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女儿哮喘被罚跑吐血” ,被警方认定是造谣一事?

我比较倾向于事主是为了维权扩大影响力夸大了部分事实(比如血渍),但是也有可能是警方属实,是阿共自导自演,提升警察公信力的一出戏?


https://pbs.twimg.com/card_img/1266912790511448065/jkEdsCaW?format=jpg&name=orig
https://preview.redd.it/6dlhnwus00251.jpg?width=640&crop=smart&auto=webp&s=f2578fd89878543a8e27c7da7511783c5c6f59d7
肉食者鄙 愿民主自由之光降临在这片土地。
先有高院法官博士生导师王林清亲自盗卷,亲自闹大,又亲自承认,面临数年监禁的戏。
后有成都家长组队潜入学校食堂,投放腐烂食物陷害学校,刚巧被监控拍到的戏。
如今又有家长拿化妆水伪装血迹,假称女儿有哮喘诬告老师,闹大后被警察戳穿,面临坐牢风险的戏。
为什么中国人都这么有戏呢?为什么都要冒牢狱之灾来演戏呢?
我记得十年前共产党辟谣热点事件时,还得拿点证据出来,没证据编也要编一个,还得提防网友穷追不舍的逼问。例如李庄案里,重庆市公安局ps李庄嫖娼被抓的图,被网友火眼金睛拆穿。现如今共产党辟谣连造假都不用了,共青团中央辟谣医院停尸,只需在原图上打上辟谣二字即可,广州公安辟谣只需发几句话便行。结果这样大家就都信了。这才不过十年啊,一切都已经天翻地覆了。
造谣是个被你掴媒体扭曲过的臭词,最好别用。
我全程围观了这件事,感觉这位家长虽然编造了很多谎言,但本质还是受害者,而且,目前这件事还没有被调查清楚,很多东西都是警方的含糊说辞和看客的猜测。

目前可证实的信息有:
【老师的确实行了体罚。
就诊单显示小孩的确咯血丝。】

家长编造的谎言有:
【老师半夜伏击她,
老师索贿6万。】

未被证实(估计也不会证实了)的信息:
【小孩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家长的精神状态怎么样。】

小孩和家长的精神状态是你掴人最不关心的东西,家长究竟是故意制造谎言,还是因为被事情逼出精神问题,目前还不得知,不过你掴人已经快把她送上火刑架了。至于体罚,你掴人是很喜欢的,反正他们现在都觉得老师冤得很。

小孩是最惨的,在学校被体罚,在家里还要和精神不稳定的家长相处,小孩的情况也是最被忽略的,现在根本没有人管她是不是真的有哮喘,也不管她以后要怎么和家长或者校方相处。

最后,我对你掴警察的通报还是持一种怀疑态度的,不能全信。
我觉得不是狗共自导自演。原因是你可以看下微博热度,昨天的家长发布的微博,热度一直在前十,甚至首位;但是”白云警方辟谣“热度只在凌晨上了前三,现在已经掉没了。另外,人日、胡锡进等等都没有揪着这个
“辟谣”接着挖下去。狗共假话多,但是有一句还是对的,就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这个就是当代网络传播的规律。我相信昨天看了家长发布的微博的人,今天最多三分之一看了那个辟谣微博。

简言之,狗共不需要公信力,毕竟有枪杆子嘛。或者说,提高警察公信力,根本没必要搞一个自捣黄龙的局还不大张旗鼓地宣传。

至于这件事,反映了什么呢?为什么昨天会有150万个转发?因为维权难,这件事连粉蛆五毛都洗不干净。维权难在中国已经是社会共识,能洗地的只有比烂大法(也很难比)。因此引发了社会共鸣。这件事对于政府公信力的打击,是要高过辟谣反转对公信力的提高的。

那么真相是什么?实际上我也不太清楚。我倾向于相信此事为真,但是家长夸大了某些事实(只是通报中的一小部分),因为维权无门,不得不把事情搞大引起舆论重视。
ChunWang90 民主可以当饭吃,自由就是最后的保护伞
中国的疫苗大概率都是假的,就在现在,孩子接种的疫苗还是假的。
这跟08年的三鹿毒奶粉,现在的湖南毒奶粉事件本质是一样的。
说到底就是土共是全方位的全能政府,要从社会的所有方面拿到好处,所以要控制社会的所有方面。

在中国要做疫苗生意必须跟监管部门勾兑,才能拿到资格证,只要搞定监管的人,利益输送好,就可以生意亨通一直做下去。这跟清朝只有朝廷特许的盐商才能运销经营食盐是一脉相承的。

如果有人向监管部门报案,不管;继续报案,就拘留;转而向媒体报道, 那就会被删帖封号;去上访,就会被警察国宝维稳。如果所有人都上访,盖不住了,怎么办?当然不能都处理,那不就显得这个社会有问题,制度有问题。那就抓几个典型,三鹿,长春长生,庞红卫,孙琪,惩罚一下。如果抓了典型还不满意,还有人要上访,那就是颠覆国家政权,反党反社会,就要被刑拘。
当你的买卖跟党的利益是一致的时候,你做什么并不重要,只要能挣钱。如果做假疫苗就可以挣到钱而没有代价,那么谁会做真的呢?

假疫苗现在还在中国大陆流行,大规模备注射到孩子的身体里,并不会因为一个个案的曝光,也不会被大规模的孩子受到戕害的事件而被改变。这次不是最后一次,16年山东疫苗,18年长生疫苗也不是第一次,第二次。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去年十二月的事,过了半年才查出来是化妆品和水伪造的,妙哉。上次看到这个好像还是2月份,这种1天就能查清的事拖这么久,鬼才相信这官方通告。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首先,寻衅滋事罪本身就是个讽刺。是个违宪的罪名。当然中国的法律没什么探讨的必要。我们不应该讨论厕纸来浪费葱油们的时间

其次,根据现在民间比较可证实的爆料,那女孩确实有哮喘疾病,也确实被体罚了,也确实是咳血丝了。但是,哮喘不会咳成家长那种满衣服是血的情况,这个是有医学证明的。更何况那家长还编了老师半夜伏击索贿这种谣言。

如果这是在美国,这老师这辈子就完了,都不用家长后续操作,一个投诉证实确实有体罚,这老师基本就gg。然而在中国,家长无权无势不剑走偏峰就不行。家长的行为也是出于保护孩子。

所以最后归纳一下结论。这老师就是有错,没的洗,就应该辞职赔偿。家长也应该扣个讹诈的帽子,然而家长的行为确实也是被逼无奈。终归是一场扭曲的制度扭曲了人性的悲剧。所以大锅还是扣给政府吧。
有一点,,,微博上有一个儿科医生叫 @小儿外科裴医生,,, 他是主张循证医学,并且反对中医,所以我比较相信他的话。 他说,哮喘是不可能吐那么多血的,就算是跑了10圈也不会跑那么多血。
抄一下原话:

圈我的有看到,但我觉得有些奇怪就不转了。运动可以诱发哮喘发作,但哮喘发作主要是呼吸急促、胸闷和咳嗽,不应该至于咳血,吐血是消化道的问题。那张图片上的血迹看起来有些奇怪,,但不管真假,我觉得出血和哮喘应该没什么关系。
来我们来看一下这位可怜的家长的微博:女儿做到车上就大口吐血弄的身上都是学。如果是造谣,哪个做母亲的会这样拿自己小孩开玩笑。我认为家长说的是真的。女儿出现这种情况和老师的体罚绝对有关系。
所以还是得引用刘仲敬的说法:
我自己的感受是這樣的:如果我留在淪陷區的話,在我的嬰兒房的門口,我寧可讓剛果黑人天主教徒、讓突厥穆斯林、讓食人族部落酋長、甚至讓一窩眼鏡蛇來看守,也絕不讓一個中國人靠近這個門。
我是客观的人 观察 我是追求客观的人
这就像去年那个成都实验中学猪饲料事件,当时家长为了逼学校改善伙食,故意塞过期的饲料到食堂,引起媒体注意,但后来被监控拍到了。
楼上的没得过哮喘。
我就是哮喘患者,从我小学的时候我就一直接受激素治疗。根据我自己对身体的认识和对我周围病人的认识,明确的告诉你,哮喘不会咳血。而且哮喘永远是在运动中发作,不会在运动后发作。
而且,哮喘根本不会去练小提琴这些,因为会有木屑之类的,具体叫什么我不太清楚,反正医生有跟我说。
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中共为了降低民众爆料的可信度和保障一些法律的出台而扩大化的结果,但是这个家长绝对有问题。
脱支入英 支人支面,不支心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问题的人。

污名化受害人是支那警察一贯的处理方式。

早都习惯了。

一声叹息
血的颜色应该是真的有问题 

寿限無寿限無五劫の擦り切れ海砂利水魚の水行末雲来末風来末食う寝る処に住む処やぶら小路の藪柑子パイポパイポパイポのシューリンガンシューリンガンのグーリンダイグーリンダイのポンポコピーのポンポコナーの長久命の長助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本來不信的,警察一背書闢謠,現在我信了,果然中國警方的公信力真是無限大
如果是真的,孩子有问题的话本来就应该管教,如果这样撒谎,说明父母教育有问题,我不知道孩子有哮喘
家长夸大事实,是维权无果后的下下之策。说白了中国目前能让人勉强活着,但不会让你活的好,广场舞扰民你投诉无门,大妈占用篮球场你也无处找理,包括警察打你一顿,老师体罚孩子,这都是笑笑就过去的事。但家长忍不下去,一定要说法,在中国的道德环境中,就显得家长自己有问题了,事情太多了,影响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广州一个重点小学的老师,可能是985硕士(毫不夸张),有人脉有资源,一年能倒腾几十万,学校自己请个老师不容易,肯定不会随随便便就把老师给交出去,警察顾及到学校不配合,也不想闹大,加上体制内人士有天生的互相亲近性,只能逼家长息事宁人,大概就是这样。
beatCCP Free China, Revolution Now
唉,希望国内这个压力锅早点爆炸吧。希望黎明早些到来
麻木了,懒得评价。
拿某人的话来评论吧
"I can't breathe." -华春莹
紫薯布丁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必须闹出大动静才能解决问题,这就是墙国特色咯
可乐肥宅 野鸡政治经济学者
这血的颜色是新鲜动脉血啊...量还这么大,至少我是不信的。但我相信她的女儿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虐待,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罚跑是真的 吐血是假的 那个颜色明显假的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MadrasMutt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所以说事情要联系起来看。参见之前的成都名校食堂罗生门http://finance.ifeng.com/c/7l7f8QXrGEL。所反映的事情一定是存在的,但是家长绝(不)对(得)是(不)夸张了。
因为出了问题只有发微博引起动静能解决,不采用点极端手段没人关注得到,只好出此下策,能解决问题谁愿意走到这一步。
但是有前面成都中学和红黄蓝幼儿园的事件在前,人们都不相信官方辟谣了。另外被铁拳锤过不得不息事宁人的幼儿园家长真的可怜,看过当时的视频,是我的孩子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膜乎那个无名氏 我是一个一个一个 不会打字的维尼啊啊啊啊啊
不想去微博搜了,肯定不少小粉红骂家长

现在她女儿情况怎么样了?
放心,现在包括接下来的几年、几十年里,中国不会有坏消息,凡是坏消息都是造谣。
谎言的国家里追求真相本来就是缘木求鱼。真假根本不可验证,既然不可验证也就没有意义。
Chauchat 壮志饥餐维尼肉,笑谈渴饮共匪血!一切都已经开始
感觉是为了引起重视,但搞得太大了。现在焦点被转移,一个老师在明知孩子有哮喘的情况下罚跑步,这是人身侵害,但大家现在貌似完全不在意这个
哈佛校花习明泽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这血看上去是有点假。但是这种真假判定只有技术人员能判定。
倒是这件案件反映出来的,半年前的案现在才翻出来,以及报案者的表达方式,都能反应出中国环境的不安全。
diablolian 2021迎接新中国
真相是什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能说大陆黑警太多了,微博散发没什么卵用,极限一换一才是硬道理。出事靠警察?这辈子也解决不了问题,除非你有关系和钱
我就獨 五筒?核平?我就獨!
現在在中國造謠的代價非常高,造這種謠言是有什麼好處可以拿?
鸡鸡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还有那啥受到惊吓导致双手发抖,不能练小提琴,小提琴生涯被迫中止。
感觉写的有点夸张了。

哮喘和体罚肯定存在,我觉得也有一部分的夸大。
“不懂就問"

假如要驗一下衣服上的紅色液體是什麼、具體點說、驗一下是不是血、大概需要多久?
用化妆品伪装血迹?用口红吗,共菲总是在把百姓当敌人的时候把百姓说的无所不能
君豪人士 8964欧da彪
底层人物的无奈。大抵是父母诉求无门,上头想息事宁人,无奈之下采取夸张事实的方式吸引关注,不过学生到如此境况老师肯定脱不了干系,不再现场也不知道事情真实情况如何,不过我更愿意相信家长,小人物卑微希望能得到重视的心理太有感触了。同为父母,要是自己子女出现这种情况你该如何呢?人微言轻,诉求无门,这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看着这血也不像真血,血迹也分布得不正常,是涂抹上去的
为了反对而反对没意思,当初还在群情激愤的时候,就有很多专业人士顶着谩骂也坚定的认为是造假,因为这血迹说实话真是太假了……
  警察是政府社会功能之一,警权是负责调查事证的,依事实依据来送检的.警权用来引导言论,显然恐吓了案件当事人.法律对公民个人言论应是首先保障的,对言论定性甚至因言定罪是典型的压制公众舆论与个人言论.未审先判也不符合调查、起诉、审判的正当司法程序.
  强国民权不张,公权为一党私器.从属下的警权任意膨胀,职能定义扩张,于个人与社会绝非好事.
我真不敢说,在中国一切皆有可能,只能之后再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tozasuma 葱葱人,希望在品葱里"品"葱(指miku)
其实我有一点确实不太懂,大量的血液沾在这种衣服上,请问是否会出现这种颜色?或者说,这种红色到底是不是血?如果会变色,至少要多久才可能发生变化呢?我看很多人说造假就是因为血的颜色不对,意思是血迹干了以后会变成偏褐色,不会这么鲜红,但如果是在半小时内拍的照片又是否会变色呢?我就想知道这一点。
千年暗室一灯明 《新冠肺炎治寻根 历史天象醒今人》『语音播报』揭秘:中共病毒会过去,但更大更猛烈的瘟疫会再来 https://youtu.be/Xppikzv3Y9w
好像不是造谣吧。没什么好评价的。最近微博的大事是“林夕的娃娃间”
pincong360 忍 狠 滚
韭菜不老实等着被割,那就连根拔。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MadrasMutt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这个世界要是真有怨屋本铺这样的企业就是最大的功德了。
血干了不是这个颜色

颜色更接近褐色

衣服这个颜色更接近红药水
monika9527 墙内青年
作为广州人,我再次再次再次要站出来为广州背书。

广州是一座和品葱描述的“中共国”非常不同的城市。

是非常“市民化”的,这种体罚吐血家长曝光的事情,我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有问题。

在广州的任何一间小学,包括外来工小学,初中也好,里边肯定有几个本地人的。
本地人只要有点管理权,或者只是背后闲言碎语,都能够很大程度去除中共化。

可以这么假设,确实有老师体罚到学生吐血,在家长还没有发难之前,就会有一个本地的副主任之类的站出来谴责,追责,而且很世俗化——“你怎么能这样做,你不是人啊,你没有孩子吗,你不是娘生爹养的吗,这件事我一定要捅到教育局去。”

人是有公正心的,只要有人站出来,很快就会有呼应。

————不久之后,这种体罚学生吐血的事情就会很少很少。

这基本就是我认识的广州形态,我上一次现实中接触,是一个房东阿婆,帮她的房客去马路上拉横幅,讨工程款——她很可怜这种农民工,而且农民工被拖欠工资她收不回来房租。

那些维稳的警察保安什么的,也只能欺负欺负民工,是完全压制不了本地阿婆的,她太有经验了(完全不吃法治这一套的),碰她一下都一大堆麻烦。她没准某个亲戚就是项目开发组的。

所以在广州基本不会出现“欺负到你死”这种情况,就是因为有大量本地人群体,我相信上海南京等地应该也相似。

我能感受到“中共国”那种氛围的,是东莞地区,和十几年前的深圳,那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米路庫 人沒有反抗思想就不能算活著,必須捍衛自由意志。自由和人權不是當權者賜予的,是你自己本來應得的。
造謠大概是這樣吧我也不太懂

為了湊二十字普通回覆是全體回覆和兩倍回覆這樣的網友你喜歡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