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么大,人口世界之最,就10万人上街头,有这么困难么??

香港才700万人,就有200万人上街头

现在这个人人手机,影片,上网PO文的年代,只要一个城市有10万人上街头,大家全数P文,海内外一起发动,帮忙宣传,我不相信其他城市的人不会站出来。

这么多人权律师,古今中外遭到CCP迫害的人也不少,还有法轮功,海内外人士,大家宣传,有这么难??



现在只是没人要开第一枪而已,勇敢站出来吧,14亿人,10万人,有这么难????


TM的没人要出来。


这样就能给CCP压力了,自己的国家自己拯救,想再网路上打嘴炮,靠国外,那等1000年都不可能CCP下台的。




没有一个集权政府,会自动下台的,只能靠人民出动,上街头,抗争 给压力 逼迫政府做出良性选择


否则中国人已经当了5000年奴才,是想继续再当5000年?


越讲越生气,中国人是有多胆小。








全部都在说,VX QQ 所有社群网路都会被抓,被上门带走,被消失,没有一个通讯软体可用,会被监听被监控,不可能聚集力量,会死的。


就这?  那乾脆继续让CCP统治500年吧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是要流血付出生命的,请勇敢出来。





你们都在讲组织困难,几百人就被抓了



那请问之前广州3000人上街头抗议  撑粤语行动

去年武汉焚化炉事件 5000人上街头抗争 还拿烟火射警察  这么多人 是怎么来的?

还有之前天津大爆炸 也是一堆中产阶级人出来抗议政府  也是几千人 


所以要影响到自己权益的时候才要出来,而不视为了理想而出来,那永远也不会成功。 因为没人要出来。 




我想讲,ccp是不会自己垮台的,必须由人民勇敢出来  最好10w 20w 30w 甚至 只要那么一次  100w人上街头 ccp就会吓死了 全国各地响应起来  才有可能让ccp下台。
赤清太史 粪蛆心理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赤清终生荣誉史官(野);
现阶段,难于上青天。

要灭亡,先疯狂。赤匪目前在疯狂的边缘,维稳力度前所未有。

赤匪的维稳主要分为两个方面,一是思想维稳,就是洗脑、删帖、封号、禁言等等;二是物理维稳,一旦个别人的思想控制不住了,就采取物理维稳方式,比如监控、肉体迫害甚至肉体消灭。所有维稳的目标就是把不稳定因素特别是群体性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

当下的赤民里,有或曾经有上街想法的远远不止10万,但是在水军混淆和严密监控的社会下,这样的人都会认为自己只是少数人,自己是孤立的(有个术语叫啥陷阱来着,忘了),这是诛心。

而当你想放手一搏,想组织起人马一起上街的时候,物理维稳的方式就来了。你想组织一场十万人的示威,怎么开始呢?你不可能有什么方法可以和10万人同时沟通,约定时间和地点,绝无可能的。但是要组织起10万人上街,如果没有前期的准备和组织纯靠自发那更是不可能。

所以你只能选择通过小范围的组织,比如先和1000个人沟通好,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大家一起行动。但是这种私密组织的效果肯定会大打折扣,到时候能有100个人上街就不错了。

然而,最最最核心的问题是,在赤朝,你根本无法组织。如果你是当局重点关照的人物,基本没有行动的可能。如果你不是重点关注人物,当你在社交软件上发出“明天一起上街”这句话时,就代表着你行动的失败,接下来就等着查水表吧。

好吧,假定你超神了,克服了种种困难,顺利完成了前期组织,也获得了部分人的响应,并且到了那一天真的有人去了。于是你们就该面对警察或武警部队的“照顾”了,也许你们的标语一拿出来,就有维稳人员到场,打的打,抓的抓,最终结局基本是做鸟兽散。

那么现在的赤朝有群体性事件吗?当然有,相当多,而且越来越频繁。但问题是这些群体性事件都是偶然性的、临时性的、小规模的、无组织的、散乱的,要镇压这种事件很容易,而且绝对不予报道,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大多几天就销声匿迹。

在赤朝,如果要发生大规模上街,基本都是发生重大政治事件。比如说重要人物去世(毛、周、胡)、集团垮台(四人帮),还有赤匪有目的的组织(反美反日)。

于是我有个不成熟的构想,就是当朝皇帝疯狂疯狂再疯狂,最好把自己塑造成毛那样的天降伟人。这样在皇帝嗝屁之后,大家就可以借举国哀悼知名上街,等上街的人足够多了,再突然亮出真正的诉求,这样或许可以让维稳措手不及,在汹涌人潮面前,在既成事实面前,除了坦克机枪,其他的维稳手段就失效了。

就像齐奥塞斯库最后的公开演讲一样,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
鸥鹭茫茫 要提高续命水平
可以参考清朝末年,清朝是集所有朝代中控制力最强的,末期下这种情况就导致了辛亥革命:

贫穷而无改善可能的最坏结果是把普通人逼成罪犯。由于生活来源不稳定,略有天灾人祸,或者某种特定的诱惑——如抢劫得利,就很容易脱离社会常轨,变成盗匪;社会的不公正,也是使这些人丧失道德意识、沦为罪犯的重要原因。

为盗有被捕、判刑、甚至杀头的风险,这是盗贼付出的成本;但只要不被抓住,就是无本买卖,而且还能从盗、抢中获得利益——抢劫的收益。嘉道年间,广东地区“平均每个盗匪从每一次盗案中可以获得14两银子,这几乎比一个雇工一年的收入还要多!”如果说一个良民最初因贫穷、天灾人祸被逼偷盗是出于无奈的话,那么,当他屡屡从偷盗抢劫中“获利”却没有被抓住,趋利动机便使盗匪行为变得极有诱惑力,往往就成了职业罪犯。天下大乱后,政府控制能力很差,偷盗抢劫的“成本——被捕”降到极低,而“收益率”上升,更容易铤而走险。至于流浪者、乞丐等等,不仅是流动性最大的群体,而且因其衣食无着、既无邻里亲族的互助,也无国法、乡情的约束与自我约束,无所顾忌,本就是最不守法的群体。
南區戰忽局 戰忽局偽台灣省分局官方主帳
我就給你說說個故事吧:在DC漫畫的故事裡,有個遙遠的天啟星。天啟星上是全宇宙最邪惡的暴君達克塞德。天啟星上是一片貧瘠的工業化廢土,達克塞德的雕像之下人人是他的奴隸。
達克塞德致力於尋找一個終極武器叫反生命方程式,能將全宇宙的自由意志抹除,所有人不分國界星球都將淪為他的奴隸

在經典的電視動畫《超人動畫系列》中,超人前往天啟星與達克塞德對峙,擊垮了象徵他邪惡統治的城堡,達克塞德本人則無力的被超人拋向了那些他奴役了數個世紀之久的賤民。
“他是你們的了,隨意處置他吧!”超人說道。然而天啟星費拉接下來的行為,卻大大出乎超人的意料:他們小心意義的將達克塞德從廢墟中抬起,尊敬的稱呼他為主人。
自幼受美國獨立人格教育的超人不能理解。達克塞德揮手,示意費拉們停下。他再度緩緩的看向超人,如是說道:
“我有許多身份,凱艾爾。但在這裡,我是一個神。

回到中國的問題上。達克塞德的創造者傑克柯比是一個猶太人,他基於二戰對納粹德國的印象創造出了天啟星的形象。要是柯比能活到現在,大概會覺得中國比納粹還要更接近天啟星十倍。俗話說費拉漂到無人島上,第一間事就是找個皇帝不假。今天就算共匪真把自己加速倒了,高機率又是一群費拉變著法子再給自己選個皇帝。要探討中國人什麼時候造反?毛爺爺那會兒餓死幾十萬人也沒造反、文革沒造反、六四坦克都開出來了還是沒造反、肺炎病毒屍橫遍野還是不見造反,現在淹大水了估計也還是不會造反。有生之年要看到中國變成正常國家怕是等不到了
Genzo 嗯, 懶的寫
世界上的革命/大型示威, 不少都是跟經濟有關的. 比如1910年上海橡膠股票風潮. 1989年的六四, 是反官倒. 法國大革命前的七年戰爭導致的經濟危機. 俄國十月革命前, 也是因經濟危機而爆發革命

革命/大型示威 要搞得起來, 首先是要人多. 要人多, 就即是說, 要有大量失業人口. 難聽點說, 在中國這個文化背景而言, 就是大量人過生不如死的生活, 那樣才有可能有像樣的革命. 用句經濟學的術語, 那是機會成本的問題. 簡單而言, 就是草民思想上的"有飯吃誰要造反". 革命的成本, 就是自身的生命. 如果生活過的好的話, 為什麼要冒自己的生命危險? 中國有哪個朝代的農民起義不是吃飯問題? 可能我歷史沒學好, 印象中真的沒有.

那你說有沒有例外? 有的. 香港反送中是一個例子. 在經濟沒大幅下滑, 2019年底失業率才3.1%時, 就爆發了武力對抗政府, 一年多後的今天都還沒結束. 反送中的五大訴求, 沒有一個跟經濟或者資源分配有關的. 換句話說, 用機會成本去思考的話, 對於抗爭者而言, "自由"的價值, 最少是等如生命. 這一點在中國有多少人有? 我不了解, 也不評論了.

當然, 革命在中國, 在可見的將來有沒有可能呢? 武漢肺炎再加大洪水, 2億人失業不是夢.
在歐美都大量減少中國訂單之下, 還有多少工廠可以開工呢? 還有東南亞的後起之秀, 人家普工才RMB1000/月. 政治加經濟因素之下, 工業出走之後應該是回不去中國了. 
而且中國在好景時, 沒有好好把中產階層做大做強. 沒有強大中產階層, 經濟巨浪要來時, 哪撐得住? 
就算不說政治, 只談經濟. Made in China 已經不如以前那麼便宜, 生產成本已經直逼馬來西亞跟台灣了. 中國產品水平有人家高嗎? 當然中國生產成本高, 不是中國國民的錯, 是趙家人的貪婪. 現在趙家人正是自食其果.


香港2019 年失業率https://www.news.gov.hk/chi/2019/11/20191118/20191118_163721_120.html


中產階層人口比例   
https://chinapower.csis.org/china-middle-class/


反送中新聞參考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191117/GUWB72YQHFOPSD5I25VNYQ2NQU/
不要总想老百姓上街,和送人头没什么区别.

游行实际上是考验当局的人性.有人性就妥协,无人性就开枪,无辜的人拿命去赌中共是讲党性还是讲人性,不值得.

香港游行了很多次,占领中环,反送中,游行规模比64差不到哪去,结果也就是中共没上坦克而已,别的成果一点没有.

无论是晚清,KMT,CCP,都不是游行能打倒的.64血案,都不能对中共产生实质性的伤害,几年后通过入世,美中经贸关系反而更紧密了.

所以,除了内乱(张献忠)和入关(满清)那样的事件之外,没有什么可动摇中共的.
上街的意义和实际作用还不如移民.十几亿人如果都移民,中共就没了韭菜可以收割,经济上有可能破产.
当然,十几亿人都移民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而且也不排除中共有吸收黑人补充韭菜的可能.不过,黑人很能闹事,中共未必敢接收很多.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就有这么困难!

共匪已经彻底的改造了中国人的行为,思维方式,世界观。即便有少量的受害者,或者清醒者走上街头,他们都是原子化的存在,不会被其他人知道,或者,被共匪所污名化。香港几百万人上街,不是被污名化了吗?

这么说吧,即便同一个城市,有人在走上街头示威,你都不会知道。

所以,如果这个世界没有英美体系的存在,中国人是没有获救的可能的。
广东隔壁香港几百万出行,广东屁都不知道,大家都听媒体说是暴徒。同理,一个地方发生游行,媒体直接封锁。你根本不知道。所以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怎么能团结?
火光 薪火相传,光明不息
王朔:说中国人是猪,感情上不能接受,可他妈的很多事一直都在验证中国人是猪这一事实。不侵犯到自己的利益,就光知道埋头赚钱,谁死都和自己个儿没关系。一旦伤害到自己了,马上就惨叫,叫得简直哭天抢地,然后一个大白馒头扔过去,立马又焉了,别人喊的时候,丫依然埋头吃喝!

中国人谈政治就像一群太监讨论性生活多么美好是一个意思。大伙儿有多少见过选票长什么样的举手我看一下?即使见过选票长什么样,能按照自己意愿选举的再举手看一下?符合条件的全是常委了。这又好比一群穷逼振臂高呼:视金钱如粪土,还是要饭好。不能拥有,只能假装清高了。其实,我们不如闭口不言。

https://www.backchina.com/news/2015/02/27/348567.html


王朔说的是国民劣根性,这是鲁迅也批判过。

另一方面就是中共政权对任何反抗的着强烈打压,从八九六四到之前到二十一世纪的茉莉花革命,乌坎事件,到现在香港反送中运动。 因为中共政权本身的脆弱性,导致政权面对任何集会游行都必须镇压,否则很容易酿成89年那样差点下不了太台的囧样。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朝鲜虽然人口不多,但是2000万人口的国家,组织200个人上街很难吗?
我告诉你,很难,一人发一包方便面,就够他们忠君爱国三个月了。
abcdefghijklmn 没有中間路線
品蔥帶給我很大的希望, 這裡那裡一個一個的反賊, 自我覺醒反洗腦的過程不容易, 我更敬佩這些 從坑裡爬出來的人。

這些人就是我們的希望, 他們能慢慢的影響身邊的人, 一個也好十個也好, 就像我們反共也不是生下來就反, 大家都有一個學習的過程。 總有一天全世界一呼百應, 只要有這些人, 大家才會值得救中國; 就好像香港人如果不反抗, 世界上就看不見我們有被救的必要。

油管的"五花八門"被封完又回來了, 大家關注意一下中國境內發生了什麼事的錄象。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藍皮書之前年年公佈大陸群體性事件統計,標準是百人以上,數字年年快速增加,到習包子上台之後已經突破一年十幾萬起,然後...然後就被習包子河蟹,從此不再發佈了。如果按照當年的趨勢增加,現在可能已經破一年二十萬起了。

偶然有流出來的照片或影片,砸爛警局推翻警車的都有,比香港猛多了....

之前有翻牆的朋友說(是不是品蔥我忘了),發現他們隔壁縣有出過群體性事件,就在開車距離不到半小時的地方,但他原本一點都沒聽說過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風向變了就上街了
現在上街,可想而知,坦克車伺候,當然沒人上街
那什麼時候有人敢上街呢?就是坦克車肯定開不出來的時候
比方說中共國力衰退,奄奄一息,連坦克車都開不出來的時候
不過就算到了那時候,也有很多人會忙著做別的事,不想上街
那什麼時候人會上街呢?就是有動機的時候
要是現在上街就能表態自己反中共,在新政權的面前表忠心,表現得激進一點將來說不定有獎賞,就全上街了
武漢焚化爐幾環之外的住戶完全不知道,後來有人去訪問以及幾環以外的市民翻牆出來在推特上說的
應該說是中共的信息封鎖能力太強了,中共會翻牆的沒有你們想像的多
武漢焚化爐主要是該區域環內的市民每家每戶都出人,根據之前的消息指出3環還知道點事情要抗議但不知道是焚化爐,5環沒人知道有抗議

我真是服了中共的封鎖能力,真是太猛了
习大大赛亲爷爷 菟子的悲伤比小笠原海沟还要深
其实早就有一百万人上街了,可外有防火墙和审查工具,内有分化打拉踩,没办法发展起来。
香港人可以用tg连登,大陆人总不能用微信QQ吧。也不可能有什么梯子能同时容纳十万人,再说共产党的手段:拿有香港三倍人口的上海举例,但凡有闹事的,先封锁消息,再分化打击(用家人朋友亲属工作威胁)只要把火苗摁住基本大功告成,如果以上手段都失效。读档1989,64:封锁消息,武力清场,捏造消息,万事大吉,以上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有,但也没有,有几千出来,几万也许可以,甚至几百万都行,可别忘了,即便是几百万,也是那种“武汉人都死完最好,保全国”这种逻辑的,换句话说都是为了自己的小事,根本不会团结一起。所以再多的人出来,共共只要发糖糖就可以了,按需发糖。
mangguo123 it从业者 ,人有生命的权力,有自由的权力,有追求幸福的权力。
别看现在科技发达手机联系方便,你的所有网上信息全都被国安部门掌握着。你如果想要组织团体上街,难度非常大,基本上你刚建联系群就会被国安部门喝茶,随后抹除你网上个人所有信息封杀全部媒体信息。高科技和东西厂锦衣卫模式文革举报连坐模式于一体的监管体系,你怎么反抗?
那些私底下聊天被抓的律师和说点出格的话被抓的个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研究过中国的历史就知道这个民族基本已经深陷王朝周期律了,他们自己会不断内卷化的,基本都是自己玩死自己,外部人无法干预。相比于以前皇帝专制时期更加黑暗,因为现在可以移民可以转移资产可以改头换面,根本无法清算他们。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句话就是这个民族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更加可怕的是中共的贪污官僚集团和特权阶级通过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全球化成功搭上资本主义的快车,正在和资本权贵金融精英阶级合作,目的就是收割全球韭菜。其毫无底线的价值观正在影响那些文明国家上层人士。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美国瑞士等西方发达国家允许中共的贪污集团亲属呆在他们国家。很明显金钱的力量正在吞噬一切。
Audi2020 Communism is bound to die.
当一半人失业,房子开始断供,民企发不出工资,就会是走上街头之日,即经济崩溃,上月刘鹤不是说“经济以内循环为主”吗?中共已经做好闭关锁国打算。刚才有葱油说得好,走上街头人数要多才行,单个城市起码要10万人同时走上街头才行,而且历史经验证明,光靠大学生是不行的,工人阶级起来才行,一个大哥跟我说“89年民运失败的重要原因是全国工人没有起来。”,我同意他的看法,工人的力量会是决定性的。
鸥鹭茫茫 要提高续命水平
品葱之前有国安和网警反贼发过的帖子,30人以上就进监控名单了,更别说10万。只要有煽动力的,都会进入高危重点名单,编程随想都没进高危呢。10万人能上街时,说明政府的管控能力已经非常差,革命都可能出现了。

去年国安的手现在还能伸向海外的华人,维稳机器运转到极限是什么级别很难说。香港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很多黑警都是临时从大陆派去的,信息又自由,大陆可是中共的老窝。爆发的愤怒 + 人数 + 迅速的行动 大于维稳机器的力量,才可能冲破困境。
Parasight 问:为何要去大一统?答:政治上去中央,思想上去中国
谁告诉你支那人想革命了?只有我们这些个反骨仔才会整天满脑子想这些,另外这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德行的问题,还有目前能从时间上期待的只有遍地大洪水张献忠而已
oeirjsd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
心墙已经建起来了,任何反党的言论都会被他们自动屏蔽。
自由大鷹 愛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完全西化羅馬希臘派,支持中華帝國解體,各民族自決,建立歐盟那樣的東亞聯邦,反對儒家思想,鐵桿自由主義者。
因為75%-85%的中國人都是受共產紅色教育的牲人,牲人電池人兩腳羊迷迷糊糊渾渾噩噩根本沒有自由的天行健意識,只有吃的性,不關注政治,屌絲頹廢文化流行,費拉化軟懦化無能化木頭人化。
你要保证这10万人里 没有一个是体制内的人,并且目的性统一,都是为了推翻共产党而设立
而不是像64一样,只要求和当局对谈,并不是要推翻的诉求。

并且还要保证这10万人他们的家属亲属后续的安全。你觉得这10万人难凑吗?难,需要的是有人带头,然后像是以前台湾直升机投放反共宣传单,让他们一个个觉醒才是。
ab50322 我希望我能做个真正坦荡真诚的人
因为大多数人都不是聪明人啊,可能不被无产阶级铁拳揍一顿,不管多少共产党做的坏事摆在他们眼前他们还不是从各种角度为共产党说话。
就拿网络举例子,你看看网络上华人反共的组织有一个有法轮功十分之一有力量吗?  人家在youtube上时事政治评论的频道给多少人解除共产党给民众的洗脑了?流量是亲共的人十倍不止,是美国政府每年花几十亿办的美国之音的十倍不止。 办的人都是高学历高素质的人。
  就这样,别的不说就品葱上多少人嘲笑他们反智,高高在上的骂他们。
 说实话,同样的迫害不针对法轮功而是针对你的话,我觉得没有一个人能撑过三天不垮的。
因为过去的历史告诉我:除了法轮功,中国从来没有一个组织或个人能在共产党的打压下撑过三天。 
地主,资本家,知识分子,宗教徒,各种公会,甚至是军队将军,国家主席,你们说说哪一个做到了能在共产党的打压下撑过三天?
  而且运用的力量居然全是类似岳飞,文天祥,李世民那样的人提出的教人向善去恶的道德教化。  
  创始人几乎与世隔绝超过二十年,不和任何政治人物接触....... 功法中所有一切都完全免费......
就这样还要遭受各种污蔑。 
  不过不是说人家什么都是好的,媒体一开始是做的很多不足,但是在穷困潦倒,吃饭都成问题的情况下,用的很多人还是大陆来的狼奶没吐干净的,做错一点是难免的,想不通那么多人疯狂攻击他们。 
 我看章天亮在谷歌写的 你所不知道的新唐人内幕里讲的,多少人放弃原本待遇优厚的工作去投身大纪元,新唐人的工作,他们的经历我是看一遍哭一遍。
哪里有援助...... 有的是中共疯狂的打压......  几乎所有人都坐视不理,疯狂嘲笑。
  一点个人感想,不足之处还麻烦葱友指出来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为何狂热崇拜大一统?
答:打一个很简单的比方,你跟一个旅游团一起去旅游,假如去的是一个陌生而有可能有危险的丛林,而且你也和团里谁都不熟悉,结果你肯定会倾向于大家都要一起走,就算团里很多人你都看他们不爽,就算有很多利益冲突,甚至有过较大的过节,你还是会更倾向于和他们在一起的。

但是假如你和你的一大家子都在团里,你就更有可能愿意脱离旅游团自己一家人一起玩,你有一群好哥们也会更可能和哥们一起,你有一群钓鱼的同好,就很可能你们一群人一起跑去钓鱼。在这些情况下,和所有人在一起就没那么重要了,只有在一起利益更大时才会选择在一起。

另外,假如你们去的是一个大城市,有着便利的公共交通、便民服务,有商店有旅馆有医院有警局,你可能一个人就敢脱团到处去玩,好吧也许没有那么多人敢,但比去丛林更容易和家人、哥们、同好在一起。


中国人为何有大一统情节呢(这里不置褒贬因为问题没有问)?因为中国就是一群人跑去丛林里旅游,而又互不相熟咯。
全名觉醒 观察 爱谁谁
从幼儿园就开始爱党爱国的洗脑下,你觉得有希望吗?
十几亿人口 一个像样的足球队都没有 你说是为什么
就这么说吧

现在中国完全是原子化的状态,赵甚至连非盈利NGO都无法容忍

2017年接近六四的时候有几个清华同学说要去复兴门转转,三个人的微信群里有人提议刚十五分钟不到,该院团委就带着警察把全员带走了
楼主怎么不亲自到大陆去街头试试,别忌是在这网上喷,最好叫上几个好友
hkfool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點解黑警日日on duty 都俾人屌,警察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傻子我需要冬眠了。
羊群中的军师总是说:一起冲锋,一定成功。

算了,,先变成人,然后才有一起冲锋的机会。

我是说,如果有十万人上街, 他们真的就是中国的先醒者。 然而在作梦十万人之前, 不如让身边人理解真实的世界。 小粉红不是人, 连羊都不算, 羊肉是珍贵肉类, 小粉红连韭菜都不算, 小粉红是化工污染物。 

如果不能做到十万人, 不如在更安全的环境中去羞辱一只小粉红。

最近, 我遇到一只, 中年, 当我发现她小粉红, 我就说我在做摄影需要一个中年特色的思想正能量物体...。
包将无包不负韭菜 占占占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占点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点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灬___
  虽然我不赞成你们支来支去,因为吓跑一些爱国不爱党的人对反共没有帮助,反而是土共开心。
  但是实话实说,中国人确实是人均傻逼,人均支那。小粉红都是其次,我觉得最支那最傻逼的是那些不谙政事的岁静,还有什么狗屁中立派。
 难点在组织,以中共的这种控制力度,往往组织到数百人就已经被镇压了。
曉之天道 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道損不足而奉有余。社會民主黨74%社會自由黨74%
天真的可爱,
街头政治作用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包括一些西方人的错觉)
不仅组织通讯难,就算你有几百万人上街又怎样,人家开枪杀人、抓人、封锁,全国军管戒严,还是没戏,只是一场更大规模的六四而已。

街头政治只能起到辅助作用,真正还要看和美国的热战,或者只能等中国内部地方势力如长三角珠三角藩王土豪们)与中共彻底闹翻

街头政治作用只是发动民众舆论引导,完成兵源招募的准备工作,决定天下归属的是军事实力
而军事实力又依赖于资金、技术、兵员、关键资源,这需要对应的各个阶级的协调不是你草根或知识分子就能办成的事情
能让中国人上街只有那种看得见的眼前利益受损才会上街。
至于别的方面简直没法沟通对牛弹琴浪费时间,我早已放弃。
我现在心理太黑暗我特希望他们都挨一下铁拳。岁月静好的也要挨
小熊维尼 习近平下台
两百万香港人上街游行有成果了吗?
就知道上街,抗争的方式千千万万,上街只是最后时期的手段,
初期使用反而不利于抗争。
抗争最重要的是成立团体,上街可以鼓动一群临时起意的,
像郭7早期的号召力可以骗到不少人上街,但无法长久。
只有有组织有信念的团体才是长久抗争的基石,
好高骛远那只是加速主义犬儒的白日做梦啦。
aos 永远不要把选择与质疑的权利给予别人
淦,大哥啊你什么时候见过屠宰场里的猪反抗的啊,屠宰场里的猪无非分宰之前拼命叫喊的和平淡的等死的
本来我也以为是没有的

但是我不久前的一个小经历,让我改变了思路,说不定其实是有的,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掩盖一个规模不算特别巨大的群体性事件,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传播这样一个群体性事件的发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种事情,即便是发生在稍微超出了自己视线范围的距离,可能就不知道了。
毛臘肉其實早說過核心問題所在了
就是所謂的「死3億還有3億」
很大程度上沒用的,你敢幾百萬人上街他們就敢封城封消息
根本做不到海內外配合這一步
新疆一大個例子給你看,甚至隔壁朝鮮都一樣道理
都把幾百萬人關起來了,有影響嗎?
到中共這個體量,所謂人民推翻暴政充其量只是一種浪漫,實際是不可能完成的
再怎麼也得配合經濟問題才能進行,所以時機是很重要的
只听说过向政府请愿游行的,没听说过向土匪请愿游行的.

大陆人并不傻,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政府还是土匪.所以除了那些对共匪报有残念的老年人之外,不要说游行,连上访的都没有几个年轻人.
游行和平示威这种反抗形式只有在文明法治民主的国家才有用,对于专制独裁的政权,游行就是笑话,所有的暴力武器都在政府手里,他们只需要用暴力和恐怖治理国家便可,尤其是到了现代,科技发展使得民与官的实力差距越来越大,古代拿着农具就能和官兵对打,现代热兵器,监控使得民众更没有反抗手段。
因為中國人太替別人著想了,我忘了在哪天看到的,內文大概是有人痛恨國家高官、富豪都送子女外國留學,留言卻有一條回覆說,高官富豪送走子女是怕他們子女留在國內會使用權力欺負普通學生....嗯..我沈思了很久也沒得出能反駁他的留言。

你說這種人會站出來麼?

其實在國內國外,常看到留言這種人,你不能說他錯,但也不能他是對的,過程還會找大量資料忽悠別人引導你去他想要的答案,然後底下留言全是 我早知道就看你、真該讓外國人看看、快把翻譯出去

你說,還有多人會站出來?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你是等不到梁家河人民上街的那一天的。只要广州有2千万人上街大概独立就有戏了。
別說上街了,那些像是在品蔥反串的民國大一統派做了什麼嗎?至少搞個逃漏稅吧,這樣中共倒台至少還有個東西說服人,香港民眾至少反抗了,什麼都沒做就別提民族大一統了。
快餓死的時候
不過依舊不會是示威抗議
而是搶劫偷竊

賊軍﹗來大批一點﹗
從一個億開始
ioth 变量老帅
国内最近一次大规模上街,是64,当然64是结束。
发生的直接原因,通货膨胀。

我父母从50年代到80年代,工资基本在20到30多元,吃不好,勉强过日子。
80年代,通货膨胀,虽然买了几件家具,电器还是买不起,买不到。

只有“个体户”和官倒才有钱,最后上街了,大家都觉得正常,因为中共内部权力有真空,胡耀邦死,赵紫阳上台,并没有实权,粗略估计也只有30%的权力,赵也不满。

上街是很容易发生的事。
希望是纳粹西朝鲜之前 纳粹西朝鲜之后上街就完全没用了 那时候就可以随便杀了 看一个不顺眼就杀一个 看一群不顺眼就全杀了然后假装没事发生
這個問題相信很多人很難去回答,個人並不害怕,怕的是那群共匪會去騷擾你的家人/親戚/朋友,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它們做不到的,即便你在外海,它們也會想辦法去恐嚇你,對於所謂的中共法律那只是來擺弄我們普通人的,所謂的5000年歷史,君要臣死,臣不得不4⃣️,何況普通人呢。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共匪幾十年的資訊封鎖 政治迫害 洗腦宣傳才成功的馴化了很多東亞大陸人,很多香港人面對剛頒布的香港國安惡法就已經服軟了,可見貪生怕死與趨利避害是很多人的本性,或許以後會有人認為不反共的香港人接受了共匪的統治。
愿雅威平安 穿著警服的賊,仍然是賊
肉身擋子彈有甚麼用處?

每年上萬億的維穩費不是白花的,監控鏡頭,公安,請喝茶,被消失,央視姓黨,封鎖新閒……

大陸民眾基本上是受全方位監控。

然而大陸目前是非常缺乏公民記者,倒不如拍下一些有意義的影片,再發出去twitter等平台,像方斌那樣。

說到方斌,方斌才是真英雄,孤身獨闖武漢病院。

英勇至此,我這個香港人也不得不敬佩方斌。
arthur6021 缺钱缺粮缺妹子
能不能由海外人士发动 上街运动   协助海内人士翻墙  进入TELEGRAM群组  或是 由海外人士集资  出一款社群软体 

协助海内人士 大家一起上街反抗呢? 


你们都说 分化打击   那请问去年的武汉焚化炉  万人上街 是怎么来的 
stone记 观察 棕熊维尼
土工缺乏输出秩序的能力,造成了社会的低效和混乱,但是人民上街最多也就是逼死土工,这个社会仍然没有秩序。
Ruby 只是路过……
楼主,你应该这么问“中国这么大,警察、军队世界之最,独裁习近平一个命令,两万辆坦克开上街有什么困难么?”
所有人都受够了独裁、残报统治,可是独裁者们为了永久的奴役、剥削人民,枪口、炮口都是朝内的,杀人不手软的!

洪涝灾害,习近平出来救灾了吗?现在不是任由灾害发展?
暴力拆迁导致公交车司机报复社会,暴力拆迁停止了吗?还不是任由屁民死亡?继续掩盖真相?

不是中国人不敢去街头反抗,在其他国家反抗是表达民意,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在这里要你的命!
mizuo 已退葱
以什么名义上街?维权吗?但凡是维权队伍都会有支持共产党的标语。
尽管这些人被共产党害惨 并且也多少知道共产党干过其他坏事,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继续支持共产党。
Acca0429 最近開始採取旁觀角度,看他們靜靜的做死
我現在有個很好奇的問題。

在中國沒有口號舉白紙到底會不會被抓?如果被抓就是國際笑話,因為這個國際友人間的國際笑話真的成真。

當然,既然要讓中國成為笑話,想當然一定要通知各種自媒體跟國外媒體,讓笑話第一時間傳出去⋯⋯
拿白纸抗议会被抓。而且会进精神病院。比进黑监狱还惨十倍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不要買股票,避免當被割的韭菜,減少共黨財政收入,已是抗爭的一種。
is6tank 70后反革命
极端的维稳就是police state,警察国家。匪区现在就是这种状态,铺天盖地的摄像头,配合高科技,任何人民群众的集结都会被精确掌控。所以现在群体运动已经不太可能了。
刁犬犬 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也不難,你黨一聲吼,十萬護旗手十萬黑警手肯定能上街的
Laphroaig 酒跟民主都是好東西
因為貴國是個假共同體, 假國家, 由假民族組成

有了共同體才有抗爭的本錢, 打個比方, 你可能會為自己家人去死, 但不一定會為陌生人捐錢
香港人, 台灣人, 韓國人, ... 之所以能集體反抗暴政, 因為這些族群是共同體之內的手足同胞
而貴國「中華民族」不是, 只是一群主人一樣的奴隸而已
我可以很明确的表示,我在墙内绝对被盯上了,上了黑名单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人口世界之最,早幾年就已經是印度了

中國人口老化,而且正在減少中,好多人認為人口峰值是14.1億
Eric唐斌 没有介绍
让子弹飞诠释的很到位了
洗漱洗漱洗漱
洗漱洗漱
南區戰忽局 戰忽局偽台灣省分局官方主帳
“當5000年奴隸”
這邊自動帶入共黨5000年一脈相承史觀了,刁大大都不好意思說3000年而已
frootloops 观察 麥片
用遙控無人機拉字條呢?假設能搞到20台無人機拉反共口號布條在社區各處飛行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数量和组织度的关系

一块小石头可以起的作用一盘散沙不行
可以参考下当年钓鱼岛游行?说是要反对美利坚反对特朗普,组织些小粉红,然后和警察发生冲突,各地声援小粉红反美,就可以慢慢组织起来了。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中国每年上万起群体性事件,肯定上街的一年不止十万人次,百万人次都有可能。
但是他们没有政治诉求,基本上都是“拆迁,退休金,化工厂”之类的玩意,能为社会公义站出来的,比如08年贵州瓮安事件,就算是很有良心的了。
好好学学毛选,搞革命要会忽悠,比如打土豪分田地啥的比54运动强1万倍。
游行示威要是有用也就不需要改朝换代了,直接写信不是更好。还是老毛深刻理解政治,林彪也是牛人,一语道破:不说谎话办不成大事!!
支人的受教育水平和行动力对比洋人约10/1,所以支那表面上有13亿人,实际上只相当于1.3亿人
qwer2020 观察
当初8964时候,可是全国范围的,至少上百万人规模是有了。为什么当时可以现在不行? 因为89前10年国内言论相对自由,正和美国蜜月期。人有这个意识,信息能传播。

现在呢? 言论钳制到什么地步,而且已经多少年了。现在人根本没这个意识。被共产党欺负了,大多数人想的是投诉,想的是去跪求政府。政府还是好的。这就是为什么。

只要这个墙还在,言论被极端控制,再给你正上几个不要脸的叫兽。大众的思路就别带了。大家可以观察自己家里,公司里,生活里的小粉红有多少。都是发自内心的。
你丫儿配姓赵 来自民国沦陷区
 呵呵,看到这个标题,我实在忍不上出来说两句

你跳反,好,现在我来为你假设,一个人跳反有用吗?那么你需要组织,你用什么工具来组织?被严格监控的鹅厂软件吗?恭喜你,连出师的程度都达不到,你就被消失,这还仅仅只是民用级别的软件,警用的天眼系统都懒的说,军用级别的监控系统?你连民用的绕不过用,跟我讲军用?????

接下来就是大众,或是华人的普遍心理,拿美帝举例,当年在美帝居住的非裔和墨西哥裔上街游行争取权益,华裔做了什么?全程冷眼旁观,这还是毫无危险的情况下,连出头鸟都算不上,在安全的情况下都不愿意捧个人场,你指望在大陆这种只要敢上街,土共百分之两百秒秒钟弄死你的情况下当出头鸟?????

许润章,这个名字有印象吗?请问,大陆那么多所谓的精英,那么多所谓的砖家叫兽,除了许润章,还有脊梁没断的吗?这是极为罕有的特例,你指望拿这个特例当泛例用吗?幻想着登高振臂一呼,从者如云???

精致的利己主义,这个名词听过没有?我告诉你,大陆99.99%的人都抱着这样的心态,你说的这个行为明显是高危而且还看不到回报的投资项目,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远的如8964,近的如香港,如果不是香港实在不敢把动静闹的太大,土共的坦克早就上街了,你当它是跟你客气呀,它在香港暗杀的港人少了吗?被暗中抓到深圳的少了吗?

最后,这个论坛是台湾的吧,那么我反问下,台湾现行的宪法里是否称呼为中华民国?在法理上大陆是否只是中华民国沦陷的国土?

如果是这样的话,问题来了,中华民国什么时候才愿意收复失地?如果台湾宣布独立,是否在法理上明确表示放弃中华民国沦陷的国土?这样是否违宪?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缺钱缺粮缺妹子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8
  • 浏览: 8098