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评价千岛湖事件?

维基百科:

千岛湖事件,指1994年3月31日观光船“海瑞号”在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发生的命案,淳安县公安局定性为“特大抢劫纵火杀人案”。24名台湾观光客、8名大陆船员和导游在船上遭到抢劫和烧死。犯人为淳安县人余爱军和胡志瀚,和相邻的建德县人吴黎宏,三人当时22-23岁。同年,三人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定罪抢劫罪故意杀人罪,三人判处死刑。

由于遇难者主要是台湾游客,刑案成为政治事件。台湾政府及媒体认为大陆公安故意将“纵火劫杀”淡化为“火灾”不满浙江当局的采访安排和侦案沟通。浙江公安机关则认为在刑事调查期间不应详细透露案情,仍按原有惯例发布消息。

此案在台湾引发轰动,强烈冲击两岸关系。台湾官方民意调查认为,案发后认同自己是台湾人的比例,首次超过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
没溜的哈士奇 东城会宗家若头李克强组十次组织若众
1949年以前是没有千岛湖的,只有千年古镇淳安城,龙应台的家乡,1948年下半年,龙应台的妈妈带着她,携带一些银两匆匆离开淳安,去上海搭船去了台北,从此便于家乡再也不见,淳安古城目前被完好地保持下来——永远沉睡在新安江水库(就是所谓的“千岛湖”)下面,1950年代修水库,那时候拆迁技术不行,估计没彻底破坏古镇,龙应台家算富农地主阶层,老宅子都被收了吧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推荐一下,绝对经典好书。 

至于后来的千岛湖大案,无所谓啦,不稀奇,和建国门田明建单手换弹夹相比,杀台商没出息,那些“台商”说不定都是1949年时逃走的当地人呢,自己人杀自己人很英雄? 田明建杀共军还可以理解,被共军逼急了的前共军士兵,习陛下应该也知道,也害怕,共军真的敌人不是美军,不是印军,就在共军内部。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由于社區性的解體,九十年代的中國社会是一個所有人与所有人为敌的張獻忠社會。当时公安局和地方政府对千岛湖事件的處理是非常外賓的,如果是中国人碰上這種事情,那估計公安局連破案都不會破,直截了當就忽略了。

刘仲敬:九十年代的中國,對於臺灣人來說的話就是千島湖事件(1994)時期的中國,是一個極其可怕的、充滿了張獻忠色彩的中國。例如,王小波是九十年代的知名作家,他在臺灣也拿過一個文學獎。他當時在他的小說集《青銅時代》上有這麼樣一段(注:《紅拂夜奔》)說是,唐朝(當然這是諷刺了,他所謂的唐朝其實也就是九十年代江澤民時代的中國)首都洛陽的街頭有黑人出租汽車司機,你只要給他錢,他就會背著你跑到各種地方去,但是眾所周知,出租汽車只有對闊佬和外國人才是安全的,一般人如果坐上去的話很有可能會被撲通一聲扔到河裡面或者殺人越貨了。當然,這跟唐朝一點關係都沒有,這就是九十年代中國的實際情況。一般人 — — 所謂的一般人就是中產階級,就是包括大、中學的教授和教師,普通公務員這一類的,其實在經濟水準上肯定是處於百分之前二十的那些人,他們所謂的普通人就是他們自己,而根本不是指的真正的貧下中農。對於他們來說,只有老闆或者拿著外匯券的外國僑民才可以坐出租汽車,而他們坐上去是有危險的,女性坐上去尤其危險。

九十年代初期,我還是中學生的時候,我的印象是這個樣子的:省會級的大城市一般來說會有這樣的叫做“招手停”的、跟小型麵包車一樣的車,它的經營者一般是城鄉結合部的野資本家,跟《水滸傳》裡面開人肉鋪的孫二娘屬同一個階級。他們可以載著你隨時隨地跑到任何地方去。這種車是經過公安局備案的,比起一般的更野的出租汽車來說是要安全得很多,但是坐上去仍然不是很安全的,因為你有可能坐上去以後就被帶到城鄉結合部什麼什麼宰客的地方去。你一定得花錢給他們,如果不花錢給他們的話,很可能全車都被屠殺或者怎麼樣。單身的女性是一般都會受到警告,正派的女孩是不能坐出租汽車的。如果坐了出租汽車,就好像是所謂的穿著暴露、招蜂引蝶、是你自己死了活該的那種感覺。單身女性如果突然失蹤了、找不到人,一般都會被說成是因為你坐了出租汽車的緣故。像廣州火車站那樣的地方,就是屬化外之地,是黑幫白天都在活動、天一黑就沒有人敢去的那種地方,是張獻忠地區。

所以,我對現在的中國人裝逼的偉大誠意表示十分的詫異,因為九十年代並不是一個十分遙遠的時代,大多數現在活著的人都是經過了那個時代的,但他們做出的那個樣子好像是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那樣的事情,非常友邦驚詫的那個樣子,好像記憶只有七秒鐘。當然,文革剛剛結束的時候,這種記憶只有七秒鐘的現象也產生了。所以這就像奧威爾說的那樣,天主教徒或者伊斯蘭教徒不管對不對,反正你生下來的時候你相信伊斯蘭教徒是壞蛋或者基督教徒是壞蛋,你祖祖孫孫都這麼相信,你的人格結構是完整的;但是一個共產主義者昨天相信英國人是我們最大的敵人,今天又相信英國人是我們最好的朋友,德國人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六、七年之內人格結構就要連續改變幾次。

這樣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造成的就是你現在看到的中國這種結果,就是這樣一個充滿混亂的中國。白寶山和諸如此類的悍匪經常到處流竄作案,公安局不敢打他們,因為公安局也是靠資金和技術,它自己的槍支不夠硬的時候是不敢亂來的,它也不會去管那些實在是管不了的混亂地帶。張獻忠地區人口有多少,沒有人知道,但是至少有幾億人。這幾億人的人命是有如草芥的,隨隨便便被人殺了或者吃人肉了也沒有人管,沒有人會在乎的。在這個時期是經常有什麼女大學生被拐賣到偏遠鄉村去,十幾年以後孩子都生出來了、人已經變成精神病了以後才發現,諸如此類的事情。就我這一代的中學生來說的話,我的感覺就好像是東歐猶太區的居民一樣,你真的什麼地方都不能去。而且,東歐猶太區的居民擔心的迫害是有固定方向的,而你所要擔心的是一個無所不在的、所有人都是所有人的敵人的張獻忠社會。這個社會只有中國有,其他地方真的沒有。例如像霍布斯說的那樣,所有人跟所有人為敵,那是比喻,英國人從來沒有經過所有人跟所有人為敵。他們有天主教徒殺新教徒,新教徒殺天主教徒,但是天主教社區和新教社區內部是沒有這種狀態的。

這種狀態就是,你是一位國家公務員,你拿了錢出去到秦嶺、兵馬俑或者其他地方去旅遊,你的車過橋的時候,那個橋因為是豆腐渣工程突然掉下來了,你從空中掉下來,掉到一堆竹筍上面,被竹筍刺到肚皮裡面,刺穿但還沒有斷氣,然後周圍的村民就會過來,在你還沒有斷氣的時候把你手上的手錶和口袋裡面的錢包拿走,然後為了害怕你出去告他,你既然還沒有斷氣,就先給你補一下。我講的是真實情況,一般稍微有點社會常識的人,包括那些拿著單位的錢、出去為單位辦事、順便旅遊一下消遣一下的人,都知道他們隨時隨地都可能遭到這樣的命運。所以,活過了那個階段活到現在的這種人,從概率論和達爾文獎(Darwin Awards)的角度來講,他們所冒的風險跟活過了納粹時期的歐洲猶太人是差不多的,是屬那種天生運氣特別好的人。凡是運氣比1946年的以色列人要差一點的人,在這個時期都很容易落到諸如此類的張獻忠手裡面。

這裡面的毛病就是社區性的解體。例如當時有很多村莊是這樣的,他們不幹別的,專門跟孫二娘一樣殺人越貨。有跑長途的貨車司機從他們門口經過的時候,他們就開飯館請你吃飯,你進了他們的餐館吃飯以後就不可能活著再出去了。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後來他們有一部分被公安局抓起來的時候,一般來說全村所有男人都要判死刑,所有男人手上都有幾十條或者上百條人命,而女人和小孩在這個過程中也是幫了忙的。這種現象在以前真正的張獻忠時代都不會出現,這是因為共產黨把基本的社會結構打翻了的結果。

他們在土改時期和文革時期已經多少次幹過這樣的事情了,首先把本村的富人集合起來殺掉,然後為了害怕他們將來報復,就把他們的婦女兒童也殺掉。照共產黨的意思是搞階級鬥爭或者是消滅前朝餘孽,但是在那些村民的眼中這就等於是我們已經集體入夥上梁山了。然後文革時期打走資派之類的又諸如此類地幹過N多次。所有人的手上都欠著血債,所以他們不在乎殺更多的人。而且他們都知道,在上一場運動的時候,你最信任的鄰居或者你的老婆孩子都曾經這樣對付過你,下一次你自己也會遭到同樣的對待。你保持行為良好是沒有用的,趁著現在能撈的時候趕緊撈。下一次你只能心狠手辣,像美杜莎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一樣,先殺了別人,省的別人先殺你。整個社會就處在這種瘋狂和混亂的狀態中。

這跟黎巴嫩那種我的教團殺別的教團、但是我們自己之間還是信得過的狀態沒法相比。你要明白,能夠殺得了別人,一般是因為我們自己之間能夠信得過。否則,胡圖人能夠殺得了圖西人,如果是彼此之間隨時都想互殺的話,他們的戰鬥力是起不來的。對外能夠有戰鬥力,就是因為我的團體之間背靠背,像一個足球隊那樣,我出去殺的時候,我知道後面的人不會捅我。但是真正的張獻忠社會,就是中國特有的這種社會,是隨時都會自己人捅自己人的,比捅外人更容易而且更常見。這種狀態下,所有人都處在一種精神病人一樣的狀態。恐怕按照嚴格的精神病學的定義來說,大多數中國人都是精神病人。按照社會學的定義來說,馬克思所謂的那種流民無產者,沒有問題,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流民無產者都在中國,歐洲頂多有點零頭。

中國就處在這樣一種流民無產者社會,所以發生千島湖事件的時候,當時的臺灣人曾經狠狠地友邦驚詫了一陣子。但是其實從我的角度來看,千島湖事件發生的那個時候,公安局和地方政府處理得實際上是非常外賓的。因為千島湖是一個假湖,不是自然湖,它製造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賺包括臺灣人在內的外國遊客的外匯,所以外國遊客是特殊的統戰對象,而公安局也是特別辦理了的。如果是別的人,河南人或者山東人碰上這種事情的話,那估計公安局連破案都不會破,直截了當就被淹沒了。臺灣人我估計在這種情況下感到的就是一種理論上不知道該怎麼描繪、但是實際上也已經感到過的你跟張獻忠社會打交道的那種令人毛骨悚然、只有在恐怖片裡面才會出現的感覺。
wudi_314 ? 诚实过一生的小市民!
就是个恶性刑事案件,后来也破了案,凶手也被处死了。从法律角度来看没啥问题。

但是大陆警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瞻前顾后遮遮掩掩的作风很成问题,也是导致引起两岸民间不满的源头。

当年涉及台湾的案件都是大事,地方官在重压下行为变形,这算是大陆官僚系统的深刻教训吧。

不过后来的大陆渔民死亡的闽平渔5540事件和2016火烧车事件里面,台湾那边的处理也够糟糕。

这方面两岸都该反省自己。
自由大鷹 观察 愛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完全西化羅馬希臘派,支持大中華秦制法家帝國解體,各地區自決,建立歐盟那樣的東亞聯邦(日韓不屬於 他們是東北亞),反對儒家思想,鐵桿自由主義者,喜歡西周和春秋。
一起簡單的刑事事件,但是因為中共錯誤操做和九十年代政府當局混亂無力的種種錯誤累積起來,造成了臺灣人中國中華認同感嚴重下降,臺獨臺灣主體意識上升,再和而後的96臺海危機,造成臺獨意識興起中國泛大中華意識破滅。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這就是中國共產黨曲線扶持臺獨勢力,親自激發臺灣同胞獨立建國意識,最有力的證據,從中華蘇維埃政權以來,這個政權在客觀上,一直扮演著分離勢力的最大支持者。
kill_ccp 黑名单
已隐藏
船身上有多個子彈彈孔,說真的哪個搶匪那麼厲害,要搶劫還直接打船身?

一般來說要打劫就是為了財物,混進乘客拿槍指著乘客的頭還比較快,打船不怕沉?

哪怕是搶完之後為了沉船毀屍滅跡,既然如此何必縱火?事情搞得那麼大那麼明顯,不抓你抓誰?
silverball 灰名单
教科書一般的張獻忠事件,隨著經濟倒退20年,這樣的事情會越來越多
邓匪小平 既不中华,也不人民,更不是共和国。
”对岸政府的作风,简直就是一帮土匪而已“
李前总统如此评论。
今日來看蛤 陸軍尼格時刻
特地去微博查了一下鱉粉的反應,果不其然扯到閩平漁事件了
https://i.imgur.com/U62kVNV.jpg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那是一次十分悲慘的事件,牽涉人類的眾多最惡因素。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