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左派反是否反而更容易被中共蓝金黄?

看这个回答如何评价川总建议研究注射消毒剂来治疗肺炎的可行性? - 回复 by @UACCdmtz想到的。特朗普的支持者很多都是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红脖右派,而特朗普本人能说出inject disinfectant也说明他的教育程度可见一斑,而特朗普在中共蓝金黄攻势下毫无损失,反而把其他飞碟打得落花流水。然而,根据纽约时报:“我感到极度悲伤”,一个失去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下的评论,那些受教育程度高的「左派」似乎屈服于中共的威逼利诱之下。此外,reddit的用户平均受教育水平也应比4chan用户高,因为reddit上左派占多数,但reddit明显已被蓝金黄(见r/watchredditdie),而4chan未见你国五毛或删帖。

蓝金黄成功率是否与左右倾向有关联?让人蒙在鼓里的是,一个人的判断能力和受教育成不是应该成正比,为什么还会出现上述的教育程度反与蓝金黄率成正比的现象?还是说,是否被蓝金黄与政治倾向有关,右派因为民族主义更不容易被蓝金黄,而教育程度又与政治倾向有关,高等教育并不能让一个人分辨是非道德,舍弃蓝金黄的短期利益而守住自己的价值观?
汉娜怎么说 誰願意 為美麗信念 坦克也震開
个人认为,此问不但非常牵强,还无从证实。

  • 政治观点一分为二,强行撕裂的出发点就如同满眼红蓝分明的美国地图一样只存在于纸上。实际上政治观点只是大部分人生活很小的部分,几亿的人口的划分怎可如此随便轻率定性一半人口。更何况上升到道德层面。
  • 中共的targets到底是哪些,情报机构如何筛选他们要的蓝金黄对象,谁都无从而知。所以到底有没有某一个特定的群体,比如说2016年总统选举投谁,或者年龄在哪个阶段,或者哪个族裔,又或者哪个州的居民,甚至哪一受教育程度群体,蓝金黄成功率只能问空气。
  • 至于似乎怎么老看到学术界的教授被招揽,我认为蓝金黄也是非常有可能就是偏爱所谓「芝士分子」。基数多,就算成功率低,也会得到成功的人数多。


其实不要拆开任何一个群体,在某些时候我们也许真正要面对的问题可不是讨论谁容易被蓝金黄,而是必须把蓝金黄的源头掐死。
有趣的是,通常被称为【极右远邪】的刘仲敬阿姨本壬,要是来桂葱。肯定被扣上一顶拜登粉丝的左棍帽子只差一張選票,阿姨就想襄助川普變成川伯倫。
拜登依靠黑人社區的封建性忠誠擊敗桑德斯,本身就是匪諜自1930年代開始執行的,以黑人和有色人種為美洲統一戰線基本盤戰略徹底失敗的道成肉身,可笑的是牛爺爺@niubai這種美洲遇羅克和三種人,假裝忘記自己出身於失敗者的遊兵散勇,除了幾句毛主席語錄以外毫無根基,就敢逆向歧視黑人士兵在朝鮮和柏林用鮮血掙來的政治資本。這不是說拜登一定比川普好,而是說只有火星人才能僅僅以文明為出發點考慮問題,如果你自己就在施加政治影響,以下犯上以疏間親就是極其惡劣的做法。


以下纯属黑屁

受教育程度确实会影响匪的渗透容易程度。人的大脑能装入的思维模式是有限的。越依靠【启蒙】【知识】【理性】,依靠健全常识的部分就会越少。还会让人的抱负与社会责任感溢出,更容易寻求匪类手段。

气功大师钱学森受教育程度/左度,老儿子张学良家世背景/右度,远高于当时你国普通人十万甚至九万倍,还是被周恩夹周太监SM成了PUA受害者。

波兰和俄国农民没上一天学,但从小接受教会影响,不经过思考就知道【凡是赤匪都该杀】,强过俄国良心贵族的百般独立思考,更远远强过德国投放列宁,自取灭亡的诡计。没人会认为参谋总部的容克军官团是左翼吧?

民族主义野式淮南为橘,淮北为枳。桂枝孙中山/汪精卫/蒋介石等一众不自知的飞碟,均为汉/中华民族主义的代表,民族主义让他们背靠苏苏联反对帝国主义,最终葬送自己和东亚大陆。但苏联自认欧洲人,因为民族主义瞧不起贵匪。猫juicy在桂枝百战百胜的阴谋权术,苏共元老们恐怕都没经过大脑皮层。就一瞬橄榄桂枝。


俺局的,这可能属于神隐秘的公义的一部分(阿姨语
接受教育本身是好的,但是当人崇拜自己的力量的时候,也容易产生僭越的欲望,布匪贵匪的不择手段,正好迎合了这些人的需要。无论左右,身份贵贱都会有,受教育程度起到移除了道德/常识/律法给人的束缚,所谓的解放思想的作用。当然,桂枝辩证唯物主义教育起到的作用又是更似蝶蓝马的,不应该和一般人类混淆

中国武汉肺炎病毒的R0>5,不是人类(政治动物,而非支那人)社会在现在的框架下能无伤解决的。如果谁的抱负强到要既有全球化经济红利,又要无伤解决大瘟疫,那就只能寻求贵匪式编户齐民的治理。

是否有二次爆发,窝们先按下不表

---------------------------------------------------------------------------------------------------------
补充,这段话可能给人一种【应该遏制人群受教育程度来防止匪的入侵】的柑橘。其实并没有这个意思。
打个比方,代谢产物基本上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不存在一个【为了减少代谢产物,应该少吃饭】的逻辑。
第三新索多玛 一个大汉在吃屎,先吃了一坨叫毛泽东,没饱,又吃了一坨叫邓小平,没饱,江泽民胡锦涛都吃下去了还是没饱,最后吃了习近平,终于满到嗓子眼,吐出来了。他说:“这坨屎好臭啊”。
应该把“中共”二字去掉,因为苏共时期给苏共洗地的也是同一拨人。
说蓝金黄其实不妥当,因为蓝金黄指的是直接收买,那么多人共党一个个买过去,明显不可能嘛。
而且,要说左派都是见钱眼开,也未免太侮辱他们,我们不喜欢左派也是不喜欢他们的理念,不是否认他们的道德。

知识是好东西,但也会令人狂妄,你看方舟子讲科学其实也挺靠谱的,政治上他就扯蛋。因为在他的眼中别人都是知识不如他的傻逼嘛。所以就算讲他不懂的东西,他也必须比别人更正确。
左派芝士份子就是一大票方舟子坐在一起闭门造车。其实他们真正调查过的东西只有他们自己的专业,但他们自以为什么都懂。他们说共产党好不是因为被共产党蓝金黄了,而是因为他们能接触到的有限信息都是对共产党有利的——你国满坑满谷的小粉红难道还会说共产党的坏话不成。
共产党的口号很好听,中国人对它充满溢美之词,不满的人都无处发声,然后左派还非要“尊重不同文化”,他们凭什么要反对共产党,没道理啊。

红脖子就没这个问题,他们都是靠常识判断的,小粉红磨破嘴皮子也改变不了他们的常识——何况这两拨人还语言不通。
这个主要还是跟中国病毒的投放渠道有一定关系。中国病毒的投放渠道和蓝金黄渠道基本上是一致的,都是走的教育界和跨国公司路线。经贸关系里,谁买东西谁是大爷。中共能施加影响力的渠道,其实基本都是作为买方的,比如购买教育服务和跨国公司依赖中国市场的部分(暴雪steam这种,想进中国市场的小扎前几年不也舔的厉害吗)。
中国和美国偏右的势力比如农业、军武、基础制造业、能源业的直接接触其实是非常少的,因此无法施加影响力。除非中共真的每年买500-2000亿美元农产品,否则红脖依然会永远反中。当然我们预测中共是买不起的,或者说压下这头可能就要另外一头就没戏了,比如外汇就得省着花,留学也得停了。

至于美国大学教育为什么被偏左的舆论把持,就是很长的话题了。
呀咩跌 (已編輯針對用戶的言論)果然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独裁。赶快闪人
知识是没有感情也没有所谓的正义和邪恶的,所以掌握知识的人不站在普世价值一边而是站在利益那边,是不奇怪的。出身决定论可能政治不正确,但很多情况很符合情理。有知识的人如果出身比较好,或者求学时期不大为生活犯愁,定然会站在人道这边,因为他们没有受到非人的对待。
最害怕是有严重心理创伤的知识分子,贫穷,或曾受到歧视的人一旦掌握大量知识,且拥有了学术地位社会地位,肯定会助纣为虐。
你看很多独裁国家出来的知识分子,在西方人的帮助下去了西方国家读书,得到助学金奖学金,他们并不会对独裁国家的人民有同情心。
人的经历决定了其是否有同理心,如果读书就能明理,这无疑说金正恩留学瑞士就会回国开创民主北韩(红二代三代也一样)。而同样留学西方国家的西班牙国王胡安.卡诺斯因为受其父胡安德波旁的自由主义影响,成功把西班牙引入民主政治。卡诺斯并不是因为得到了父亲的知识教育,而是品行的影响,贵族的品行不是寒窗苦读几十年可以养成(苦读之下人格扭曲的很多呢),是很多代人言行身教积累的,他们的祖先未必都有学问,很多只懂得打猎和航海,但在悠长的岁月里铸就了责任和荣誉的光芒。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现代的教育的基本问题,就是缺乏人的基本灵性,因为把一切都视为机械,也就是说,现代人默认的教育就是物质主义。

受这种教育越多,道德与信仰的原则就越是虚弱,人也越是盲目。就像最近宣布要去中国发展的德国神经科学专家,一个理由就是受(道德)限制少。这话怎么听怎么像一个外星人终于可以放心对地球人做这做那了。(详情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165)

现代人如果不是有意识地建筑起自己的信仰和道德,那么一定落入物质主义的罗网,成为“伟大机器”的零件。我这个从其中自己爬出来的人可以证明这一点,因为一路上堕落到各种程度的人实在见得太多了。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搬运之前的一篇回答,不妨一看。

刘仲敬:左派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定义的词,各人用这个词的时候意义都不一样。如果你用这个词的意思是指那种根据抽象理论办事而不根据具体经验办事的人的话,那么这话确实是正确的。教育界之所以充满了依靠抽象理念办事的人,就是因为知识分子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他们只能跟抽象理念打交道;办具体事务,他们的能力连社会上的普普通通的人都赶不上,更不要说是精英了。一方面自己的实际能力连普通人的水平都赶不上,另一方面又有太多的不一定有直接用处的理论知识,结果自然而然地就会养成一种相信抽象原则、而不相信具体经验的习惯。真正在社会上起到负责作用的人,哪怕是一个没有任何特长的家庭主妇,她需要天天处理柴米油盐这种事情,她就必须根据实际经验办事。

如果说匪谍是细菌的话,那么细菌的横行也是要看环境的:有些环境适合于细菌的迅速繁衍,例如有很多腐败食品的地方;另外一些地方就很不适合于细菌的繁衍,例如阳光充裕和空气非常流通的地方。如果说某些地方适合于匪谍盛行的话,那就是说它已经创造了一个生活环境,使那个地方的环境适合于繁衍很多细菌。这样的生活环境是怎样创造出来的,是不难理解的,就是说,你搞出了太多的大学,制造了一批除了读书以外什么也不会、学到的东西在社会上也没有用的人,他们进入大学以后接受了错误的信号,以为自己已经理所当然地会变成社会精英了,然而他们的实际地位又不足以支持这种理想,他们所在的社会又不打算履行诸如此类的承诺。他们自然而然地会变成没有社会地位的人,因为他们进入大学的同时也就跟自己原有的阶级切断了,不愿意回去或者是不能再回去了,然而精英阶级的位置又有限,并不打算接纳他们。那么这些人上不上下不下,变成社会上的游离体,自然而然就会变成腐蚀剂或者破坏剂。在有机体当中,每一个细胞都有自己最合适的位置,没有自己最合适位置的细胞就会变成癌细胞。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这个问题答案很简单,因为美国是个开放社会,而支那是个封闭社会。
很大一部分左派不过是温室中的巨婴,他们可以看到川普的邪恶,却无法想象支那的邪恶。
这个问题的结症不单单在于蓝金黄,也在于你球和平太久了。

再换一个角度来说,左派通常主张换位思考,主张包容宽恕。他看到一个小偷,可能先会想这个小偷可能家庭环境不好啦,生活所迫啦等等等等,他难以以一种最大恶意的出发点来推断别人的行为,但有的人就是先天有偷窃癖的,有的人就是以食人为乐的。支那培养的就是这样一些生物,法家的根基就是究极的性恶论,如果如果以正常的行为逻辑政治逻辑来思考支那,那必然是对于支那的险恶估计不足的。
其实我觉得川普说消毒剂跟教育程度没啥关系,做为总统,如果川普是个正常人就不应该发表什么自己治疗意见,还是在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右派也有被藍金黃的空間,比如認同重商文化的屬於唯物主義者的傳統右派,比如政治上有精英主義傾向的傳統右派,比如經濟上認同社會達爾文主義反對福利國家的傳統右派,比如文化上堅持保守主義的雅痞文青斯文敗類,這些人在意識形態上與共匪高度接近。
r2mEH2Ap77 新注册用户
所有左派的本质就是共产党,和中共的区别仅仅在于是否成功的夺取了一个国家的政权。
白左的策略基本上都是
剥夺富人的财富(提高富人的税率)
许诺给底层人民不劳而获的权利(全民医保,全民社会福利),
同时剥夺和限制所有人的自由(限制枪支)
这些套路和中共都是一模一样的。

楼上大家都太年轻了,
其实去研究一下解放前中共对外的宣传和诉求就能理解了。

所以所有外国的左派和中共本来就是天然的盟友,
而且这不仅限于欧美的左派,
大家去研究一下谭德塞的政党就能明白了。
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通常更容易“包容”和接纳不同的意见,他们觉得有一些事情骂一骂也无所谓,比较讲究兼听则明。
比如说,Francis Fukuyama是新保守主义者,但他可以承认“新自由主义已死”,在一般民众看来这是啪啪打脸。但在精英圈子里这或许只是一个很正常的自我纠错的行为,因为人的观点确实是可以不断变化的。
但现代政治并不是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群的精英圈子的游戏,在民众面前是要有泾渭分明的左右立场的,A阵营的政客赞同B阵营的政策是不正常的。伴随着现代背景下的political polarization,这种现象就更明显了
KingSager 自由不死,暴政必亡
左派最大的错误就是自克林顿时期相信经济发展能够促进中国的民主化,因此放纵中国加入WTO搭便车。
可是这个错误放在当时你是看不出来的,同时期韩国和台湾的历史都证明经济发展确实促成了民主化,在冷战胜利,全世界知识分子(包括中国知识分子,甚至包括中共体制内人士)都相信西方的民主自由取得了最终胜利。在那种时代背景下你要求他们质疑自己刚刚取得胜利的理论在中国无法成立,这是很困难的。
(西方人可能并没有想到韩国和台湾的民主化都充满了偶然性,如果朴正熙不是死于内部手下出于私人恩怨近乎无厘头的刺杀,如果野百合运动期间掌权的不是李登辉这个台湾本土出生接受日本教育长大的人,很可能历史就会走向另一个方向。粗浅的历史决定论让西方左派把韩国和台湾的民主化视作经济发展与中产阶级壮大带来的必然后果)
事实上天安门事件以后西方左派没有再对中共本身抱有幻想过,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著名历史学家费正清的两本历史著作,60-70年代写成的剑桥中国史和89以后写成的China A New History,剑桥中国史里费正清对对共产党极尽赞美,这也让他赢得了周恩来的接见和“中国人民老朋友”的称号。而China A New History里则态度180度大转弯,把共产党视作中国专制王朝的延续,后果则是这本书从未在中国得到出版。
rikky 小可爱
说白了左派就是喜欢请客吃饭,但自己不想买单,右派也不想替他们买单,这时候递上支票岂不是美滋滋。
nonsugar 好狗不挡路 twitter:@nonsucre
那要怎么蓝金黄右派呢?你看看右派的分布,有蓝金黄价值的要付出的成本太高,便宜的又毫无价值。左派就不一样啦,有话语权又不太贵
屋下有雨 膜包的日子不遠了,坐等下一個上台的大撒幣。
教育程度無關乎道德。

我相信高端反賊不少,但只要幾個被藍金黃,那破壞力比粉蛆嚶嚶狂吠不知道高到哪裡去。
这个其实比较下美国更容易渗透还是非洲更容易渗透就可以了吧。
Raion 你好
那首先得討論哪種人不會被藍金黃
試問在座的各位 如果沒有受到共產黨迫害
被藍金黃的可能性有多高 
在沒有理解共產對世界的危害的前提下
我相信只有聖人才能免於這種誘惑
到那个程度,你就是压迫剥削中国广大韭菜税鸡的那群人了,跟共党没什么不同,只是手段方式不同而已。

你会万分的支持共党的压迫剥削手段的,在这种手段下,社会责任是不存在的,社会人是不存在的,都是你的奴隶。
simin 新注册用户
很正常啊,他们就是共产党的祖宗,民主有反智的特点,因为专家都是少数派。 真理常常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于是民主体制中总有专家反民主。这当然不对,因为这世界是物竞天择。 没有社会的广泛民主试错,很容易内卷化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因爲受教育較低的人(在傳統上)影響力不如受教育程度較高的人,4年前他們選出一個美國總統是全世界人的意外,大爆冷門,當年真有人因爲賭博押川普發財的
想象你是中共,你要買通一個人,你要買一個受教育程度高、對政治影響力較高的精英呢?還是要買個受教育程度低,一輩子可能只會叫叫的底層呢?
按照中國國情翻譯一下,你會買通一個只會網絡上叫愛國的低學歷小粉紅嗎?
想也知道答案嘛
和左了右了無關,買家根本不會想買受教育程度較低的人
中共真的想買了,對全球主義左人可以説「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你沒資格對我的方式説三道四的」來道德上攻擊,對國家優先右人可以避免與之直接衝突讓他們覺得「中國欺負台灣也不關我事,台灣應該自己保護自己」來消除仇恨度,總歸有辦法的

此外,reddit的用户平均受教育水平也应比4chan用户高,因为reddit上左派占多数

我沒聽説過有「受教育水平越高者越左」的説法,概率上來説受教育水平高依然可以右或者中立
個人覺得4chan很可能平均受教育水平偏高,因爲4chan是匿名制的,而會選擇匿名制的人往往是對資安、隱私比較重視的人。畢竟匿名制除了隱私問題,不比注冊制便利到哪裏去。對資安比較重視的人往往受過一定教育,因爲不然他們可能很難理解這些概念
我倒是看见很多日本学界的左派学者反中共独裁。这个问题要从什么是左什么是右,具体又是什么样的人,基于什么立场去应对。一概而论都杂糅了。
Eumenes 建立民主自由的中华联邦!
左派人均死一个妈,共产党倒闭后应该先建立军政府把国内这些左派再来次四一二大清洗,然后再建立自由民主法治的新中国
ms8674380 宪政优越性来自于二战后秩序。
我来说说意大利吧。

其实左派并不是和共党同流合污。意大利的左派方法是不断的削弱中共在欧洲的影响。其实意大利左派方法的路径和中共一样,都是Salami策略,讲究的就是逐步削弱。你以为二战意大利是怎么拖垮德国的?[笑哭]

首先,可持续在90年代后成为国际法的重要原则。可持续原则是法律由政治导向向经济导向转型的重要基础。欧洲的可持续原则的经济学方法,本身就是强调自由主义和民主价值。进一步,气候变化又成为可持续原则的重要工具。通过限制贸易产品的碳排放和国家碳配额,欧盟希望减少中国产品在欧洲的市场份额。从而预防中国对欧洲民主、人权、法治的侵蚀。在国际贸易中,意法两国的“产地保护”、“流程与生产方法PPM”就是部分解决中国的倾销问题。

其次,同时意大利也是西欧和东亚文明冲突的桥头堡。利用历史,文化和艺术,意大利能够更直接第传播欧洲自由民主文化的影响。同时,意大利的人治经验更丰富,意大利的天主教会和地下组织的凝聚力远超共产党。事实上,最近,罗马教廷与中国的往来并不是教廷的腐败,而是打开对话的空间。

最后,右派领导人的激进作风可能直接激怒共产党,反而造成双输局面。例如意大利右派政治家Matteo Salvini主张脱欧,高关税,贸易保护主义。但这样的行为反而可能打击意大利的零售业和房地产。而且,切断与中国的联系也可能导致意大利的部分奢侈品无处可卖。与中国勾兑,意大利左派可以在欧盟和和中国中间找到利益最大的站位。

另外,意大利宗教系统的信息报告能力极为强大。这也也能为欧洲提供一个更完整的看亚洲视角。比如,非典的命名人武尔班尼;再比如安东尼奥尼的电影《Chung Kuo》。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葱膜2047id同名。
主要取决于贪财程度,和其他因素无关。另外你可以上推特搜索一下“trump china bank”。
ArcopcLeft 我tm直接吸溜
目前学生左派反而不容易被收买(很多人都是恩格斯),而且左派最大的威胁反而是内斗,左人内斗的一大方法就是举报(前几天因为内斗引起的举报事件使我与牢子擦肩而过,可这个事件还没结束。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你就跟西方左派说一个问题,Tibet.
他们会跳起脚来反对中共。因为对于许多西方左派来说,Tibet代表他们的宗教信仰一样的存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8
  • 浏览: 9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