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探讨】到底是华的土壤滋养了共,还是共的邪恶荼毒了华?

借由陈士杰发帖退葱的事儿,想问问大家,到底是华的土壤滋养了共,还是共的邪恶荼毒了华?

反共能不能做到不反华?亦或者反华会不会反过来有利于共?

以下是我个人见解:
1、华,究竟是汉人或是中原人,还是以汉为首的各族人?先不以中华来指代这片土地上的各民族的人,纵观秦一统之后,统治阶级大部分都乐衷于统一,历朝历代与他国在边境归属的争端从未停止过。现代墙国所谓的各族人民,在古代,大多都曾做过敌对对象,这是不争的事实。

2、反华是反人,还是反华文明。以我目前学识见解来看,华文明与现代文明是有明显的冲突的。华文明,不适用于推广普世价值。华文明有太多等级观念,尊卑地位,追名逐利,这种价值观在墙国源远流长。个人或家族生长于华文明之中,华文明带来的让人与世界格格不入的后果,这也都显而易见。

3、当然品葱里也不乏推崇华文明的人,我也喜欢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但这些都不是华的主体,华的主体依旧是天朝一尊,反华也从不是去诋毁一些诞生于华的佳作,而是要反对千年流传的华文明价值观。

4、共产主义原先只是个空想的幻梦,大家想想为什么长在华文明的土壤上能开出如此邪恶的花?只反共,就像只想摘花,而后长出的依旧是恶之花。
中共青瓜供应商 自由必起,暴政必亡
共产党的教科书也不敢回避这个问题:为什么共产主义首先在贫穷落后的地区结果,而在相对发达的西方国家都没有掀起大的风浪?共产党的回答是一堆教条式的洗脑内容。真正的原因是中共这种极权专制组织在没有文化的落后地区容易取得迷惑效果,因为这些地方的民众没有深厚的反专制意识和公民意识,没有民主意识。
我认为共产党与中华文化是相互结合的关系,中国数千年的专制文化帮助了中共的发展,中共的理论也促进了政权的建立。它们两者是相互成就的关系。
中华传统的权谋文化是数千年政治斗争的产物,是帝王思想的产物,这些权谋文化教会了中共党员们一方面愚弄民众,把古代的“信某王不纳粮”改为信共产主义如何如何。另一方面,共产理论能够准确适应当时的社会环境,共产党也相当慷慨地给予民众实质的物质:土地和工人权利的争取。
共产主义只是中国古代帝王封建思想改了 一个名字,至少许多共产党员都是这样简单理解的。当时这些共产党员大多数出身农民,连字都认不了多少个,能准确理解真正的“共产主义”?包括老毛自己,他并没有真的留过学,他又怎么能真的理解马列主义?而当年他还没有成为皇帝之前,那些苏联留学回来的使者们何曾不是这样攻击老毛?但老毛读过的中国历史书比他们多得多,他懂得中国式的帝王权谋,他也确实抓住了中国问题的实质:谈任何主义不如给工人或农民实质性的物质——工资的增长或者分田。单纯的谈马列或者单纯地谈帝王都是行不通。单纯的马列太虚,工人农民理解不了;单纯的帝王太自私,当年谁也不会再相信落后的封建帝制了。马列主义理论的复杂性让大多数当年的爱国青年们无法找到其中漏洞,何况苏联已经成功了——为什么在中国不行?马列主义是吸引当年热血青年的旗帜;然而中共高层都并不是真的相信马列主义,他实行的根本还是中国封建时代的那一套(换了壳)。
当然,毛泽东学习马列研究最多的是苏联的权力斗争艺术,他从《联共布党史》中学到最多的是苏联的肃反策略。加上多年对中国历史书研究,他总结出了一套很强的权力斗争哲学——用中国权谋为底层思想为自己谋取最高权力,保证自己的最高领导权;以苏联的肃反理论为方法威胁恐吓各级党员,形成全党对他必须是最高领导人的条件反射式的认同。
以上可以总结出,毛泽东的主要手法:
1.马列方面,他主要采用马列主义的旗帜和苏联的肃反策略,这是总的政治旗帜和他个人崇拜的来源以及思想工作的总方针;
2.中国帝王权谋方面,他主要学习历史中高明的权谋斗争哲学,通过对下属职务调动、对下属职能部门人事构成等威胁恐吓下属,使他们永远对自己保持忠心,确保在每一次最高领导人的选举中自己永远得到最多的票。

题外话:中国共产党内部如何保证专制独裁的?
我有一些朋友同学对共产党独裁的原因不理解,相当多一部分没有当过共产党职位的人也不了解其中原因。共粉们绝对相信民主集中制是公平的,共黑们则一言否地认为中共完全虚伪,认为共产党的领导们是绝对独裁的,选举只是过形式。但我的理解并不是完全是这样,我虽然是共黑,但我并不是说共产党的选举完全是过形式,他们投票的时候起码不敢否认投票结果,你没有选上就是没有选上。
正如中共自己宣传的那样,中共内部的确是实行民主集中制的,他们的职务的确是党内选举产生,并不是皇帝式的独裁,说下一界领导人还是自己当就可以做到。按照中共的制度,他们的党书记每一次换界时的确要采用貌似公平的民主集中制,由党内投票选举产生。如果这一界的领导人政绩不好,他可能被选下去。
中共的这一制度貌似公平,但违反人性——没有领导人会甘心被选下去。以往的经验表明,任何一个领导人如果下次没有选上,他后面的遭遇就会很糟糕——那些以前被他得罪过的人马上就会反击,各种公报私仇各种不公正待遇就会冲着他来。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保证自己的领导地位——确保下一界下面的人还会选他。可是怎么做到呢?
这就是权谋学的范围了。
他们发现了人性的弱点——所有人千里当官只为财。人都是为了自己利益而活着,他们选不选自己完全是出于对自己利益的考虑,并不是真的什么对党的利益对群众利益等等。所以,共产党的领导人当上后就要利用自己的权力调动下属的职位,将对自己忠心支持自己的人调到更好有更多油水的职位,将不支持自己的人调到油水不好的职位,甚至将他们撤职,总之一定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这种做法既符合人性的情感需要也符合当自己地位稳固的需要——他需要告诉下面的人,支持我的人我会论功行赏给予最好的待遇,而相反,不支持我的人我会让他滚蛋。你们明白了吗?你们的政治地位完全决定你的屁股坐哪边。另一方面,他还要利用权谋学在细节处予以控制,防止下属中有人的能力和功劳可能超过他,这样,他下面的人就没有能力取代他而给予其他人更多的利益了。第三,他平时要不断打击那些敢于挑战他权威的人,对于伤害他利益的人一定要坚决打压,并不完全是心胸的问题,而是他需要通过行动告诉其他人——与他作对是没有好处的。
所以,我们发现像毛泽东这样的领导人心胸并不是十分宽广,甚至看起来是十分狭窄的——难道他会因为顶他的嘴而怀恨在心?他作为一个政治家,难道不知道良药苦口这个道理吗?不知道正直的大臣都会犯颜直谏吗?根本原因在于,他经过多年的实践发现,这并不是单纯的心胸问题,而是自己政治地位是否稳固的问题。下属的顶嘴和不听话绝对是挑战他权力的直接表现,不论对方是不是善意提醒他。如果他放任挑战他权威的人,那么这些人未来就会变本加厉,最终伤害到他的权力地位。
从这些现实我们可以发现,民主集中制只是一种虚伪的民主,任何一个有政治经验的人都可以通过上面简单的权谋学予以绕过,这种假民主制度在现实根本没有办法真正让这个党为老百姓服务。政治制度无论看起来多么好,都不可以违反人性。违反人性的政治制度一定是失败的政治制度。
一切违反人性的制度还要声称为人民服务的制度一定是虚假的宣传。人类从诞生开始并且到可见未来都不会改变——在利益面前,一定是自私的。任何人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权力地位不遗余力的努力,哪怕这样做伤害别人,甚至伤害其他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在政治这个层面,人性本恶。在讨论政治的时候,我们必须假定人性是恶的,是自私的,而不能假定人会善良地帮助其他人这种小孩子的观点。唯一防止政治家作恶的方法就是限制他的权力,起码要剥夺行政长官对法院对司法的控制,要剥夺他们个人对社会规则的制定权力。选举必须是全民选举,而不可以简单几个人的所谓民主集中制。
人民老百姓必须对拥有权力的人予以本能的不信任——这个社会最应该警惕的就是这些人——他们作恶起来,其危害的程度远远超过小偷小摸小抢劫犯小杀人犯。最大程度增加他们的作恶成本和作恶风险,最大程度地增加他们的作恶难度,尊重人性才是好的制度。
这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我写不出什么太多的分析,我个人认为,如果要是把共产党、共产主义和中共的概念都加以明确和区分的话,应该说是这片土壤,与共产主义衍生出来的劣质胎儿共产党,滋养出来了一个不伦不类的中国共产党。要知道中共其实已经不是一个包含意识形态倾向的政治组织,而是单纯的利益集团,其实是没有办法拿任何所谓“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的标签可以去贴的,甚至“资本主义”也不是。它就是一个怪胎,就是一个单纯借着各种政治的躯壳来统治和奴役的统治阶级而已。

楼主的问题里提到的那些中国文化的部分,确实不是中华文化的主体。中华文化的内核确实就是自我中心式的等级制度,至于其他任何审美层面上的表现也好、特质也好,其实很多东西甚至都不是这个内核所催生出来的文化,而恰恰是为了反抗这个内核而产生的审美情趣(比如宋代的美学,比如山水画,比如诗意画)。所以从文化本身的角度来说,我当然是认为中华文化有很多值得传承的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传承它的全部。但是问题就是,即便很多人知道要剥去糟粕保留精华,可是因为文明历经了断代(我认为这种断代从明代就开始了),而现在的中国学者似乎又没有能力能够通过现代文明的角度去对这个文化进行深层次的审视与分析,去抽象化那些浮于表面的符号,去将华文化中与现代文明相通的精华提炼和发展。而造成这种局面的恰恰就是专制体制的原因,它抹杀创造性,只愿意留取那些表面符号作为民族主义的宣传,最终把中国文化一点点地带入脱离世界文明的地步。而这个文化的另一面却被永远地掩埋了。
我觉得你们都想的太多了,分析的也太复杂了,准确说,已经中了腊肉的遗毒了
中国之所以一直专制,不光是因为底层是费拉,连高层都是费拉,那些高层官员见了包子就怕得要死,根本不敢反他,不然早极限一换一了,还能一个个被投到秦城去?
你们太高估高层老头官员们的胆量了,想想你们父母那一辈胆子有多小,你就大概知道高层是什么德性了
胆子太小,怕死,被整死都不敢反抗,才是根本原因
如果你们总是在什么历史什么文化里面找原因,最后就会变得和腊肉一样可悲,只会左一个理论右一个理论,今天打倒这个历史人物,明天打倒那个历史人物,最后除了把中国搞得天翻地覆,别的屁用都没有
屠龙者变成恶龙,烧腊肉者变成腊肉,本质上就是已经被腊肉一手发明一脉相承的中共洗脑大法洗脑了,被局限在了腊肉式思维里,不停地在历史文化里兜圈圈,不停地在历史文化里找新仇旧恨,就像腊肉画了个不存在的敌人一样,天天让粉红对着空气打,你自己也给自己找一个历史虚无主义敌人,天天对着空气打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这个问题在本站我见过至少十次了
但确实是值得讨论的话题

常见的观点是
中共是十恶不赦且从天而降的邪灵 
中华文化惨遭荼毒 白莲花一样的中国人民屈辱七十年
能打赢内战完完全全是苏联的军火援助以及美国停止对国军援助
真的仅仅如此吗 

什么是华?华春莹?华罗庚?
如果有中国血统的就算华人,那东渡的日本人算不算华人?
什么是中华文化?中国疆域上产生的一切文化?
那么在新加坡地位更高的海南鸡饭算中华文化还是新加坡文化?
所以我认为 华是统治阶级捏造出给无产者用来意淫的杂糅概念
包括中华民国这个名字也有这样的色彩 
所以事到如今台湾的年轻人更认同台湾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由此可见 渲染“中华文化”概念的目的是什么呢?
削弱地方文化(如粤文化 燕文化 鲁文化等)的自豪感 而转嫁到对大一统集权体制的认同
敌对外国文化 通过强调中华文化多样性和共性 使世界文化的多样性和普世价值反而成为盲区
进而形成种族文化中心主义的思想 为民族主义所用 培植当代义和团 
当年梁启超提出“中华民族”的概念 也是利用了亡国灭种的焦虑 本意给大清续命 
结果非但大清没有续命 孙中山蒋介石等无数人也跌进大中华这个叙事陷阱 腥风血雨 一败再败 
道理很简单 义和团可以应对小危机 但是挡不住政治孤立和经济崩盘
昨天的长春晚报事件就是非常典型的信号 
当这种认同不再的时候 才是恶果和危机真正的到来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1.
說到「華」、「漢」這些詞就來推大家參考看看你不可能是漢族(博客來)
這本書大致上描繪了「漢族」是怎麼被創造出來的(品蔥之前也有討論過這書)
把大江南北不同文化的人通稱為中國人或華人,要討論比較細節的事情時就會變得很複雜

2.
反華應該要看人事時地物等等的情況吧~
有時候可以指
反對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意思)
像是法輪功、各種獨、中國國外跟國內異見人士、日本人(莫忘南京大屠殺三小的)、美國人(帝國主義(ry)等等

反對中國人(國籍的意思)   或是    反對華人(祖先來自中原地區的意思)
像是印尼跟越南的排華暴動
或是外國針對中國人的歧視(這在台灣好像比較少見,「反華」這詞太偏激,通常大家都會說「歧視亞裔」或「歧視華人」比較精確

反對一切中原文化(通常相信中原文化/華文化有重大缺陷)
像是有些希望中原文化完全消失的極端派蔥友就是這樣
不過如果談到台灣或日本的話又會開始精神分裂
我反的是中共的假中華文化,不是台灣/日本的真正中華文化」(那就直接說「反中共」好啦,是在繞三小口令XD)
不然就是
台灣趕快停用中文,脫亞入歐吧!」(去教育部提案啊XD連不會請人喝茶的台灣教育部都不敢去投書喔XD)

3.
華的主體是天朝一尊......嗎?不是吧XD誤解很深喔XD
難道是在說孔孟的「愛有等差」嗎?但這跟天朝一尊不一樣啊?
而且墨家也有別的意見啊,又不是說只能愛有等差

還是在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可是這也跟天朝一尊不同,還是說阿共有其他解讀?
這樣中國人應該是反共而不是反對文明吧?
------------修改的分界線-----------------
看到 @決不再做奴隸 大的回答,我突然想到
難道「中華文化=天朝一尊」這個不知打哪來的幻想,其實是來自於「敬天」這個概念嗎OAO
這個真的誤會大了欸......畢竟那麼多統治者曾經自稱是天......
總之先推大家看陳之藩的謝天ㄅXD
尤其是他後半段「我們回頭想一想......一定命名為狂妄而幼稚,無法與無天的時代」那一段
------------------------------------------



4.
共產主義/社會主義,作為一個理論是空想的幻夢沒錯,但他並不邪惡,倒不如說他還蠻神性的
他一開始就把所有人想像成「知道自己應該幹嘛,並且勤奮地去執行」,從來沒真的設想過人性XD
如果社會主義徹底執行的話,就會很容易被利用,和諧公社就是這樣爆炸的XD

另外,現在多數國家多少也會採行一些有社會主義特色的政策
像是社會福利政策、計畫經濟(如關稅、菸酒公賣、這次台灣的口罩政策等)
難道這些也都是罪惡之花嗎XD
萨格尔王吃冰棒 不要核酸要吃饭 不要封锁要自由 不要谎言要尊严 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领袖要选票 不做奴才做公民 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
有一种关系叫“互驯”,即互相驯化
中国重塑了中共,中共也改变了中国。
在互驯中,中国与中共逐渐融合,时间越长就融合的越深,最后融为一体。
这就是为什么台湾人已经不像中国人的原因吧。

因此我对未来的中国持开放态度,到底是外科手术式的切除中共肿瘤保留中华,还是彻底删号重练我觉得都是可以考虑的,关键在于二者的融合程度。
共产主义是秃鹰性质的,只有奄奄一息的动物才会被共产主义看上。共能寄生于华之上,归根结底是华的共同体强度不够,如果诸夏各邦个个都有阎锡山式的大土豪,共产主义即使能攻克一两个北方省份,也不可能彻底使东亚大陆沦陷的。
推荐一下刘仲敬关于共产主义的描述,点出了共产主义的实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W9JnQZzG08
最近在看《赤裸裸的共产党》,这本书本来是针对苏共的,但是发现里面好多所谓“共产党的行为模式”在前共产党时代的中国也普遍存在,所以我就觉得,正因为是这样的民族,才会养活共产党。
z支纳人把侵略美化成统一 作为统治阶级当然希望国土越大越好  国土越大 奴隶跟可以掠夺的资源就越多

大一统支纳人 奴才的命 奴隶主的心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在墙内,人大代表不是民众选的,主席也不是民众选的,中共的意志并不等于民众的意志。
中共通过洗脑教育,舆论控制,信息封锁等愚民政策荼毒百姓,导致百姓的思想赤化
中共是中共,中国是中国,中共的利益和民众的利益并不一致,确切地说民众是被骗的,所以说中共和中国并不是一体的。
en010272 黑名单 自由国度一漂萍
https://pbs.twimg.com/media/EYRQyC0XkAAkrdq?format=jpg&name=orig
班农:为什么我成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公敌?他们为什么要攻击我?

因为我把中国人民和中共分开。

因为我说我们应该收回他们从中国人民手中窃取的财富。

Bannon: why have I become Public Enemy #1 of #China's Communist Party? Why are they attacking me?

Because I distinguish between the People and the Party.

Because I say we should take back the wealth they've STOLEN from the Chinese people.

https://twitter.com/WarRoomPandemic/status/1259871340540178432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有感于“脱支”。
共产党是不是脱支的先驱?共产党建立苏维埃,算不算脱亚入欧?
破四旧,消灭吃人的旧中国礼教,批孔,把孔子掘坟扬灰。

当时的共产党看上去比今日的民主自由人士决绝的多。毫不犹豫的脱支。

其实它部分的迎合人们自暴自弃的心理。
但是最主要的还是母国苏联的武装支持。
中国专制是由于国人打不过共产党 什么文化 儒家的论语 孟子 荀字 礼记 周易 传习录 近思录 道家的老子 庄子 文始经 淮南子 都没有人读过 跟文化没关系
已隐藏
日本文明是中华文明的极端化,所以如果中华文明民主化后应该会和日本差不多
也很想理性讨论,但命题太发人深思,其实我也没结论。

曾经是中华胶,到了品葱后渐渐支支作响。

如果是转变倒也罢了,我也怕又被洗脑。 

或许要知道中华到底是不是恶之源,先要摧毁中共这朵恶之花,才能定夺。

现在讨论,难免偏颇,不如同仇敌忾
annoymouse 黑名单
因为那些人捡到了西方世界里的垃圾却把它当宝贝。
只能说中国人缺乏见识。年轻人易于鼓燥。
吳小勳 我愛臺灣
不需要讨论,因为共荼毒了不只是华,是怎个世界。
teaculturetalk 动态清零是基本国策,2120年前不会结束
中共和大中国主义,缺一不可。两者少一个都会炸。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写过不少长篇大论探讨,这次还是一句最简单的:

中国+共产党=中西医结合疗效好。

你一定看得懂。
理性讨论个屁,不就劣根性那一套吗。

然而你们看美国人又好到哪去?不就因为幸运地有一群先贤制定了良好的制度,保证了两百多年的民主。
NewEgg 新注册用户
看到好几位都在强调中华文化的内核是自我中心式的等级制度,但我觉得不是的。拿现代新儒家巨臂牟宗三先生的话说,就是自古以来,中国一直存在政道与治道的背离,也就是精神内核与外在的表现形式的背离。其实在原教旨主义儒家的思想里,外在的等级制度从来不是规范人生社会行为的核心,个人内心的道德准则才是。儒家唯一尊重的是人,而不是外在的制度规范。所以非常遗憾的是,自古以来,儒家人士只能实现内圣,从不能实现外王。儒家的理想在统治阶级的压迫之下,被一些曲意奉迎的所谓学者,比如董仲舒朱熹之流,流于形式的改造,扭曲变形,以至于现在的人把等级制度看成是传统文化的内核,是没有读懂儒家精神的价值。儒家精神跟现代民主文明,不存在冲突。恰恰相反,民主制度能更好的实现儒家的人文理想。

至于道家,更不用说了,完全没有追求外在的表现形式的欲望,只论天人之际,稍稍有些表现形式的说法,无外乎小国寡民。所以道家也是完全内圣之学,只追求生命的自由,无论是内在还是外在。所以更谈不上与民主制度有什么抵牾。

所以旧有的统治制度既然已经结束,存留下来的这些精神内核,与新的民主制度是没有冲突的。但事实是中国再一次沦陷于专制体制,实在是历史的偶然。只能说中国人太不幸了。
盐碱地的愚昧选择了啃草根的俄国山羊。

俄国山羊让盐碱地最终变成了沙漠。
fuckccp 00前反共人,共狗死全家
簡單的說, 一隻手是拍不響的
字數字數字數字數字數
华的土壤滋养了共

华人是最世界最勤奋的民族。因为华人这么勤奋就让非常功利的中共不用怎么烦就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同时,共的邪恶荼毒了华。

共为了自己利益不断洗脑荼毒华人,要大家做顺民,做顺民有好果子吃。实际上有十几亿人有几个有好果子吃?
换做其他民族早就反了。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中國文化到底好不好,從嚴格的歷史學角度講,是一個沒有意義的問題。華夏大地上的文化自周朝起已經有四千年,其上王朝、民族、教派無數。談中國文化好不好,就好像談美洲文化好不好一樣。美洲有這麼多國家、民族、宗教,怎麼可能一概而論。

在滿清毀滅中國以前,中國文化最好的一部分是蘊含在中國民間信仰(Chinese salvationist religions)裡的。其中最高的人生哲學和德性觀念以「善書」的形式保存和傳播。這些三教九流的善書裡面所蘊含的「敬天」思想內核,對今天的中共國民眾來說,是極其陌生的。中共國民眾所知道的所謂「中國文化」,不過是文明衰亡以後費拉賤民的費拉文化。你要是真的翻出一兩本善書,尤其是其中逼格較高的,像是《天理要論》、《資政新篇》,或者是元明時期聖教的什麼詩歌,他們會信誓旦旦地告訴你這個是西方洋人的文化。

魯迅是清末民初的醫生和作家,在革命黨人之中有很有密友。魯迅看到的被滿清毀滅以後的中國,其文化惡劣不堪,十分心痛。於是密友就分享給他很多宗教和勸善的文章和詩歌,其實是從明清時期的中國民間基督教善書裡面摘抄的。魯迅看了以後非常喜歡,讚賞其中的智慧和道德準則,感嘆中國歷史上欠缺這些思想、感嘆歐洲遠勝中國。然後他的密友告訴他,這個智慧和道德也不是歐洲人發明的,而是古代以色列的聖賢經歷過幾場浩劫以後總結出來的。

嚴格地說,中國民間信仰幾乎全部是外來的。明教來自於西亞的所羅亞斯德教。佛教來自印度。聖教來自於羅馬天主教。太平基督教來自於北歐的宗教改革運動。甚至先秦的諸子百家,其思想也大多是借國際貿易路線與民族間思想交流而成,而不是什麼特別聰明的天才自己在家裡閉門造車般地發明出來的。縱觀世界,這本來是一個正常的現象。自羅馬帝國起,世界上每一個大帝國的主流價值觀與民族信仰都是外來的。

然而中共國人不僅排斥「外來的」信仰,而且還崇尚唯物主義,對神學不感興趣。你要是給他讀一讀善書,他會說你這個是邪教。如果我們不客氣一點,借用法輪功常說的,就是這些人為魔鬼做奴做久了以後,連善惡都分不清了。

因此,今天我們面對的現實是,中共國人非常排斥中國文化中比較好的那一部分。對他們來說,這是「邪教」。根據我個人的經驗,中共國人所能夠接受的積極中國文化,其極限就是《修身寶鑑》這樣的善書(而他們還不一定接受這個是中國文化)。然而,《修身寶鑑》與中國民間信仰的汪洋大海相比,衹是小小的港灣。與中共國人講中國文化,不過是雞同鴨講,浪費時間。

話說回來,為什麼品蔥志士主流反華。中國共產黨作為魔鬼的代理人統治世間70多年,掌握著話語權,能夠靠反复重複謊言而將其變為民眾心中的真理。以「敬天」為內核的中國民間信仰,早已經變為中共國民心中的「邪教」;而滿清妖朝大肆灌輸的奴才文化、漢奸文化、費拉文化,卻成為了中共國民心中正統的「中國文化」。在這樣的現實下,先毀滅黨文化(「中國文化」),將來中國民間信仰(「邪教」)才有可能復甦。這是合理的抗爭策略。

歷史學者劉仲敬還指出過,像法輪功和基督教這樣的團體,如果不棄絕中國主義,在現實中還存在著被統戰的危險。中國大陸已經民怨沸騰、匪幫割據。中共一旦倒台,中國四分五裂,那麼作為大一統意義上的中國就不存在了。因此,中共確實是保存(大一統意義上的)中國的最後希望。法輪功和基督教這樣的團體如果不棄絕中國主義,那麼中共可以借這一事實把他們統戰到自己的一邊來,使其在事實上為中共服務。這不是危言聳聽。諸位志士通過觀察品蔥上的政治光譜、品蔥中一些人的言行,可以看到這一危險的預演。
儒家的信徒 🤬不友善用户 怀念2003至2013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共产主义才进入中国不到百年就有人觉得是中国文化哺育了共产主义根本不去动脑子想想在共党执政之前会有人这样认为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