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夏独立在反共上到底处于什么水位?

我不反感阿姨的学术和很多判断,但是诸夏独立这个真的有点像过家家。
现在在反共的影响力(用刘仲敬的话说就是武德组织能力)或者说构建共同体上似乎诸夏独立发明民族属于较低的层级。
目前的一个水准判断:
1.基督教会
2.维权律师
3.工团运动
……
海外民运和诸夏独立感觉都比较低劣啊,看起来是最像过家家的啊,阿姨考虑过这个问题么……
已邀请:
抛开政治性,只是网络小圈子而已
跟国内那些喜欢玩小众游戏的贴吧小群体是同一个级别,无法发挥任何影响力
哪怕他们自己觉得自己的观点是“有前途的”
洪水以下的水位,还没浮起来。
泰国第几。

刘仲敬的早期言论和理论基本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只不过近些年来不知为何越来越创,黑话越来越多,但大致方向上仍有可取之处。个人认为刘仲敬本人的理论到目前为止都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因为他只不过是用其他历史学家和哲学家的理论给中国一个应用罢了,有问题的是「姨粉」(特指脑残粉,不包括理性学姨得姨学家)。

刘仲敬本人从来没提出过所谓「姨学」,都是其粉丝(更有可能是黑粉)将他说的话整理起来编辑称黑话百科并奉为学问的。实际上,相当一大部分姨粉可能都是以前的「皇汉」(根据观察,姨学的「皇汉」即指大一统支持者,如有误欢迎指正),毕竟在你国从小受到的教育即使如此。由于你国自幼就开始的民族自卑教育,大多数人的个人身份定位和民族价值观都不正常(我承认,包括我自己在内)。一个心理自卑的人根本是不可能从一个理性的角度思考问题的,因此会对各种民族和身份认知问题极为敏感。在翻墙了解自己被你国欺骗之后,由于多年的民族自卑教育,需要另一套关于自己身份认同和民族价值观的概念来填补自己的认知缺陷,因此一些「历史修正主义」的观点便悄然浮现,用来弥补自卑心理所造成的身份空白。由于近年来你国法西斯主义越演愈烈,许多粉红的司马言论由于禁评赫然显立在你国墙内媒体之中。你国的欺骗、粉红的司马言论和自己的民族自卑心相互结合,便造成了某些「姨粉」大脑升级的仇恨言论。姨学在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种宗教,而不是一种民科。虽然用于论证的论据的确是民科,但姨学总体信奉的是一种主义,一个民族发明的主义。他们相信只有发明了自己的民族,才能找到民族归属和身份认同,洗清自己身上作为「中国人」的罪孽和自卑。宗教通常都是用来解释以现行认知不可解释的事物时,提出的一套自我融洽却不可证伪的信仰,而姨学正是面对中共的强大和对自己民族身份刻下的烙印无力之下依靠的一种信仰支持。

可见,姨粉(此处应与姨学家辨别)本身就是你国教育和洗脑的一个产物,部分姨粉扣帽子的极端程度不亚于小粉红,辩论逻辑也是完全一致。我甚至怀疑姨粉的形成是最开始由你国炒作而成的(其实的确如此,姨学就是对你国内部法西斯化的另一种法西斯抵抗),是另一种形式的自干五。很多姨粉甚至并不反共,因为反共的前提是一定要「反支」,但很明显「反支」是比反共要困难得多的行动,而且不反共是不可能反支的。因此,指望姨粉反共,不如指望他们少给真正在为反共奋斗的人说风凉话。

当然,个人还是赞同反支反共同时进行的,毕竟只要支还在再起一个共产党并不意外,只不过先反支后反共明显是本末倒置,况且以大部分姨粉的水平,诸夏建国之后怕不是也得一国一个共产党。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捧杀吧。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