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攜帶價值觀,是不被允許的嗎?

說說大家都熟悉的作品好了,流浪地球、Frostpunk、Devotion。

在討論前,我們有必要先了解,抨擊裡面攜帶的價值觀不合時宜、或者不符合天朝上國、或者根本是bullshits,和「不允許價值觀傳輸」,是兩回事情。一者是認為各種媒體本來就可以進行攜帶價值,另一者是認為可以攜帶,但它很臭。這兩者從根本定義上就是不一樣的,是以完全不同的前提進行討論。

本篇想討論的是,它允不允許,而不是它臭不臭

實際上,在Frostpunk的評論區內,我注意到了一種評論類型,它和Devotion的評論有類似的結構,也就是:我只是玩個遊戲,你為什麼來問我值不值得?你憑甚麼?接著就是你他媽白左、聖母婊甚麼難懂的話,於是討論區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那麼,為什麼同屬於價值觀輸出神作的流浪地球,為什麼不會受到相同類型的批評?
有甚麼我沒有註意到的地方嗎?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别纠结了,问题不是夹带政治观点或价值观,而是在于夹带犯朝廷禁的政治观点或价值观。假如“习近平”换成蔡英文或者川普,一点问题都不会有。换成表达“两岸一家亲”就变成“爱国游戏”了。要是换成“安倍晋三”那就高潮了,直接捧为前无古人的神作。

公众的话不可直接字面理解的,说出来的表态和内在的原因往往并不一致。
群体的盲从性很严重,当群众认为自己的位置就是被党领导的人民,那么他们就会下意识的为党辩护,拿出种种诡辩的话术并以为自己说的很有道理,屁股决定脑袋,马克思说“阶级斗争”,大概如此,每个人都会为自己喜欢的东西去不讲理。

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个很讲理的人,从来不用“你行你上”之类的屁话和人辩论,但当有人侮辱我尊重的孙中山和赵紫阳时,我竟然脱口而出还是“你行你上”这种无赖的话术。

看过一个贴吧的事,之前一个东北人以为自己是满洲后裔,读了明史以后发现明朝人多次屠杀辽东满洲部落,所以特别恨汉族,要杀光汉族人,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发现自己其实是汉族人,然后又反过来骂满族人屠杀太重,说扬州十日、嘉定三屠都是满族人无法洗清的罪孽云云。

自己如果认为自己是党的子民,就会替党辩护,如果认为党是暴君,那么就会动辄去骂党,什么事都觉得党不对,群众有本身的盲从性,所以我现在不发表什么过激的言论,因为我现在未必对,尤其是政治。

主要还是价值观的冲突,这件事不是单纯的侮辱领导人对不对的问题,而是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自由民主和集权共产意识形态的冲突。所以你和他们打嘴仗,是毫无意义的,他就是认为你是白左,你是圣母,你说的所有话即使有道理,在他们的视角来看也是在强词夺理,价值观冲突不是三言两语能改变的。
本身这个问题是个伪问题。没有任何一个人类参与的言论活动 是不带任何价值观的。问题在于 某个政权是不是允许特定的价值观在公开场合出现。如果出现了,他对此的应对措施是什么。换言之,影视作品或者游戏引起争议后,政权是否介入,这才是重点。

针对问题,那个举报还愿的截图就很说明问题。举报的时候要@紫光阁@网警,这就是要求公权力介入,轻则动用网宣进行批判,重则用警察进行抓捕。自然整个言论风向就变了,每个人在恐惧之下拼命向公权力靠拢,这个过程在文革期间是很明显的,毛号召文斗,这个要求到了下面就演变成了 儿子把爸爸的腿打断,把妈妈举报给革委会。

frostpunk这个游戏则涉及讨论但没人去要求共青团介入吧?那风向肯定不是一回事。
craneshadow 自由派/海外党
我们大天朝没有原则,只有立场和倾向。说你好就是好,不好也好。说你不好,你就是不好,好也不好。回到你的问题,作品里当然可以有价值观,或者没有体现价值观的作品是空洞且乏味的。关键是怎样的价值观,像流浪地球那样表达视屁民于蝼蚁和实验白鼠的价值观,当然应该被批判。但它恰恰与天朝如今扭曲蛮横的做事风格相一致,自然粉红们只能硬着头皮唱赞歌了。
终身监禁 如:80后IT男...
文艺作品无法不带价值观,也从来没要求不带价值观
但,新闻不应该带价值观
不允许传递价值观的本就只有墙内而已。
墙外是可以传递价值观的,你传递价值观的时候对方也是可以喷的。只有你国墙内,只允许那一种价值观,传递这唯一的价值观的时候,也只允许高喊万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幹乾干停用 ? 已停用

堅決支持蔣幹揭棺而起打死那些把他名子改名成蔣干的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3-01
  • 浏览: 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