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共不开放陆港边界,用蛆流冲垮香港?

发动群众斗群众不是中共传统艺能?那为什么不发动蛆流稀释香港抗争者呢?
庆丰自挂东南枝 自由就是能够回答“108×83”
共匪看着香港组织百万人上街游行,其声势达到深圳驻军的十倍,气得捶胸顿足,如丧考妣。看着深圳粉红一个个跟着一起气得“难困艰艰困难苦,不强自自强不息”的模样,心生一计,发挥了毛腊肉的“人民战争”。说着开放大桥,登时无数粉红如同突开了沼气池,臭的黑的稀的,满脸开喷。

第一天,就有十万粉红大军涌过了桥,十万脑残粉红与十万勇武战士隔街互对,共匪的帮主习包子,眼看韭菜跟革命者打起来了,笑得如同头上出现了神明。

第二天,十万粉红就剩了九万。共匪虽没想着韭菜死活,但还是本着精甚细腻的精神亲自打了电话询问五毛。原来,有一万连车都没了的穷韭菜粉红刚来香港,信了共匪“只发射十四颗催泪弹”的大忽悠,没带口罩就坐了香港地铁,登时被共匪自家熏得如同被泼了的鸡。共匪只得封了所有香港地铁,以免粉红大事未成身先死。

第三天,九万粉红却又少了两万,只剩七万,比昨天死了的一万还多。共匪的脸色却如同自己亲爹被毛腊肉肃反,打起电话问了五毛头子——七毛。原来,那粉红发挥了毛腊肉的游击战精神,却不成想转进了元朗区。那元朗区的革命勇武都是武德充沛能冲锋。可毫无战斗力的粉红却穿着红衣服,没穿白衣服,活活被黑警联系的黑社会打死了两万。这事可惊动了习包子,连忙下令封锁元朗区。

如此一来,韭菜粉红军进不了元朗区,自然是气得满脸喷粪。可那勇武战士学会了加速主义,又封了一堆区,成功大三罢,气得共匪是红旗落地白旗升起。

第四天,那粉红可就只剩四万人了。这下更惨,一天少了三万!共匪眼看七毛不中用,打电话问起了胡编。那胡编是谁?那可是环球时报第一大内宣,共匪前脚抓翻墙的人,他就反着唱红脸“维稳”。习包子一问他才知道,那小粉红非同自干五,从来都没有翻过墙。这次粉红一翻墙,登时知道了“差额选举”,“谷歌脸书”,“庆丰维尼”之类让共匪胆战心惊的词。

如今,粉红进不了一堆香港的区,不知道游击路线,竟搞起了这一人一票的差额选举来找带路队长。可没有脑子的粉红哪能搞民主,不一会就自己突开了自己,剩半个脑子的四万粉红把没有脑子的三万粉红打死了!习包子听了又气又急,如同感染了中共肺炎。立刻把小粉红的电子设备和纸笔全都收了,嘴也给封上,当方舱医院工具人,向着大学冲锋用!

第五天,习包子刚一起床,想吃深圳的庆丰包子。往窗外一看,却吓成了开起倒车的萨格尔王。人人勇武的香港大军早已越过大学周边的封锁,向着大桥开来。为首的,正是那些剩下半个脑子的四万小粉红。
紅鷹同蒼狼 ?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进去的他不知道是蛆还是人,进去之前是蛆,进去以后是什么也不一定
习民 观察 刁民
你要是真让农民拿到一头牛,你猜他还不还给你
同理为何不打开GFW,让全国NMSLese占领facebook,twitter,youtube呢。。归根结底是制度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的问题
粤独的声音在大陆是发不出来的,到时开放怕不是广东也要闹独立了
Oeagle 老兄喂你
我來說其中一個很簡單的原因把,就是香港真沒有多餘房子解決這些人的居住問題。再者,別看中國網民平時罵香港,一旦開放邊境,你看會不會大半個中國的人都蜂擁過來?那麼到時候放誰來,不放誰來?都放過來,北上廣深恐怕全都得缺勞動人口了。
不可能的,早早的在深圳布好軍隊就是防止蔓延到廣東。即使單向開放也不現實,過去了了解到真相,也一樣會傳播回大陸。
已經每天150人稀釋了23年近120萬人了,本來再過10年自動勝利,只是維尼等不切了
香港可以自由访问国际互联网,街头不乏法轮功和一些敏感政治社团在搞宣传,还有许许多多的电视节目在讨论共产党的争斗、大陆的负面新闻。共产党这种情况下开放香港口岸,香港就会变成大陆专制制度的出血口,在香港打工、回深圳等地居住的、旅游的、求学的、旅居的内地人会耳濡目染自由社会的好处,学会独立思考,学会判断政治的好与坏,回到内地以后看着在香港tv里被分析、调侃的那些可笑的领导人一本正经的受着万民膜拜,心理落差会加剧,继而觉醒。流动人口这个数量,参照上海,每年将近一千万。算两百万人会受到影响,那也是足够让共产党坐立不安的。

共产党能生产小粉红,靠的是封禁正常人发言,抓捕异见者,发动在校生刷屏,和雇佣网军来假造民意,他们自己的理论水平很低,说的话时常被人当作梗取消,外交部常年答非所问,诉诸种族歧视,煽动刻奇情绪。共产党自己都知道自己不占着理,所以查禁言论,封锁卫星电视,花血本更新gfw,怎么可能放大量人员去港。

共产党不认为中国人去掉镣铐也会真心爱他们。
prometheus2440 Sic semper tyrannis
领导们的钱都在香港呢,不管维尼怎么折腾,别让香港彻底完蛋是利益集团能承受的底线。
舊日支配者 天滅中共 全黨死清光
如果香港上面唔係廣東人,而是其他族人
共產黨無需要等就直接這樣做
根據我在香港多年觀察,大部分來香港的新移民或旅遊也是外省人
福建,四川什麼的也有,而大家知道香港本身是粵族人居多
如果叫廣東人過來香港,必定槍掉頭對準土共

其實,共產黨說什麼民族團結,還捏造一個“中國人”的假身份去騙,其實共產黨最怕民族團結,就是各地人只聽自己人的話,而不是北京土共的指揮,所以不斷人口清洗
nonsugar 好狗不挡路 twitter:@nonsucre
我可以说共产党最怕的也是这群蛆,这群蛆什么都做的出来,只要自己的恐吓威胁控制一失效……
革命児 喜欢吃Cos小熊维尼的八板神奈子做的庆丰包子
一旦开放中港边境,涌进香港的人将香港抗争输入、扩散到内地的可能性必将剧增,等待中国共产党的是随之剧增的维稳经费,本来就捉襟见肘的中国共产党财政能承受得起吗?一个香港就令中国共产党寝食难安了,要是全国各地都是香港,中国共产党就暴毙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允許大逃港多好,既能按照共匪的意願禍亂香港,嚮往民主的人又能從香港逃往世界。一舉兩得對吧?至於香港本地人,呃,其實也有好處,這樣中共的罪行更清晰,也有利於香港的抗爭。

不是你好,我也好嘛!
哈哈哈哈去年九月份吧,香港有个游行直奔西九龙,中共吓得直接封站,取消当日列车。所以别提什么开放边境了,中共根本就不会冒风险让韭菜们直接接触外面。
粉蛆们在有墙的时候叫嚣,画面如同主人拴着的吉娃娃在狂吠一只罗威纳,主人不敢放手,但真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斧开天地 脑子是个好东西
哈哈哈哈 让蛆冲过去倒不如说冲过去的都是憋坏了的反贼们 一个个面目端正喊着爆打废青的口号 然后过去一个两个脱了衣服递上投名状 成了反送中的一员 这不是要玩死香港 这是给外部势力递刀子  退一万步来讲 过去的都是蛆 香港社会的负重将会很快达到极限 这时候再去释放压力反而最大的阻力会是这些蛆 因为他们会说: 你凭什么要来干扰我们? 我们是香港人 港人自治不懂吗  尝到公民权的甜头的他们自然会用起共匪交给他们的双标法则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观察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我在本壇說過很多次,中國人口正萎縮中,勞動力減少,韭菜割少了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建河堤是为了把水堵住

看来你还没分清谁是水
DOGLY 電腦大爆炸 存檔死清光
你把外國當傻子?直接開放邊界跟一國一制有何分別
因為對於自由粉紅都是口裡對不, 最終身體很誠實
矫枉必须过正 主要关注日本政坛
想太多了,如果开放,那国内反贼们乳一下共就能马上逃到香港这国还怎么管。
midimo ? 王毛香氛馆
不需要开放边界。只要停了香港海空运,切断水电,可以让香港人朝大陆跑。
或者柔和一点,禁止港币流通,100:1强制兑换人民币。印钞直接把香港买下来都可以。
一定会选一种经济上有收益的方式。
现在习都不然gcd员出国了,这群体制内的说不准出去就反共呢。手里大把钱,迎合民主自由不香吗。
你猜為什麼中共不敢放開牆,讓蛆們去衝垮美帝的輿論陣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30
  • 浏览: 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