩子再次成为种族主义攻击目标;回忆当日用伞攻击她的嫌犯,她形容‘她想杀了我,她想伤害我’。

吴安娜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出生于中国,在纽约长大;3月28日她在纽约布朗士Bx13公车上遭到多名少女攻击,导致头部受伤缝合四针。

吴安娜说自己过去从未遭遇仇恨犯罪,‘我的朋友有各种种族,包括非洲裔、西语裔、阿拉伯人等’,这次攻击把她吓坏了,担心自己会再次成为仇恨犯罪的受害者,她的孩子们也有同样的恐惧;‘当我外出时我很怕会有人攻击我,我的孩子现在也因为害怕不敢出门。’

据悉自今年起,全市发生至少23起仇恨犯罪,比去年增加360%,其中11起案件受害者为亚裔,并且均由新冠疫情引起;其中七宗案件的嫌犯已经被逮捕。

而在全国范围内,自3月17日起有约1100名亚裔美国人因新冠肺炎成为仇恨犯罪或者歧视事件的目标,其中三分之二的受害者受到口头骚扰,十分之一的受害者遭遇人身攻击。

她回忆当日案发经过,她刚刚从BJ超市出来,正在等待Bx13公车,这时有四个十多岁的女孩从商铺出来,其中三人问吴安娜是否是中国人。

吴安娜回答说‘是的’,对方便开始一直称她为‘中国冠状病毒’,吴安娜忍无可忍回敬了一句B字单词,便没有再理会对方;在公车到站后,吴安娜上了公车,坐在前排座位,这群少女则坐在她后面的位子。

期间这群青少年依旧对着吴安娜大吼大叫,直到公车抵达奥格根大道(Ogden Ave)交166街,这群青少年准备下车,其中一人突然拿着伞朝着吴安娜头部砸了下去,顿时鲜血直流。

即使见到吴安娜头部流血,该群少女仍旧继续称呼她为冠状病毒,有人还故意拍下照片。

警方接到报案后在现场逮捕三名15岁的少女嫌犯,对她们提出仇恨犯罪、恐吓和骚扰等多项罪名指控,同时也对另外的同伙进行通缉,包括动手打人的女子。
其實我覺得如何避免自己遭種族歧視的Hate Crime本身就是一個悖論,去爭取會根據你的膚色語言出身判別你的人的認同本來就相當滑稽。至於針對黃種人或華人的排斥,在共產黨出現之前已經存在了吧,某種程度上這個共產政權只是固化了華人的形象。對於種族主義者,其他非我族類的確實定義可能根本不重要,你大可以和他們說明香港人不是中國人,臺灣人不是中國人,海外華人不是中國人,甚至反對中共政府的人不是中國人,這樣做沒有問題,畢竟身份認同本來就是一件很個人的事。但是最後還是要記得,這種事話語權是在種族主義者手上,你是什麼人不是你說了算,甚至你護照上的國籍都是不算數的。中國人不是族群,只是一個標籤,一個負面的標籤,只要你不喜歡某個人,往其身上貼標籤就可以。日本人可以是中國人,韓國人可以是中國人,甚至譚德塞都可以是中國人。
品姜品蒜 已移民,目前在美国和欧盟两地生活。
那些说穿一件 F*ck China 的衣服就能自保的人未免也太天真了。我在美国生活了两位数的年头了,虽然没被袭击过,但还是穷学生的时候在马路上被陌生白人喊“滚出我的国家”也有过几次。你们真以为这些人能分得清什么是中共、民运、法轮功、反贼、持美国绿卡的中国人、美籍华人、日本人、韩国人?他们根本分不清楚也不感兴趣,这种人唯一在意的是通过暴力(包括语言暴力)来宣泄源自“种族主义”的仇恨情绪。真正管用的经验,是不管租房还是买房都选在平均收入水平较高的地区,这样生活中遇见种族主义分子的机率会小很多。种族主义往往和低收入、低教育程度相关。受过良好教育的美国人很少有这样的。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1.看到你穿T恤就會住手了的人,從一開始就不會動手
你覺得一個維吾爾人只要穿著『堅決反對新疆獨立 消滅穆斯林恐怖分子』T恤,就不會進集中營了嗎?一個黑人只要穿著『我愛中國 我愛社會主義』T恤,就不會被小粉紅攻擊罵黑鬼了嗎?(小粉紅可能打不過黑人所以不敢打,但至少敢罵)
一個意思

2.這個故事裡法律不能保護自己
你被潑酸了,你的確可以告他,但你已經被潑到了。你或許可以通過保護第一個被潑酸的人並支持他題告來減少未來的同類事件,但和1.一樣,不會有太大用處。所有現代美國人都知道在美國對人潑酸是什麼下場,但是還是有人想做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不要被潑到』
防身武器是一個方法,如果你先用槍指著他,他大概也不敢往你身上潑酸了(要是真敢,那反而是一個勇士了)
但是你不可能隨時隨地都帶槍,比方說這次這位受害人就是在自己家門口出去丟垃圾而已,大多數人這時候都不會帶槍,就算帶了也沒手拿
防身術也沒多大用處,因為對方可能可以範圍攻擊(潑酸)甚至遠距攻擊(槍支弓箭彈弓……)
最好的方法就是盡量不要被潑到,包括『在容易出現仇恨犯罪的情況下盡量保持低調』『不要去仇恨度高的地方』『不要沒事給自己拉仇恨』
但是像這位只是在家門口就被潑到,還是紐約這種比較開放的地方,我真的想不出迴避的方法了。運氣有夠差
喷神王壬俊 徒孙跪下巴结我
在衣服上印Fuck CCP的同时还可以加上Fuck racism,但最重要的是准备好防身武器。
用穿文化衫之类的方式来撇清自己跟共产党的关系,没有任何用处。一个人要是能分得清共产党和中国人,那他也不会是种族主义者。
就美国的经验来看你别看红州红脖很多人看起来很lowb,如果要避免hate crime去红州的乡镇城市反而比多元化的泛蓝大城市安全,大城市你别看它反对hate crime,人群疯狂可就是起来素质不一。有教会传统的,有稳定收入工作的,不会做出这么贱的事情的。

再补充一下,西语系人士无业游民最多,因此最容易搞这种。
說句難聽點,這種施暴者本身應該就是社會底層的一群Losers ,很可能是homeless。沒疫情時生活也不如意。現在災難來臨,他們就借機發洩不滿。

所以你別指望他們懂不懂分你是不是反賊。他們攻擊你,才不會想這麼多呢。另外這種快閃襲擊,你帶武器也沒用。看看這新聞,施暴者攻擊後就逃,你中招後想還擊已太遲了。你也總不能隨時隨地都把武器指向四周保護自己吧?

所以我在Stay at home order 前而盡量減少出門。怕染病是其一,怕Hate crime 是其二。
灰色幽灵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关于换衣服我觉得其实没啥用,很多hate crime的犯人连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分不清楚,都是一些弱智魔怔壬。这种时候还是要靠武力保护自己,平时不要去危险的社区和地带,随身带甩棍或者是喷雾,要是所在地区可以持枪就把枪带上
  很多人说什么这是华人应得的,上面还有个说挺好的。我就想问问这些穷逼有钱出国吗?签证都批不下来吧?还叫好?
  接下来正经说事。
  华人应该发起游行。抗议种族仇恨。另外应该坚持健身,跑步。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當年珍珠港後,美國各種族的人無可避免對日裔美國人產生敵視。
但那些祖上已在美國定居的日裔,當時也真的被送進集中營。
而想證明自己是美國人的方法,就是和日本劃分開來。當時參軍的日裔美國人被問會不會願意和日本打仗,都肯定回答會。

這次我同意華裔民主黨員楊安澤所說,亞裔要展現自己是美國人,要去主動穿上國旗、幫助鄰居、損款、去當義工…

針對華裔的敵視,是由於刻意將病毒帶到美國的華人,像是吃退燒藥和吐口水的。
但人們看見亞裔穿國旗、幫助鄰居、損款、去當義工…自然會改觀
今日來看蛤 真實的尼格時刻
在國外要怎麼熟悉和融入,品蔥上大家都已經開了不少貼了。但在社會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一定要習慣自己周圍的情況,然後學會保護自己,任何方式保護自己,槍械,防身術,逃跑,對方不一定因為你是亞洲面孔而攻擊你,要攻擊一個人理由可以有很多種,不要鬆懈。
radio 你反共,咱们就能聊。反TG是基本盘
这是老粉红?问你一句是不是中国人,就答应?金角大王吗。排华都说了这么久了,youtuber嘴都说破了,大家在国外保护好自己。这还搭腔说自己是中国人,就迷惑。
如果我在纽约,谁问我是中国人不,我几句日语彪出来直接表明自己是日本人,然后diss ccp=-=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这种关头,自保是必须靠自己注意。

其他的政治、社会、法律等等方面,靠的是平时积累。
疯狂宇宙小池塘 亲自祈翠🙏
其中三人问吴安娜是否是中国人。吴安娜回答说‘是的’
--------
原来不是美国人啊。
樱花白帝剑 在毁灭的大火与硫黄从天而降之前,他们愿意毁掉一切希望,以为靠着恐惧与肆无忌惮,可以挡住耶和华的怒火。
海外华人要做的是跟中共切割,而不是替中共说话,主动和当地百姓搞武装对抗。见谁都是仇人反倒中了共匪的计。
姜方法 一般人
穿上习猪头主题和FUCK CHINA的T恤,与病毒之源支那大陆划清界限,那些欧美的3K右翼就是再蠢也看得出来你的立场
mk999999999 深吹的克星
平时努力融入当地社会加入本地组织有本地其他族裔朋友社区地位的去中国化的人不会有事,不肯去中国化的自然要么回国要么被排华
這種人平常就有種族歧視,這次的疫情只是給他們一個藉口來發洩固有的歧視
应该大搞舆论宣传,把脏水全部泼到ccp身上,把反华情绪转变成反ccp,这样华人还能躲过一劫,不过以华人的组织能力和尿性看目前成功可能性就1%
ilovejp 我什么也不知道
記得之前美國還沒爆發疫情的時候,就有人支招說女性如何戴口罩出去不被歧視

只要去中東用品店買頭巾,把頭包得嚴嚴實實只露出眼睛就行了
能怎么办,人在意大利,学也没得上,也没回国,窝在家里。。。枪也没得买,只有几把菜刀,苟活在家了。。。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不徹底搞掉習雜種,這個世界完了!不光是華人完了,行凶的其他族裔,從原來的包容、和善,變成了行凶的罪犯,這不是也毀了其他族裔麼。

醒醒吧,這些西方大佬!
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比如把烧中共的国旗拍成视频放在网络上,家门口挂上道歉的牌子,穿反共文化衫,多做沟通,不然打死活该。

具体这么写:I Apologize for the CCP has done to conceal the truth , which led to the disaster of human beings in the world
avatar 极右
旗帜鲜明表现出自己反共,定制一套fuck china, fuck ccp的衣服保平安吧。
华裔就是华裔,关日裔,韩裔,越南裔,蒙古裔,印度裔,缅甸裔……什么事呢?无论从生物学上,还是从文化上,亚裔都是个伪概念。用亚裔这个词的人,一是拉其他亚洲人壮胆,二是拉其他亚洲人垫背,客观上都起到了把水搅浑的目的,居心叵测。
最根本的办法就是推翻共产党的统治建立一个富强和值得别人尊重的国家,除此之外,其它都是治标不治本
同意,我们这些出不去的人非常关心中国的民主问题,你们这些已经出去的人干嘛还这么关注中国,我要是出去了,中国死活跟我没有毛关系,尽快融入当地文化,多关心自己国家的事情,这样才能慢慢被人家接纳
匀近平 我觉得对任何一个政府或国家陷入崇拜都是一件很傻逼的事
没办法,这其实不是政治问题,这是生物本能问题。人种和肤色在社会底层渣子眼里就是歧视和仇恨的唯一理由。就算你穿什么T恤,就算你推翻了CCP建立民主中国都是一样。
在世界上99%的人的心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都是真理。
董堂主 我屏蔽人 的原则是:我感觉的明显的没有同情恻隐之心,甚至有反人类倾向的人。不过仅仅是我个人的 感觉,不是说他们就是这类人,如果误判,见谅。
很高兴品葱大部分人还是对这种行为进行谴责的,反共不要反脑残了,那跟五毛粉红真的无异。起码的人性和人道还是要有的。
worldelite love you zindagi
当然是选择回国啊,中国共产党本来就是中国人唯一的选择。
民智待开 诸君日贴夜贴,能写死董卓乎?
社会主义的铁拳无处不在啊 不游行 沉默 现在连移民的也跟着遭殃 谁还说时机不到 能把共党等死的醒醒吧
指望穿件体恤就能避免被歧视的想法也太鸡贼了。去中国大使馆门前抗议游行可能别人才会真的高看你一眼。
很早之前见过一篇日本人逃离印尼排华,当时他被印尼人问话,就因为他长的像中国人,之后他用日语回答假装不知道才躲过一劫。不单指墙国人,就连亚裔黄种人也可能被误伤,在国外的反贼,能躲就躲,不能躲就假装是日本韩国人,随便学几句日韩语应付也好。
币圈奇葩8964 记住【反华不反共,反共不反习】。少割席,多做事。构建共识,形成组织。打倒共产党,建立新中国!
外国也有张献忠,,,
自己丢了工作,妻离子散,正愁无处发泄呢,你孤立无援,就是发泄的对象,,,
真把亚裔当弱势对象了,,,
短期解决方法是囤枪,,,
长期解决方法反而是华人团结起来,当然考虑到海外华人坑华人的现状,这还真的不容易,,,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我出门跑步会把蝴蝶刀拿在手里。(在美国持有蝴蝶刀是犯罪行为,不过没什么人管。)
rainf 像雨像风
考取隐蔽持枪证。然后口袋里揣个枪。谁拿硫酸泼自己,就拔出枪来把歹徒爆头了。
居然有人觉得“切割”对种族歧视的人有用,真是愚不可及,种族歧视的人甚至分不清菲律宾人和中国人的区别
如火如荼 抱歉,要离开了。
链接内容跟你贴的内容出入很大。。

另外,
暂时不确定是否涉及仇恨犯罪
antidune 观察
我认为不应该聊聊该如何保护自己免遭hate crime,而是应该聊聊遭到hate crime之后如何反应。难道遭到hate crime是中国人的错?有些hate crime的确是防不胜防的。但是如果有自卫反击的机会,一定要痛击袭击者。事后也要在法律上竭力保护自己。要发动同胞掀起游行示威,给美国地方当局压力。

顺便说一下,我认为很多同胞最大的问题就是怕惹事。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不要以为只有在国内是这样。这是世界通行法则。美国的起源是一个移民社会。在殖民地时代,很多地方是没有法律的。枪口即正义是这个国家曾经的现实。现在美国已经形成了一个完善的法律体系。但是仍然需要我们主动捍卫自身权益,不要总指望青天大老爷为草民做主。
你是什麼人不是你說了算,甚至你護照上的國籍都是不算數的。


Well said. 所以本校有白人liberal说我是“亚裔叛徒”。

亚裔是什么、谁是亚裔,是白人liberal说了算的。
天太黑请闭眼 观察 不睁开眼,怎么知道天会亮呢?
助纣为虐,认贼作父的中国人做的孽,全世界都来清剿,你们要谢谢CCP
lasoda 冯不记
道理很简单,被打了不去反击就是费拉。面对中共是这样,面对种族主义者也是。可以持枪,可以集会抗议,可以组结社区防卫(但要小心部分高华举报)。难得华人来到了正常国家,是时候学一学正常社会中保卫自己的手段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6
  • 浏览: 1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