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应该与被洗脑很严重的家人沟通?

家人被共产党洗脑得太严重,他们认为共惨裆倒了会生灵涂炭,要是倒台谁能取代它们?我一跟他们说共匪的黑料他们就穷凶极恶地叫我不要乱说,哎,连最亲近的人也搞得像仇人一样,一跟他们说话就火大。我也是感觉每次跟他们说话之后心里非常不大爽。
热心市民唐先生 最近领养了一条京巴,它的名字叫包子。
我家就有好几个党员,hardcore的那种,往上数,我家还有为共和国流过血的先辈,但依然出了我这样不受教化的反贼。我只能说,能不能被洗脑,取决于个体是否有起码的人性,是否有独立思考能力,以及是怎样的性格。

以六四为例,徐勤先是党员,公然抗命,拒绝开枪镇压;杨宪益是党员,发生惨案后,公开宣布退党,和共产党划清界限;赵紫阳是党员,苦口婆心劝导学生离场。这样的中国人有很多,有武将,有文人,有政客,面对暴政,他们身为党员依然可以保持内心的纯良。我作为后辈读到他们的故事,内心也是钦佩不已,也感受到了他们内心的勇气。但其他的多数中国人,以及我的家人,非常可惜,也非常可耻,是助纣为虐的帮凶,或是沉默无视的鸵鸟,连退党的勇气都没有,或者连关起房门,向后辈传达历史真相的勇气也没有。

其实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实比喻:所谓爱你的亲人,宁可让你像猪狗一样活在谎言编织的梦里,也不让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这其实就是《野鸽子》那篇寓言中,被驯化的老鸽子一样,教导一个又一个的后辈变成人类的宠物。既然双方已经选择了不同的人生哲学,在一些问题上已经是不能达成和解的了,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我已经快三年没和他们说话了,哪怕住在一个屋檐下,是完完全全、确确实实不说一句话,连微信都不发。

既然这是他们用一辈子的时间所做的选择,你也应该表明你的基本态度。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没有办法,我家都有人动手想直接杀我了,没成功,于是进了医院。当然我所谓的洗脑是真的洗脑,字面意义上的。但是谁知道你们家人是什么情况呢~所以放弃一切幻想比较轻松,都是敌人,哪天会真的拿刀捅你都不奇怪的那种
HEHEDEMON 台灣大蓋
局外人好奇問,這種"深紅"是不是有地區特性?

例如上海跟廣東比較少?

華北跟東北比較多?


keyTo 理性至上
既然是跟家人,摆事实讲道理互相尊重理解是最好的方法。
一开始可以不要太过着急,可以试着从常识和人性上加以引导,措辞也不要太过激进。提供一些与宣传主流不同的声音给他们就已经很不错了。
瘋狂宇宙 新生代大陸民主人士。誠徵同類和台灣民國派和香港北進派朋友
按照你描述的情况评估,不建议继续谈论政治。如果继续说下去,最坏的结果可能你们都要失去亲人。
中国的情况比较特殊,代际之间政治观点差异并不会像成熟的西方民主国家那样被看作是单纯的政见不同,还可能会产生长辈对“逆反心理”的恐惧,诱发非理性反应。
退一百步讲,小心隔墙有耳,如果你在家里讲政治激化矛盾被不怀好意的外人知道了,对你的整个家庭可能也有不利,望你慎重。
我也有这个问题 不谈就好了 现在的战场不在国内 支持国外政府的追责 支持逆全球化 中国经济倒了 很多人就会思考这个政权的问题了 我说句实在的我朋友圈里的对共产党不满的有一部分是年纪比较大的 经历过文革的知识份子 所以经历很重要 没有痛彻心扉 何来破茧而出  人性就是这样 所以现在真的没必要为了这些事情和家人搞坏关系
没用的,部分老一辈脑中的红色思想的根深蒂固丶接受不了新事物。
想维持家庭关系的话能做的只有避而不谈,眼不见为净。
真的受不了就搬去其他舒服的地方,前提是你自身经济要独立。
很简单, 你只要回答家人的那个根本问题“要是倒台谁能取代它们?“
旁敲侧击没有效果的话还是不要白费力气说服了
“每个人终将得到与其德行相匹配的下场”
我试图救你,但你却不肯把手递给我,那就不是我的错了
反正你共倒台后哭天抢地的又不是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01
  • 浏览: 1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